韩寒事件和印模试验 — 舒炎 2012/2/20

发布日期: 二月 20, 2012 5:00 上午 | 关键词:

韩寒事件和印模试验

作者:舒炎 2012/2/20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2390887.shtml

———————————————————————————————————————

方韩之间的争论时至今日大体已有了个大致的判断,至少对我是这样。

在二方面的论争中。我以方舟子的质疑文章为主线兼顾其他网友的质疑文为一方细心评断。又以韩寒的应辩文章为主线兼顾其他网友力挺的文章为一方认真分折。同时还看了方,韩各自应答的视频,尤其看了韩寒出道十三年来的视频以后。我真的感到非常震惊,我觉得如果所有人象我这样的认真仔细顺着这样的方式一路走下来,实在不难会有一个简约的判断的,如果,你尊重知识的积累,尊重常识,不反对常理,不反感理性,讲究逻辑。并在常识上长于推理。那么你就会做出一个大致的判别。我为什么讲只是大致上而不是绝对的判断呢?方先生的质疑文章分折透彻。有理有识有据。可他在结论上会犯一个说绝对的毛病,他会讲由此可判定韩寒绝对,肯定有代笔之类的话。这也是部分挺韩人士最不能忍受的。他们说了,你有直接证据么?就这么肯定?(他们的直接证据是指韩寒自己承认。或为代笔人承认,还有影相拍下当场捉住等),是的,此次方韩论争代笔亊件,我以为最好的方法应先不做肯定的结论,而是让所有对此亊有兴趣的人士来看看,等看后你会不会发现,韩寒,这位被曾经赞誉为天才的人。在他少年时期写出的那些文章是否有代笔之嫌。而重点就在那几篇让他以此成名的文章上。它们是,杯中窥人,求医,书店。还有个长篇叫三重门的。近日又有网友从韩寒曾发表过的寒下一度的散文集中找出了一篇叫小镇生活,写的疑是七八十年代的大学生活。网上查据然还删了一大节,请围观,注意噢,这篇小镇生活可是韩寒十四岁时写成的。真他娘的不服还真不行。

让我们还是来判断一下二方面对立的人群里,到底是哪一方面的人,在一开始就逐次从已知的文本中考据分折讲理质疑,而哪一方面的人,在一开始就专打对方下三路,国骂,在一篇百多字的雄文里会出现四次,又是哪一方面的人,对对方提出几十出的质疑处要么拿出较弱疑点回复一二要么对绝大多数疑点则避而不谈或避重就轻,答非所问。从二方面的论争中一方质有理据,一方辩很空弱的现象其实是极为明显的,明眼人大致都能观察到,而观看二方面主将发表观点的视频,特别是观看韩寒十三年来的出场所谈论的所有对事包括强项文学的看法的视频会加速你判断韩寒是否有代笔嫌疑的催化剂。,有人在韩寒代笔亊件上反对用常识来推断。并讲你不会这样而韩寒会,因为他是天才。而现在连韩寒自已都不承认是天才了。为什么还有人用这个来堵质疑之口。

还是那句话。当几十个疑点同时被发现而且又同时指向了一个人,你能用天才来论而掩盖人之常识么?这么多疑点的链条难道不可以结为一条很过硬的证据?而代笔与否只需有一个过硬的证据不已经很能说明这亊的大致原委了么?当几十个疑点指向同一个人而那个人不能一一解释或做不屑辩解之状。可如指向那个人背后的代笔具体中年人以后,所有疑点竟然都忽然顺理成章柳暗花明了,你道是怪也不怪呢?比如书店里的闭架问题,比如都是八十年代流行书问题,比如三重门里高中课程有大学课程的出现,文艺美学,西方文学,中国文学史等等。又比如求医里的只有八十年代常有的配药间的小窗囗问题,疥疮的痒被写成几乎近全身痒的类似肝炎病人才出现的痒?比如十七岁的韩为什么要称呼一个二十三岁大姐姐时习医生叫小姑娘的问题?那个背后可能代笔的中年人在现实中恰恰又因生过肝炎而从大学的中文系退学过,难过不是这样么?太多的巧合而合二为一了。十七岁的韩寒并没有讲明他这是在讲七八十年代的故亊,(否则也说得过去)。可为什么十七岁的韩寒用以成名的描写九十年代的文章小说里会塞满了七八十年代的气息和成年人的老练,阅历,笔调?,拜读的人避也避不开。又为什么十七岁的韩寒用以成名的描写的初高中生活里也会塞尽了七八十年代大学的气息?看的人也一头雾水。他想干什么想做时空的穿越么?以上只是极少部分的疑点。大家可以按我文开始介绍的去看二方面的论争。这里不一一展开了。

有时候,人会非常无奈,明明一个很简单的谁都明白的常识可往往会演变成持看法完全两样的人群。在当下这个假骗横行的国度里大约是可以讲得通的。比如有件事应侅是这样才合常理常识。可有部分人为了暗厢的操作和私利,不得已也可以违反常识出牌的,因为大家都看到了,人家就是这样干了,我不相信以他们的阅历智商会真的看不出来。

好了,讲点轻松的话题,有人谈到了几年前的周老虎事件,以此来形容现在的韩寒亊件,这个倒也有趣,当时所有质疑的人也是根据常识推理,并从专业角度把那个老虎分折了个透底,结论是用纸画虎后放在林子里再拍成像的。扑天盖地的质疑达大半年之久,可是没招啊,周某人硬是不为所动,我当时看有些记者象看怪物一样地注视他,并用被气得发笑的语气问他一些问题时,人家照样一本正经的在答疑,那个认真的样子和水平绝对比现在的韩寒表现得要专业要棒,人家也不是什么天才,就一农民。那时我和大家一样真呀是真着急,呵,看到了么,这就是所谓从常识中去推理的软弱。你没办法呀,没有直接证据呀。不算的。是的。终于有一天那张和那个周老虎一个表情一个坐姿的年画被找到了,居然在市场上还能批发到,证据可来了,在这个时候,公家出手了,估计也看不下去了,于是完胜。于是我要说了,如果那张年画不橫空出世呢?结局会怎样?大家懂得呀,也是无解。所以我要讲那张年画万岁。否则哪会有一击致命,那么,先前的这么多从常识推理识破他造假的质疑行动,你能说是无联系的无意义的么?对周老虎显形沒有起到作用么?是无厘头?是无中生有?是无用功?

很久以前,看过一个片子叫,尼罗河上的惨案。当侦探波洛把十多个人集到船上餐厅公布破案结果时,他手里真的一个直接的证据都没有,(嫌疑人就在这十多人中)可波洛只是浅浅的动用了一点小常识暗示了嫌疑人后。我记得所有人都落出了惊异的表情并看向了那个人。波洛马上回应了这表情,坚定地说。。。对,沒错。是塞门多尔,(请原谅我用音名作字了,毕克的配音太棒了,到现在那几个字的声音还在耳边环绕),嫌疑人本来一付置身事外的样子,一听到被点名,也是一付惊异的表情。那意思好象是不是听错了。总之。他回应的话是,,噢,,波洛先生你这次要出丑了,这说明他对波洛以前破案业绩是认同的。闲言不表,只讲最后吧,当波洛应用严密逻辑。常识上的慎密推理,把两个嫌疑人驳得哑囗无言时,问题出来了,人家最后也来问波洛先生拿直接证据了,对,塞门多尔洋洋得意地说,你没有证据啊,我想人家法官是不会睬信你的。呵,波洛也真够阴的,马上使了个假招子,他说,现在法庭上都睬信一个试验叫印模试验,其原理是你开抢的时候火药的微小粒子会侵在你手上,只要通过这个试验就能把这个微小粒子取下来的。说到这。那两个嫌疑人有了些慌乱。于是波洛进一步说,现在马上就可以做这试验,只要在手上涂一层腊就行,并安慰他们说,一点都不疼,就是有点热乎乎的。。。说完波洛还象真的一样对帮手讲,某某上校,你来负责做这个试验,那副手一句,愿意效劳,就静等那两个嫌疑人的反应了,结果么,嫌疑人不等了,两个人开抢自杀了呀。丢不起那个丑。假如,请原谅,,波洛先生在分折推理时经常使用这样的句型,假如你。。。。。就会。。。。这是否就是从常识上去推论呢,总之,假如波洛不用那子虚乌有的试验?假如那二个人就让他做了,那结局又会如何?大家用常识是会知道的。那么。我们是不是说波洛先生根据常识所进行的慎密案情推理都是和这两个嫌疑人无关联的是无意义的呢?是子虚乌有?是无厘头呢?

现在方韩论争其实也己经到了那个阶段,(事件本身与电影性质不同,只取形式相同,声明)这不是,人家同样来问你要直接证据了么?有么?沒有?那我还是该干啥是啥,你又不能再弄个什么印摸试验来诈人。对伐,所以大家此刻又一起回到了那个经历过的干着急的阶断。这个阶断特证就是大家(或大部分人)心里全明白了,嘘,,,你看,就是那个人。。呵,可就是不能把那人这么样。这么办呢?在那个真正的印模试验出现之前,我们也只能以后继续看他在台上表演啰。只不过,以前看他演得是正剧,现在变成了喜剧,这个效果我想至少还是有的罢。如此而已。大伙也洗洗睡吧。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