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韩,公智对公知的胜利 —- 作者:我是怀疑的

发布日期: 二月 20, 2012 7:26 上午 | 关键词:

中华当代最大的公知韩寒,倒台了!以韩公知为首的一大帮公知们,不仅未作鸟兽散,反而象一群守尸鬼一样,围着这个倒塌的土偶散落一地的土块残骸,恋恋不舍地转悠。继易中天之流力挺以后,南方系人还在发表着《差生韩寒》,总想再补贴点什么,捞回点什么。实在是太有趣了!当人民群众丫丫杈杈你一拳头我一棒子摧毁掉这个镀金镶银的华丽土偶时,置身并且远观,在感到惊心动魄之余,且可看到一股活着的正在发展前行中的精神力量,其中存在某种辩证式的逻辑运动。

中国到底需不需要公知呢?当然是需要的。公知的意思,大概就是要承担时代责任,为大众启蒙,为大众代言的一群知识精英。现代的中国社会精神依旧顽固盘踞在儒法文化价值体系的废墟之上,旧的是绝对无法再复归了,而新东西的建立依然阻力重重,黑暗重重。这就理所当然地需要先行者,挑头探路者,振臂登高而呼者,需要公知。平心而论,这些年南方系人马的活动,显然是带着这样的公知追求的。韩寒在未倒掉的金身阶段,也是扮演着意见领袖的木偶神灵角色,用些擦边球的小招小术,呼风唤雨,批判社会,影响着广大80后90后人群。不能否认当代公知们试图发挥的积极作用。

但是,从中国这片土地上生长出来的“公知”们,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货色呢?只能说,他们还处于极不完全的萌芽阶段,自身就带着旧文化的病毒,那旧文化旧精神的诸多内核级渣滓,浓重地沉淀在他们的灵魂里,镇压着他们公知精神的幼嫩苗芽。所谓中国的旧精神,那不就是几千年儒法专制摧残下畸变而成的诸多病态么,象浓雾一样充斥在当下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角角落落。坑蒙拐骗横行,假冒伪劣司空见惯,厚黑之道,流痞之术,自欺之法,何其繁荣昌盛。可以看到,韩寒金身的成塑过程,正是中国式痞子赌棍们以厚黑之术崛起于草莽的典型案例。韩寒是个差生混混,按照正常的路子,是没有什么前途的。韩父自知其儿子升学无望,想为儿子搏一条活路,所以不惮于孤注一掷,操刀代笔,炮制韩寒。痞子们反正一无所有,既不信神也不信天,具有很强的赌徒心理。赢一把就荣华富贵,输了反正输无可输,与己无损。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痞子赌棍们一不小心就作大了。靠着流痞坑蒙而作大的,小至杜月笙,大至毛太祖,古往今来比比皆是;现在大大小小靠着坑蒙拐骗起家的中国富豪,哪个不是靠着胆大撑的,越厚黑,越富贵。即使最后破产,荣华富贵已经享受了,痞子得意而满足。韩寒就是这样,迎合着社会大众需要批判式的意见领袖和代言人的心理,大胆开赌,充当公知,一不小心就作大了,大成了最大的公知,赚得盆满钵满。其赌局越作越大,甚至引起了尚黑的忌惮,于是有了韩三篇的出笼。韩三篇完全暴露了这个伪公知土偶之后的操弄者们的投机心理,他们最终要见风使舵,向权力谄媚,依附于权力。试看此后权力对韩有意无意的庇护,真是多么地讽刺啊。那么在这些伪公知从前的批判言论里,哪里有什么真诚,终是些厚黑奸诈罢了。

中国厚黑教里生长出来的最大的公知竟然是个伪公知!伪公知当然是中国文化中诡诈之道的直接体现,再看韩寒倒塌之后那些力挺他的真公知们呢,他们表现的竟然也是如此没有理性,恼羞成怒,不尊重事实,罔顾真相,盲目地继续挺着护着。真公知们对偶像的依赖,不正是老的中国精神吗?大约真公知们对于被伪公知欺骗的事也是耿耿于怀,感觉自己被当成个傻C给耍了,但终于还是选择了自欺欺人的老传统,要力证韩寒之不伪来说明自己之不傻。《差生韩寒》这种煽情作伪自欺的文章,竟然就继续照发不误。这哪里象是真正的已经实现了的公知呢?他们的表现,活脱脱地一副柏杨笔下“死不认错”的嘴脸,自欺欺人的阿Q形象,他们恰恰也是需要给予启蒙的一个群体。所以说,作为公知精神的完全实现,作为目的,他们还没有达到,因此还处于幼公知准公知的阶段。在这个阶段,公知们精神里浓重的陈旧糟物与其向上攀越的欲望并存,构成了一对内在冲突,它必定要推动公知们自身精神的运动,向着完全的目的生长和实现吧。

公知所努力的方向是启蒙,即所谓的开启民智,要让普罗大众觉悟起来,有智慧起来。这个可称为公智,即公共的作为群体的智慧。毫无疑问,公知们的目标乃是公智。但恰恰是这个公智的目标,却是作为公知的对立面而存在的。一旦公智勃兴,它就会发掘到准公知们精神里那些浓重的陈腐虚假的东西,对之加以揭露和嘲弄。这回的倒韩运动是一次大型群体性事件,麦田、方舟子只是率先投出石块者,把韩寒的公知金身砸出了一些麻麻点点,暴露了下面一些泥胚的痕迹,遂引来大量争先恐后的好奇者;最后你砸一下我砸一下,泥胎暴露的越来越多,砸的越来越重,于是倒掉了。众多的知名不知名的网友们进行证据的收集、推理、判断,实在是浩浩荡荡,精彩极了。他们所运用的理性力量和集体参与的精神,不正是各位公知们所要大力倡导、大力启蒙的吗?这个被开启出来的公共的智慧,反过来把公知们打倒了。公智一鼓而得胜,在它面前,公知是个屁,谁也别装逼。

同时也说说这里面的领先人物方舟子,是以打假著名的。从倡导理性、反对坑蒙拐骗这一点上看,他和南方系没有什么不同,也是公知,且是掌握了巨大话语权的一个公知,要开启社会的理性辨别能力。但南方系的公知们为什么会与方公知反目成仇呢?因为方本人也是一个矛盾之物,也带着旧文化旧精神的余毒,只是在其自欺和外在庇护之中暂时没有被公智所发掘暴露而已。方舟子话语权的获得,与他对旧势力的妥协和投靠依附是分不开的。中国的假冒伪劣,谁都知道它的深根所在,即作为儒法专制的衣钵传人的活生生的政治权力,是最伪最劣最厚黑的总根子。在当代中国,不依附于这一权力,是不可能滋润地生存于其中的。方舟子在这个体制之中很滋润自如,他打些从根子上生长出来的枝叶之伪,却依附投靠在那个总根子之伪上,这本身不也是个可笑的矛盾吗?他打这个打那个,那么多高官写着在职的博士论文,谁都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方舟子打过吗?方舟子老婆的论文造假,他不也是反诬那些揭发者要让他们上法庭吗,和韩寒有何区别?方舟子人称方教主,因为他常将自己当成说一不二的神,与韩寒这样的神偶正相仿佛;其刚愎,狭隘,从不道歉,死不认错的态度,不正是中国旧精神之病的特征吗?从南方系的人马反对他的活动中所能了解到的,正是他的斗士外衣之下所掩藏的那些东西。在旧的中国精神及其体制中生长而出的公知,没有一个是已经完全实现了的,都带着旧的糟和毒,屁股都不干净,与其脑袋相冲突。可以预言,方舟子也逃不出辩证的逻辑,终将面对他所开启的公智之审问,这在倒韩大潮中已经可以看到。

现在中国社会的精神之中,就是内在地结构着这么多错综复杂的时代性的矛盾冲突。韩寒的突然崩塌,应视为此精神中固有的那些冲突最终呈现和爆发,这是一种向上的积极运动。积极的意思是要看到“生长”。毕竟,厚黑中国里要牟利的骗子,也还必须迎合社会的要求来充当公知了。即使是伪的公知,不也在其矛盾之中推动着社会的公智吗。这其中不仅包含着理性力量的成长,更包含着集体参与的民主精神的成长。作为完满理性的集体精神,民主不是一朝一夕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具有其生长的历史的。民主的本质在于普遍的亲身参与,这种亲身的参与不是出于被诱导或被迫的发动,而是出于主观的一种觉悟,即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公共事务,它是与我们每个社会个体息息相关的、自己的事务。倒韩这一大型群体性事件,参与者的热情和水平,都是前所罕见,理性力量的畅快,集体参与的乐趣,都前所罕有。这个事件让人看到了一种参与空间的存在。事件本身完全超出了尚黑部门的掌控,不是不去掌控,而是不知道如何掌控,因为整个事件充满了矛盾,不知道如何判断。韩寒既是过去的批判者,挟有批判之余威,又是现在的投诚者,可充反革命之表率;方舟子本即依附于权力,其反韩,既可消解韩之批判性,亦可消解韩之反革命表率性,另外却又有发动公智的能量。而南方系人马呢,本是因为要启蒙大众而为尚黑所忌,此番却又遭遇民智之奚落批判落荒而逃。试问尚黑部门如何是好?欲消解南方系之影响就得任由民智之批判,放任民智却将威胁统治愚民之本,所以尚黑部门也只得静观其变,这样公智有了活动空间,而民主的理性参与精神在发展。韩寒倒了,公智取得了对公知的胜利,相信这个胜利是一个环节,此后的公知精神会生长,公智也会生长。

 
来源: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2390390.shtml

分享至
更多

一条评论 : “倒韩,公智对公知的胜利 —- 作者:我是怀疑的”

  1. 二月份精选文章列表 —- asmallboy | 倒寒先锋网精选 :

    [...] 倒韩,公智对公知的胜利 —- 作者:我是怀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