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的文坛旧事,文坛美眉,还有其它… — 作者:解滨 2012/2

发布日期: 二月 20, 2012 9:33 上午

作者:解滨 2012/2

http://my.backchina.com/chineseblog/201202/user-261460-message-137530-page-1.html

http://my.backchina.com/chineseblog/201202/user-261460-message-137896-page-1.html

http://my.backchina.com/chineseblog/201202/user-261460-message-138447-page-1.html

———————————————————————————————–


方舟子的文坛旧事,文坛美眉,还有其它(一)

        这几天我一直在骂方舟子,得罪了不少人。 我骂他是他活该,我有资格骂他。 网上有许多旧事,知道的人不多。如果我早点把那些事情写出来,使大家有个背景知识,也许韩寒就会早点学乖了。今天我要骂韩寒。 韩寒这孩子,不知天高地厚,傻到居然不知方舟子为何人的地步。 在这场战争的一开始他以为他喊几声“方老师”就表示对方的尊重了,岂不知方舟子在网络文坛上的地位哪里是“老师”,人家是祖师爷级的人物,是中文互联网文学的最早的开路先锋之一,韩寒应该喊他方师祖或至少方师爷才对。 韩寒一开始就搞错辈份了,这孩子以为自己出了几本书就可以和方舟子平起平坐了,狂妄到了极点。 麦田罢手后,韩寒本应该见好就收,恭恭敬敬地写个帖子感谢方师祖批评指正,最好亲自上门给方舟子三磕九拜,献份大礼,公开认错,这样以后还可以在江湖上混,方师爷多少会照应着一点,至少不会拿他祭坛了。 韩寒他对老前辈不恭敬也就算了,居然放出那种没高没低的恶言,甚至拿他的祖师爷搞笑,拿人家的生理特征调侃,还想活不想活了!?

        凭良心讲,方舟子一开始并没有倚老卖老,他亮出“福建省语文高考状元”的招牌,那其实已经够虚怀若谷了。 你去问问网上的那些文坛元老们,谁在乎过方舟子的那一纸考分? 大家佩服的是他的文采,他的创业精神,他的孜孜不倦的努力,以及他的真才实学。 韩寒你的造化还不抵人家一个零头, 你凭什么不服人家的管教?

        大家在网上斗来斗去,但可别忘了我们都是中国人。 是中国人就要照中国人的老规矩办,不能没大没小,没老没少的。 你韩寒跟方舟子斗,你嫩得很呢。 你犯了中国人的一个大忌。 人家掐死你就跟拍个苍蝇那么容易。 方舟子在网上掐架,很多年前他就是冠军,多少高人栽在他的手下。 他方舟子如今是打假英雄。 其实他不打假他还是网上的江湖老大。 搞科学你韩寒不行,就是斗文学,你韩寒还是个loser。 方舟子的本事不是吹出来的。 我劝韩寒读一点中文互联网历史吧,睁大眼睛看清楚了:互联网到处都有他方舟子的脚印。 这中文互联网的早期是四分天下,其中一分天下就是他方舟子打出来的。 在网上混,连这点知识都没有,你不是找死吗? 你凭什么喊人家“老师”啊?

        如果你真的不知道方师祖在网络文坛上的地位,我就给你科普一下吧。 互联网最早是在美国各大院校里普及的,大约是1980年代的中后期和1990年代的初期吧。 把中文引入互联网,大约是1991年左右的时间。 1980年代的后期和1990年代早期,那个时候还没有万维网(www)。 一些中国留学生开始在被称作“Listserv”的网上用英文进行交流。1989年3月6日,四名留学美加的学生利用大学里的电脑系统建立了中国新闻电脑网络(China News Digest),简称CND,通过电邮的形式转发西方各大通讯社有关中国的英文报道。 两年后CND读者人数已达到一万多人,来自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1991年4月5日,CND决定建立《华夏文摘》中文网络。 这就是全世界第一个中文网上刊物,至今仍在运行。

        1991年王笑飞在海外创办了中文诗歌网。 1991年4月中国留美网络作家少君在网上发表《奋斗与平等》,是最早的一篇中文网络小说。

        1992年,美国印第安那大学中国留学生在Usenet上建立第一个了使用GB-HZ编码的中文新闻组alt.chinese.text,又名ACT,中文网络文学开始在全球的互联网上传播开来。

        第一位中文网络诗人是诗阳(原名吴阳,安徽人)。 在1993年3月,他开始网络诗歌创作,被学术文献确认为历史上第一位中国网络诗人。

1993年,加拿大的一些留学生创办了网上综合刊物《枫华园》。

1994年2月,方舟子等人创办了第一份中文网络文学刊物《新语丝》。

1995年3月,诗阳、鲁鸣等人创办第一份网络中文诗刊《橄榄树》。

1995年底,几位原来活跃于中文诗歌网的女性作者创办了第一份网络女性文学刊物《花招》。

        诸位请看清楚了,当年韩寒还在小学里玩“找呀找呀找呀找,找到一个女朋友”的游戏时,方舟子已经创办了世界第一份中文网络文学刊物了。 他方舟子不是中文网络文学的祖师爷,谁是?

        再请诸位睁大眼睛看清楚了: 当年活跃在网络中文文坛上的,不是桐华,不是匪我思存,不是痞子蔡,不是安妮宝贝,更不是沧月,而是这些人:若枚、路耘、啸尘、雅非、红墙、晓拂,鸿鸣、梦冉、莲波、诗阳、湖衣、伊可、马兰、图雅、方舟子、唐郎、虎子、散宜生、奕豹……等等等等,大约六、七十人。 您如果没有听过这些人的名字,赶快上网补补课吧。

        那个时候,网络上的中文资料少得可怜。 上中文网,就只有去华夏文摘(CND),去ACT,去枫华园(FHY),去新语丝(XYS),真是网事如梦如烟。ACT,CND,XYS,还有FHY当年四分天下,这XYS就是四分天下的其中一分,又是唯一的以文学创作为主题的网上刊物。 作为创刊者,方舟子本人也发表了大量的文学作品。 以下是1994年方舟子所作的一首诗:

初 春 的 声 音

·方舟子·

我只是坐着

一如莲座上冬眠的塑像

只有一种声音能把我唤醒

醒来的时候就有了陌生的感觉

望着那条潮湿的黑色小径

知道所有的冰雪都已化尽

这时你的呼吸从远处传来

断断续续,时有时无

你说草在长

你说草在无声地长

在太阳睡去的时候

在失去月光的时候

破土的声音无人听到

我看着你

看着你鼻尖上微微的银光

看着你眼里神秘的滚动

心中最后一缕鹅黄也有了绿意

我轻轻地对你说

是的,我听到了

        这首诗你是不是觉得有点青涩? 但如果你在当时的那种没有人跟你说一句中文,你在实验室做了一天的试验,精疲力竭,跑到网上看到这一首中文诗;或者你在公司里看了一天枯燥无味的英文报告和报表,然后回到家里打开你的modem,上网读到方舟子的这一首诗时,是不是如同一捧清泉,如同一杯美酒?

        那个时候,文字输入没有扫描仪,只有靠键盘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入,文字工具也远不如今日的谷歌中文拼音这样便捷。 网页编辑没有今天这些编辑工具,而是要靠手写网页,hardcode每一页网页,人工上载到服务器上。当年那些手工写成的网页的source code仍然存放在新语丝网站上。 当年中文输入和编辑的艰辛可想而知。 韩寒你小子听清楚了:你方师爷就是在这种艰难困苦的环境下一边苦读他的博士学位,一边硬是把世界第一个中文文学刊物建立的,你怎么可以对他如此无礼? 他骂你就骂了,你听着不就行了,你怎么可以顶嘴?

        要骂方舟子,无论如何也轮不着你韩寒去骂。 俺们这些当年的潜水和灌水大军,还有那些当年的文坛老人才有资格去骂他。 1991年,俺单位发了一个300 baud rate 的modem,俺兴冲冲地弄回家接到俺那台80386的机子上,用电话线开始泡网。 但能读网上中文信息,是一两年以后的事情了。 那个时候俺上班就是玩命,特别是1996年互联网泡沫吹起来后俺几乎是在飞机上和旅馆里度过一半的时间,所以上网基本上只有潜水没有灌水的份,而且经常是用旅馆里的线路上网的。 直到2000年俺在一个大公司里找到一个好混的差使后俺才开始灌水发帖。 在那个中文互联网的早期,正是我们这一支中文潜水大军,使中文网络的发展找到了市场。 俺读过方舟子几百篇文章,俺今天骂他几句他也得听着。 他方舟子可以骂韩寒,但不可以骂俺们这些老网民,这些在他创业初期的忠实读者。

        当年红极一时的网上刊物,大都灰飞烟灭。 ACT早已无影无踪,《花招》早已凋谢,《橄榄树》早就被砍了,FHY几年前自杀了。 坚强生存下来的,只有CND 和XYS。 你说方舟子是不是个奇才? 他方舟子在网络中文文学中的地位,至少相当于齐白石在中国画界的地位。 试想一位画界后生胆敢辱骂先师齐白石,那不是犯了江湖大忌又是什么? 韩寒你赶紧赔罪吧。 有的人是永远碰不得的,有的事是永远做不得的,有的话是永远说不得的,谁叫俺们是老中呢? 你韩寒算是条好汉,但是到了江湖老大方舟子面前,你的辈份还是太低了一点。 人在江湖闯,总得守点规矩吧。 方舟子是黑白两道都怕他7分的人物。 朝廷其实也不喜欢他,但既无法招安他也无法除掉他。 黑道上的人对他恨之入骨,也对他下过毒手,但还是拿他没辙。 人家方舟子其实光凭卖名声就可做几百亿的大生意,但是他偏偏不爱财不爱利,一心投入在他的打假生涯中。 这种人,你有任何可能战胜他吗?

        在下一集,我要说说一些早年网上牛人的旧事,当然也有些风流逸事,这当然也包括方舟子。 不过你千万别误以为我会写“方舟子和他的女人们”那种无聊的八卦的。 我现在先给您两张照片看看。 这两张照片,是方舟子垂暮之年一看必定老泪纵横的照片。 你能说出照片上多少人的名字(网名就可以了,别说出真名)? 你能够说出的名字越多,你的上网资格就越老。 看到那两张照片中的那些漂亮MM了没有? 下一次我还要给你看看更多网上漂亮MM的玉照,绝对比陈冠希的那些情人们要更加美丽,但她们都不是风尘女子,而是中文网络上早年的佳丽,网络女作家。

———————————————————————————————–


方舟子的文坛旧事,网坛美眉(2)

—-方舟子早年的掐架真功

        上次那一集登出后,勾起了许多老网民的回忆,用星光大侠的话来说,就是“当年的潜水艇们纷纷露出水面来了”。 时隔这么多年,很多当年的水军居然对那些旧事如数家珍,让我吃惊。 西恩地的网友们把上次那两张照片上的人差不多都给认出来了。 有些年轻MM们看后有点失望,说那两张照片上居然看不出有谁比韩寒更帅。 其实当年的网络帅哥还真不少,一点也不亚于今天的帅哥。 例如全世界第一个中文网络诗人诗阳,就比韩寒更帅。 下面是他的当年的青涩照:

        MM们看仔细了,如果他跟韩寒那样请个团队好好包装一下,难道不比韩寒更帅吗? 他跟赵薇是老乡,1963年出生的,在美国拿到博士学位。 据说后来他去北加州了。 他跟韩寒一样,也有一个漂亮的女儿。

        言归正传。 最早的中文网络刊物是西恩地(《华夏文摘》)。 西恩地有编辑,有技术顾问,虽然这些人都是业余自愿服务者,但出版过程还是严格把关的,所以文章的质量是很高的。 而且文字经过审稿、编辑,把错别字、病句改了,读起来确实是一种享受。 但当年那个刊物每星期只出版一次,时常也发些增刊。 有时候增刊比正刊还好看。 我记得当年每个星期五早晨我就跟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等着新一期的华夏文摘。 当时我订阅了EMAIL发送的期刊,星期五早晨看Email老是不来,就直接去西恩地的FTP服务器找。 记得当时最感人的是 “情义无价 ”那个援救王军涛的长篇连载纪实小说。 内容扣人心弦,感人肺腑。 我把每一期都保存下来,存到软盘里。 前天一位网友提到那个作品,他说他参与了当年的那个救助活动,也读过那篇小说,小说里说的事情基本上都是真事。

        那时西恩地每星期只出版一次。 作为当时网上唯一的中文刊物,读者似乎还有些吃不饱的感觉。 1992年,西恩地的元老之一,印第安纳大学的留学生魏亚桂在Usenet上建立第一个了使用GB-HZ编码的中文新闻组alt.chinese.text,又名ACT。魏亚桂是ACT之父。 ACT与《华夏文摘》最大的不同,就是读者也可以在里面发稿,有点类似今天的论坛,可以进行讨论。 这和西恩地互为补充。 华夏文摘每一期出来后,也都登到ACT那里的。 但和论坛不同的是,ACT没有版主管理。 那里面的内容可以说是五花八门,乱七八糟,从新闻到小说,从诗词到八卦,从宗教到反共,可以说是无所不有。 当时有人就说ACT是个公共厕所,谁进去都可以尿。 也有人说那是个大粪坑的。ACT的东西是多而快,但由于没有统一的编辑,内容确实很乱,垃圾成堆。 那里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东西是乱码,我根本就没法读。 ACT有的内容也十分精彩,例如女青年写的爱情诗。 我只对政治新闻和话题感兴趣,对那些红楼梦之类的文学讨论毫无兴趣。 ACT还有一个精彩节目就是掐架。 那个年头在ACT什么芝麻大的狗屁事情都有可能引来一场疯狂的掐架。 而当年ACT的掐架冠军,应该算是方舟子了。

        方舟子(在ACT早年的笔名Shimin Fang)不是最早来ACT的,大概是93年中间来的。 他来ACT时,图雅(鸦)、嚎、唐三姨等牛人的威望已如日在中天,粉丝无数。 可以说图雅就是写个做饭贴也会引来一阵叫好。 那些ACT的天王巨星,同时也是西草地的大红人,俺对他们景仰得五体投地。

        方舟子一开始是老老实实贴他的“大明小史”,然后就是诗歌什么的。 我这个半文盲对文学一窍不通。 对于明史的研究,网上好几个人都说方舟子还是比较锲而不舍的(我不懂那个)。

        方舟子早期在ACT写的诗歌写的也不错,例如这首:

密西根冬天的童话

·方舟子·

这是一个无雪的冬天

虚假的阳光吸引着善良的人们

就象一个迟暮美人的回光返照

掠过那一片光秃秃的树林

 

这是一个等待下雪的冬天

夜里一场过时的雨敲打着我的车窗

道路因此闪闪发亮

一种痛苦凝固之后的安详

 

这是一个温暖如春的冬天

你的诉说是一阵阵的寒风

我的脸色因此冷若冰霜

我回想起经历过的所有严冬

 

这是一个错误的冬天

我已不相信命定的奇迹会发生

我那未曾谋面的永远的爱人

悄悄地死于到来的途中

 

这是一个最后的冬天

一切故事到此都只剩下悲剧的结局

我的泪水早已结晶在心底

是的,我已忘了如何哭泣

 

这是一个真实的冬天

这是万念俱灰的时季

雪花终于象落叶般飘舞

我静坐屋中等候她复活的消息

1993.1.7.

        另外,给人映像较深的,就是方舟子的码字量。 那个时候ACT的多posts短小精悍,那是因为大多人使用魏亚桂写的ZWDOS汉字输入,远不比今天这么快捷,人们惜字如金。 我那时不会打字,也没时间码字,对于文学更无胃口,经常去潜水都感到吃力。 我开始在网上跟人掐架,那是几年后台湾来的那帮人在网上搞台独,我才学会了中文输入,开始跟他们在网上对掐。 ACT早年有谁一天能贴上几百字,已经算是高产了。 但方舟子来ACT后,他无论是上贴还是跟别人掐架,一天竟能码一两千字。以下这一篇是他一天内码出来的(这是他1995年的一个帖子):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alt.chinese.text.big5/browse_thread/thread/1130420ff5f53024/37d4c1959ad68871#37d4c1959ad68871

        方狂贴了一阵明史和诗歌后,并没引起多大的反响。 他引起大家注意的,是他开始卷入大大小小的掐架。 我不记得当年方舟子一开始是为什么事情和别人掐架了。好像为宗教之类的,对手多是台湾的来美学生学者。 “嚎” 贴出反基督的posts比方舟子早,但方舟子加入后很快就成了主力军。 有时他也为很小的事和一帮胡搅蛮缠的混混掐上,被那帮家伙白天黑夜轮番骂街。 那个时候很多人遇到那些混混都是绕道走。 他方舟子却不屈不挠,一斗到底,感觉他似乎有一种把网络当生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样子。 我实在不记得当时方舟子和别人掐架是为了什么大事。 大概经常就为古诗中的一句话一个字或一个宗教上的什么东东就跟别人对掐,每天洋洋千言,搞到后来是人见人怕为止。 当时一个台湾来的老兄这样说他:

“唉,方兄,人家蔡智腦都已經離開ACT了,你還要追著打,依鄙人陋見,

是不是稍有些過了?我覺得他最初在ACTB上與你討論宗教時並無惡意,

曾稱你為方兄,你和他之間並無什麼不可解的仇恨,又何必呢?”

        那个时候网上耍赖皮的,说过话不认账是普遍现象。 但只要方舟子参与掐架,他必把自己和对方的每一个字都存底备案。 如果有人想赖账,他当场亮出别人和自己的原话,让人家无法抵赖。 这种顶真在当时让人拍案叫绝。 这也看出他的仔细和思维的清晰。 他给我的映像大多数时候还是讲理的,他的文学造诣应该是很好的。 很多时候他掐架的文章比原帖还精彩。 我即使看不懂他在说什么,也可以学习他的文采。 当然也有人骂他胡搅蛮缠。 骂他的人好像还不少。 在新语丝里有个人写的赞扬方舟子的一篇文章里这样写道:

        “方舟子不会轻易去穷追一个人,但凡是被他瞄上的,一般都极难逃得脱。 而且,他有一种百折不挠的精神,加上他疾恶如仇,思维敏捷,论争严密,观察敏锐,笔锋尖刻,出手狠辣快捷,再加上互联网每秒300000公里的传播速度助威,更是少有敌手。(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Net/lifawen.txt

        上面这段话是在2001年写的。 韩寒如果能够早日读到这段文字,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看方舟子跟韩寒掐架,就想起当年方舟子在ACT跟人掐架的那个情景。 韩寒要斗夸方舟子,唯一的办法,就是在网络上跟他无休无止地掐下去,比方舟子更善辩、更狠,更凶,更毒辣才行。 但是,这样的人在中国还没有出现。 所以我在上一集里说:“方舟子在网上掐架,很多年前他就是冠军”。 韩寒哪里是方舟子的对手。

        我的上一集登出后,万维有位叫“皇城根儿”的网友回忆了他当年在ACT与方舟子掐架的情景:当时他就明史和红楼梦,跟方舟子和方金可是掐了好一会儿。两人恰好都姓方,论才华和文笔绝对是超一流选手,两人联手大对决他,那叫一场恶战。给皇城根儿的印象,方舟子的掐架本事就是手快。费了吃奶的劲码了几百个字,方舟子上千字的回复马上就出来了。弄得他特丧气,根本回复不过来。那会儿的中文输入软件特懒。他只好败下阵来。皇城根儿记得非常的清楚,当时他在“抱头鼠窜”而去的时候留送给方舟子的最后一句话是“长此以往,君将不君也”。

        方舟子为了打韩寒的《求医》一文的假,居然写了4篇檄文,叫韩寒毫无招架之功,更无还手之力。 这再次让我看到了一次他当年的掐架真功,只是他比当年更加老辣和娴熟了。

        方舟子 初到ACT时,ACT对于他来说还是个荆棘丛生的大杂院,但一年以后方舟子就跻身ACT八大牛人的行列了(方舟子说那时共有六大牛人,其实俺觉得远不止那个数字。 例如那什么"白毛女"、“黄毛女”的,发帖不咋地道,但掐架功夫一流)。 ACT成了方舟子的后花园。 可以说他在那里除了跟一两个天王巨星还未决胜负外,他基本上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了。 好像他还当上了个聊天网管什么的。 但那个时候ACT的全盛时期已经过去,高手们开始引退,另谋高就,那个舞台也不够方舟子表演了。 于是他拉了几个死党搞了那个网络文学新语丝。 新语丝成立后,ACT还活跃了一阵子(新语丝在ACT也有园地)。那一两年,CND、ACT、FHY、XYS四足鼎立,撑下中文互联网的大半片天。 但后来随着强大无比的www的普及,Newsgroup这种早期的互联网的一个protocol日渐衰微,ACT几年后寿终正寝了。 今天在网上还有当年的存档(http://groups.google.com/group/alt.chinese.text/topics)。

        如今的方、韩大战,在我眼里犹如一场放大了的ACT掐架。 方舟子的不依不挠的风格依然犹如当年,只是略输文采,却更多风骚。 我真正开始钦佩方舟子,还是在他开始走上科学打假之路以后。 好像有个“民科”,说人类之所以能够站起来,是因为猿类能够有别于其它动物面对面性交,这种面对面性交使猿猴站立起来行走,这种力量就叫“朱海军力”。 方舟子以其铁一般的事实,严谨的科学观点,辛辣的语言,把那个朱海军打得屁滚尿流。

        也许要不了多久,整个中国都要成为他方舟子家的后花园。 如今他在中国已经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了。 就连朝廷费了老鼻子力气都搬不倒的韩寒,叫他方舟子三下五除二给收拾了。 你说他厉害不厉害? 所以我在上一集里说,韩寒居然跟方舟子说出那种侮辱人格的话,那是找死! 韩寒懂个屁!

        方舟子厉害归厉害,他也并不是铁板一块。 他还是有侠骨柔情的。 上次的那两张照片,我说了那里面只有当时很少的几个网络牛人在里面。 但那张照片却有中文互联网早期最最美丽的两个网络MM。 我把那张照片往贝壳村一放,一位女村民眼尖,一下子就指出照片正当中的白衣女士是个大美人。 万维的网友则指出一个是莲波,另一个是百合,她们都在第一张照片里面(第二张照片中的瓶儿也是个当时的大美人)。 西恩地的网友谈论最多的就是莲波。

        莲波就是中文互联网早期最知名的女牛人,ACT“六大牛人”之一(百合、莲波、散宜生、嚎、图雅、方舟子),人称“绝代风华才女”。 西恩地的网民把她的照片找了出来:

西恩地的网民还找出了莲波当年的这个译作:

        Scarborough Fair

            译者:莲波

           斯卡布罗集市

问尔所之,是否如适。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彼方淑女,凭君寄辞。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伊人曾在,与我相知。 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嘱彼佳人,备我衣缁。 Tell her to make me a cambric shirt.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勿用针砧,无隙无疵。 Without no seams nor needle work.

伊人何在,慰我相思。 Then she wi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彼山之阴,深林荒址。 On the side of hill in the deep forest green,

冬寻毡毯,老雀燕子。 Tracing of sparrow on snow crested brown.

雪覆四野,高山迟滞。 Blankets and bed clothes the child of a mountain.

眠而不觉,寒笳清嘶。 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嘱彼佳人,营我家室。 Tell her to find me an acre of land.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良田所修,大海之坻。 Between the salt water and the sea strand,

伊人应在,任我相视。 Then she wi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彼山之阴,叶疏苔蚀。 On the side of hill a sprinkling of leaves

涤彼孤冢,珠泪渐渍。 Washes the grave with slivery tears.

昔我长剑,日日拂拭。 A soldier cleans and polishes a gun.

寂而不觉,寒笳长嘶。 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嘱彼佳人,收我秋实。 Tell her to reap it with a sickle of leather.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敛之集之,勿弃勿失。 And gather it all in a bunch of heather.

伊人犹在,唯我相誓。 Then she will be a ture love of mine.

烽火印啸,浴血之师。 War bellows blazing in scarlet battalions.

将帅有令,勤王之事。 Generals order their soldiers to kill and to fight.

争斗缘何,久忘其旨。 For a cause they have long ago forgotten.

痴而不觉,寒笳悲嘶。 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问尔所之,是否如适。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彼方淑女,凭君寄辞。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伊人曾在,与我相知。 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莲波是第一个以这种似诗经体在网上发表译作的女诗人。 莲波的另一首译作《袖底风?绿袖》也是一样懏永。有人把这种特殊的诗体称作“莲波体”。

        莲波的身世一直是个迷。 一说她本是扬州附近一中学语文老师,后出国。 另一说她是浙江宁波人,长于苏州。 大家只知道1993-96那段时间她在芝加哥读书。 1996年7月,绝代风华才女莲波突然贴出离网告示,从此不见其踪迹,和图雅一样神秘地消失了。 据传她后来回国,在浙江某小城教书。 但此传闻未经证实。

        莲波去后,ACT的诗词顿失主心骨,开始散乱,渐不存焉。 方舟子与莲波一直交情不错。 莲波曾经帮方舟子打过许多字,也是新语丝的常住诗人。 也许是出于爱才之心,也许是感怀旧日的友情,方舟子把莲波的一些作品搜集于新语丝之中,为莲波设立专辑,后又把他与莲波唱和的诗集在一起,编成《莲舟唱和集》。 这是网络上第一部男女声唱和诗集。下面是《莲舟唱和集》中方舟子和莲波的和诗一首:

 

鹧鸪天

莲波

放眼江山终是空

吟诗举酒意无穷

琴心三叠初弹后

悲喜宛如袖底风

 

心未淡,血犹浓

清歌一阏梦千重

回眸暗夜愁何限

魂在故园明月中

 

鹧鸪天

--和莲波

方舟子

歌罢大江万事空

天涯孤旅路途穷

阑珊灯灭人归后

剩有绵绵昨夜风

 

情已淡,恨犹浓

河山回首几千重

不堪说尽思无限

枉作英雄噩梦中

        莲波当年的很多作品都是发表在ACT上的。 ACT倒塌后,莲波的作品就一同埋了进去。 是方舟子把她的那些珍贵的作品抢救出来放到新语丝那边去,赖此保存了莲波的作品。 此为网上的一段佳话。

我们记得莲波的美丽,也记得她的神秘。 有没有那么一天,她会回到这里?

下一集要说什么呢? 百合? 图雅? 梦冉? 花招? 雅菲? 或者说说晚些时候的(1997-)网络美女作家?

———————————————————————————————–


方舟子的文坛旧事,网坛美眉(3)

—— 方舟子的雄性激素和EQ

        在开始这已集之前先要道个歉。 在上一集我使用了“胡搅蛮缠的混混”那个不恰当的词眼形容那些当年和方舟子掐架的那些江湖隐士,很不严肃。在此特向诸位江湖隐士以及风月帮帮主(Leader of WindMoon Gang)致以诚挚的歉意。 我同意,风月帮的方舟子笑话系列也是当年ACT的精华之一。 只是那些原话大都成了乱码,失传了,只有很少一部分被整理出来,放在鲤鱼庙里:

http://www.ibiblio.org/chinese-text/anthology/windmoon/Turtle_Egg_Fang

http://www.ibiblio.org/chinese-text/anthology/windmoon/ZhouZi ( Encoding 要选GB2132 才能读出)

        一提到风月客,我突然想起来,当年的ACT也是世界中文网恋的发源地。 至于谁是中文网络的第一对网络恋人,由于版本太多,很难考究了。

        上两集里,我主要是说方舟子的文采和和他的IQ。 这一集我要说点他的情,他的EQ,他的雄性荷尔蒙。 无论大家对方舟子的评价如何,有一点各方的观点是一致的,这就是方舟子具有极强的攻击性。我对生物学一窍不通,据说一个男人的进攻性很强,很有可能跟这男人的雄性荷尔蒙或睾丸酮比较高有关。例如,台湾的那个百万红杉军领袖施明德的雄性激素就很高。 据说他曾经换GF如同换菜那样勤。 两个男人打架,说到底就是拼雄性激素,就如同我们中国的一句老话说的那样:“一决雌雄”。蒋介石打不过毛泽东,我看很可能是因为蒋介石的雄性激素没有老毛那样旺盛。 自打抗战后,老蒋就不怎么沾花惹草了。 毛泽东则不一样,一唱雄鸡天下白,那方面的故事多得数不清。我敢断定,假如毛和蒋有一个机会赤手空拳地对打,老蒋还是要输。 你别跟我说蒋介石曾经日上过日本军校。告诉你,毛泽东在革命前曾经当过步兵。 不过你也别高兴的太早。我说毛泽东的雄性荷尔蒙很高,并不意味着高喊毛主席万岁的那些人的雄性激素水准也高。恰恰相反,他们的雄性激素反而有可能比偏低。 这里面的道理不用我说了吧。 你看古代宫殿里高喊吾皇万岁万万岁的都是些什么人?都是太监。 明白了没有? 彭德怀元帅的雄性激素一定很高。 他居然胆大包天,敢操毛泽东的娘。

        方舟子向韩寒挑战,要跟韩寒进行作文比赛,我十分赞成,连比赛细则我都提供了。不过我觉得那还不够。 要比雄性激素,不能光比笔杆子的辛辣,还要比老拳的猛烈才行。 所以我建议方、韩两人来一场空手对打。 最后谁赢谁输,要根据作文决斗和老拳对打的综合评分来决定胜负。我敢赌方舟子必赢! 前一阵子韩寒那边不是拿方先生的谢顶搞笑吗? 方舟子回答了,那是雄性激素旺盛的表现,韩寒当场傻眼。 知识就是力量啊,荷尔蒙就是力量的源泉。 我认为老方在体力上也更胜韩寒一筹,尤其是爆发力和耐久力。我建议方、韩两人从现在起每天在家苦练俯卧撑、单杠、双杠,踢打沙袋,准备拼老拳。 考虑到我对两位的厚爱,我就不便当裁判了。

        都说韩寒长得帅。 长得帅有个吊用?不堪一击的男人,再帅也是废物。 男性荷尔蒙高的男人,那才叫真帅。 这两天网上疯传“嫁人要嫁方舟子”,这事都传到老方的后院去了。 据说凤凰网搞了个“嫁给韩寒还是嫁给方舟子”的民意调查,要嫁方舟子的高达73%,而要嫁给韩寒的只有12%。 看到差别了吧。

        其实方舟子在韩寒那个年龄,也是帅哥一个,只是那时他是穷学生一个,没钱去包装罢了。这是他早年的一张照片。 韩寒到了方舟子现在这个年龄,会不会还是那么帅,我深表怀疑。

        不过凤凰网的那些把玫瑰枝抛给方舟子的女网民,并不完全是看方舟子的男性荷尔蒙水平才把选票投给他的。 更主要的还是看到了他的IQ和EQ。雄性荷尔蒙的高低,只是决定男人的EQ的诸多因素之一。 根据本人的最新研究成果,荷尔蒙只决定EQ中的激情指数和豪情指数。 决定EQ的高低,还有其它的重要的指数要一同考虑,如柔情指数、风情指数、温情指数、殷勤指数、虚情指数、痴情指数等(女性的EQ还要加上矫情指数和纯情指数)。

        上次说到方舟子和当年的网络美眉莲波的故事,那至少可以说明方舟子的殷勤指数还不算太低。我上面一集登出后,在网上掀起了一个小小的莲波热。 对了,莲波的那首译作的原文在这:http://groups.google.com/group/alt.chinese.text.big5/browse_thread/thread/c79f768926d1dabd/05e490d39d7aa15c?lnk=gst&q=Yong+Xu#05e490d39d7aa15c。 她说那是《伪造诗经》,过谦了。 那样的才女,放到哪一个年代,都是要发光的,写出的东西都要流传百世的。

        坊间早有传闻,说方舟子曾经勾引过莲波。 我想,莲波那么美丽的一个江南才女,要是男人们不想吃她的豆腐,那才是世界头号怪事。 方舟子即使有过那种非分之想,也是可以理解的。 座山雕可想的事,他方舟子凭什么就不可以想? 中国意淫范爷的男人,恐怕不下三千万,咋了? 难道只有韩寒可以淫她,别人就淫不得了? 女人被男人意淫,那是光荣的事情。 不被男人意淫的女人,那叫..(此处省略两个字)。 何况,方舟子曾经和莲波写下中文网络第一首男女声和诗。 用方舟子的话来说,那“打翻了无数醋坛子”,让好些男人夜不能寐。 对于“方舟子勾引过莲波”的传闻,方舟子早就辟谣,在这里:http://www.xys.org/forum/db/9/238/220.html。 我估计那个谣传是基于当年风月客调侃方舟子的一个帖子:

放屁 

方舟子和座山雕同时爱上了莲波,这天两人正好同时约了莲波去看电影,于是三人就买了联在一起的票。 入场坐下没多久,莲波因为来之前吃了太多红薯,一不小心放了个响屁。座山雕为了讨好莲波,连忙说:“不好意思,放了个屁”。莲波心想座山雕居然为她遮丑,不觉对他有了几分好感。又过了会儿,莲波又放了个响屁,方舟子赶紧说:“对不起,我刚刚放了个屁。”,于是莲波对方舟子也有了几分好感。 这样又过了一阵子,莲波又放了个屁。方舟子“腾”地站了起来,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又放了一个屁。从现在开始所有的屁都是我放的。”

调侃的东西,岂可当真。

        莲波离开ACT后,曾在《花招》写作过一段时间。 后来有人说在纽约看到莲波在打工,但那只是传说而已。 早年来美国的留学生,是要靠打工生存的。 自己带钱来的,都是我党我军我国政府的高官之后。

        从方舟子和莲波的故事来看,他的殷勤指数可打8分(10分为最高分)

        当年的另外一位才女,叫百合(Lili),亦有人称她为“蓝道掌门”。 她是第一集的那张照片上穿红衣的那个女子,据说她身旁站的是她新婚爱人。 那张照片就是她新婚第二天网友们聚会所拍照的。 她和她先生的才气,以及他们两人是如何走到一起的,都是可以写一本书的。 而且百合确实已经出版好几本书了。 她是ACT从网上走到网下的最成功的文学作家。 百合的才华,不下莲波。 有关她的才华,这里有详细的介绍:

http://wenxinshe.zhongwenlink.com/home/blog_read.asp?id=2&blogid=35551

        顺便说一句,上面这篇文章的作者“施雨”也是个天字号美女作家。 她是方舟子的老乡,在北美拿到医学执照,行医数年,却义无反顾地弃医从文,投身到写作之中,这些年来发表和出版了大量的作品,是一位海外传奇般的女作家。

        我在ACT找出了百合早年的一篇小说《萍聚》(由于HZ码都是乱码,没法找,只好拿大五码的这篇凑数):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alt.chinese.text.big5/browse_thread/thread/195de3f490ac4bee/bd030dfc9746633d#bd030dfc9746633d

        百合是新语丝的常驻作家,新语丝有她的作品集。 坊间也调侃过方舟子早年追求百合。 不过方舟子在1994年就写过一首诗,《秋歌——为百合订婚而作》,在这里:

http://**/s/blog_6c17b4d00100mfuc.html

这首诗让谣言不攻自破。

        百合前几年住在康州,不知道现在是否还在那里。 她有两个可爱的儿子,老公也很成功。 西恩地有位网友希望能够看到当年百合和她男朋友(后来的老公)认识又相爱的故事。这个故事还是她本人写比较好。

除了小说、散文外,百合的诗词也很了得。 这是她早年的一首诗:

爱恨不需要理由

    百合

有雪的冬天

把所有结冰的岁月

都封在一页无字的白纸

泪 属于别的季节

挂在光秃秃的树枝

触摸不着

爱不需要理由

恨也不需要借口

这样的一些情感

总在臃肿空洞的梦里

无声呐喊

慢慢地被消耗

孤独迷失的夜里

背叛无声无息地进行

长发 随秒针的流逝

苍老暗淡

我犹豫着走出你的故事

尽管没有你的许诺

1995.11.20

从方舟子和百合的故事来看,他的虚情指数至少是9分。

        百合说:爱不需要理由,恨也不需要借口。 说起爱,说起恨,必须提到一位中文互联网早年的一位奇女子,诗人梦冉。梦冉,“庄周梦蝶”之“梦”,“碧云冉冉”之“冉”。 尽管她早已隐居,不问江湖事,但她的故事我是一定要说的。 这位来自西子湖畔的美女加才女,早年被人称为“中国新诗最优秀的诗人之一”。 她是《橄榄树》的创始人之一,编辑之一。 她在网络民刊上发表过大量诗歌散文,出版有诗集《莫明集》等。在新语丝的创刊号上就有梦冉的作品。 梦冉是在UCLA喝饱的洋墨水。 据见过她的网友说,梦冉容貌姣好,说话轻声细语,娓娓动听,犹若天仙下凡(最后四个字是俺偷加上去的,有点土)。 我在网上费了老鼻子劲才挖到她几年前的一张照片:

        梦冉前几年还在发表诗作,她的粉丝无数。 本文第一集登出来后就有她的粉丝打听她的消息。 但圈内的人一提起梦冉,却评价不一。 所有人是佩服她的才华的,但不喜欢她的牛脾气的也大有人在。 根据阿珊(据传在1996年曾经在泥巴和方舟子一起当过巫师)几年前的说法:“我上网12年,发现网上有两个名人。我认识的几乎每个网友都跟这两个人争论过,争论是越来越激烈,让人欲罢不行,气得浑身发抖。周围人也全动员起来,没跟这两人争论过的人就好心的劝解,争论过的人在一旁看好戏。每次都是争论到最后才知道,话是越说越不明白,越说越错,错在正义和道德上。”另一位牛人周宇接着说:“不过方舟子不值得我们心软,他和梦冉有本质的区别。一个是纯物质,一个是纯精神。” http://www.yidian.org/articlelist.php?tid=10718&starttime=0&endtime=0&page=2.html。 依我看,梦冉的这些所谓的缺点    根本就没啥问题。 牛人就是要执着一点,傲气一点,不然什么是牛人? 凭什么你方舟子可以执着,梦冉就不可以? 你方舟子是牛脾气,难道梦冉就该是兔子脾气不成? 作为一个对文学一窍不通的半文盲和局外人,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让方舟子和梦冉闹翻了。 黄毛女说,在1995年发生了“梦冉门事件,方舟子追求梦冉被拒,借联合早报事件报复,一泄私愤,被众网客斥责”(http://www.rainbowplan.org/bbs/topic.php?topic=179843&select=&forum=1)。 这个说法毫无任何根据。 骂方舟子不应该这样栽赃他。 但昨天我确实在新语丝找到了方舟子的一篇文章,其中有指控梦冉的一些词句。 那种骂架帖子早就该撤了。 大男人咋能一点气量也没有呢? 如今的中国,阴盛阳衰,女人比男人利害。 男女互斗,早已是网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了。 但好男是无论如何不该和好女斗的。 梦冉坏吗? 没听说过。 根据方舟子分析韩寒作品的逻辑,一个坏人怎么可能写出她那些隽永的诗句的呢?

        梦冉这些年确实不再问江湖事。前几年她好像在国内当高级白领,穿梭于中美两国,养尊处优 (俺就没搞明白这些牛人出国回国怎么就跟逛商店一样容易?)。 顺便提一句:她夫婿英俊极了,very man, and very handsome。 我在玛雅咖啡曾见到过他们两人的一张合照,可昨天怎么也找不着了。 她最近打算实现她的一个梦想“驾车穿越美国大陆”。祝她成功!

        根据方舟子至今还没有撤掉他攻击梦冉的那些话的事实,我决定给他的柔情指数和温情指数打零分。

        但是方舟子的风情指数和痴情指数却可以打满分。

        网上攻击方舟子的人不计其数。 最恶毒的是拿他的爱人说事,这确实太下作。 方舟子为这件事已经放出狠话了。 叫我说那种人都该杀! 是男人,就要在战场上、在生意场上、在学术里面、在文章上跟人家拼。 打不过人家,就去打人家的老婆,这是什么狗屁本事? 恶心透了! 这种事情,就连黄金荣、杜月笙,还有Al Capone都不会去做的。 方舟子对他的知心爱人好不好,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如今在国内,混的稍微有点人模狗样的男人,不管是多丑、多老、多白痴、多混蛋,小蜜、小三一定是一大堆,整天为女人的事情忙不过来。 床震、车震、船震早都不是什么新花样了。 随便一个县里的一个什么小科长之类的屁官,小蜜每年都要换十几个。方舟子这么一个中国网上第一牛人却没有那方面的丑事,不然的话,早就被仇家挖掘出来,放大一亿倍,告到国际法院去了。 所以,我决定给方舟子的风情指数和痴情指数各打10分。 我还特地去西恩地挖了两张照片来气气那些拿方先生爱人说事的小人:

西恩地的网友说他们这是“庐山恋”。 反正这种恋情,这种痴心的爱,这种专一,这种浪漫,这种cool,是那些臭不要脸的老流氓和小流氓们永远得不到的。方舟子的EQ总分如下:

激情指数:10分

豪情指数:10分

殷勤指数:8分

虚情指数:9分

柔情指数:0分

温情指数:0分

风情指数:10分

痴情指数:10分

平均分7.125

        相比之下,国内男人的EQ的分数大多在3到5之间。 加上方舟子的IQ远高于平均值,所以“嫁人要嫁方舟子”是不无科学道理的。

        我的“方舟子的文坛旧事、网坛美眉”一文就此结束了。 其实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写,例如阿珊在泥巴和方舟子一起当巫师时的一件事就可以提一下。 当年的网络风云也还有很多趣事没有说,还有很多美眉我都没提到。 比如说瓶儿的故事我就没来得及写。 我这一次主要是说ACT的事,其实西恩地也有很多趣事可以写,但要写就要换个标题了。 我这个半文盲,看文人们在说那些高深的道理,半句嘴也插不上。 就在今天我还去了两个文学论坛,看见人家说的那么起劲,天花乱坠的,我还是跟很多年前一样插不上半句嘴。 上次我写了莲波的那首诗后,廖康在我的帖子后面写了一大段,评论她的译文。 我根本就没看懂他在说啥,就更不知道如何回复他的评论了,打内心抱歉。 我这个半文盲居然斗胆写起文人的事,确实很荒唐,可能跟韩寒写《三重门》是类似的荒唐。 不过我发誓没有人代笔,确实是自己写的。 但我真的拿不出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是我写的,因为我是在计算机上写的,没有底稿和笔迹。 就连俺家领导也无法证明是我写的,她认为我写的任何东西都是垃圾,从来不看。 所以如果有人要打俺的假,俺认栽服输。

谢谢阅读!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