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文学大师易中天免费上一节普法课 — 赵玉忠 2012/2/20

发布日期: 二月 20, 2012 5:00 上午

给文学大师易中天免费上一节普法课

作者:赵玉忠 2012/2/2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72dbf50100xrzl.html

———————————————————————————————————————

近日侃爷忙于做饭、打麻将(尽孝)和耍猴(批司马南政治流氓经),几乎丢弃了正业。2月14日南方都市报发表了《易中天:我看方韩之争》(以下简称《我看》)专文,文学大师跨界掺和法律问题,不仅凸显易教授法盲形象,而且误人子弟和误导公众。因此,侃爷免费给易教授上一节纠错的普法课。

一、《我看》将批评权人分为三类:普通民众、公职人员、公众人物,例如“公职人员最该被监督,公众人物次之”。此文将“公职人员”与“公众人物”并列是错误的,因为公众人物涵盖(包括)公职人员。公众人物释义:亦称社会公众人物,是指在社会生活中担任公职或具有一定知名度和影响力的人,包括(1)国家公职人员;(2)社会知名学者;(3)文艺体育明星;(4)行业杰出人物;(5)突发事件人物(如见义勇为者、偷窃抢劫者、虐待子女者等)。顺便说说法大箫瀚教授,他将公职人员称之为“公众人物”,而将作家韩寒称之为

“疑似公众人物”或“公共人物”。由此可见,学者中自创定义再妄加评说的并非只有易教授一人。作为学界同仁侃爷质问二位,你们就不惧怕误人子弟?!

二、《我看》“批评权人人都有,‘权限’(空间尺度)则因人而异。普通民众的最大,想质疑谁就质疑谁,想怎么质疑就可以怎么质疑。公职人员的最小,因为很难分清他是代表政府还是个人。……公众人物的空间,介于二者。因为他的话语权和影响力都大。”其实,易教授想要表达的意思是:三者批评所造成的影响后果大小不同,并非三者的批评权限大小不等,结果文不达意、本末倒置。易大师不仅需要恶补法学知识,而且需要充实哲学知识,读两本逻辑学方面的书。实话实说:在中国彭丽媛、毕福剑和李宁的知名度高于毛泽东、习近平和李克强;在美国麦当娜、乔丹和乔布斯的知名度高于克林顿、希拉里和奥巴马。据此推论,在当代社会文娱界明星的社会影响力普遍超过了政界高官。

三、《我看》“有鉴于此,方舟子对韩寒的质疑,首先应持有最大的善意,其次要有过硬的证据。”易教授倡导“持有最大的善意”和“有过硬的证据”去质疑的论点,延续了陈有西律师、箫瀚教授等人“善意的”、“合理的”、“有建设性”、“有证据的”质疑的说法。从传媒法学角度而论,此类说法荒谬至极。舆论批评本身是对客观事件的主观评价,舆论批评(包括贬责、质疑)的法律规范是“只要言之有物,不限论之有理”,故而不存在善意与恶意、合理与非理、正确与错误、有建设性与无聊性、有实证与无实证质疑的属性划分。

首先,如同“盲人摸象”典故一样,由于人们学识、阅历、观念、角度以及认识程度的差异,对于同一事物或现象会有不同的看法,乃至产生观点针锋相对、结论截然不同的看法。

其次,舆论批评即主观评价,不外乎褒扬、褒贬兼有、贬责三种结论,但是不能将贬责狭义地理解为出自恶意或有意“拉黑”。

再次,贬责或称质疑是基于存疑事实或对被批评对象显露出的缺点、错误、漏洞、自相矛盾的现象提出疑问、进行推理、导出结论。即使批评者主观结论(如盲人摸到象耳称蒲扇、摸到象腿称大树)与事实真相不符,也不能认定为诽谤。从法理上讲,诽谤是指通过捏造并散布虚假事实羞辱他人,属于侵害他人名誉权的行为。所以只有捏造事实妄加评述并采取口头形式或书面形式传播,才会构成法律范畴的诽谤。

第四、贬责本身是把双刃剑,对批评者是“恶意”的,对社会文明可能就是“善意”的,如2002年北大王铭铭剽窃事件、2007年“正龙拍虎”事件。对批评者是“善意”的,对社会文明可能就是“恶意”的,如2010年肖传国雇凶伤害事件破案前后为肖喊冤叫屈者的“善意”。

第五、质疑是基于存疑事实作出的主观评析、推理与判断,与司法实践“证明”风马牛不相及。换言之,舆论批评允许质疑,无须苛刻至只有“证据”证实存疑事实才能评说。试想,倘若法定舆论批评禁止无过硬“证据”证实的质疑,那么在官方机构权威和个人拿着脑袋担保的前提下,“正龙拍虎”事件将是永久的未解之谜。

第六、质疑结论即使被事实真相验证是错误的,那么不仅少数错误质疑无法误导舆论主流方向,而且能反证(或还原)争议事件的本来面目,最终无损于(或有利于维护)争议事件当事人的人格尊严与社会名誉。

四、《我看》“必须确定,言论自由是法律概念和人权概念。也就是说,无论一个人的言论多么错误,多么离谱,都不得因此而被剥夺人权,判处徒刑。……所谓‘言论自由不负法律责任’,是指‘不负刑事责任’。由于他人的权利和自由不容侵犯,因此,一旦侵权,就必须负‘民事责任’。”按易教授的说法推论,即使某人发表侮辱性、诽谤性言论,导致被批评人悲愤至极跳楼致残或服毒自杀(属于情节严重、触犯刑律)的,也不得因此而判处徒刑。我国《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刑事侮辱和刑事诽谤案件均属自诉案件,告诉的法院才处理,但是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除外。由此可见,易教授无知无畏、随心所欲、藐视法律!

五、《我看》“自由即责任。任何人在行使权利的时候,都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言论权也一样。”易教授的此番话存在着两个谬误。首先,“自由与责任”不存在等同关系,自由有可能引申出责任来,但责任绝推导不出来自由。责任通常包含两种释义:一是指分内应做的事,如职责、尽责任、岗位责任等。二是指没有做好自己工作,而应承担的不利后果或强制性义务。其次,权利与责任不存在对等关系,而与义务存在对等关系。所谓法律责任,指因违反了法定义务或契约义务,或不当行使法律权利、权力所产生的,由行为人承担的不利后果。所以,易教授说此番话如同癫痫病患者神志不清,胡言乱语。侃爷帮助易教授修改一下此番话:“自由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任何人在行使权利的时候,都必须承担相应的义务,言论自由权也一样。”

易教授因品三国而步入公众人物的行列,具有一定的社会知名度和影响力。有鉴于此,易教授应就其上述非智性质的言论向社会公开致歉,避免误人子弟、误导公众和扰乱社会法治环境。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