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倒韩记-将“公民韩寒”的面具摘下– 一生何求 2012/2/20

发布日期: 二月 20, 2012 5:00 上午

微博倒韩记-将“公民韩寒”的面具摘下

(12/24/2011 – 2/20/2012)

作者:一生何求 2012/2/2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a146240100z9ow.html

———————————————————————————————————————

从一月中旬麦田率先质疑韩寒,到方舟子参战,一个多月过去了,“公民韩寒”的形象被撕得粉碎,“天才韩寒”成了笑话,“偶像韩寒”轰然倒塌。而我几乎是从韩寒发表第一篇《论革命》开始,就坚定不移的批判“公民韩寒”的形象,而在麦田、方舟子加入后,随着质疑的深入,我也渐渐信服了所谓“天才韩寒”,“偶像韩寒”也纯属人造的观点。有人称,韩寒是中国文坛最大的骗局,或许并不为过,越来越多的文学专业人士也加入了批判的行列。不过,本人重在批判“公民韩寒”,将其面具摘下,并厘清一些最基本的关于自由、民主和革命的概念和常识。以下按时间顺序收录了本人从去年12/24到今年2/20间在这方面“倒韩”的微博,而其它一些关于文本质疑、视频分析的微博就不予收录了。

12-23 韩寒发表《说革命》

12-24 韩寒发表《论民主》

看了韩寒的第一篇《论革命》之后即感觉如骾在喉,我先前对韩寒的好感荡然无存,已隐约感觉到韩寒有转向五毛党的趋势,再读完第二篇《论民主》,基本明白韩寒是个水货,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公民韩寒”,他是谁?我不知道,惟有开始对韩寒进行观念的批判,从这一天开始,我连续发微博批韩。

【再说韩寒】不能苛求他具备言说”政治“”革命“”民主“”自由“这些大词的能力,这些概念的本真含义被长期的极权统治严重扭曲,自觉不自觉的都会受其污染,韩寒虽有敏锐的观察力却囿于其思维的局限而不自觉的成为五毛,但又必须批判他,因他粉丝多,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众多粉丝从文艺变二逼啊。

韩寒到现在还在一厢情愿的呼唤改良,其实可以不流血的时候没人愿意牺牲,但二十多年过去了证明改良不过是一厢情愿的幻想,极权体制的本质注定了它没有改良的空间,现在急需奠定未来自由民主制度的政治革命,而不是用什么素质论改良论否定革命的正当性。韩寒新文说民主依然短视。

韩寒说:”所以共产党的缺点很多时候其实就是人民的缺点。我认为极其强大的一党制其实就等于是无党制,因为党组织庞大到了一定的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而人民就是体制本身“ ——韩寒你让我们这些体制外的p民情何以堪?我想到了司马南的新词wholety,但我只想骂它是holety,whorety,TG与人民何干?

12-25

回复@Djehuti999:刚看到的妙语:韩寒是生活在现实中改变真实,而哈维尔是生活在真实中改变现实。我觉得韩寒其实什么都不想改变,他把现实当成真实了。 //@Djehuti999:回复@伯林2011:其实我不觉得韩寒在描述中国现实方面犯了什么错。但是他的态度是我不喜欢的。他太高傲了。

我虽然经常批判所谓国民性和传统文化,但从不认为素质论是反对或者阻碍民主的理由。1,民主是现代政治唯一合法的形式,权力必须经过人民授权,它事关每个人的天然权利和人格尊严,2,民主是一门实践艺术,允许犯错并能自我纠错,让公民在民主制度中学习和改善民主是唯一的途径,好比学习游泳必须下水。

反抗暴政的革命权利可以说是人民天然的权利也是最后的权利,强调革命权利的正当性非常重要,这种强调甚至并非是策略上的,即并非以此逼迫统治者去改良,所谓取法乎上得乎其中之类。即便在治理得很好的国家,人民依然有反抗暴政的权利,这是政府头上始终高悬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韩寒害怕的那种动辄几百几千万人头落地的“革命”其实是“伪革命”,说实话,秦以来两千多年的中国历史上根本就没有“革命”,有的只是改朝换代,而根本的政治制度没变。这就是为什么黑格尔说中国没有“历史”。但未来的政治革命或不必那么血腥,广场政治在新媒体、互联网的支持下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12-26 韩寒发表《要自由》

韩寒第三篇了,《要自由》,比前两篇感觉更差了。韩寒陈诺不碰敏感问题以换自由,这点颇得@笑蜀 的真传,如果能用这种方式自由,大伙儿早自由了,问题是自由不是乞讨来的,自由是人不可剥夺和转让的天然权利,别人恩赐的自由也不是真的自由。我坐等两三年后在作协门口看韩少抗议。

「驳韩寒」谁说专制国家老百姓素质低?我们从小就学习各种先进思想,辩证法唯物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民主国家人民哪有这些觉悟?我们不仅要懂法律规则商业规则还要懂各种潜规则,要会走后门要会拍领导马屁要会察言观色,民主国家人民哪会绕这些弯?这么绝顶聪明的人民你说他们素质低,我绝不能同意。

【两个世界】如果你关注的都是大v,整天看到的无非是风花雪月插科打诨最多不痛不痒的调侃政府几句,如果你关注的多是转世党,那看到的多是愤怒与抗争。韩寒的文章如果说有意义的话,即在风花雪月的世界里谈革命和自由民主,这些在转世党的世界里家常便饭的东西,在另一个世界里却犹如晴天霹雳。

批判韩一方面是向更多的人澄清一些被歪曲的观念,但更重要的让少数精英分子的头脑不能再捣糨糊,对他们必须当头棒喝,因此我很反感韩父的那条微博,好像韩寒就不能批评一样,他一直受到赞誉,但更要有勇气承担批评,这也是韩寒自己呼唤的言论自由。

韩寒对知识分子的蔑视,代表一种长期存在的反智倾向,在他看来,知识分子对知识和真理的追求并非是第一位的,其用处倒是第一位的。看看那些流行的讽刺话语,“百无一用是书生”,“秀才造反十年不成”,“茶杯里的风暴”,给人荐书好像都成了对人的侮辱,在这种环境下,确实难有杰出的知识分子。

12-28

「仿韩寒 要牛奶」如果你们坚持说,你们的牛奶是优秀的,那就太不诚恳了。所以在新的一年,我恳请你们能把牛奶的质量提高。如能达成,从我而言,我承诺,不清算,向前看,不谈在史上的毒奶粉事件,不谈及或评判你们的家族或者相关利益,只对当下牛奶的质量进行评判和讨论。

没有光荣革命能有英国的宪政?没有美国革命能有美国的自由?没有法国革命能有世界的民主?没有辛亥革命能有现在的台湾?革命的方式很多,有的和平,有的暴力,但因为厌恶暴力而告别革命只是书生的迂见,革命的真正本质是改变政体形式,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已经几千年没有革命了,根本谈不上告别革命。

12-29

任何一个深刻的思想家,在思考民主问题的时候,都不可能不思考民主的弊端,诸如多数人的暴政,与自由的冲突之类的问题,也会提出一些对民主的批评,这很正常。但大多数思想家根本不会因此而否定民主,而赞美专制。只有在中国那些无良学者才拿着人家对民主的批评故作高深的捧专制的臭脚,恶心之极。

1-7

民主是这样一种理念,即承认每个人的理性、自由和尊严,没有人能够未经同意就统治另外一个人,权力的合法性必须来自每个人的同意,这种同意最直接就体现在每个人的选票上。因此必须要有选票,要有公开透明的选举,这是实现民主的必要条件,没有选票的民主都是假民主。

1-8 韩寒发表《我的2011》

韩寒已明确宣告了自己的犬儒,看看他新博客里的自白吧,“在好几年前,我还是一个坚决的革命者,认为凡是一党专制的,就要推翻它。。。但是逐渐我发现,这种态度和那些独裁者的“我死后,管他洪水滔天”在感情上其实差不多。。。”

1-9

韩寒应该这样说“一个好的写作者在讨好了群众以后,也应该讨好权贵了”。不是我讽刺他,我确实看到了他的机会主义,他没有自己一以贯之的价值观。有时候觉得他不敢上微博,就是害怕辩论,一辩论就露馅了。

@第一哲学W : 【韩寒:一个好的写作者在杀戮权贵的时候,也应该杀戮群众。】韩寒的悲剧在于自视过高,而读书太少。一个漠视他人苦难的人,是不可能成为一个杰出的作者的。文学艺术的目标,就是揭示社会上的残酷。今天的韩寒却在忏悔以前的自己曾经那样做过。实际上,他压根儿也没有做过!在韩寒的眼中,自由就是自己。

1-11 看了南都访谈《公敌韩寒》

刚看了南都对韩寒的访谈,韩和胡锡进划清界限,并提出四底线:一在言论上的开化,二是个人利益的伸张和社会保障的健全,第三要取消所谓的颠覆国家罪,这些都是我努力的目标,第四个就是中共要有一个对自我腐败更好的监察机制。但总体看是篇软文。

韩寒:我们就是要先假设人民是傻的,在任何的社会变革中,首先就是不能发动人民,发动人民就会失控,就会产生领袖欲望。- 这种言论当局最喜欢,韩寒不如直接说广大不明真相的群众容易被一小撮别有用心之徒煽动。任何政治行动都会诉诸人民普遍的情感,这本身并不是邪恶,而是必要的,韩寒害怕过头了。

1-16 麦田发文《人造韩寒》,质疑韩寒造假,我的第一感觉是不相信:

看了麦田对韩寒的揭批,不喜欢,韩寒的文章尽管不够深刻,但针对他的批评应针对言论本身,而不是试图抹黑,麦田有几个判断逻辑上就不成立,1 韩寒是个专业赛车手,就不能成为一个好的作家或者好的政评家吗?太武断,2 韩寒赛车时间和发博时间重叠什么也不能证明,韩寒可以说那些文章是他事先写好的。

1-19 韩寒发文庆祝战胜麦田,并讽刺方舟子,没想到却是自己崩盘的开始:

@麦田 道歉了,但麦田只能算轻量级选手,韩寒一记重拳就能将他打倒,但问题是韩寒的最新博文讽刺了@方舟子 还和老罗称兄道弟,我预感韩寒麻烦不小了,方舟子可是重量级选手,看看方舟子的最新微博,一场风暴。。。

韩寒:“自从那以后,我写文章几乎没有再掉过书袋,阅读也开始从著作转为资讯和科技。所以当我看见一些六十岁的专家用各种我十六岁的时候就读过的书(尽管现在几乎全忘记了)来砸我的时候,我常常暗笑这太幼稚了。” – 韩的问题就在于他的反智倾向,还自以为成熟,别人批评几句“不读书”就受不了。

没辙了,韩寒非要和方舟子掐,已经彻底沦为一个骂街的小丑了,看看韩寒现在的文字,何其丑陋,说实话,还不如方舟子写的!最近发现很多曾经的韩粉变成了韩黑,不少袒护韩寒的人都不好意思帮韩辩护了。

【共识>偶像】有人觉得韩寒作为一个正面的偶像垮掉了,不好,要维护。我不这么看,互联网时代不需要偶像,需要的是共识!要依靠理性来形成共识而不是通过偶像。不要用韩粉或方粉来定义自己,太肤浅,要去维护的是自己的理性,而不是偶像的颜面。北非革命告诉我们:没有英雄只有共识的革命是可能的。

1-21

韩寒出道以来一直很顺,在微博上得到了一帮中年精英大V们的力捧,那是因为他们一直不敢说的话韩寒替他们说了。但现在韩寒被方舟子羞辱得狼狈不堪,竟没有一位大V敢力挺韩寒,帮韩寒的全是他的哥们,如老罗马日拉之流加上韩粉,一来是这些人畏惧方舟子的权威,另外大概就是韩三篇写得的确让人深度失望。

1-23

撰写长篇博文,系统阐述了我为什么要批判韩寒?即主要批判韩寒的“反智倾向”和关于民主的谬论—— 摇摇欲坠的“偶像韩寒”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a146240100yqaj.html

回复@一只在伦敦的懒熊:韩寒可能自己不把自己当偶像,甚至可以对粉丝说:我不喜欢偶像。但越这样,可能粉丝越多呢。现在市场上的那些“青年导师”“青年领袖”“意见领袖”“成功人士”,无论他自己愿不愿意,确实是有一些青年把他们当偶像崇拜的,让大家眼睁睁的看着几个偶像的破灭是有益无害的。

回复@天意家园:韩寒的私德或许很好,但在公共领域呢,他很少参与互动的讨论,他发文之后对他的评论铺天盖地,但他一概不回应。他好像在南都周刊访谈里说如果回应会陷反对者于不义,但在博文里他又明说那些板砖有些幼稚,这两种回应矛盾且都不是正面回应,我只能说他有点不负责任。

1-24

回复@Crystal-陈沫沫:我看韩寒是不得不回应了,因为方舟子的炮口不是对准“团队造假”,而是对准“天才”,他将逐步去质疑《三重门》的写作以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疑点,还原一个“天才”是如何诞生的,好戏在后头。

1-26

撰写长篇博文《为什么要保护方舟子质疑韩寒的权利?》,此文引起较大反响,有2000次转发和1000多条评论,并直接给我增加了1000位新粉丝。据我所知,本文应该是第一篇在“方韩之争”中厘清韩寒属于“公众人物”,并引入“沙利文原则”来论证“公众人物”需要接受合理的质疑以及“公众人物”的隐私权保护受限等问题的文章。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a146240100yr3c.html

回复@风雨阿楚:隐私受保护的程度是普通人>一般公众人物>公共官员,比如公共官员有义务公布财产和收入来源,但一般公众人物没有这个义务,总之在公共利益和个人隐私间有一个动态平衡,这其中有法官的智慧。方舟子质疑的材料都来自媒体报道、韩寒和韩仁均公开出版的文字,《三重门》的写作时间和经过在韩氏父子那里的表述常常自相矛盾。如果把这样的质疑还看作是泼粪和诽谤,我只能说连最基本的逻辑思考能力都没有了。

1-28

撰写长篇博文:《求医》到底是不是韩寒写的?我觉得很难证明,见我的长微博,但这是一篇装逼的烂文无疑。韩寒号称五十年无人能及的《三重门》我也看了几章,极其烂,到处是莫名其妙、装13、牵强附会的引用,这样的书能够一直畅销,说明装逼还是有用的,因此有人可能想一直装下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a146240100ys9s.html

文革是场疯狂的政治运动,所有人都卷入,文革思维是:政治出身和立场决定人的道德甚至生死,盲信领袖的言论而没有理性的讨论。目前的“方韩之争”没有公权力的卷入,还有不少理性的讨论,但有人预设立场想阻止这次讨论甚至攻击另一方是“文革式的攻击”,若是都这么想,那倒真成了“文革思维”,悲哀!

回复@黄荣_T:不一样的,一是方舟子没有公权力,二是文革思维是已经预设真理和标准,如伟大领袖不可被侮辱,因此从文字中捕风捉影来构陷,但质疑不是这样,没有预设真理,方舟子质疑的方法是归谬法,以韩寒父子的文字为依据找出自相矛盾的地方,如果韩寒能否自圆其说,那么方舟子的质疑就失败了。

看到别人的质疑,即使你能肯定别人说的是错了,但别以为自己就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就可以嘲笑、辱骂对方,就可以指责对方是构陷、侮辱、泼粪,在博客里对着几百万支持者如此发言,掀起漫天的口水,这种人本身就不具有“公民精神”,却被当做“公民偶像”,这是这个荒诞时代的最大嘲讽之一。

1-29

【文本分析非构陷】方舟子质疑唐骏李开复就是利用他们公开出版的自传,指出其中的虚构,如李开复假装看到奥巴马上课睡觉。这些文字默认是靠“真实”吸引眼球赚钱,因此可以“真实”名义来质疑,同样这也适用于韩寒父子的默认真实的文字,如《儿子韩寒》和面对质疑的博文等等,但不宜扩大到其它作品。

关于那次新概念作文大赛种种疑似违规的操作,韩寒和其它当事人确实欠公众一个诚恳的解释。希望他们诚恳些,这事一开始,韩寒傲慢无礼的态度就让事态变得无法控制,他或许觉得受质疑就是受侮辱,而不知道这是作为公众人物所必须承受的压力。在方舟子提出当面对质后,韩寒却选择起诉,是否也是一种逃避?

看到一再呼吁“善猜公民”的学者反而“恶猜”质疑者为“暴民”了,有点寒心,你能把一部分公民称为“暴民”,政府为什么就不能?往前再进一步,理所当然就是“民主素质论”了。单凭在一件事情上的立场和做法就判断人的“善”与“恶”,那说明道德观念还停留在把人单纯分为好人和坏人的孩童阶段。

在民主国家,批评政府的言论尺度很大,批评公众人物的尺度次之,对普通公民的保护最为严格。而在中国,这种次序正好是颠倒的。那么现在韩寒起诉方舟子,如果韩寒胜诉,意味着什么?恐怕到时候只能“善猜公权”了,那些自由派的公知们,发表意见时更多的是诉诸自己的情感,而不是理性,结果是破坏自由。

“恶猜公权,善猜公民”指的是要设想公权力是恶的,公民要监督公权力,但反过来,公权力要善待公民,不能预先假定公民的恶意,比如“菜刀实名制”就是“恶猜公民”了。但对于普通公民来说,不是让他必须善猜其它公民,人人都有保护自己的本能和权利,可根据自己的理性去判断其它人是善意还是恶意。

1-30

不管是电视还是报纸,南方系还是北方系,新华社还是新京报,新浪搜狐还是腾讯,全部都挺韩了,你们说这是怎么回事?再看看路金波得到支持之后疯狂的表演,竟发表超越底线的侮辱性言论,还不明白吗?说韩寒是个公众人物都是错的,他几乎就是公权力啊。

韩寒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说:“文学创作是一件很有尊严的事。而对一个作家来说,最大的打击无非两种:被指责抄袭,或者被‘代笔’”。——新华社喜欢代表全中国人民说话,光荣接受新华社采访的韩寒则代表所有作家说话,把不同意见给和谐了,难道就没有作家不介意被质疑?而只介意作品本身是否有价值。

韩寒是个挺小气的人,韩寒说要自由,但这种自由却容不得别人对他的质疑;韩寒悬赏2000万抓代笔者,却又要把找代笔者的人告上法庭;韩寒标榜自己杀戮权贵,但一转眼又要依附权贵的法庭打压对手。韩寒还说要杀戮人民,但惟独不杀戮自己,因此对韩寒的总结是反”革命”,疑”民主”,但要自己的”自由”。

1-31

撰写长篇博文:“年轻”的韩仁均叔叔 —兼评破破的桥《韩寒代笔探讨:强质疑、弱质疑、和忽悠》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a146240100yu4p.html

言论自由有两大好处,1是追求真理,真理越辩越明,2是监督政府以及任何有权力的人和机构,防止他们作恶。即言论自由一方面能提升社会整体的智力水准,增加社会福利,另一方面又通过监督权力而保护我们自身的私利免受侵害。言论自由如此重要以至于当它和其它权利相冲突的时候我们必须倾向保护言论自由。

言论自由是一项政府保护下的政治权利,但言论自由不是一项被动的权利,而是一种主动的理性的实践,如果都不说话,言论自由权利毫无意义,如果有人发表意见,但有权力的人运用各种手段去打压这种意见,而政府又无法干涉,难道我们不应该去维护那些说话的人的权利吗?否则就只有一部分人的言论自由了。

2-1

看了韩寒的采访视频,非常讨厌韩寒挥舞道德大棒,方舟子只不过质疑最多肯定他的作品有人代笔,韩寒却高调的指责方舟子的动机和道德不纯:就是用黑材料想搞臭他,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并暗示如果这次不能拿下方舟子,以后会有更多社会知名人士面临麻烦。在我看来韩寒的这种言论更难以容忍。

回复@卒子的过河_0jo:我认为名誉权不是核心的私权,不象生命权,失去不可复得,因为有言论自由作为更基本的权利,本身就包含了对名誉权的保护,名誉受损的公民,可以反击,可以澄清,其所作所为甚至能带来更好的名誉,尤其像韩寒这种话语权在手的公众人物,如果从容而理性的回应其质疑,可能声望更高。

回复@我已丢人:监督公权力只是言论自由的一种指向,言论自由并非只针对公权,它还能指向其它一切公共事务,还包括学术讨论等,你理解的言论自由太狭隘,而且言论自由的边界本身就是滑动的,甚至这个边界本身就在言论自由的讨论范围内,法律是被动的,而人的言语是主动的。

2-2

方舟子没有直接证据证明韩寒的代笔人是谁,但他用间接证据得出结论:韩寒有代笔。这种认识方法其实是理性的,如果那些间接证据形成了逻辑自洽的证据链都指向同一个结论,又没有新的证据能够破坏这种逻辑自洽,那么就可以暂时肯定结论。在很多时候,我们对事物的认识都是间接的,但不意味认识不可能。

2-4

方舟子根据他所看到的事实(各种文本),通过理性的分析和判断得出了一个意见(韩寒有代笔),不管这个意见是对是错,理应得到保护,言论自由当然也包括保护发表错误意见的权利。当然,错误的意见可能会带来一些伤害,但实践表明希望得到言论自由的好处又想完全避免言论自由的危害是不可能的。

2-5

撰写长篇博文:《方韩大战阶段小结兼评挺韩方公知表现》 – 这篇文章主要写给自由派的朋友,让他们理解,为什么批判韩寒并非反对自由主义,另外分析一下方韩大战中公知们让人失望的表演。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a146240100yxaw.html

2-6 韩寒发文《这一代人》

猫眼的高手对韩寒的新文剖析得很不错,在我看来,韩寒谈的是一种的“改良论”,把幻想寄托在这一代获得权力(还需要几十年吧),用一种政治抒情的方式把当下的改变诉求消解掉,推迟到将来,并给人一种虚幻的希望,很地道的五毛口味。

韩寒在新文中提到“改变公权力并不是目的,束缚公权力才是。这也是我年前第一篇文章中有一点没有说好的地方。”这是对韩三篇的某种补充,但依然是捣糨糊的言论,如果碰到一种拒绝被束缚的公权力呢?难道不能改变它?有政治社会就有权力,关键看权力的来源,如来自人民,人民就可以束缚它,否则就难。

2-9

发现一些最坚定的"方黑"是儒家或亲儒派,大约是因为儒家理想的社会秩序是建立在对道德权威和政治权威的无条件服从之上的,这时候道德权威与政治权威是合二为一的,儒家的权威很难接受方舟子式的质疑,它拒绝接受理性法庭的审判,它需要一种距离感甚至神秘化来保持这种权威。

2-10

“韩寒”的新文《重庆美剧》结尾句“红也好,蓝也好,都抵不过透明。”点题了,韩寒不懂蓝色的民主本身就包含了透明的政治,而以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呼唤“透明”,似乎红色的透明也可以,但这只是五毛的幻想,正如“极权民主”,本身就自相矛盾。韩寒的时评从消费政治赚名气,到现在只能透支名气了。

2-12

韩寒:“说实话,我觉得现今中国一人一票选主席未必实际,社会各个阶层人数差别太大了,互相割裂,地区发展也不均衡。”典型的国情论+素质论,必须一人一票直选最高领导,但可设计制度平衡地区权重,参考美国。他希望“一部分先选起来”,即搞政治特区选市长,但我更倾向先直选立法机构,即人大。

梦见韩寒开新闻发布会道歉,韩父泪流满面,说当初代投稿只想碰碰运气,没料到阴错阳差获评委垂青,只能硬着头皮骗下去,韩寒说:可怜天下父母心,不能怪我爸爸,我以后专心做赛车手和歌手,做最好的自己。台下女粉丝哭成一片,有人尖叫:韩少,就算你骗了全世界,我依然爱你。顿时掌声一片,惊醒了我。

2-13

撰写博文——小议精英、大众与方韩大战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a146240100z2wi.html

2-16

很多人不相信一个看上去的“好人”会是个骗子,也不相信一个阳光灿烂的年轻人会是个骗子,而且还骗了这么多年,更不相信这么多媒体和名人会看走眼。还有些明白人,对这些骗局习以为常了,骗局被揭穿之时,他们还会义正词严的指责揭假者,说你们为什么要破坏大众对“骗子”的美好感觉,他们为骗者讳。

2-17

【精神病】一个人上访多了,就“被精神病”,一个官员自杀了甚至去领馆,也会“被精神病”。精神病已经不再是一个医学概念,而是权力对于一个有着不和谐的反叛行为的人的任意指控。而最新的成果是,已经有不少人把那些坚持质疑精神的人当做精神病人来加以污蔑和侮辱,这是一个怎样怪诞的社会啊。

2-18

对私信保密是否是种绝对的道德责任?我认为不是,如果这私信对我有伤害,公布出来是为了保护自己或别人,这是正当的;如果这私信的内容,并非私事,而是探讨学术或者公关事务,也可公开。韩粉昨天狂骂老石,是因为老石公布私信暴露了韩寒找媒体人士公关的手段,他们认为这是“隐私”,我恰恰认为不是。

2-20

崔老师的清醒值得称道,在方韩之争中,我们对抗的其实是商业媒体制造的谎言,尽管我们仍然可以将最根本的谎言归结于权力,但谎言就是谎言,我们需要用真相将其击穿,否则我们不可能拥有对抗权力的谎言的力量。

@北京崔卫平 : 我的许多朋友,敏感于权力对于真实生活造成的极大破坏,但是对于金钱及商业力量对于真实造成的破坏,则比较不敏感。或者他们认为两害相权取其轻,对于后者则愿意轻轻放过,觉得那是其次的。然而,就谎言的滋生与繁殖而言,后者不亚于前者。包装成光滑无暇的形式,掩盖着不为人所知的真相。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