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奇葩——痞子、贩子和骗子 —- 作者:鱼儿煮酒坊 2012/2/21

发布日期: 二月 21, 2012 6:44 上午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fa92290102dyf8.html

韩寒认为这个年过的不错,源于方舟子一直在研究他的作品。不过从韩仁均的表情来看,似乎应该得出不同的结论,而且韩寒说方舟子把他爸爸都整抑郁了,韩仁均叔叔很猥琐的笑笑,韩寒不失时机的说,大家看看方舟子和我爸爸谁更像中年猥琐男,镜头拉过来,韩仁均叔叔很尴尬的笑,比哭难看多了。

韩氏父子尽管一直在跑法院,理由就是方舟子抹黑他、搞臭他,实在找不出别的理由,全世界的人都说,打不过就告官的做法绝对不够爷们。韩寒说我没有办法,他方舟子的做法就是康生姚文元延安整风那一套。

按说我也属于腹有诗书气自华的主儿,居然不知道姚文元同志在延安整过风。像韩寒这种不读书的天才,像这种不读书的意见领袖,不让贝利亚到延安整风就不错了。七门挂科照亮了人家的前程,被一帮不要脸的所谓公知和不良媒体赶鸭子上了祭坛。开着赛车泡着妞,烟花巷里领群伦,意见领袖嘛!

天才既然说到了姚文元,咱就说说姚文元。人家父亲姚篷子,当年在上海滩也是一个人物,也是经常和鲁迅、胡风来往的,估计水平还是有的。姚文元的文章我也没读过,知道此人因为《评海瑞罢官》而发迹,主管舆论权柄,呼风有风,唤雨有雨,棍子所指,所向披靡,人送外号金棍子,称之为文痞。以文章而政客,以政客而文痞,也算是上海滩的一朵奇葩。

韩寒还说过一句话,大意是我又不是余秋雨。这句话真真入木三分,不由我不拍案叫绝,话虽平常,却是骂到极处。盖因这位余教授余院长最喜装逼,以至于迷倒一大片。靠着《文化苦旅》《山居笔记》《千年一叹》小散文,竟至洛阳纸贵,似乎有达官贵人、贩夫走卒争睹其书之势,后来沦落为小姐床头书,抚慰受伤的心灵。按说余教授也不是酒囊饭袋,可惜缺点就是喜欢装逼,一会跟着凤凰台周游世界,一会儿在电视上大讲秋雨语录,一会儿在青歌赛当评委老师,不管选手答题对错,这位余教授嘚不嘚好一阵子显摆,听得人人心烦,个个愤恨,如果电视机是余秋雨他们家的,我连砸了的心就有,其实他老人家忘了自己手里有答案,以为大家都不知道,需要听他讲课呢!后来别人老骂于丹是心灵鸡汤,其实鸡汤的鼻祖非秋雨莫属,拿点历史知识,掺上一锅自来水,发思古之幽情,独怆然而涕下,得一锅鸡汤熬好了,绝对卖个好价钱。遇到有人批评,就说你小子就是为了出名,简直人品低下的可以。为了出名肿了么,难道只许你出名?你奶奶滴!这位文化贩子后来越发不要脸,居然接下了别人送来的大师帽子,狡辩说我本来就是老师,老字应该比大字更尊贵,退而求其次我当个大师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见过装逼的,但像余教授这么装逼的还真是少有。后来这厮因为含泪劝告汶川灾民,感同身受不要被敌对势力利用云云,人格彻底破产。整个就是《文化苦逼》和《千年一屁》嘛!这个文化贩子也算是上海滩另一朵奇葩!

这两天我一直在想,上海滩为啥老出奇葩。突然就想起了《夜上海》《夜来香》,每次看电影熟悉的曲调一出,我就想到了上海。一个城市和歌曲如此切合而紧密,恐怕除了上海没有第二家。

那南风吹来清凉

那夜莺啼声细唱

月下的花儿都入梦

只有那夜来香

吐露着芬芳

吐露着芬芳的,还有一对奇葩,就是韩氏父子。记得鲁迅当年说过:“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一直不理解先生的深意。看看韩氏父子我们就明白了,因为在新浪有两个人,一个是韩寒,还有一个也是韩寒。儿子本名韩寒,老子笔名也叫韩寒,自称两人字迹相同,自从儿子新概念成名,老子再无新作发表,到底是哪个韩寒,真是鬼神莫辩。儿子韩寒经营着博客接受韩粉的欢呼,老子韩寒经营微博小天地,和脑残们互动,还不要脸的声称,谁的文字像韩寒,他就认作干儿子,一直以为韩寒喜欢喷粪,原来这粪自有出处,属于家传。韩寒青春靓丽在门口搔首弄姿,左顾右盼来拉客,父亲韩寒中年猥琐躲在暗处大卖私货,纯属造假作坊。韩寒过去打笔仗骂人家不是你爸逼得,是你妈逼得。韩寒绝对是他爸逼得,不是他妈逼得。

韩氏父子双簧演出十三年,针砭时弊,批评政府,骗取了巨大的声誉和金钱,2011年末抛出了臭名昭著的韩三篇,准备戴上顶戴花翎杀戮群众,正在脱衣戴帽的当口,麦田突然喊,韩寒是骗子,以致引来打假英雄方舟子,来剥他们皇帝的新衣,这对父子顿时慌作一团,溃不成军。这孩子可怜啊,当年有人说光绪皇帝最可怜,那人家至少不是亲阿妈呀,韩仁均拿儿子当摇钱树,画皮眼见就要剥开,让人情何以堪!韩寒拿女儿赌咒发誓,韩仁均拿儿子做筹码,欺骗社会,也属家传啊!

故国三千里,深宫十三年。一声方舟子,双泪落君前。

自倚能歌日,公知掌上怜。新声何处唱,肠断在麦田

一对父子,两个骗子,更是奇葩。

前两天韩寒博客发文,调笑重庆美剧,其实上海美剧才是父子情深啊!

夜上海夜上海

你是个不夜城

华灯起车声响歌舞升平

只见她笑脸迎

谁知她内心苦闷

夜生活都为了衣食住行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