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生韩寒》的余波 —- 作者:令狐大哥 2012/2/21

发布日期: 二月 21, 2012 2:34 下午

   很高兴方舟子先生能在微博上转发我的博客文章,从而让更多的韩粉与我文字交流。写一篇像样的分析文章是很费心费力的,而且如果没有新鲜的材料(例如陈鸣的“调查随笔”),也难以写出新意,获得方舟子的转发就更难了。计划中的《课堂三重门的可行性分析》推出时间待定,但我倒是愿意先回答一些韩粉的问题。由于匿名博客对人身攻击具有天然的免疫基因,建议韩粉们可以在这方面休兵。

    首先,我上篇博客已经表明了我的立场:从技术上还不能断定韩寒主要作品的主要内容是代笔的。就算是大家觉得三重门不可能是课堂上写出来的,韩寒也可以说:我记错了。方舟子说我是技术骑墙派,我可以笑纳。当然,这段时间跟着天涯的万丈高楼,就目前大家提出的合理分析,从情理上,我相信韩寒的《三重门》是代笔的。显然,靠推理和感觉不能说服韩粉,所以韩寒可以不理;但一旦有真凭实据,韩寒还是会给一个解释的,例如“漂来漂去”的视频解释。也只有这样,这场戏才有继续推进的价值。如果韩寒、亲友团都闭口不言,起诉撤回、手稿不出、传媒禁音,博客LOGO改为“清者自清”,大家还会围观吗?有人也许会问:那你继续论证课堂三重门的可行性有何价值?我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想让韩寒传个话:“三重门不是课堂上写的,我记错了”。仅此足矣,因为只有这样,后面的戏才更具观赏性。

    就上篇博客,韩粉们有价值的问题如下:
    1、稿纸上方不能向书墙上挪动,然后再工整书写吗?
    答:如果只考虑工整,这样是可以的,但这样会造成两个问题:第一是窗外经过的老师可能会发现,第二是写到专心时,更本能的反应是稍侧一下肘部,字体略微右斜,这样就不需要停下笔来移动稿纸了。另外,如果写作环境真是书墙后的方寸之地,用1个A5大小的笔记本既可以兼顾字体工整(不用移动稿纸)、又可以更具有隐蔽性(毕竟绿晃晃的稿纸竖半张起来太显眼了),难道当时韩寒既想到了书墙防范老师,也同时还考虑到了今后出版社交稿的规范?
    2、你怎么能只根据陈鸣的主谓宾就断定“陆乐及其它同学没亲口说课堂上看过三重门手稿”?
    答:这个的确还不能下断言,我其实很愿意听到陆乐及其它同学亲自说“课堂上见证了三重门手稿”,这样的戏才有深度,对于倒韩派来说也才更有难度,但遗憾的是陈鸣的文章在不相干的问题上论述“陆乐看到…,潘建超记得…,还有沈宏杰也记得…,”就是没人来记得课堂上看过手稿这事。难道这事在陈鸣眼里不重要吗?重要吗?不重要吗?如果陈鸣在掌握当事人对此确认录音的情况下,在一篇对韩寒充满人文关怀的调查随笔中却有意回避这一点,我真的要代替南周编辑曹筠武拿刀砍他。

    今天下午陈鸣在网易作了一个微访谈,我把最重要的问题说一下:
    1、有一个“蝴蝶仙子”问到:你真的采访了韩寒的高中同学,而且同学可以肯定看见韩寒写《三重门》从头写到尾,没经任何修改?有没有可能是,抄好后,拿出给同学看,在同学面前装逼,显摆呢?
    陈鸣对此的回答居然是:当面采了,具体看前面。
    注意,“当面采了”是回答前面的辅助问题,而后面的“同学可以肯定看见韩寒写《三重门》…"的主问题居然让提问者“具体看前面”,同样用5个字就可以回答啊:陆乐说看过。神啊!这么简单的问题陈大记者不会回答,说明了什么?
    2、所谓“具体看前面”的访谈大概有两点与“蝴蝶仙子”的问题有关系:
  (1)很抱歉地告诉您,我故意这么写的。几乎每个采访我都录了两份音,这个选题我打定主意采八分料只用五分力写。出现在文中的人物,我一定要用实名,同时一定要把A说什么B说什么抹去,然后偷偷乐。
  (2)质疑方从未切实调查过与韩经历的见证者,我们独力找出来了,姓名俱在,欢迎核查。例如韩寒的同桌和同寝,都是三重门写作的第一见证者;例如《杯中窥人》的监考林青,是我们第一个找到的。

    于是,我们归纳陈鸣对此的回答是:每一个见证者我都采访了,文中“课堂上写了三重门”是谁说的一定要抹去,不能见报,因为我要留三分料,这样我才能偷着乐。
    偷着乐的陈鸣先生:
    为什么黑版报的主语你没有抹去,笔记本的主语没有抹去,看见韩母送子上学的主语你还是没有抹去,却偏偏抹去看手稿的主语,你倒是偷着乐了,韩家亲友团能让你这样乐?就算你快乐他们也快乐,崔永元却不快乐了,你又何苦来哉!
    其实,只看《差生韩寒》,还真的有可能是陈鸣搞混主谓宾,造成我对他调查结果的错误理解。但看了他今天下午的微访谈,我才更加坚信:陈鸣采访录音中没有任何一个人亲口承认在课堂上看过韩寒当场写的三重门手稿。

    还有些韩粉可能会问:
    1、为什么你还不相信,陈鸣不是说了有录音吗?
    2、陆乐是韩寒的好朋友,就算没看见也可以说看见,你怎么肯定他没有说呢?

    我的回答是:
   1、陈鸣从没明确表述采访录音中有人亲口说课堂上见证了三重门,他的欲遮还羞的作风到有点“名妓”风采,但仔细把他的话读读还是可以得出这一结论的。
   2、这个问题有点辩证法精神,答案也可能让你吃惊,不是陆乐不愿意这样说,而是韩寒不能让陆乐这样说,因为就算是韩寒,现在也不能再把《正常文章一篇》的原话再重复一遍了,否则,这场戏恐怕马上就要收场。

最后,送韩寒两句歌词,希望亭林乐队可以重新谱曲演唱:

   “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亦真亦幻难取舍。悲欢离合都曾经有过,这样执著究竟为什么?”

    最好改成RAP风格的: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好困惑、YE、好困惑。亦真亦幻难取舍,难取舍、YA、难取舍。悲欢离合都曾经有过,都有过、哦、都有过,这样执著究竟为什么?为什么、啊、为什么?

   对于韩粉,希望能有人回答我前面博客的课后题,如果大家意犹未尽,另外再加两道题:

   1、韩父说韩寒小学就在故事会上发表了小笑话,你们为什么不去找来看看?
   2、陈鸣决定采访录音不公布(他已经说了,采访者是愿意上法庭的,也就是不怕公布录音的),你们说他这是帮韩寒,还是害韩寒?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b00d5e501012ci9.html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