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韩寒保卫战 — 萧夏林 2012/2/21

发布日期: 二月 21, 2012 5:00 上午 | 关键词:

南方周末,韩寒保卫战

作者:萧夏林 2012/2/21

http://xxlmc1855.blogchina.com/1246515.html

———————————————————————————————————————

天下尽知,韩寒公知、公民、青年意见领袖、当代鲁迅的超级神话是南方报业、网络界人民日报新浪和书商,尤其是南方周末怀着各种市场心情精心包装的神话。把一个当代张铁生一个商业娱乐明星如此包装成公知英雄,也是南方报系,尤其是南方周末的壮举,比当年郑重包装张铁生有过之不及。

当韩三篇露出韩寒伪公知甚至五毛本质,当韩寒文学天才暴露代笔真相,露出小流氓小痞子小文盲本质,韩寒神话轰然倒地之后,南方报系和南方报系的领军者南方周末简直尴尬和悲伤可想而知,甚至说如丧考妣也不为过。南方报系是谁,南方周末是谁,媒体权力影响力天下无敌,傲慢自私也是天下无敌,即使错了,也要坚持。谁反对我我封杀谁,谁反对我制造的我封杀谁,谁反对韩寒我封杀谁,赶快站队吧,赶快表态吧。南方报系精心打造的韩寒神话岂容他人挑战,无论韩寒如何文盲,如何五毛,南方报系,尤其是南方周末,都要进行韩寒保卫战。他们知道韩寒神话倒掉,他们也将断胳膊断腿,自由主义形象也将严重破损。但是,他们忘记了,战争主要在网络进行,在广阔的网络战中,南方报系孤军奋战,即使肩加上韩寒集团。韩寒神话是保不住的。南方报系死保韩寒的结果,就是陪葬,就是在韩寒倒掉之后,也倒掉。

南方周末进退失据,他们的韩寒保卫战之艰苦,也可想而知。

南方报系霸道中国时间不短了。南方报系权贵资本集团利益集团与中国其他权贵集团殊途同归了,只是口号不同而已,只是手段不同而已,在保卫南方报业集团分子利益方面,南方报业比其他人更加的只问立场不问是非,更加的赤裸。另外,人家当婊子不立牌坊。

南方报系在打韩寒保卫战,坏球时报也在打韩寒保卫战,新浪在打韩寒保卫战,上海市政府在打韩寒保卫战,其他明里暗里还有不少。

这些保卫战都具有典型意义。当然,南方周末的韩寒保卫战最具典型意义。南方周末是韩寒神话的核心制造者。

南方周末韩寒保卫战目前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韩三篇保卫战,第二阶段是方舟子质疑韩寒的言论自由边界保卫战,第三阶段则是韩寒天才保卫战。也可以说说是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韩三篇保卫战,第二阶段是非韩寒代笔保卫战。第二阶段是有两个步骤,第一个步是打击方舟子侵权战,第二步是韩寒天才保卫战(巩固战),第三步还没有来,应该是综合战了。

一、南方周末韩三篇保卫战

在去年年底,韩寒团队精心设计出韩寒所谓《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三篇文章,说中国复杂,不能革命,说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自由必须跪着要,成为典型五毛,引发网上骚动。韩寒这个包装炒作出来的商业娱乐明星露出真容,打着革命的旗帜成功之后,发财致富成为权贵资本主义之后,要告别革命,要退场了,要回到主子的怀抱了。韩寒在在2012年北京图书订货会前一个星期抛出韩三篇,也是一场惊心设计的商业炒作。他的老师余秋雨经常这样干,北京图书订货会前制造事端进行炒作。

韩三篇不仅暴露韩寒神话伪公知本质,也暴露出韩寒无思想无理论无文化无常识的文盲真相,给了制造韩寒神话的南方报系和吹捧韩寒的公知一个响亮的耳光,也引发南方报系内部和南方报系公知分裂,一批鼓吹者制造者继续支持韩寒,甚至誓死支持,像笑蜀等,有的坚决批判,想彭晓云等。

韩寒三篇出来后,韩寒神话瞬间倒掉一半,而且面临彻底倒掉的危机。这引起南方报系精英和南方报系精英和部分南方报系核心公知明星恐慌,他们立即进行了韩寒保卫战。其实批判韩寒的人正是过去鼓吹韩寒、被韩寒蒙蔽的公知和革命网友。保卫和批判韩寒的主要人群其实就是南方报系精英、专栏作家、编辑记者和原南方报系人马,只是分裂而已。这些人吵得热火朝天,好像天大的事情。其实,中国更多的知识分子根本也没有他他们叫嚣的所谓伟大讨论当做一回事。几个朋友告诉我,他们觉得很可笑,更觉韩寒可笑,把韩三篇浏了一眼,觉得幼稚浅薄可笑,也不看,有的的人根本就不看。

这些只是南方报系的人在网上叫嚣而已。南方报系把自己当做整个天下了,觉得他们几个人一讨论就是整个中国思想文化运动了。

韩三篇是闹剧,讨论韩三篇更是闹剧。

韩寒本身就是一个假冒伪劣,是商业和娱乐合谋的结果。从来不是什么入流作家,也不是什么知识分子。连知识分子都不是,何来公知?韩三篇有什么可讨论的,讨论这样的常识毫无意义。中国当前的问题是乌坎村维权式的民主运动,而不是故意淹没乌坎村民主的什么鸟三篇。无知者商业明星商业炒作发动,跟无知者五毛者谈论什么民主革命自由不是胡扯淡吗?这样的启蒙没有意义。中国需要的是乌坎村式的行动,而不是什么空洞概念的启蒙。

韩寒不过是一个肥皂泡,一个行将破灭的肥皂泡。南方报系却把他夸张成地球。

韩寒三篇出笼背后是有背景的,除了商业背景之外,恐怕还有政治背景。现在的政治操作和合作已经非常细腻。

当然,这个话题在南方报系不好讨论。我们看到的只是网上论战。

南方周末的精英,南方报系的前任现任主编主任编辑评论员和专栏作家一起上阵,也包括南方报系公知,他们有一个共识,就是不能让韩寒倒下。韩寒是他们共同制造出来的超级神话,是他们的政治商业的时尚工具,韩寒倒掉,南方报系和南方公知的名利也会遭遇重大失败。面对一些公知和国人对韩寒所谓背叛革命的批判,南方报系的精英南方报系精英、南方报系专栏作家和南方核心公知,全力捍卫韩寒,捍卫的比较尴尬。为韩寒做各种辩护,对反对者不是谩骂攻击,就是说反对者不是错读就是误读,或者说批评者脑残,实在无法辩护,就说韩寒三篇掀起大讨论就是创造历史云云。不过,辩护牵强附会硬挺,辩护非常空虚无力

这是韩寒神话遭深刻危机的第一场保卫战。南方周末主要是笑蜀在领导南方报系战斗,也是在领导南方周末的韩寒保卫战。

韩三篇刚发出两篇,笑蜀就马上写了一篇《革命需要啄木鸟——兼论韩寒<谈革命>》,打响南方周末,包括南方报系韩寒保卫战的第一枪。“作为一个独立的批评者,韩寒有权批评一切,既有权不留情地批评政府,批评体制,也有权不留情地批评社会,批评革命。批评的对错是一回事,但批评的自由不容置疑。不容批评革命,无非出于一种革命崇拜。这革命崇拜本身就是传统革命情结,就是落后的乃至野蛮的”,笑蜀捍卫韩寒居高临下,大义凛然,不过是跪在韩寒脚下的。他把韩寒当做超上帝的神了,不能批评。笑蜀很可笑,为什么韩寒可以批评一切,其他人没有权利批评韩寒,而且是荒唐文盲的韩寒,侮辱革命侮辱中国人的韩寒。为什么批评韩寒就是革命崇拜,而且是传统的落后的野蛮的革命崇拜,笑蜀很会扣帽子。笑蜀在哦韩寒面前也一直是跪着的。按照笑蜀“韩寒有权利批评一切”,而且无论“对错”的逻辑,那韩寒岂不成了希特勒,成了毛泽东了。世界上除了毛泽东等人可以批评一切,没有人能够超越一切价值,有批评一切的权力,正像不可能有人有歌颂一切的权力一样。自由是有边界的,批评是有边界的。这是言论自由的常识。

韩寒自以为是,装神弄鬼,反对革命,正是韩寒五毛的本意,韩寒靠南方报系,尤其是南方周末给予的革命光环,发财致富了,成为中国新贵了,成为南方报系新贵了,告别革命,反对革命也很正常。笑蜀也不必为他辩护什么,除非另有深意。革命也是天赋人权,从来就是神圣的,任何被压迫者都有革命的权力。韩寒作为中国新贵可以发对革命,其他人当然有革命的自由,也有捍卫革命尊严的权力。

笑蜀的这篇文章写得很激动,但是疙疙瘩瘩。因为跪拜护主,思维逻辑混乱。但是,在捍卫韩寒上很清晰。他甚至把韩寒当做未来中国的卢森堡“韩寒对革命的批评,仅仅是抛砖引玉,比卢森堡差了不知几万里。他还需要成长,最好是成长为卢森堡那样的双向啄木鸟:既啄公权力之树,亦啄革命之树”。韩寒是什么东西,还抛砖引玉?只是你们南方报系的自娱自乐吧了。

笑蜀更是在数个微博上捍卫韩寒,日夜保卫韩寒。南方周末应该不开辟版面讨论革命民主制自由,韩寒这个娱乐维稳领袖可是有特权的。

笑蜀把一场政治投机的商业活动搞得像创造历史的里程碑,大肆鼓吹,继续造神,对批评者乱打棍子,乱扣帽子。笑蜀为哥们两肋插刀,为南方报系伟大光荣正确奋不顾身。

还有人说,韩寒谈革命民主自由,漏洞百出。这我不否认,韩四论最大价值,是在大众话语层面公然引爆这话题,而非论证。论证这话题非韩寒所能胜任。那你针对他的观点本身深揭猛批好不好?一切不以观点本身为论辩中心的公共论战,都是耍流氓。如周拓所称,如足球赛不朝球门踢球而专门踢人

有人说,韩寒谈革命民主自由,有啥了不起?早就好多人谈。我说废话,此前多少人谈都是相对小众,没法让几千万普通人同弹。我就谈了半辈子,但我影响的人少。实验室概念产品和市场化产品,对社会的改变不在一个层次。韩思想无原创,但我不小看他,他非学者,最大价值在传播。能敏锐传播已足够

我也批评过韩回应失败;我也认为韩读书少所以无深度;我也认为韩三论有漏洞。但我不同意韩属于所谓造神,韩是造神则所有明星偶像皆为造神。我也不同意韩代价小收益大所以是伪批评者。我代价比韩大而收益小到可不计,但我不嫉妒韩,倒希望更多人像韩那样低风险,不能说批评政府就一定要英勇献身。2月4日 19:20 来自iPhone

激起普通人讨论民主自由,这就是韩寒的贡献。用小圈子的语言讲民主自由,讲了一百年,什么都没改变,至多不过是小圈子的同质复制和自我感动而已。不进入社会,不进入普通人的日常生活,百事莫为。韩寒正好在这点上作出了重大突破。无论他的具体观点对还是错,他激起普通人的关心和讨论这就不得了。

……

笑蜀是南方报系自由主义大奖,在韩寒面前变成了白痴,甚至自轻自贱,跪倒在无知五毛韩寒面前,好像没有韩寒中国就无法谈论自由民主和革命了。。

前几年成龙说中国人素质低,应该被专制管,不配享受民主,南方报系,尤其那放周末和南方公知做过尖锐批判。怎么这样的话韩寒说了却正确了,而且不能批评了。

笑蜀,不要继续把商星娱星当公知当鲁迅了,更不要把肥皂泡当地球了。

韩寒已经倒掉,你南方周末,整个南方报系,整个泛南方报系也保卫不了了。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