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你这个女人很恶毒 — 萧夏林 2012/2/21

发布日期: 二月 21, 2012 5:00 上午 | 关键词:

方方,你这个女人很恶毒

作者:萧夏林 2012/2/21

http://xxlmc1855.blogchina.com/1246943.html

———————————————————————————————————————

方方主席,立场重要,是非更重要

2月19日著名作家方方站出来在微博声援韩寒,“不相信韩寒作品有人代笔”,昨天长江商报进行采访报道,方方和叶兆言两个当年的当事人,无条件支持韩寒,恶毒攻击诽谤方舟子,方方说方舟子“不懂文学”,韩寒代笔铁证是出版社编辑所加,还自称所谓出版“常识”,文坛内外一片惊诧,方方要干什么?今天在长江日报报道,网友青春不再出发拿方方作品《桃花灿烂》开刀,指出方方小说的字词的准确性问题,反击方方。我个人觉得这样批评有报复性批评的嫌疑,网友可以针对方方保韩问题进行针对性的批评。不过,网友的质疑批判在文学评的范畴之内批评也颇有道理。

但是,方方拒绝网友批评。她说:“网友不讲道理,文风有问题,喜欢谩骂和瞎猜,不值得看”,“每个作家当然会有自己的行文特色,这个网友不懂文学创作”(《方方因挺韩寒写作遭质疑学者:创作本就有高峰低谷》,长江日报,20102年2月21日), 方方以作协主席自居,动不动说别人不懂文学文风有问题,用特色掩盖自己的问题,还借叶兆言之口矫情地说“文革来了”。非常的荒唐可笑。方方忘记了一个作家面对批评,不问动机,不问资格,先问自己有没有问题,然后,再说批评者的问题,以批评专业回应批评,无论批评者批评正确与否,但不能以动机论资格论进行批评。动机论资格论就是拒绝批评,恐惧批评。这不仅是作家批评的水平问题,更是一个作家的修养和风度。

作家面对批评,说批评者不懂文学,不懂创作,不仅傲慢无礼,而且无知。文学批评没有没有资格门槛,批评就是阅读,就是欣赏,任何读者都天然是批评家,都有批评权利。文学批评有高有低,与懂不懂创作无关。广义来说,批评本身就是一种文学创作。当你所言的一个不懂创作的人都指出你创作中文字的常识问题时,这就是文学批评。你怎么还敢说别人不懂创作。作家的问题不是作家的艺术特色,尤其是语言的常识性错误问题。

几年前,刘川鄂批评武汉作协主席池莉,池莉恼羞成怒,大骂刘川鄂评论她没有经过他允许,闹出文学批评常识笑话。

今日湖北作协主席方方又闹笑话。我想方方的笑话与池莉的笑话不同。

方方连续三天进行保卫韩寒,攻击方舟子,背后当然不简单,很显然,方方批评方舟子是南方报系和上海方面韩寒保卫战的一部分。当然,方方有新出出版,借机炒作一下,可谓一举两得。

方方是当年韩寒郭敬明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评委,方方出来表态支持韩寒很正常,南方报系找她出来支持韩寒也不意外。方方是中国文坛有重大影响力的作家。方方常常义气用事,只问立场,不问是非。当年《天涯》与自由主义学者发生矛盾,方方就站出来,气急败坏地批判自由主义学者,捍卫韩少功。《天涯》是新左派阵地天下尽知,韩少功实在没有必要否认,鞥不必计算什么自由主义学者和新左派作家学者的人数和发表文章篇数,新左派学者毕竟是少数,是比例问题和文章轻重问题。《天涯》是新左派阵地没有什么不好,刊物有权这样选择。这也是《天涯》的特色。方方这次站出来支持韩寒是方方的权力,但是作为著名作家作家和作协主席,也是公众人物,还是客观公正发言,不要拉偏架,更不要明目张胆地拉偏架,无条件支持支持韩寒,无条件否定方舟子,也包括批评自己作品的人,万万不要把伪常识当做常识,贻笑大方。

立场重要,是非更重要,作协主席的脸也很重要,不能为了立场不要脸了。

赵长天方方叶兆言王蒙们何时跪下,向国人忏悔

方方叶兆言站出来支持韩寒之前,应该反思一下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向中国文学向国人道歉。我说的不是代笔的问题,而是所谓新概念作文问题。当年就是他们这些所谓的著名作家、北大南大复旦等高校领导和《萌芽》的赵长天相互勾结,利用所谓重点大学特招大旗,制造了所谓的新概念作文大赛,推出所谓80后高中作文作家韩寒郭敬明等80后垃圾作家,制造了中国没有文学的所谓青春文学。这些所谓的青春文学青春写作毫无文学价值。他们却打着文学的旗号,制造了巨大的市场价值,郭敬明的不男不女文学,韩寒的小痞子文学,这些不入流的文学大行其道。直到今天这些青春文学没有什么文学进步,还是文学垃圾,郭敬明韩寒作品还是达不到严肃文学发表的水平。青春写作至今,10多年过去,文学希望依然渺茫。

新概念作文是一场灾难,汉语文学的灾难,80后作家的灾难,80后90后读者的灾难,也是国家的灾难。新概念作文大赛制造的青春写作,也让不少传统文学刊物误入歧途,走所谓青春写作的道路,结果进退失据,失去了文学,也没得到市场。像著名的文学刊物《青年文学》因为追求青春文学走进死胡同,今天宣布停刊。

新概念作文大赛故弄玄虚,拉大旗做虎皮,虚构了青春写作,制造了商业青春文学偶像,成就了韩寒郭敬明这样的骗子,拯救了《萌芽》,强奸毁灭了80一代的文学信仰,毁掉了80后90后的文学阅读趣味。我们知道,80后90后把麦当劳肯德基当做天下绝顶美食,以致过山珍海味等人家极品不屑一顾,当然,他们也没有见过吃过山珍海味。中国的青春文学就是麦当劳肯德基文学,是地地道道的文学垃圾。

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的背后,天才少年作家的背后是父母的黑手(鲁迅文学院的作家参与),是代笔。新概念的名次是以投稿论,而不是现场作文论,按照叶兆言的说法,复试只是过场和形式。当年我就写过文章,指出新概念作家进入商业出版,没有进入文学。青春写作是商业现象,文化现象,就是不是文学现象。其实他们至今没有进入文坛,文坛也不承认他们。因为他们是文学垃圾。

新概念作文竟然把中国文学素养最差的一代人,不通过任何文学训练,直接把高中生作文炒作包装成中国新一代毫无文学价值的文学畅销书,这样文学奇迹,应该说文学垃圾奇迹,只有在中国这个不要脸的国家出现,而且在诞生文坛首骗余秋雨的上海出现。

当然危害最大的就是郭敬明和韩寒。郭敬明这个靠抄袭成功的作家,韩寒代笔成为天才作家。韩寒这个宣扬读书无用论的小痞子小流氓,这个当代张铁生还被书商包和南方报系新浪包装成反体制的英雄,青少年偶像,包装成意见领袖当代鲁迅。青春作家韩寒是无人可比的超级成功者,也是最垃圾,危害最大的骗子。

赵长天方方叶兆言陈思和王蒙们,还有当年的北大儿皇帝陈佳洱等大学校长主任,心里要是还有一点文学和国家的良心,应该对当年的那种作为带来的文学灾难,对中国文学对国人说一声对不起,而不是在这里为当年的所谓骗局成功沾沾自喜,更不要在这里说谎造假,为邪恶骗局辩护。

方方家里的文学常识叫别有用心

方方可以支持韩寒,自己要注意自己的身份,自己也是当事人之一,发言要有点水平,不要自以为是,为了韩寒,连起码的常识都不要了。

我没看方方微博,我看的是媒体报道。方方无条件支持韩寒的,无条件否定方舟子。明明坐在韩寒的家里,还摆出中立的嘴脸,说自己骑在墙上。她对韩寒大表扬小批评,对方舟子大否定大诅咒,进而说韩寒没有代笔,方舟子质疑错误。为了否定方舟子合理质疑,打着各打五十大板的旗号,说方韩两人都是“昏招“,对韩寒辱骂麦田方舟子妻女身体,炫富恐吓,出尔反尔,一句“韩寒太年少轻狂、得意忘形且防卫过度防卫过度”轻轻带过,对方舟子正当的质疑,却说方舟子“以理工科思维来分析文本,根本是不懂文学”,彻底否定方舟子。方方这种公然的支持与否定确实很大胆,很符合武汉女人野蛮彪悍的性格。

不过,我们要问一下方方,理工科出身的人就是绝对理工科思维吗?理工科出身的人就不能进行文学创作,不能进行文学评论吗?鲁迅不是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他是不是伟大的作家,是不是伟大的评论家,李政道杨振宁都写一手好文章,有极高的文学修养。当今文坛理工科出身的作家也不少。方舟子也是作家,虽然是科普作家,人家是当年福建高考语文状元,也饱读鲁迅,也写诗歌散文文学评论,文学功力没有你高,但远远高于韩寒,怎么以理工科思维彻底否定呢?如果有人质疑你是小说家,不懂批评,没有资格对文学评论指手划脚?你又该当何想呢?方方显然是装糊涂。

从最高意义上来说,理工科与文学艺术是相通的。文学批评有艺术批评,也有理工科式的实证和技术批评,尤其是文本细读。方舟子义理考据辞章式的质疑韩寒,不仅是中国文学的伟大传统,也是典型的西方文学院的文本细读,方舟子用散文实证的批评的方式质疑散文,质证你的文学言论,用小说艺术真实质疑韩寒小说,方舟子用的都是文学和社会学的常识,是属于常识质疑和批评。这难道不是最正常最朴素的文学批评吗?这样的常识你家里没有吗?相反,韩寒故意混淆文学体裁的概念,用小说的方式反击方舟子对他散文的质疑,甚至说出散文可以虚构这样外行话来。虚构的散文不叫散文,叫谎言,叫余秋雨散文,叫余秋雨的骡子文学。韩寒不懂文学,是文学豆腐渣,这是事实,有情可原。我们能说你方方不懂文学吗?当然不能,而且万万不能,能说你不懂文学批评,也是万万不能的。谁说了,不是无知,就是污蔑,而且也没人信。那我只能说,方方故意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别有用心,而且用心险恶。

方方完全用韩寒的逻辑,韩寒的语言否定方舟子,保卫韩寒。她好像是韩寒的武汉分身,为保卫韩寒,简直连脸都不要了。我不知道,她如何被南方报系和上海官方(包括韩家)公关的。

当然,这还不是最不要脸的。

方方污蔑文学编辑,最不要脸的辩护

最近网上有一段韩寒关于他的书《就这么飘来飘去》视频对话,韩寒承认代笔,暴露了韩寒代笔的真相。在韩寒《就这么飘来飘去》内文和封底有这么一段文字:

年轻人,

谁都希望有速度。

在街上,

速度是车决定的而不是人决定的。

所以在还没能拥有速度的时候,

先给我感觉,

给我排气管的声音,

让我在半夜

觉得自己仿佛是一个传说……

主持人念这段文字,韩寒很着急地打断,声明那不是他写的,是出版社加的,韩寒在视频中说“这不是我写的”“因为这完全不是我写的”“特别不是我的话”。韩寒代笔铁证如山的时候,方方却明目张胆地为韩寒喊冤:“我的作品有时被编辑改动了,我也不知道啊。编辑改动文字内容,有删就会有加,这是常识啊”。当我看到这段话的时候,我有些震惊。方方怎么能这么无知地说话,她这样说话才会违背文学编辑常识,是在污蔑文学编辑。这已经超出无知的范围,成为赤裸裸的无耻。方方的所谓常识是伪常识,不仅违背了文学编辑的常识,也违背了韩寒文学出版的常识。

虽然现在韩寒又出来承认是自己写的,但是,完了。谁都知道韩寒在说谎。韩寒这段文字不是编辑权力的错别字问题,而是重要内容大篇幅的文章结构问题。韩寒自己当时否认不是自己写的,也不知道这段内容在正文中,结论只有一个,就是代笔。

对于作家的稿子,合格正常的编辑有两种权力。第一,是修改作家的错别字(包括标点符号)的权力,这个权力基本是绝对权力。第二,是删改的权力,这个权力是有限权力。对于作者稿子编辑可以删,不能加,这是基本原则。其实这个删改其实就是删节,这个权力也是因为国家政治政策原因删改,或者小说情结出现问题,不能随便删改。除非一两个无关前后句子意思紧要的连接词语。内容结构方面,编辑一般情况下是不删改作者的稿子,编辑可以对一些章节提建议,但是不会自己删改,除非获得作者授权,但是,在删改万之后,还要作者过目审核。编辑不得不要是删改作家的文字,必须通知作者,大多时候要作者自己删改。这是一般情况。出版社是一切改动通知作者,作者的改动也告知出版社。出版社不会擅自删改作者稿子。因为作家各自有自己的风格,改不好,或者改动关键词语和句子,会影响作品的风格,甚至会出现严重问题,作者会非常生气。所以,杂志社和出版社要严格限制编辑的权力。

在文学期刊发表和出版社出版,都是三审制,在编辑出版程序和制度上没有什么差别。

像方方这样著名的作家,出版社编辑更不可能擅自删改小说的内容了。我告诉方方,编辑只能改动作家错别字,不能改变文学内容,如果方方所言内如是错别字标点符号也可以,当然该错别字不会通知方方。编辑不会改动作品内容,最多改动敏感词语,编辑没有这个权力改动作家作品内容的权力。方方所谓“有删就会有加”,更是胡说八道,编辑有删的权力,没有加的权力。除非得到作家授权,否则编辑没有权力。

当然,有的编辑不经作者同意,胡乱删改作者的稿子,改写作者的稿子。这是绝对不允许的。这样的事情很少发生。尤其是今天,即使有问题,编辑一般也不愿意改动,大都得过且过。你擅自改动,改好还可以,搞不好,作者抗议,杂志社和出版社要承担责任的。擅自删改作者作品不是正常编辑干的事情。某著名作家告诉过我,某文学选刊杂志社主编,经常大段大段改写作家的小说,他的小说曾经被改过四五千字,他在电话里骂“操他妈”,他还是改。他是主编没有办法。当然,作家要起诉他,他就没办法了。一般编辑是不敢这样干的。

对于年轻作家或者没有名气的作家和著名的作家,编辑删改的态度也不太一样。不过,程序上没有什么大的变化。编辑对待著名作家的稿子会更谨慎,一般不会动,万不得已编辑不会动作家的稿子,连建议都不建议,作家也不让编辑动,编辑也不愿意动,甚至病句和错误标点也不改动。我们看到,很多著名作家包括贾平凹,书出来后,里面有很多词语句子和标点错误。像韩寒这样的著名青春作家就更不用说了。

韩寒一再声明,出版社编辑要改个标点符号也必须和他商量。韩寒现在名气这么大,编辑不可能删改韩寒稿子,更不可能添加文字,而且还是这么长段诗歌。出版社对韩寒等青春作家的文学要求很低,因为他们不是靠文学性出版。更重要的是,韩寒图书出版都是韩寒集团自己买书号出,不是出版社出的本版书。韩寒的书没有任何国家禁忌内容,出版社三审只改错别字病句,只提意见,由责任编辑交给出版社,不会改动韩寒的文字。即使删节,也不会加内容文字,更不可能加大段文字了。对于韩寒目前出版的作品,出版社审查恐怕只是走过场而已。这就是韩寒的出版常识。编辑是不可能擅自为韩寒加成段的诗歌文字的,即使加上了,也是韩寒允许的,那也是韩寒被代笔的铁证啊。欣赏韩寒的方方不会不知道韩寒的常识。只有一种可能有人代笔,在别人指出时,韩寒自己不熟悉,只好乱说。

方方,著名的作家方方,支持韩寒可以,不问是非也可以,但是,不要自己违背了文学常识,再违背编辑出版的常识,说谎造谣制造伪常识,更不要以伪常识训人骗人。方方把伪常识当做真常识欺骗社会,太韩寒了,也太余秋雨了。如果方方是铁杆韩粉,我们可以理解,甚至可以原谅。因为韩飞是不可理喻的。但方方不是韩粉,因为他说韩寒的小说“写得一般,水平有限”

方方对方舟子的易中天式诅咒

韩寒骗子的画皮被揭掉,韩寒倒掉了,偶像死了。谁也就不了韩寒。

但是,方方还存在幻想,不知是真心如此,还是要完成南方报系和上海韩寒保卫战的任务,不得祈祷韩寒不倒,希望韩寒重生。她自己也知道,韩寒已经成为历史,韩寒没有了未来。

“方方表示自己并不是挺韩寒的一些做法,只是欣赏他有很强的直觉判断能力、善良以及敢于表达自己,对其精神有所赞许。她也无法预料结局会怎样,‘或许会两败俱伤吧。但我相信两人都倒不了。即使最后方舟子倒了,我也会支持他。而经过这一次风波后,韩寒会有更大的进步,会更深刻地体会人生、了解世道、认识人性’”(《方方:相信文章是韩寒自己的》,长江商报,2012年2月20日)。方方这段话更恶毒了。韩寒那样造谣诽谤质疑者,那样下流辱骂麦田方舟子妻女,出尔反尔,毫无信用,还说韩寒“善良”,这他妈的谁家的天理,是方方家的天理。韩寒这个垃圾倒掉了,被时代淘汰了。无论他在上海官司胜负如何,都不影响韩寒被历史淘汰的命运。这个方方很清楚。但是,她必须像南方报系的和南方公知明星那样说方韩是“两败俱伤”,不能韩寒倒闭,方舟子屹立,以降低方舟子结构韩寒神话的合法性。要死让他们一块死。方方所谓“两人都倒不了”,就是幻想韩寒不倒。方方知道,方舟子不会倒,起码这次不会倒。方舟子不是那么容易倒的。

当然,方方期待方舟子倒。“即使最后方舟子倒了,我也会支持他”,方方露出女巫的恶毒诅咒。方方的这个诅咒比易中天老师那个“反而害了卿卿性命”(易中天,《我看方韩之争》)的诅咒如出一辙,简直比易中天还恶毒,易中天起码没有幸灾乐祸,流出鳄鱼眼泪。方方知道,上海官方在进行韩寒保卫战,知道韩寒会胜诉。方舟子会倒在上海法庭里,却会挺立在整个中国大地上。韩寒也许会挺立在上海金山法院,但是,整个中国大地不再有他挺拔的位置。方方所谓韩寒“更大进步”就是幻想韩寒倒不掉,方舟子倒,是为韩寒祈祷。方方在做韩寒的白日梦。

方方说:“韩寒那些作品应该是他自己写的,不存在代笔,没想到就早来一干人的大肆谩骂攻击。我有我说话的权力”(《方方因挺韩寒写作遭质疑学者:创作本就有高峰低谷》,长江日报,20102年2月21日))。韩寒代笔没代笔,事实已经很清楚,历史也早已做出判决。你有说话的权力,说说谎造假的权力,有恶意攻击方舟子的权力,有伪造常识的权力,那其他人也有反击你造谣诽谤的权力,批判你伪常识的权力。在官场在媒体,你是是作协主席,有特权,可以高人一等。但是在网络上,你没有特权。

希望方主席,自强不息,继续你的韩寒保卫战,用伪常识用白日梦打败方舟子,直到上海法院判决你的韩寒胜诉。

2012年2月21日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