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是个怎样的人 — 舒炎 2012/2/22

发布日期: 二月 22, 2012 5:00 上午 | 关键词:

韩寒是个怎样的人

作者;舒炎 2012/2/2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a022fc010103gq.html

———————————————————————————————————————

事到如今, 我们不得不承认,韩寒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 从某种程度上讲,他的智商连普通人都算不上.他在现实中,其实是很不显眼的. 170不到的瘦弱身材, 木讷阴柔的言语. 游离避闪的目光, 至少从外表上看,硬说韩寒伟岸还真委屈了这二个字, 这和那些英雄, 那些有天赋杰出的人一出世就特别的与众不同有着太大的区别。

让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读书有障碍的少年一下子要对所有人装B, (除了亲爹) , 去爬上那么高的神坛,确实为难了这个孩子, 这不,现在大家也看见了,就一件代笔的亊件就让他被彻底打回了原形. 所以,才有了视频上他应答代笔时, 鬼使神差地教授了大家一段耳目一新的延安整风的党史, 虽然韩寒的右手装伟人一般地挥舞, 可在他嘴里,大恶康生迫害群众的同谋,忽尔变成了小孩姚文元, 他还肯定说是在小房子里迫害人的, 以韩寒的阅历大约觉得要害人,时间一定是月黑风高,地点一定是阴暗的小房子里啰. 我们只能一笑了之, 可人家姚文元不干了,并不伟岸的他会提着杀猪刀来找也不伟岸的韩寒拚老命的, 好么, 你韩寒自己十几岁就登上了神坛, 可你也不能让我十几岁就反党迫害广大人民群众呀? 对伐. 这也太冤了,那次宣判也就判了我十八年, 要是讲我十几岁就反党那还不判个象春桥一样的刑期? 有这么不厚道的么?韩寒这几天没动静, 估计正被姚文元提刀咆哮着喊冤,堵着门呢。

所以,没有真才实学,光靠装B是很可怕的,一点也不好玩.

今天暂不讲代笔的真伪是非. 就谈韩寒就此事应对上所显示出的性格软弱和人品的底下的几件亊吧,这些都是反韩和挺韩双方都有目共睹的. 谁都不能回避.

第一,关于韩寒悬赏两千万捉拿代笔人之事,他说,自己署名的作品,哪怕有一行字被代笔就行,白纸黑字,对伐?现在有网友拿到了最直接的证据,映像,这是 挺韩人士一直囗囗声声所承认的,要韩寒代笔被证实的三种类型的直接证据之一,(另二项是,韩寒自己承认。代笔人承认,)视频显示,2006年就韩寒暑名的 就这么漂来漂去一书。出版后不久的约访视频上,争对封底,同样也是书中的一大断话,韩亲囗讲,1,这不是我写的,2,因为这完全不是我的话,3,我不知道 出版社哪加的,放在后面。现在据此网友来问他了,可没料到,2月19曰,韩寒对成都商报记者竟公然进行了否认。他说,1,这段话是他所写。2,只是他并不 赞成这段话的观点。(什么逻辑)3,当时釆访时他觉得自己不可能说出这种话才矢囗否认。(前后矛盾)我无话可讲,连直接证据都能否了呀。那你们那个常识上 的推理逻辑还有个鸟用?洗洗睡算了吧。

正在陕西吃官司的周老虎闻听到了韩寒的石破天惊的话,恐怕现在连死的心都有了,一张不会动的虎年画,俺就招了,阿呸我,,,人家在映像里声情并茂,囗吐莲花说出话都能灰飞烟灭噢。羞死人了。活了这把年纪才知道还可以这样玩的。

第二,关于起诉方舟子名誉权纠纷及侵害作品署名权的官司。我们看到,从本月初开始。先在普陀区起诉后没几天撤诉?后又在金山区起诉了,忽尔又撒诉。从高 调起诉到悄哨撤诉,现在连韩寒的毛也找不到了,可怜那些韩粉们仍在坚持阵地,做掩护的战斗。可他们要护的无限崇拜的人却已无声息地撤了,据说是有新的任 务,呵。

记得当韩寒高调起诉方舟子时,曾引来易大师的大声喝釆,。。。士可杀不可辱,被逼无奈,也可以拨剑而起。何况诉诸法律?你说 韩寒不成熟是孩子,我看他是汉子。方舟子慨然应诉也是汉子。诸如此类,现在,方舟子仍在应诉,还很慨然。可另一个被称为汉子的男人忽然化为了女人,就在易 大师赞语刚落余音还环绕时,撤诉了,他又躲进了那个让其中枪的地窖里了。你抛下易大师孤零零一个人在外面,情何以堪?不上路麻。

所 以,我觉得先不去说这个代笔亊件本身如何,就韩寒本人而言其实是个很不成器的人。虽然快到而立之年了,可是我敢说,离开了背后的那个人,他文不能言,语不 成句,而离开了包装他的团队,他连句连惯的话也不会说,背功也很差(去看他的视频)。走下神坛的他,在而立之年,别说立,你看他,靠自己连站都站不隐的。

通过这次亊件,大家只关注了韩寒的代笔真相如何,可我却己经看到了他性格上的懦弱,韩寒曾说,他的底线很低,当我猜测他底线如何底时,他给了所有世人一 个惊鬼神的交代,他说。如被敌人抓住,他一定会做叛徒的。噢,是这样,还能说什么?就是这么个人品的人,被装B了十三年。(比八年抗战,四年解放战争的年 总和还要多一年)。他可以公然否认直据证据中自己曾讲过的话,可以公然讲悬赏的事只是开个玩笑,他可以高调起诉,二进二出而悄悄地撤诉。可以面对镜头挥手 学做伟人状,可他就是不敢出来,为了文学而面对对手,喝喝茶,走二步。

我们别要求他太高吧,他就一普通人,普通人的毛病他都有,他的 底线低,一个会做叛徒的人,你指望他会为他的粉丝舍身取义么?就更别指望他能为了这个国家贡献什么意见了。至少,他不是个汉子。真的。挺韩的人士,你们看 看,你们护着的人在这事件上的表现吧,他是如何象阿斗般地扶不上墙的?韩寒自己都承认表现似猪一样,你们难道真还指望这个猪今后还能再插上翅膀飞上神坛? 你们可都是好人呢。是不是?不值。

有人把韩寒竖立得那么高,其实是有着他们自身不简单的各种意图的,而这个平凡韩寒的目的倒也不复 杂,在他装B的伪男人的表象下,其内心其实就一直柔柔地泛着一丝妩媚的本能需要而己,而这个需要又是什么呢?我用电影,尼罗河上惨案的结尾,侦探波洛的一 句话来作为答复和结束本文吧,他说,女人最大的愿望就是让人爱她。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