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韩寒的一点零星记忆 — 许锡良 2012/2/22

发布日期: 二月 22, 2012 5:00 上午

关于韩寒的一点零星记忆

作者: 许锡良 2012/2/22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436766.html

———————————————————————————————————————

质疑韩寒代笔事件,已经发酵一个多月了。我的朋友中,当面见过韩寒的还真不多。但是,也有那么一些见过并且听过他的演讲。我请他们谈谈对韩寒的印象。回想起来都说印象很差。我的朋友大都是学校教师,有的是大学教师,有的是中小学教师。他们能成为我的朋友,都是因为他们都是教育上的革新派,韩寒作为传统教育的叛逆者形象,他们是很欣赏的。因此,他们把听了韩寒的演讲感受常常秘而不发,就是有一点为尊者讳的味道。

前两天,中大附中的几位教师约请我吃饭,地点就设在中大附中,这次约谈就是要我专门来谈谈韩寒的。刚好这几位教师当年都当面听过韩寒的演讲。韩寒去过中大附中两次,这些老师当时都在场。在场的还有三百多位中大附中的学生。韩寒那次是去当面签售《三重门》的,时间是2005年11月29日晚。整个演讲的过程,韩寒既不谈文学,也不谈社会问题,而是只谈怎样泡妞。当时作为班主任与语文老师的几位老师感觉极为尴尬,心想,这么有名气的文学青年,怎么出口只有这些呢?泡妞话题不是不可以说,但是,也只能够是顺便调侃几句啊。

随后的情况让在场的学生感觉很失望,很不满意,有一个女生感觉应该提一点与文学相关,至少是与韩寒作品相关的问题吧。因此,她站起来问韩寒,书名“三重门”是什么意思?韩寒的回答是,我忘记了,你们认为是什么就是什么吧。当时那个女生责怪说,这样的创作态度也太不严肃了。这些细节几位在场的老师又重复了一次,这与当时的报道也很相一致。

我说当时你们怎么不站出来说呢?他们说,因为当时全国正在进行新课程改革,韩寒是应着反应试教育的潮流出现的。而他们又是完全拥护新课程改革,反对应试教育的。因此,韩寒的表现虽然很可疑,但是,也没有去说破他们。大家当时也不怎么怀疑韩寒,以为这就是文学天才的个性。

2005年我作为广东省的中学校长班主任带领校长一百多人去上海华东师大听讲座。当时给校长开讲座的是华东师大教育学教授、博士导师的郑金洲先生,讲课的内容自然是新课程改革的。讲课过程中,他举了一个关于韩寒的例子。说韩寒自出版了成名作《三重门》之后,就有许多大学让他免试入读。当时上海的华东师大也有意这样做。因此,请当时七十多岁的著名教育学家陈桂生老先生出来找韩寒面谈。陈老先生与我一直互相比较熟悉。陈老先生约到韩寒之后,然后苦口婆心,列举读大学的种种好处,几近谈了两个小时,然后问韩寒什么态度。结果韩寒整个谈话过程,只说了一句话:(大意)我开始是想来华东师大读书的,因为,听说这里的女孩很漂亮,但是,这几天我在华东师大转了转,没有发现一个漂亮的女孩,因此,我取消来华东师大读书的计划了。这个话一出,陈桂生先生气得要命。此事当时就在华东师大的教授圈子里传开了。有的当成笑话来听的,有的是当成个性来佐证的。当时郑金洲教授为校长们举这个例子,是为了说明现在的学生有多难缠。校长听了郑教授这个案例立时轰堂大笑。这个讲座我全程陪听。类似这样的事情还可以继续佐证。

从公开报道与公开的视频来看,韩寒确实也没有一次表现过他的杰出才华,既看不出他有什么特别的文学天赋,有什么学识与见识,甚至也看不出他有什么文史常识。其实这样的表现只要一次就足以说明问题。可惜,韩寒至今还没有一次公开的出镜露面能够显示自己的卓越才华。其实,韩寒遭受质疑之后,他来公开露面,就自己的作品,以“我的创作心路历程”为题,发表演讲,应该最能够充分展示自己的真才实学,同时一定能够大大地消除人们心头的疑惑。这是非常容易做的事情,他却不肯做。难免令人生疑,感觉是因为自己心虚而不敢出来。如果说口才不好,表达不行,那么,谈赛车谈泡妞为何又能够做到口若悬河,表达顺畅?人们只有在谈自己不熟悉的东西时才容易张口结舌,胆怯心虚。连自己的作品都不敢谈,那种解释只能够是因为陌生所以心虚。

2012年2月22日星期三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