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韩寒事件:我的最后一篇 — 落小语 2012/2/22

发布日期: 二月 22, 2012 5:00 上午

针对韩寒事件:我的最后一篇

作者: 落小语 2012/2/22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2405105.shtml

———————————————————————————————————————

从17日到今天,自己也为韩寒这个陌生人奔波了一个星期了。之所以迟迟不写文章,那只是想给自己富足的时间,可以让自己静一静,想一想,理一理,促一促;静的是内心,想的是事情,理的是大义,促的就是社会。

其实韩寒事件的发展慢慢已趋于理性(除极个别用石块砸碎我家玻璃的弱智韩粉外),网路上也有很多人采用了各种各样的方法证明韩寒存在代笔或者是韩寒是文学白痴包装而成的文学天才,真是五花八门好不热闹。

“巨额文学知识来路不明”、“英语不及格学生写作应用英语自如”、“熟知拉丁文并应用”等等常识性的推理,我这里就不复赘言了,常识有常识的力量,不容轻易忽视。且现在的小学启蒙教材就有一门课叫《常识》。常识,即日常知识,众所周知的知识,是指众人皆知、无须解释或加以论证的知识,更狭义地说是指对一个理性的人来说是合理的知识。

现在我用一些较为科学的方法推一推,结果大家自己去分析。还有善意提醒那些心理承受能力极差的韩粉,要么右上角死开,反正别人怎么说,你都可视为污蔑;要么带上纸巾和镇定剂,安静地阅读之。

首先先谈一谈韩寒40万文字工程数字分析。《三重门》手稿,其中定稿四百多页,还有初稿及修改稿约四百页,总数大约40万字。韩寒从1998年入冬开始写此书,1999年3月份完。06年曹可凡和韩寒交谈中,韩寒直言只有在课上的时间在写作,根据1998—1999年松江二中这两个学期的课程表,我把在韩寒写书期间的除了体育课和体育特招生的安排之外的韩寒可以动笔安心写作的所有课程,甚至包括社团、劳技、班会课全部都统计进去了,实际上是720多节课,我是一节一节数出来的,实在信不过就自己去数一下,这720多节课也不可能都是完全写作状态的,按每节课2/3小时,全部计算给韩寒总够客气了吧;然后韩寒直言忌惮老爸而没有在家写过三重门,不曾在晚上熬夜和周末偷写;周末学校一直有体育生的安排,就算韩寒写书心切,寒暑假有偷偷在写或者半夜去厕所偷偷写,不吃不喝不撒尿不手淫不写其他作业,还要交多个女朋友,做到除了学校安排外无其他运动,韩寒也要做到每小时800字左右的速度,而传说中韩寒神速完成《杯中窥人》也就1000多字的时速。写长篇小说要酝酿要构思人物、主线还要铺设线索,还能做到其所有手稿都是宇宙无敌的清爽,这事的可能性我不想再啰嗦了。就连韩寒他自己在2011年11月16日的博文里也说了,“这要是写文章,还得想半天……”所以,这一点不再是常识性推断,一行有一行的困难和实际情况,不是文字工作专业人士都tmd闭上嘴,忠实的韩粉可以无视我,继续走“韩寒是天才,下笔如有神”的路线。

其二较为合理的办法就是研究字迹。字迹学,也是字迹心理学。我没有深入地去学过笔迹学,但是因为这么多年写文我都是坚持在稿纸上写,久而久之也能辨识笔迹,甚至我代领导签的字都可以以假乱真。任何一个人的笔迹,都是一个人长期以来的习惯,哪怕十年八载地再提笔写,都是可以看得出来的;同样,一个人想刻意改变自己的笔迹,若非专家也是很难做到的。我查阅了网络上所有已曝光的韩寒字迹,再加上亲眼看到过我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手头上的韩寒小说亲笔签名,可以肯定的是亲笔签名、韩寒家书、各曝光手稿以及各个活动出席签名仪式上的韩寒字迹,确是出自一个人之手,并没有发现如方舟子所说的,笔迹有出入。为了不占用本月图片的内存,此处相关图片自己搜索,网上均有。但是,这并不代表着韩寒的自己就没有问题了。我特意伊妹儿了时下研究字迹学的N个权威,可惜只有笔迹学家黄和张给予了一些回应。黄先生说:“他(指韩寒)的文字多为有照本,笔迹中少有思想活动暗示,应为誊写工作。”意思就是韩寒是照着旁边的参照文,誊写的可能性极大。笔迹学现在在国内已经发展相当成熟,在各地的公安系统破案中屡次被采用,破案率极高;同时也可以鉴定韩寒40万手稿的笔迹时间连续性,看看是否如韩寒所言的写了一年。

第三思路,可鉴定手稿纸张和文书的形成时间鉴定。1998—1999年期间的笔迹和文纸,都是可以鉴定形成时间的。即,1998年的笔迹、纸张和2012年的,是完全不同的。这个我托关系咨询了我们当地的公安部门,得知国内相关的鉴定部门自97年就已完善,还好韩寒已经撤诉,如果没考虑到这点就决定走法律途径的话,那真的后悔莫及了。

以上三点是基于韩寒亮出手稿而写的。接下来抛开《三重门》来分析一下韩寒的博文。先前我在《写给“韩寒”的一张很长很长的小纸条》提及过两个要点,我再次说明一下。第一,在韩寒出此事件后,韩寒的哥们姐们自然是力挺韩寒,包括很多公众媒体传播媒介。其实一些韩寒自称是好朋友的朋友实际上并没有都把韩寒当作好朋友,当然很知晓韩寒的为人处世。韩寒也预料不到当年一个小小记者,竟然找到了他存在代笔的证据。第二点,我说过我在新浪数据库找到IP证据,直言韩寒博客里有部分博文撰稿存稿记录的IP和一些未修改记录的文章发表的IP、时间和韩寒现实中所处的地理位置不符,而这些恰恰都是一些针砭时事的好文,与一些流水账式的无法圈点的博文判若天地。这恰好是所有有点文学功底的人都能看出来而一直无法得解的纠结之处。

还有,很多人觉得我能黑新浪感到很不可思议,甚至没有多少可信度,尤其是一些韩粉还说我只是借机上位,无凭无据地写文搅乱视听。真想送你们一句:没文化,真可怕。捧着电脑不要老是玩QQ玩游戏玩裸聊,多学习多充点,哪怕是学一些最基本的asp知识。

新浪虽然是中国内数一数二的门户网站,但是它的数据库其实是外绑的,就和那些什么美空、世纪佳缘的数据库一样,压根是子虚乌有的;还有现在绝大多数在校学生玩的人人网的数据库也是假的,从5q网到校内网再到人人网的发展,一直没有改变过数据库,为什么我这么清楚?因为我是5q的设计者之一;猫扑在五六年前爆出来的漏洞也说明了国内网站数据库是多么的脆弱,也不知道现在猫扑改了没有;目前我只测试了这么些网站的数据库,发现只有专业IT网站CSDN的数据库才叫做真的,根本没办法进去。新浪和腾讯这么流氓的网站,竟然还有这么多人以为它们是很专业的。

对于韩粉的叫嚣了,你说你有证据,有本事你亮出来啊!更有甚者,说我是借刀杀人,请问,我是借了谁的刀,杀了你家的谁了?对于这种狗叫般的声音,我最后一次郑重回复:作为社会上的一员,我有义务站出来指明证据的所在,但是作为个人,我有权利选择自己是否参与证据的收集工作。纵使不拿出黑新浪数据库的截图,我照样能让你们闭上那聒噪的嘴,一是为了消除别人对我无中生有的怀疑,二则给社会一个交代。请看下文分析。

大学毕业后,我没有选择北漂生活,回到浙江金华后便参加了工作,负责公司的文化建设工作,成为了某报的主编。这看似和韩寒八竿子打不着的工作却让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接触了真实的韩寒。对于我接触时期以外的韩寒,我不想去评论,也没什么发言权。

可能是因为徐浪的缘故吧,金华和龙游等地长年以来作为分站点甚至是总站点,开展了大大小小赛车赛事,尤其是徐浪去世之后至今的三四年里。虽然韩寒在我们随同期间的赛事过程中并无太多博文发表,但是总算还是找到了一些猫腻在其中。

2008年10月26日,全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武义站中,韩寒(刚从珠海赛事转回)作为特邀嘉宾来到了现场(开始因为我在埋头写稿子没发现韩寒;前些天我看了报道组的同行所存照片的时间来看,韩寒是13点半左右到的场),此后是大概40分钟的韩粉和韩寒的合影签名。随后,韩寒前往徐浪家中,我们记者也就在韩寒到了徐浪家里,徐浪家我就不陌生了,此前也去过几次。当韩寒被我们问及到08年上半年哪件事对他产生较大影响时,韩寒很“聪明”、很“公知”地回答了汶川大地震,而其实作为徐浪家乡的记者们只是想得到一点关于徐浪的答案(08年6月份赛车界车王徐浪不幸去世),好让我们自己写文章流畅一点。事后(其实在2012年2月21日凌晨4点多)我发现,韩寒在当年的博文中竟然互换了一下,“记者问我,今年有什么事情对你影响最深远,然后自己帮我拟了一个答案,说是不是四川的汶川大地震啊?我说不是,是徐浪的去世。”这是韩寒在08年10月28日的博文中的原话。请问韩寒,这是你所谓的“光明和磊落”吗?

徐浪遗体还乡的时候,韩寒等众多车手陪同武义车迷朋友打算彻夜守灵(我们当地习俗),可是韩寒在中途离场,具体时间不知。事后在各个报纸各个网站均报道韩寒和众人一起彻夜守灵,而实际上没有。韩寒自称拜师徐浪门下一事(这个我不想考究,也着实无法考究,我的关系网还有精力、能力都十分的有限),我在前些天和徐浪父母交谈中也未曾得到很确定的说法。我甚至怀疑韩寒和徐浪亦师亦友的关系的真实性,希望韩寒不要拿死人做虚伪的事。之后在和徐浪爱人寸丽珍交谈中,她(寸丽珍)坦言韩寒曾撮合自己与徐浪,但在我给寸丽珍翻阅《就这么漂来漂去》文中细节的时候,就连徐浪最亲近的爱人也表示书中很多事情和现实有出入。我可以这么说,在《就这么漂来漂去》中所涉及的所有徐浪的事情和影子,真假不定,而且死无对证(原谅我的用词)。当然,韩寒可以称之为艺术,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

那段期间,韩寒和其他所有车手一起,安排下榻至武义清水湾假日酒店。韩寒自己可能是不记得那时候的事情了——就算记得也要说不记得。29日韩寒等人在武义练车场出来之后进行酒店安排的晚宴,晚八点多结束,韩寒并没有直接回房休息,出玩半夜而归。而在30日凌晨00点08分,韩寒新浪博客出现了质量不错的时文《衣不如新,人不如旧》,文章的大致内容是关于汶川地震后捐款中发生诸如“捐衣物需新衣且要吊牌”之类的责问和批判。

看到这里,很多人会帮韩寒说话,说文章可以事先在文档中打好,什么时候有空了再复制上去发表就好了。绝大多数韩粉对韩寒也只是见其文知其人而未见其人,你们太抬举韩寒这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了!我发现该酒店从未曾有代理IP上网,客房的上网都是有IP序的(后来公安部门的一个朋友说,网吧、大酒店的网路都是有公安部门记录的),而此文发表的IP和韩寒实际的地理位置不符。再细观此文,语气还是韩寒博文一贯的语气,文章依旧犀利,却带着几分鲜少看见的文质。就拿标题而言好了,也不是平日流水型标题,用上了《衣不如新,人不如旧》,此现象在韩寒博文中出现好几次。报社有几位报刊编辑同事,也是韩寒的半个粉丝,他们也对韩寒博客出现的两种姿势的文风一直感到很疑惑。在我看来,当年韩寒的形象、气质还有谈吐,与之此文,相去甚远。采访过韩寒的记者或者主持人,你们自己回味一下韩寒给你的真实感受吧。对于那些韩粉,我倒不如取个相近的话说吧,曰:“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写作和说话是一样的,有几分涵养,说几分话。韩三篇的高度,不是韩寒搬凳子能踩上去的。韩寒真实的文字功底——在十余年其实也增进不少,就算是个文学白痴泡这么久也会写一些字了——大抵就是那些赛车日记的高度。我(们)对韩寒的怀疑原因也成为了媒体和他背后的那些人到现在还拼死在挺他的理由。我熬了一晚上看了韩三篇,除了怀疑韩寒的文字功底,我还怀疑其团队的政治动机了。当然,此话为我的戏谑之词了——好比韩寒“2000万”的出尔反尔。

06—12年期间,韩寒博客中因为各种不明原因删掉的博文共279篇。其中大部分是06—08年的博文,不然说不定还能发现一些好玩的猫腻。顺便提一下,在前些天整理文章资料的时候(21日凌晨),很惊喜地发现韩寒进了我博客,直至清晨4点左右离去。(韩教主你这也太抬举我了!给你的私信你都看了呀,还真怕我写出什么屁文来么?)

也罢,写了这么久,手也酸了,脑子也累了。只想画个大大的句子,来了结自己和韩寒事件的所有关系。劝:君子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社会舆论风气要改一改,网络及文化传播媒介的舆论操控要整一整,国内文学界的良莠要理一理,尤其是某些所谓的社会“名人名家”,闭上你的狗嘴:你不乱说话,别人还是会惦记着你的。

不管怎么样,在“韩寒”这个名字的笔下,听到了看到了很多话糙理不糙的真言,中国需要能反映社会真实的纸和笔。现在,作为一个朴素派倒韩之人,我只想知道真正的“韩寒”是谁,即那个针砭入理、能连写韩三篇的真正作者。哪怕韩寒背后走出来的人是韩寒的老爹韩仁均,我也接受——只要别再继续这样的闹剧。

唉,欺世盗名的韩寒,理应拖出去砍了,“公知”的殊荣、“文学天才”的帽子,务必要收回——只是我可惜了车手韩寒,我觉得他安心开赛车的话,肯定会有突破。

落小语,2012年02月22-23日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