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朋山先生的“大排档”及其“菜肴” — 道前子 2012/2/22

发布日期: 二月 22, 2012 5:00 上午

鲍朋山先生的“大排档”及其“菜肴”

作者:道前子 2012/2/2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c33db3701012mic.html

———————————————————————————————————————

我曾说过,如果易中天先生的作文手法是宴席,那鲍朋山先生的只能算作大排档。这话,鲍先生听了,肯定不高兴。试想,鲍先生寒窗苦读,潜心专研先秦诸子数十年,作品还被入选全国统编高中语文教材,如此成就之人,如何写作手法成了“大排档”?

是这次韩寒事件,让我见识了鲍朋山先生。易教授说《三国》,据说,鲍先生讲《水浒》。一说一讲,脑子里跟着跳出周立波。如今,有些教授的主业是死水一潭,副业却干得波澜壮阔,说话腔调越来越象周立波;而周立波的说话腔调,却越来越象某些教授,嘴里喝着咖啡,张口蒜气冲天。但鲍先生显然主副两不误,边唱边舞,且硕果累累。

在上鲍先生的名品专卖店前,按习惯,端详起门面:一张文人画,典型宋韵。瞬间便想到易教授痛斥文人之状。这个鲍教授,门头上居然挂了幅文人画。

进得店里,上下观望,这鲍先生还真个了得。我一向对真才实学者,心生欢喜。从货架上的“产品”中,便能看出,鲍先生是下功夫的,学问深不可测。林语堂曾言,中国人左手孔子,右手庄子。鲍先生是左手儒家,右手《水浒》,一文一武,文武双全。按理说,儒家与《水浒》是水火不相容的。但鲍先生颇得周伯通左右手相搏之绝技,神奇的修为。

看到几个题目,很有趣。《鲁智深是孟子转世》,《孔子的攻击性》,烟火气很浓。估计鲍先生静了许多年,奈不住寂寞,开始舞动了。

这次逛店,主要是看《方舟子“倒韩”:事实与价值》一文。

粗粗看完。寻思着鲍先生这个“相信天才”的主张,与孔子的天命论到是交通的。天命具官方属性,天才用于民间,至唐代,多出现于文人间。这次韩天才让天才论重生,我便想,会不会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再诞生一个“董仲舒”呢?如果有,非鲍先生莫属。

此话题不宜在本文展开,以后分解。

切入正题。

看《被误解的孔子之三:孔子是道德主义者吗?》一文。第二小节始,鲍先生很爽快,给出答案:这是个误解。意思是,孔子不是道德主义者。然后,话锋一个飘移:孔子还是个反对绝对道德主义者。

第三小节,道明孔子在“面对不道德之人和事,有着正常人的自然表达,但并不突出,只是比正常人敏感”。但鲍先生将孔子“面对破坏礼制的人”,也理解为,“只是有着正常人的自然表达,只是比正常人敏感”,鲍教授是想将孔老夫子穿越到现代。但孔子定然不高兴,因为这不是他老人家的本意,是鲍教授强加的。或许,鲍先生生怕陷入原教旨主义的泥沼。

我以为鲍先生在下文中会分解论证:孔子对不道德之人和事,相对于正常人为何在自然表达中并不突出,以及如何比常人敏感,以阐明孔子不是道德主义者。但鲍先生开始大谈起绝对道德主义的危害,并且论证孔子如何拒绝绝对道德主义。而整个上半章飘移结束之际,这辆“车”,非常奇妙地停在中庸之道上。

我渴望找到答案的心情,如同等待迟到了的情人。而鲍先生象祥林嫂,一直喋喋不休地唠叨着绝对的道德主义,越说越失魂,还将绝对的道德主义化到极端的道德主义。在全文结束处,特么一句:“在我们认为正确的地方,看出了潜在的巨大的危险”。

恕小子眼拙。实在看不出,这句话跟题目应伸展的内容具有的恋爱关系。明婚正娶指望不上,丢块手绢,抛个媚眼,想勾引一下的暗示都没有,让人胸不胸闷。因为看完整篇文章,我禁不住你题目的诱惑,想找一姑娘,你却将姑娘她妈隆重推出。

这篇作文,让韩寒曾经的语文老师来批,估计还达不到韩寒的语文分数。理由:文不对题。如要我批,—30分。因为你的职称是教授。按你的招牌菜,我点了只清蒸童子鸡,你却端了个红烧鸭脖子给我。这种错误,大排档中经常出现。在易先生的宴席中,没见过。

再打个通俗一点的比方:

如果易中天先生问鲍先生:贤弟是素食主义者吗?鲍先生答:肠胃不佳,一日三泻。同学们,这就是文不对题的典型案例。虽说进出口一脉相承,但味儿天壤地别。

更要命的是,在《说孔子》第十一章未篇中,孔子又变成了“非常推崇道德,非常坚持道德的人”。用两个“非常”的表述,分别于常人,那孔子在对不道德的人和事,相比于正常人何以在自然表达中并不突出,只是比正常人敏感一些呢?是因为他极力反对绝对的道德主义,在面对不道德的人和事,便不再坚持自己“非常推崇道德”的标准去衡量了?真想问问,在鲍先生的眼里,有多少个孔子?《水浒》可以戏说,四书五经也可以这么戏说么? I服了you。

鲍先生的观点惊人,论证牵强,但标新立异的招术,令人叹服。数十载的刻苦,研究至今,竟然得出:“恕,是孔子思想中核心的核心”(《孔子不知人心吗?》)试问,你让孔子的仁的心脏,安在哪里?让礼的这张脸,置于何方?现代很多人是不要脸,你总不至于也让孔老夫子不要脸吧。

鲍先生大排档的这道菜,色艳形奇,徒有虚表,个中味道,难以嚼咽。

还看到鲍先生一篇博文的题目,叫《没有文化,如何教育》。

这个问题,我的答案是:

没有文化,去学韩寒;有了文化,不学鲍朋山。

道前子

二0一二年二月二十二日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