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中窥人》中的“上帝之手” — 黎军 2012/2/23

发布日期: 二月 23, 2012 5:00 上午

《杯中窥人》中的“上帝之手”

作者:黎军 2012/2/23

http://lijun3517583.blog.163.com/blog/static/5996322120121239849747/

———————————————————————————————————————

著名球星 马拉多纳 有一只神奇的 “上帝之手” 。

这只神奇的 “上帝之手” ,诞生于 1986年在墨西哥举行 的 第十三届世界杯 赛中 。

为 争夺四强席位 , 阿根廷与英格兰 展开了激烈拼杀。上 半场 结束,双方均无建树。 下半场第51分钟,马拉多纳 的一粒进球打破了僵局。 阿根廷队 通过 斜传 将 球 送 入禁区,马拉多纳 快速插上,敏捷地穿过 英格兰队 的 后防 线 , 造成单刀攻门之势。 在与比自己高出一头多的英格兰门将希尔顿的争抢中 , 身高 仅 1.68米的马拉多纳高高跳起, 攻球入网。

但是,这是个手球。 马拉多纳 的小动作 逃过了裁判的眼睛,英格兰的抗议没有意义。 但是, 全世界 都见证了 马拉多纳 那只 “ 神奇的 手” 。面对各种质疑, 马拉多纳 回应说,那是 “上帝之手” 。

马拉多纳 的 “上帝之手” ,让笔者想起韩寒的《 杯中窥人 》。

《 杯中窥人 》是韩寒的成名之作。这篇“作品”中也有一只神秘的 “上帝之手” 。为了还原历史真相,许多网友付出了艰苦的努力,他们通过大量的事实和确凿的道理,试图把那只隐藏在韩寒身后的 “上帝之手” 揭露出来,但是,韩寒们就是不买账,他们顽固地认为那是一种推理,而不是证据。

《 杯中窥人 》中有一个不被人们注意的细节。这个细节应该很能说明问题。笔者想通过这个细节,让那只神秘的 “上帝之手” 浮出水面。

要把这个细节说清楚,先简要介绍一点现代汉语的语法知识。

“的、地、得”,是现代汉语中常用的几个结构助词,其语法意义分别是定语、状语、补语的标志。其中,“地”和“得”是语文教学的难点,学生普遍难以掌握,特别是“得”字,更是难中之难,即使较有写作经验的成人也经常出错。

作为补语的标志,“得”一般出现在动词或形容词之后,把对该动词或形容词进行补充说明的成分与之连接起来。例 如,“ 车厢里很拥挤 , 我 只好将身子挺 得 笔直。 ” 句中的“ 笔直 ” 是 动词“ 挺 ”的补语 ;又如,“ 诗人想到哪里便写到哪里,零乱 得 好似一觉醒来的头发。 ” 句中的 “ 好似一觉醒来的头发 ” 是 形容词 “ 零乱 ” 的补语。在这样的句式中,“得”很容易被误用为“的”。这种“的”“得”不分的错误,在学生作文中比比皆是,在报纸杂志上也屡见不鲜。

但是,1 3 年前, 不满 1 7 岁、 厌恶学习,尤其厌恶学语文 的韩寒,却对这个 让学生普遍发憷的 “得”字把握得非常精准。 在《杯中窥人》中,他 用了几个结构助词“得” 的句式 ,全都是正确的。

笔者 按照加点的“得” 字 出现的顺序, 将句子 摘录如下:

① 出生后好几十年还清纯 得 不得了。

② 敢说大话的人得不到好下场,吓 得 后人从不说大话变成不说话。

③ 写到这里,布已经吸水吸 得 欲坠了。

④ 中国教育者把性和犯罪分 得 太清了。

不难看出, 这 4 个用结构助词“得”的句子,与笔者举的两个例句完全一致。这表明, 当年的“著名”差生 韩寒,对“得”字 的 运用 娴熟 自如 ,已经到了不假思索、信手拈来的地步 。

但奇怪的是,成名并且成年之后的韩寒, 虽然笔耕不辍,却竟然不会运用 “的、地、得” 了。在他的任何一篇博客文章中,这三个结构助词被他用得一团糟, 错误百出 。 特别是“得”字, 简直就是韩寒的死穴,只要应该用 “得”的句子, 他几乎一概 错 用为“ 的 ” 。 这样 的例子 实在太多了,仅以他 2011年底 写 的博文 《 谈自由 》为例 :

① 新闻一直被管制 的 很严。

② 大家都像探雷一样进行文艺工作,触雷就炸死,不触雷的全都走 的 又慢又歪。

③ 我觉得我还能写 的 更好,我不想等到老,所以请让我赶上。

在 《 谈自由 》 中,韩寒用了三个结构助词“得”的句子,全是错的,都把“得”写成了“的”。

把韩寒 博文中应该用 “得”而错用为 “的” 的句子,与 《杯中窥人》 的“得”字句比对一下,反差多么巨大。只要不是感情用事,只要不是带有某种愚昧的偏见,只要不是睁眼瞎,只要稍微懂得一点写作常识,谁都能看来,这是多么反常、多么不可思议的现象。这种现象构成了一个证据链,证明了一个事实: 《杯中窥人》不是出自韩寒之手,而是出自一 只神秘的“上帝之手”。 韩寒只是个傀儡,在考场上把 “上帝之手”提前创造的“作品”默写下来。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强行背下一篇千余字的文章,不是什么难事,连自己不会用的“得”字也可以毫不走样。

也许有人不以为然,认为 《杯中窥人》 的“得”字,不是韩寒写的,是编辑修改的,不能因此证明 《杯中窥人》中有 “上帝之手”。

但是,这种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杯中窥人》是一篇考场作文。众所周知,考场作文,特别是竞赛作文,必须保留它的原貌,以求客观公正,避免引起纠纷,如果为了发表的需要而进行必要的修改,也必须在保留原貌的前提下进行,否则就是违规。《杯中窥人》的编辑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最基本的常识。而且,《杯中窥人》中一些很明显的文字错误,编辑并没有改动。例如,该文倒数第三段中说:“美国的犯罪率雄踞世界首位。”用“雄踞”来形容“犯罪率”极不妥当,远不如“高踞”准确,如果褒词贬用,应该加上引号。如此有碍观瞻的错误,编辑尚且将其保留,怎么可能把不被人们注意的几个“的”改为“得”呢?

当然,尽管如此,韩寒们仍然是不会认账的。但是,韩寒本人对那只 “上帝之手” 太清楚了,就像马拉多纳清楚他的那只“上帝之手”一样。所不同的是,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使他赢得了极大的声誉;韩寒的 “上帝之手”,却使他遭遇空前的信任危机。

知耻而后勇。马拉多纳知道,那只争议很大的“上帝之手”是不光彩的,为了证明自己,他表现得更加神勇。在“上帝之手”创造了那粒进球后,仅仅过了五分钟,马拉多纳大发神威,从中场开始盘带,连过4名英格兰的防守队员直插禁区,最后晃过出击的门将,将球干净利落地打入网窝。这个进球,被评为世界杯历史上的最佳进球,直到今天还被球迷们津津乐道。在马拉多纳飞起一脚,足球应声入网的瞬间,全场沸腾,举世欢呼,人们惊叹:第十三届世界杯是属于马拉多纳的。他的那只“上帝之手”,连同那粒漂亮的、无可争议的进球,一同作为佳话被载入史册。

但是,韩寒是怎样证明自己的呢?他凭着《杯中窥人》《三重门》等“作品”把自己推上了作家的战车。球员证明自己,靠的是精湛的球艺;作家证明自己,靠的是精美的作品。但自称“作家”的韩寒,饱受质疑却拿不出一部能够占得住脚的作品自证清白。相反,他在互联网上制造了大量的垃圾文字,他的那些博文,标点符号乱七八糟,错别字连篇,文理不通,词不达意,佶屈聱牙。韩寒的“作品”,前后大相径庭,判若云泥,人们怎么能不怀疑他少年时代的那些“作品”是出自一 只神秘的“上帝之手”呢?只要韩寒 拿不出像样的、令人信服的真正作品,那 只“上帝之手”的阴影,就会始终在他头顶上盘旋。即使今天的我们不能对 那 只“上帝之手”做出定论,后人也会透过扑朔迷离的历史云烟,通过许多蛛丝马迹般的细节,捉住 那 只混淆视听、制造“神话”、蛊惑人心的“上帝之手”,让它大白于天下。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