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无关乎立场,对骗子要人人喊打 —- 作者:赵光勇

发布日期: 二月 23, 2012 1:36 下午

从春节到现在,几乎所有空闲时间都奉献给了“方韩大战”,准确地说,是“倒韩事件”。因为阻击韩家军的,不只有方舟子,还有更多知名不知名的网友。一个多月了,每天要在网上守好几个小时,看大家扒”韩天才”的皮。我跟朋友开玩笑说:“韩寒事件没解决,上班都无精打采。”

可以说,我见证了“倒韩事件”的每一次战役。和众多热心网友一样,入戏太深,时时惊心动魄。新的证据出现,又一个堡垒攻破,我都会兴奋异常,马上拿起电话和朋友分享。有朋友调侃说我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我纠正他说:“这不是两个人、两个群体之间的战争,而是真相与伪装、公义与丑陋之间的战争,战争的成败,事关我们社会的道德底线。打掉反智主义、反理性主义、反常识,更要打掉偶像崇拜和个人迷信。一个小混混,竟然被包装成为‘青年领袖’、‘当代鲁迅’,这是对所有中国人智商的侮辱!我虽然长年潜水,不会熟练用微博,但可以围观、顶贴。你算说对了,方舟子点起的这把火,我希望越烧越大,最好能成燎原之势,烧醒国人、烧痛国人,撕下整个社会的‘假大空’面具;参与扒粪运动,往火堆上仍块干柴,为中国社会的理性启蒙、道德觉醒尽一份力。”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玄妙之处在于她是一个合体双胞胎。如同周星驰电影《月光宝盒》中的紫霞仙子和她姐姐青霞仙子,姐妹合体。在经典中、言语中,所有能摆在台面上的情境中,我们的文化是孔子、是孟子、是关公,是“德治”、“仁爱”、“中庸”、“和谐”,是“仁义礼智信”,是“忠孝仁勇”,总之,是一切真善美的代名词。然而,当我们合上书本,走下台面,在现实的社会治理和政治运行层面,我们又有了另一套东西,奉行着如吴思所说的“潜规则”。我们的“所做”,与我们的“所说”,是背道而驰的两架马车。也就是说,“虚伪”、“伪善”精确地道出了国人的言行分离,这就是鲁迅说的,明面上的“仁义道德”和暗地里的“男盗女娼”。

在这样的文化中,真相、真是是稀缺资源,更多的人戴着面具活着,儒家的教化和百姓的生活是两个世界,人们在圣人的理想和凡人的现实中穿梭自如。虽然有人在苦苦坚守着“实事求是”,但敌不过大面积的人格与道德堕落。面具与本我的频繁转换,用西方人的语言来说,是“人格分裂”,是要进精神病院的。这是西方人不了解中国人,因为中国人在言行上的落差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于人格无关,也可以说这就是我们的“人格”。

陈锐老师说,很多人认为中国近代的落后是知识的落后,但他认为是道德的堕落。道德是一个社会结合的基础,是社会团结的底线。道德基础的不复存在或者社会没有道德力量,何来国家崛起与民族复兴?道德力量的缺乏,是一个社会分崩离析的首要原因。

现代性对中国传统的冲击,将明面上的“仁义道德”也“祛魅”了。因此,我不认为现代工业文明、商业经济抑或是资本主义对中国社会的冲击带来了我们的文化断层与价值迷失,事实上,现代性的逐利与物质主义与中国人的品味非常有亲和性。包装、炒作的营销技巧使我们与“真”越来越远,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中国精髓与马基雅维利主义的西式语言殊途同归。没有了“真”,“善”和“美”也一并隐去。

几日前很兴奋地给一位老友打电话,本打算和她分享韩“偶像”倒掉的兴奋,然而很不幸,我们险些在电话里吵起来。她的观点是:“倒韩事件”是政府的阴谋;不管有无代笔,只要他(韩寒)观点好就行了。她还说,人是无法通过辩论说服的。

看在我们多年交情的份上,我没有和她继续纠缠。她这样的坚持,也许是信息不对称的缘故,也许是固执和偏见,陷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能自拔、也不愿醒来。阴谋?一句阴谋就省去了多少的精力呀!因为做出判断需要信息,而掌握信息需要占有大量材料,而阅读大量材料则需要时间和费脑筋。只要一句阴谋,前面的所有功课就可以不用做了。退一步讲,持这样观点的朋友,你即使跟她将太多她也不会相信,因为她有预设的立场,有如信仰一样坚定的成见,如此她以为自己听到的、看到的就是“真相”。

我真想告诉她,她以为的“真相”不是真相,客气的说是“意见”,不客气的说是“偏见”。“真相”是事实问题,“意见”是价值判断。真相无关乎立场。我自认是自由主义者,也反对公权力的肆虐;但在这次事件中,我只诉诸于我的常识和理性思考,我追求一个真相。因为社会对公众人物的道德责任远高于对普通人的道德要求。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立场的傲慢,而对事件一开始就产生偏见;同样不能以情感好恶来代替理智和自我判断。

为民主自由而呐喊,不可否认这是署名为“韩寒”的博客文章的价值。事实上,我不是对这些文章不满,我还曾为其中一些文章叫好。然而,我们常说“听其言,观其行”,言行不一、没有道德底线的公众人物,据说要“影响中国未来二三十年”,这是对中国人的嘲弄。喊喊口号、说说漂亮话,估计很多人都会,对于所谓的公共人物,我们不是看你说了什么,而要看你做了什么。

话说回来,在此次倒韩事件中,我相信,很多网友之间很可能惟一的交集就是挖掘真相。我们不是谈论政治观点和立场取向,我们只关心代笔与否,行骗与否。代笔与行骗,与社会的诚信有莫大的关系。自由言论和自由表达等一系列自由权利,需要理性的思考和判断,因而建立在充分的信息占有基础之上、建立真相基础之上。苏联戈尔巴乔夫的政治改革第一步是“公开性”,南非终结种族歧视后的全国和解,是“真相”基础上的“和解”。真相将历史和人暴露在我们面前,从而拷问和唤醒我们的良知。胡适在看到美元上印的“相信上帝”后写道,应该改为“相信人”。这是胡适对人类良知的信心。但是,良知一定是基于事实真相的。

现代极权社会的治理术不外乎谎言和暴力,其中谎言被暴力更有杀伤力。谎言不仅加大了社会交往的成本,而且摧毁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破坏一个社会的良风美俗。

大大小小的骗子言论再高明、骗术再精湛,总会有被人揭穿的时候。坏人嚣张是因为好人沉默,骗子们、投机分子们的猖獗是我们放弃了思考。学术超女于丹说,我们不需要刻意思考,自然地生活。于丹这是将人拉回到动物行列,人怎么能不思考呢?虽然有人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我不认同。因为思考能力是上帝植入我们身体中的神性。经验和理性是我们思考的开始,常识和逻辑是我们思考的结果。也就是说,我们的安身立命,凭借的是常识和逻辑。

来源: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450795.html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