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青春》:韩寒作品的性爱描写(限18岁以上读者) — 石毓智 2012/2/23

发布日期: 二月 23, 2012 5:00 上午

评《青春》:韩寒作品的性爱描写(限18岁以上读者)

作者:石毓智 2012/2/2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af05000100zr57.html

———————————————————————————————————————

韩寒的作品应该列为18岁以下青少年不宜读物。这是我看了他《青春》后的一个感觉。

有人认真读过早期以韩寒名义发表的作品,认为是一个猥亵的中年男子写的。然而《青春》看起来是韩寒自己写的,起码是部分章节,因为其语文水准就是高一差生的,而且思想境界极为低俗,虽然也许被人加工过、润色过。读《青春》几乎看不出有什么艺术想象力,绝大部分的比喻都是性爱方面的。

韩寒在其文中炫耀,2010年春晚的用语来自他1997年的一部作品,网上查了半天,才知道原来是:“有才就像女人怀孕一样,时间久了就能看出来。”这个比喻可能是韩氏比喻中最高雅的一个。但是也没有看出来多有才。春晚是取自韩寒的作品,还是作者人家自己创作的,尚不得而知。

韩寒最近在一次采访中说,自己每天要读五、六万字的书。可是从他的作品里一点都看不出他读过书,除了赛车就是拿性爱说事。这就令人纳闷,一个很有思想的人,一个经常写东西的人,怎么会对读书的感受只字不提呢?

现在让我们欣赏一下韩寒的性爱描写。性爱是人类的本能,但是人类区别动物的最大一点是,人类有羞耻感,追求具有审美的性爱。文学作品不是不能描写性爱内容,而是要有品位,特别是有道理,与故事情节相符,可以深化作品的思想。然而韩式作品的“性趣”可以用他们自己的话来概括:“他们的高潮是没有前戏的”(138页)。就是作者“性致”起来,突然“露点”,突然“翻云覆雨”,突然“雨过天晴”。让人觉得目不暇接,瞠目结舌!

韩寒对性的热衷,致使他性倾向有时模糊不清,不知道是具有同性恋倾向呢,还是过于多愁善感,还是只是为了取悦读者。请看下面一段他获得车赛冠军时的一幕情景(168页):

“最后,进入维修区后,车队经理北极虾抱着我激动流泪。他是一个很好很正派的人,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终于迎来了车队的第一个车手冠军。当时他紧紧地抱着我,虽然我很激动,由衷为他高兴,但是我也很手足无措,因为第一次有男人抱着我流泪,我实在是不能擦拭他的眼泪,吻干他的泪痕……”

作者在“吻干他的泪痕”之后还用了省略号“……”,也许是当时的他浮想联翩,也许是为了让读者浮想联翩,当然也可能兼而有之。这也许是当时韩寒个人情感的自然流露,别人也没有权利干涉他的性取向。但是如果就是为了制造噱头来吸引读者的话,该作品就应该列为“限制级”,起码是18岁以下的小孩不宜阅读。

除了做爱,韩寒似乎对什么都不感兴趣。2007年7月25日是百年一遇的日全食,看韩寒是如何评价的(170):

“今天和队友王睿说起,王睿说,重庆那里应该能看到。我说,看不看太阳根本无所谓,这段时间里其实应该花十五分钟和心上人做一个简短的爱,这样日后就可以大言不惭地对别人说,我年轻的时候和女朋友上床,时间最短的一次都从天亮做到了天黑又做到了天亮。所以我认为,年轻的情侣们起大早跑到街上去看日全食绝对是失策。”

这就是韩氏的机智,他一定还自鸣得意:我多有创造力!短信息中的黄段子大概就是这样创造出来的。国人在性幽默上,我敢说已经走向了世界的前列,甚至是世界冠军。如果这是韩寒自己的首创,韩寒在编写性幽默的智商一点不低,可能还高于青少年的平均值,否则怎么会被捧为偶像呢?然而这段话来自他的杂文《500年前》,该文主要是说赛车场上死去的运动员的,应该是一个沉重的话题,韩寒却突然给你来了一段荤段子。令人啼笑皆非!

韩寒还对性爱的姿势、类型、难度也发表了自己的高见。下面一段来自他的杂文《几多事》(175页):

“我战略储备的衣服到今晚就结束。让酒店去洗,服务员送来鲜花,说要祝节日快乐。多少这样的事情,无情人终成眷属,有情人却成陌路。愿所有我的读者都可以让意中人变成枕边人,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千年修得同性恋,但两百年绝对修不成三个人共枕眠,也修不成3P,希望你们修成你们想修的样子。”

这应该是韩寒在外比赛住宾馆,看到眼前送花的女服务员,而弄得心里乱七八糟、心花怒放的自我写照。但是这一段写得确实乱七八糟。一乱是标准不一,描述的角度乱变,“同船渡”是做爱的姿势,“共枕眠”是睡觉的方式,“同性恋”是对象的性别,“3P”则是做爱的人数。特别是这几个时间长度,“十年”、“百年”、“千年”、“两百年”,按照人的生命周期都是100年的话,天下所有的有情人只能做到“同船渡”了,因为这只需要十年,其他的做爱种类都得至少100年以上的修炼。那些追求性爱花样翻新的韩粉们,看了这段,能不郁闷死吗?按照韩寒的逻辑,“同性恋”是最难能可贵的,因为它需要一千年才能修成正果。这样,那些凡夫俗子们只能干些“十年”就能修好的勾当!

不知道韩寒想告诉他的读者什么样的信息。是想告诉读者做爱的花样呢?还是想告诉读者不同做爱的难度呢?不得而知。

我不是说韩寒不应该描写性爱,而是说他性爱描写的水平很低。我的那些没有读过高中的堂弟们,谈这些话题,水平比韩寒不低。

韩寒的作品很受青少年追捧,恐怕与这些性爱的“佐料”分不开的。如果说这是一种春药的话,也是假春药,绝对不会起到让你有春意盎然、神魂颠倒的效果。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