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韩寒保卫战二 — 萧夏林 2012/2/23

发布日期: 二月 23, 2012 5:00 上午 | 关键词:

南方周末,韩寒保卫战

南方周末,韩寒名誉权保卫战

作者:萧夏林 2012/2/23

http://xxlmc1855.blogchina.com/1247261.html

———————————————————————————————————————

韩三篇争论的无聊的时候,麦田写了一篇《人造韩寒》,揭开韩寒文章韩寒父亲韩仁均和其他人代笔的韩寒神话的真相。南方报系慌了,南方公知傻眼了。韩寒代笔事件爆发,对韩寒神话的杀伤力远比韩三篇杀伤力大,代笔真相让韩寒神话失去一切正当性和合法性,等于宣布韩寒神话彻底破产。

韩寒集团做贼心虚,自以为是,一边炫富,一边最下流的语言攻击谩骂,造谣诽谤,以为可以像干掉麦田那样干掉方舟子,吓退批评者,他错了。几个回合下来,韩寒被方舟子曹长青等打得落花流水。韩寒代笔真相像天空星星,随着夜深不断浮现,而且是韩寒集团自证代笔。

南方报系南方公知恐慌了,刚刚包装打造的韩寒神话就这样破产了吗?南方报系当然不愿意,十万个不愿意。韩寒对错都要保。这是南方报系独霸中国的权力傲慢,是南方报系的霸权主语所致,他们与央视和人民日报没有什么两样。但是,韩寒漏洞百出,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比南方报系想象的豆腐渣还要豆腐渣。南方报系的韩寒保卫战陷入韩寒保卫战以来最大危机。

韩寒一败涂地,走投无路,只能起诉方舟子,向政府求援。上海官方马上出手,下令上海媒体不能质疑韩寒,掀起韩寒保卫战。韩寒与余秋雨一样是上海的名片。韩寒不能倒。当然,韩寒在性质上与余秋雨没有什么差别,韩寒对麦田方舟子的谩骂造谣诽谤,一招一式颇为余秋雨,无耻下流程度虽然比不上首骗余秋雨,但是,他正在向余秋雨努力学习。

韩寒向官方求援,这是既定方针。是韩三篇的具体时间而已。只是提前公开而已。

南方报系必须支持韩寒,否则韩寒就马上倒掉。韩寒只能在法院求得胜利。虽然韩寒已经倒掉,但是由南方报系撑着,还能苟延残喘一阵,留下没有彻底倒闭的影子。

南方报系此时只能问立场,不问是非了。否则,韩寒保卫战没办法在进行下去。

当然,实力强大的南方报系必须保韩,放任韩寒灭亡,不仅自己打造的韩寒宝贝快速完蛋,自己也将脸上无光。重要的是,韩寒的死敌方舟子是南方报系的头号死敌。南方报系的精英多与他有仇。不过,南方报系要保卫韩寒风险很大,支持韩寒起诉,把希望寄托在上海法院里,南方报系和韩寒要靠政府战胜方舟子,胜之不武,也难以取信天下。在司法黑暗,上海官方介入的情况下,意味着与黑暗司法同流合污,要冒“自己反对的正在成为自己”的巨大风险。韩方大战的核心是文学批评言论自由与公众人物名誉的冲突。方舟子质疑韩寒代笔,都是在言论自由文学批评的范围内进行,非常理性,所有质疑都有根据。相反韩寒集团,表现下流。韩三篇所言的中国民众素质低在这里获得答案,原来中国素质最低的不是普通民众,而是南方报系包装青年意见领袖韩寒。

言论自由是自由主义的核心价值,也是所谓南方报系的标志。但是,为了韩寒,南方报系核心价值可以抛弃。保卫韩寒比捍卫言论自由重要。

当然,南方周末还是笑蜀领军,李铁熊培云紧紧跟随。

在微博上,笑蜀和李铁保卫韩寒奋不顾身,可谓南周双枪。他们为捍卫韩寒可谓放弃了一切尊严,个人的尊严,自由主义的尊严,回到文革话语体系中。两人跪拜韩寒,诡辩狡辩,一切为了韩寒,一切为了南方报系南方周末的面子。

1、笑蜀捍卫韩寒,走投无路,徒唤奈何

在笑蜀是著名公知,韩寒与笑蜀相比影响力和贡献是小巫见大巫。但是,韩寒是笑蜀心中的神,韩寒在笑蜀心里不可替代,在中国也不可替代。笑蜀面对韩寒时刻是跪着的。真假不说,起码现实是这样。

A

笑蜀:我专业码字,但儿子并不爱看我的字,却对韩寒文字极沉迷,我很大程度是因儿子了解韩寒。那时我就知道,韩寒码字一定有他特殊的DNA,紧扣了年轻一代的心弦。那DNA一定是他那个时代最个性最微妙的印记,才会不断激起同代人的精神共振。所以,韩寒是独特的不可替代的,代笔之说,纯属构陷。

笑蜀的儿子中心论,决定了韩寒中心论,决定了笑蜀韩寒中国核心论,笑蜀显然是走火入魔了。明天你儿子不爱麦当劳,不爱韩寒的,不上学专心玩游戏,游戏就是这个时代最个性最微妙的印记?南方报系虚构神话,用假大空的方式造神,制造虚假青年偶像,倡导韩寒读书无用的成功学,把商业娱星当做国家公知,让自己的儿子和青少年盲目崇拜,毒害青少年,毒害自己儿子,这是南方报系,尤其是你们南方周末的罪恶和耻辱。当你们制造的超级豆腐渣工程完全暴露天下的时候,不仅不反思自己,还像动车那些邪恶官员那样,全力保护,调动一切资源搞韩寒保卫战,污蔑诽谤质疑者,打假者,你们与那些贪官污吏有什么两样。现在还装糊涂,用儿子当跳板,再次神话韩寒。

笑蜀兄,韩寒是不可替代的,任何人都是不可替代的,余秋雨也是不可替代的,不可替代无法推出“代笔之说,纯属构陷”的结论啊。韩寒代笔也是不可替代的啊。代笔是不是构陷,不是笑蜀说算。韩寒有种接受质疑者的挑战,而不是假期尾巴,落荒而逃,到政府法院里寻求保护,也不是南方报系喊冤叫屈混淆视听。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不就完了。凄凄惨惨戚戚,不敢出来,让你们声嘶力竭,大喊大叫,不是更可疑吗?甚至让人怀疑你笑蜀也黑夜其中。

笑蜀兄,对于你来说,不没什么人是不可替代的,只有你儿子才是不可替代的。不要学韩寒,拿自己的儿子当工具,把自己搞得狼狈不堪。

韩寒神话倒了,李书豪在美国崛起了。

不要绑架儿子了。自己造神,绑架儿子,让儿子入瓮,还说儿子绑架了你,继续造神运动。

去年春天慈善首骗陈光标倒了,今天是青年首骗韩寒倒了。陈光标神话南方周末很有功劳,但是去年陈光标神话倒掉,南方报系表现勇敢。面对青年首骗韩寒,应该继承去年的传统,击之,破之,重建南方周末尊严。

笑蜀,南方周末的造神运动闹剧该结束了,不要死不认账了。

B

为了保卫韩寒,笑蜀不惜歪曲方韩论争的巨大价值意义,甚至进行政治构陷。

笑蜀:没想到还在吵韩寒,但已经不是吵要不要革命民主自由,而仅仅吵韩寒有没有枪手。从顶级公共话题到无关痛痒的私人话题,这乾坤大挪移真够成功,谁说里面没高手?

韩寒代笔是巨大的公共话题,怎么是“私人话题”了,要是私人话题会有这么多人参与吗?去年年底,搞什么鸟三篇转移了乌坎村的民主运动的核心话题。在千年年末,是不是有一帮人在去年钱云会悲剧中也扮演过,大家可是历历在目啊?南方报系,尤其南方周末与书商勾结造神,制造韩寒神话,招摇撞骗,是公共事务,还是私人事务?是无关痛痒吗?所谓“成功”,所谓“高手”,无非是说这是阴谋,质疑韩寒是五毛阴谋。

到底谁是五毛呢?韩三篇里有答案。不知是故意不信,还是装作不信。

2011年年底,2012年年底,转移话题的身影,大家何其熟悉?

C

为了捍卫韩寒没有代笔,笑蜀还抛出所谓的文学创作的神秘性——作家无法自证清白。显然荒唐。

笑蜀 : 写作,以及所有文艺创作,皆有其神秘性,因其很大程度上依靠灵感,而灵感的得来是无理由的,没逻辑的,难以解释的,因而跟科学实验不同,难以事后复盘,即难以自证。有人要求韩寒自证非代笔,这不故意刁难人么?韩寒有那义务么?

笑蜀:我说过写作有神秘性,科学靠勤奋和积累,文艺靠天赋和爱好,而天赋和爱好超越常理无法解释。你非要人家用常理回应莫须有性质的有罪推定,不能回应即为自证其罪,说白了,这就是写作界的肃反,就是写作界的恐怖主义统治。

艺术创作具有神秘性,最有神秘性的恐怕是音乐美术,然后是诗歌小说。所谓神秘性具体表现就是创作中的迷狂和灵感,所谓的酒神精神。灵感有神秘色彩,但是,神秘并不是不可解的。当灵感来到纸面上的时候,神秘和非理性就具体了,就不再神秘。笑蜀显然无限夸大了文学艺术的神秘性,夸大了艺术的非理性。韩寒文学基本上是害人的垃圾文学,文不通字不顺,难以卒读,是不入流的文学,何处有灵感的光辉,何处是艺术的神秘?拿文学的神秘性和非理性诡辩不觉得寒碜吗?笑蜀们高度瞻仰的韩寒博客,是有磅礴的思想,还是有高深的理论,还是有优美的汉语展示。你们把豆腐渣包装称长城,把泡沫夸张成月球,然后月亮代表我的心,相互利用,发展南方报系权贵集团。这又是何居心?

抛弃理想,利益成为一切。现实就是现实,大家不要再装。

大家为什么质疑韩寒,制造韩寒泡沫的笑蜀应该清楚。文学当然可以自证清白,接受一切挑战,战胜一切挑战,很容易自证清白。另外,也没有人要求韩寒自证清白,是韩寒自己拿出所谓的伪手稿,伪手稿自证清白吗?论战走投无路,官方求救,法院获胜,南方周末可以为韩寒欢呼胜利,欢呼自由的胜利吗?质疑时每个人的权力,是言论自由。一向主张言论自由的南方报系,为什么到了自己人头上就叫“故意刁难”了呢?质疑不是刁难,质疑公众人物更不是刁难。只有做这心虚的人才这样躲闪质疑,才害怕质疑。你韩寒是公众人物有义务自证清白。公众人物难道只享受受公众人物的利益,躲避公众人物的责任吗?

不要真相大白,本质毕露,就气急败坏地地说质疑者搞恐怖主义,什么写作界的肃反。质疑者网上质疑几下,就说人家搞肃反,搞恐怖主义,太搞笑了。整个南方报系,强大有权有钱的南方报系,泛南方报系,动员一切力量,民间的官方的,在保卫韩寒。质疑的文章难以发表。到底是谁在高肃反,在搞恐怖主义。十几年来到底是搞小圈子主义,是谁公报私仇,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打着自由公正的旗帜,为极少数人服务,搞恐怖主义,形成南方报业权贵利益集团和资本集团。

有真才实学的公众人物怕质疑吗?

只有草包笨蛋,只有假的,才做贼心虚,害怕质疑,才进法院,向政府求援。

看你们这个气急败坏,走投无路,一副失败主义的狼狈相,想说韩寒不代笔都难啊。如何韩寒不代笔,韩寒何以如此,笑蜀何以至此。

D

为了捍卫韩寒,萧翰说韩寒是疑似公众人物,笑蜀甚至想否定韩寒的公众人物身份,以便让韩寒摆脱被质疑的命运。

笑蜀 : 不是说韩寒不能批评和质疑。但批评须针对其观点本身,质疑须凭硬证据。我厌恶一种做派,打着质疑的大旗,恶意揣测,有罪推定,无限上纲,似乎不置之死地不后快,凸显耄氏斗争哲学的精髓。用两个字概括,叫恶毒。读者多几个就叫公共人物,扣一顶公共人物的高帽其名誉权就不受法律保护?

过去南方周一再强调公众人物概念,强调公众人物在言论自由中的价值,怎么到了自己的神话韩寒这里,韩寒就不是公众人物了呢?请问笑蜀是谁把韩寒包装成南方周末的年度人物的,是谁把韩寒包装成青年意见领袖的,吹捧成当代鲁迅的?不是南方报系,不是南方周末吗?这样的人还不是公众人物?看到公众人物成为包袱了,就想甩包袱。就想躲避质疑。

笑蜀一再强调所谓的硬证据,他不太理解硬证据。所谓硬证据,一是直接证据,有了直接证据,就不需要质疑了,也不叫质疑,那叫举报,那叫去领4000万悬赏,不过这样的硬证据韩寒已经提供。一是常识,方舟子和质疑韩寒的专家学者,无不是在用常识质疑韩寒父子的众多间接证据,然后根据因果逻辑关系,推断代笔结论。无论在学术论争中,还是法院判案中,常识往往就是强大的硬证据。法院判案没有你所谓的硬证据一样判案,他们往往就是根据所谓的软证据,然后常识化获得答案的。我告诉笑蜀,言论自由里没有有罪推论。如果没有代笔,没有大量的证据,没有常识的力量,有罪推论也是白搭。如果你有罪推论算作言论自由的概念,质疑当然要有罪推论,否则你还质疑什么。如果你没罪,有罪推论,也推论不出有罪来啊?

笑蜀为了韩寒,这样气急败坏,扣帽子打棍子,真是韩寒的好兄弟。

E

看完下面两条笑蜀微博,发现笑蜀弄了半天,也默认了韩寒代笔。

笑蜀:民主不民主道德不道德之间有广阔灰色地带,民主控道德控却不认灰色。韩文署名即属灰色地带。且不论无铁证证明代笔,有又如何?韩为何不可有工作室?他主导,按市场需要打造个人品牌?韩就是个媒体,你供职过的南方大院,报社领导署名的言论,都领导自己写?他们也毒瘤了?// @彭晓芸 :真假无关紧要?

笑蜀 : 且不谈一个人的文风有唯一性,十余年如一日团队代笔而文风如一根本天方夜谭,就算代笔,肿么了?代笔骗文凭职称乃至乌纱帽,该打。但如果只是代笔卖几本书,那么告诉我,哪条巿场规则或署名规则禁止集体笔名?

当笑蜀为韩寒辩护不下去的时候,笑蜀发出“代笔”“又有如何?”,“就算代笔,肿么了?”愤慨。这是耍无赖,还是代笔光荣呢。

代笔又如何?代笔就是欺骗。任何个人化的代笔都是欺骗,都是不道德的。另外,还要要看是谁。具有独立个人意义的文学艺术和学术创作,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官员作家学者文化明星等公众人物著作,不能代笔,代笔就是欺骗。一旦被发现,就必须接受社会的质疑和批判,承担后果。有些人即使代笔,只要不重要的公众人物,似乎也没有太大的问题。代笔事件在中国遍地开花,大学里,单位里,学生给学生代笔,学生为老师代笔,教授给院长代笔,单位里,同事给同事代笔,下属给领导代笔,官场里处长给县长市长,甚至省长代笔,都比较普遍,而且形成市场利益交换机制。一旦被发现,后后果也比较大,在港台和国外,你必须下台。

韩寒绝对不行。因为你是靠这个成功的,靠这个成为意见领袖,成为当代鲁迅的。这是韩寒的立命之本。如果你代笔,你的天才是假的,你的叛逆是假的,新概念是假的,小说是假的,博客是假的,一切都是欺骗。事实也是如此。真相出来了,你倒塌了。不过这样也没有什么,韩寒也进不了监狱,只是失去了名利,论说也没什么。毕竟靠代笔获得了巨大利益。不代笔,制造不了天才,什么都得不到。

韩寒可以有工作室,按市场需要集团打造品牌也可以,但是,韩寒要承认。韩寒死活不承认有团队。虽然谁都看到他的团队。如果韩寒这样干,根据市场需要,今天靠革命公知发财致富,明天背叛革命,投靠政府,你们还给他年度公知吗?他还是南方周末年度公知人物吗?你们还说他是当代鲁迅吗?

一切代笔都欺骗,都该打。代笔买几本书更应该打。方舟子为他儿子代笔,包装成为天才作家,青少年偶像,大大提高书的市场号召力,发财致富,你说该打不该打。难道不该打吗?另外,集体署名与代笔没有必然关系,甚至不是代笔。你所谓的报社领导言论如果是社论肯定是职务写作,领导也参与写作,这不叫代笔。如果南方周末的主编发一篇非社论的文学评论,请人来写那就叫骗人的代笔,发一篇散文,那叫代笔。笑蜀你的这个论调逻辑走偏了,像许子东捍卫韩寒时所谓的奥巴马国情咨文是代笔一样,非常无赖可笑了。

笑蜀这么一个笃信自由主义的战士掉在韩寒保卫战的泥坑,完全失去自己,成为自己反对的自己。看来利益集团牛逼死人,也害死人。笑蜀为保卫韩寒,声嘶力竭,呕心沥血,可以说生命不息,保韩不止,几乎是垂死挣扎了,观之,不觉令人唏嘘。难道笑蜀是韩寒集团工作室的核心干部,竟然这样鞠躬尽瘁。

笑蜀只要立场,不要是非了。笑蜀的自由主义灵魂,难道早已凋零。

2、神州第一韩粉李铁,微博跪拜保韩寒

南方周末评论员神州第一韩粉说李铁的辩护更是离谱,幼稚无知,荒谬可笑,用韩寒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大傻逼。评论他的微博也是傻逼。不知道他这个智商怎么当上的南方周末评论员。难道是因为崇拜韩寒。

李铁:给韩寒代笔有多难?入行三年,谈谈写评论的感受:这是一个完全靠笔说话的工作,这行里写出来的人,都是凭硬本事。而且,谁能写出真正高水平的文章,立即走红。南方周末长期求好稿若渴。这二十多年来,只有两个人写杂文和评论,名气比同时代同行明显高出一个数量级:王小波和韩寒。谁能代笔?”

李铁:我有个问题,这次说韩寒代笔的,有几个是写文章写出了点成就的人?有谁是在生活中有趣的潮人?他们平时连体育新闻都不看,怎么能理解一个大都市的80后潮人的调调?苦大仇深,天天只知道板着个脸谈革命和政治的迂腐之人,哪有资格来品鉴韩寒?

李铁:借用别人谈文革的一段话来评下韩战:文革大批判中一个最常见的口头禅叫作“铁证如山”。我请当代青年注意,今后你们只要听到这四个字,基本可以肯定没有证据,因为没证据,他们只能用“铁”和“山”这样的大字来掩饰。在大批判的杂声喧嚣当中,不可能存在证人证据的鉴别、反证、和排除机制。

李铁:此次韩战让我看到了新瓶装旧酒的现象:文革的所谓大批判,也是打着挑战权威、揭露黑幕的口号。然后选择名声大而无实权的人物下手,因为这样可以调动下层失意文人挑战大人物的心理,却又没有实际风险。文革的大批判是为了迎合政治斗争的需要,微博的大批判为了迎合庸众围观的需要,区别只在表面。

李铁是谁?神州第一韩粉。看看这段李铁文字就知道李铁是什么人了:“韩寒是不是当代的鲁迅?这其实已经不是一个问题,事实已经做出了最好的回答。作为这个时代的意见领袖,他的言论已经深深嵌入到了诸多公共事件当中。仅以影响力论,韩寒不是当代鲁迅,谁是?”

在笑蜀李铁这样的韩粉眼里,韩寒永远伟大光荣正确。因为在韩寒问题上,他们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3、第一韩粉写社论,假公济私保韩寒

南方周末当然不甘于在微博上战斗,微博影响也不够广泛,应该在自己地盘上南方周末上进行战斗。谈革命民主自由不好谈,但是谈代笔,谈言论自由,谈名誉侵权,打击方舟子还是好谈的。在2012年2月日,关于方韩大战,南方周末推出大小4篇文章,进行韩寒保卫战。核心文章两篇,一篇是方舟评论,所谓南方周末评论版的南方周末社论,一篇是何兵的一家之言。

方舟评论,,刊登南方周末评论员李铁的《“韩寒诉方舟子案”来得正是时候》,这篇文章的立场不用看也知道是坚决支持韩寒的。

南方周末基于韩寒保卫战,用第一韩粉李铁写社论。只要立场,不要是非,客观公正独立滚蛋。就怕只有立场,没有是非。为了韩寒保卫战,南方周末当然不管这一套了。既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才能有战斗力,即当婊子又立牌坊,才能狠狠打击方舟子。

李铁一开始谈论言论自由质疑边界,装作客观中立的样子给这场官司定调:“韩寒诉方是民案”将是一个很好的契机,无论最终的判决结果如何,它都将成为一个标杆性的案例,给中国民众上一堂生动的言论自由与法律的教育课”。这个逻辑非常荒谬,这意味着无论判决公正还是不公正,都是标杆,都是生动教育课。这他妈的还有是非吗?你以为你在美国,在港台啊司法独立。南方周末的社论,越来越像人民日报的社论了。

很显然,如果法院判决公正大胆,按照言论自由的世界通则制定言论自由与公众人物名誉的边界,当然是生动的言论自由教育课。如果上海法院根据官方要求,誓死保卫韩寒,制造司法黑暗,干预学术,干预言论自由,制造有一个吴英案,那还是生动的言论自由教育课吗?李铁很显然把上海法院看成世界上最公正最独立的法院了。当然,只要判韩寒胜,判方舟子败,李铁就认为最公正。在司法已死现实中国,南方周末还有这样的社论,不是匪夷所思,而是别有用心。李铁知道,南方报系知道,韩寒最终胜诉。南方周末社论是韩寒保卫战的重要组成部分,韩寒胜诉是一切。这也是为什么他来写的这篇社论。

这是南方周末韩寒保卫战,在言论自由上,在司法判决结果上,给上海法院合法性,判决方舟子的死刑。所谓无论判决结果如何,就是无论怎么判,都是韩寒胜诉。

李铁故意躲避中国现实,给这个案子定调“无论最终结判决果如何”,而不是如果。因为一如果,就会如果判决公正,就如何如何,如果圈钱交易或者官方指示,就如何如何了。李铁当然不敢如果,一如果就露南方周末陷了。不过,你不如过也露陷了。仅仅凭李铁这个大傻逼来写就说明了一切。

由此可以看出,为了胜利,未来打击宿敌方舟子,南方周末社论可谓不择手段了。

“司法的介入当然大大有助于真相的澄清,一个理智的现代公民也应该尊重公正的判决结果”。李铁的所谓公正判决,就是韩寒胜诉。李铁当然把上海法院当做光明的使者了。这是李铁的光明,这是韩寒的光明。上海官方保护韩寒战,方韩大战,上海会有公正的判决吗?所谓方韩大战,属于言论自由和文学批评范畴,司法介入无疑是侵犯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而且,目前中国法院也没有能力解决方韩之争这个问题。司法介入不会澄清真相。在今天上海韩寒保卫战中。上海法院介入,将是中国言论自由的悲剧。虽然上海法院可以有机会坚守言论自由价值,创造中国历史,但机会渺茫。

“方舟子的很多做法都远离了以往他打假时秉持的严谨态度,迄今没有拿出一个能证明韩寒代笔的强证据。‘只要是对他有利的说法,他都拿来用,而不辨其真伪’的做法也饱受媒体批评。在方舟子的微博中,数次出现“只出示对自己有利的证据”、‘基本上无视不利证据’的做法,在错误的举证被证伪后,方舟子往往选择无视,不做更正,打一枪换个地方”。 李铁装了一会人之后,干脆完全站在韩寒这边,还大胆引用韩寒批判方舟子的话作为论据,批判方舟子。李铁的狐狸尾巴彻底暴露出来。

最后,李铁说:“如果上海法院受理“韩寒诉方是民案”,公众将收获的,是关于言论自由的法律边界何在,是关于公开辩论的内在自律何存。在微博火热,我口说我心的时代大门开启的今天,它来得正是时候”。李铁将希望韩寒保卫战的胜利寄托在黑暗司法上,寄托在上海法院里。当然这是李铁的希望,南方报系的希望,韩寒的希望,而不是国家的希望。

中国的法院无权审判言论自由和学术评论案件,他们也没有这个学术能力法院的介入只能制造司法干预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的悲剧。所谓的“收获”不过是瞒天过海的李铁和南方周末把戏而已。李铁所谓“来的正是时候”,再不进法院,韩寒死无葬身之地。李铁无非在告诉世人,韩寒必将胜诉。同时大家也明白,韩寒只能依靠政府挽回败局了,也为南方报系挽回颜面了。

4、何兵评论是“一家之言”吗?

南方周末这期26版,《一家之言》发表何兵《韩寒失策的诉讼》,何兵对方舟子质疑韩寒的正当性,对质疑的边界和言论自由核心价值做了精到的论述,也批驳了陈有西方舟子质疑不属于文艺批评的荒谬。不过,最后结尾让人大跌眼镜,“我对本案拟判是:方舟子称韩寒的文章系他人代笔,无事实依据,但文章未超出言论自由的范畴,驳回韩寒的诉讼请求。此判决,还韩寒以清白,给言论以自由”。所谓“还韩寒以清白”实在与文章论述不合。我甚至怀疑有人篡改了何兵文章结尾,最后一句话不仅不符合何兵的中心意见,在结构上也属于狗尾续貂。只是最后一句,太符合南方周末的立场。我怀疑最后一句话又猫腻。

这篇文章是为方舟子说话的,在关键的韩寒保卫战中,南方周末不会发表反对韩寒的文章。但是,加上这么一句话,韩寒代笔就不是代笔了。

在2月10日北京的法制晚报上,何兵写了一篇类似的文章,最后一段没有“此判决,还韩寒以清白,给言论以自由”。他说“法院不会判决韩寒没有代笔,因为从司法技术角度而言,判决证据不足;如果直接认定韩没有代笔,万一有一天证据出来了呢?所以,我认为法院不宜判定韩寒没有代笔,除非证据非常清楚,最好的判决是,方的质疑无事实依据。”我想这才是何兵的立场,也符合何兵论述的逻辑。

26版《公益巡视》栏目发表《争论,多些谦谦君子之风》,是劝说韩寒向他爸爸学习,要有谦谦君子风。不过,韩仁均在这场论战中并没有谦谦君子,相反还有恶毒攻击谩骂,这是为韩仁均唱赞歌,还是批评韩寒战斗失态呢?

28版的《腾讯微博》的《韩战风云》处是唐岩和彭晓云微博,一个是说韩寒无罪,一个是说韩寒有罪,算是平衡吧。所谓“韩战风云”有点让人费解,不是方韩之战吗?难道是故意突出韩寒的重要地位。南方周末的用心让人回味。

这期南方周末韩寒保卫战,南方周末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公然抛弃自己的自由主义立场。当然,这也不是第一次抛弃了。只是这次比较公开。南方周末为了保卫韩寒,真是大亲灭义了。

南方周末过去反对的的正在成为他们自己。

想象王志安的话吧。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