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易中天要袒护韩寒? — 石毓智 2012/2/24

发布日期: 二月 24, 2012 5:00 上午

为什么易中天要袒护韩寒?

作者:石毓智 2012/2/2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af05000100zstl.html

———————————————————————————————————————

易中天是一个文史哲少有的通才,我欣赏他广博的知识、慎密的推理、犀利的眼光、精彩的文笔。但是在韩寒这件事上,易先生的表现却令人大跌眼镜,让很多像我一样崇拜他的人很失望。方舟子举证了那么多材料,韩寒又在镜头面前一问三不知,难道易先生看不出问题吗?这说明判断是非的背后有着各种各样的社会文化因素,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并非钉是钉铆是铆,黑白面前人人清楚。下面根据我的经验来谈谈这个问题。

先谈一下我的经验。2002年在网络上,我披露了美国一所大学的一位讲座教授,他起码有5篇论文是抄袭自50年代日本的一位学者的著作,从数据到结论都一致,为了掩人耳目,他只是变更一下人家罗列数据的顺序而已。我原来设想,这一下我可抓到了一个学术江洋大盗,把材料一公布出来,这位教授就像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可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情况完全向我相反的方向发展:这位教授的亲友疯狂扑上上来反击;那些认为我是他们竞争对手的人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把我搞倒,也落井下石;平时很赏识我的学者觉得这位后生多事、不够厚道;我原来的同辈好友怕引火烧身,也与我保持距离。我一直在想,这是为什么?其中的原因也可以适合今天方舟子的情况。

一、中国尚没有建立其学术文化产品的规范。特别在今天诚信普遍缺失的社会里,造假现象无处不在,大家对造假的容忍度也随之变高。不少人甚至认为,能造假获利是一种有智慧的表现。

二、在中国人的逻辑里,情义永远大于是非。如果一个人与造假者曾经是好友,或者认同、吹嘘过造假者的才华,或者与造假者具有某种利益上的共享,这样他们之间形成一辱俱辱一荣俱荣的关系。

三、兔死狐悲的情结。出于保护自己的本能。看到同行今日遭此“厄运”,很担心这种“较真”的风气蔓延,说不定哪天自己会被无辜伤及,虽然自己也没做什么亏心事。

四、中国人不喜欢锋芒毕露、过于较真者。老谚语不是教导我们:“水至清则无鱼。”难得糊涂,得饶人是且饶人,这是社会大众所提倡的。

五、孔乙己的“窃书不算偷”的社会心理。社会上一个人贪污了几百万要判重刑,贪污几千万、上亿,则要判无期、甚至枪毙。但是在科学文化领域里,有人靠造假来糊弄骗取上亿的钱财,比如上海交大的学术造假事件,也没有听说当事人谁被判刑的,顶多是开除公职。

六、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看到一件事弄得人家身败名裂,家破人亡,所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是一种立德、仗义的事。反怪揭露造假者多事、不够厚道。

七、以权威作论据的大众思维。易中天写这种文章,不论是出自杂志社的约稿,还是韩家的请求,或者自己的决定,都是抱着这样一种心态:易中天的话可以定乾坤,判是非。这是一种最常见的逻辑论证中的错误。我当时揭露那个美国华裔教授时,他们就搬出台湾中央研究院的两位院士在网上发帖子,语调和语气跟今天易中天的如出一辙。

易中天袒护韩寒,因素是复合的。也说明我们这个社会在接受智力产业的规范上有多么地困难!

任重而道远,方舟子加油!方粉们坚持!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