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易中天(一)之《韩寒的新衣》 —- 作者:hanhan2500 2012/2/25

发布日期: 二月 25, 2012 4:12 上午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a515e790100x3bg.html

    本来就昨天博客:透过《老赵会客厅》看韩寒智力一文后,准备接着写一篇《透过韩寒看名人》。之所以要写这样一篇文章,起因是则来源于几天前,在阅读易中天老师的博文,偶然发现一篇博文:《韩寒的新装》后,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还是产生了这个想法。说实话,当时上易老师博客,是本着膜拜的心理,恭敬的态度,去阅读。本人阅读作品有限,去年所看书籍不过三五本,其中就包括易老师的《品三国》上下两部。所以慕名而来,抱着学习的态度。通过阅读能够增长一些知识,将来动起笔来,写些文章,能够有所启发。但是当看到这篇:《韩寒的新装》一文标题后,便开始心有忐忑。没想到易中天老师也不能免俗,也来趟这潭浑水。不过虽然有些惊诧,但是还是更有所期待,期望易老师一贯的客观,公正,严谨,求实的态度能够在文中体现。不会也在韩寒现象面前,像有些文人的博客一样,溢美之词溢于言表,毫不掩饰。坦坦荡荡的坦露自己真实面目。但是遗憾的,是期望还是被失望取代。面对这篇立场鲜明,坚决站在挺韩队列中的博文。巨大的失落感和沉默后,萌生写一篇《透过韩寒看名人》博文。易老师将是主角之一。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文有朝令夕改。 昨天晚上当我又看到易老师博文《兔子怎么证明自己不是骆驼》博文后。我打消了这个想法。易中天老师对方韩之争的关注超出预想。并且在这篇博客中,有为此前博客《韩寒的新装》打补丁之嫌。作为回报。我当然不能掉以轻心,必须以高规格礼遇区别对待。因此决定去其糟粕,唯取易老师作为男一号,改写一篇《质疑易中天》。学生居然可以向老师挑战,的确有些自不量力,就像韩寒所说,蜉蚍撼树,不足挂齿。但是只有一个可以经得起推敲和颠覆的老师,才是名副其实的。至于所谓的质疑,可能其他网友也会有。出于对易老师的尊敬。必须通过这样一种质疑还易老师清白。而且这样的质疑,对易老师来说,或许只在从从容容挥手间,四两拨千斤,轻松化解。但愿如此。不会像韩寒那样,面对质疑,狼狈不堪。疲于招架。

     首先,现更正一下。上篇博文提到韩寒入选《时代周刊》全球影响力100人。对其正面影响力含蓄的表达了否定。不过回过头看来,这种结论显然片面,不够全面和客观。谁说韩寒现象没有正面意义。至少可以把他当成一块试金石。通过所谓文人或者士人的对其博客言论的追捧程度,可以鉴定其品质成色。所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易老师是赤金还是完人。不敢妄下结论。那么,就来分析一下易老师的这篇:《韩寒的新衣》吧。或许可以作为参考。

     易老师博客中第一段,上来就说韩寒不厚道,当然严谨的易老师的“不厚道”是加引号的。否则,韩寒粉丝是不会原谅易老师的疏忽。要知道为了表示对您话语权的尊重,我刚立的规矩,就是不再主动去看韩寒博客。但是昨天就破了。而不立不破后。目的就是要看看韩寒的《谈革命》《说民主》凭什么能够打动易老师。为了能够通篇看完。我保持最大的理性,克制,忍受巨大痛苦。当然,阅读完后,既没有窃喜,也没有不悦。正如您所说,我就是那些看的一头雾水人。你所说韩寒说人家穿的“皇帝的新衣”,就说韩寒不厚道。这不够客观。这种不厚道的人多了去了。只是人家不会放在博客中哗众取宠。就算是你说他不厚道,但是被说得人也不会那么心胸狭隘,真会认为韩寒小朋友不厚道。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更不要自作多情。你以为韩寒说人家穿了“皇帝的新衣”,人家就是皇帝了。韩寒要是有那个本事,他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找件“皇帝的新衣”。当然或许他就是那个穿着“皇帝的新衣”的人。韩寒在某些领域,其影响力已经超于皇帝。可以指鹿为马了。只是不知道,那些跟着附和的人是什么。

      第二段,显然易老师既不是看不懂的人,比如我。当然也不是被误伤的人。比如易老师。您把“文人”细分为士人,学人,诗人,文人。其实无非是将自己归为士人一类,不屑于与其他“文人”为伍。避免被大众的误读而被误伤。您的疏忽导致我们普通劳动者连个名分都没有。何谈民主和革命,革命和民主到底是为了谁?革命成功后,得到民主后,有我们老百姓的股份吗?您可以自居为士人。我可以拍着良心表示赞同。不过身为士人,也没必要沾沾自喜。其实,士人比小人也高明不到哪里。古人云:小人则以身殉利,士人以身殉名。大夫则以身殉家。圣人则以身殉天下。这句话不知道你是否赞同。这句话是于丹间接告诉我的。如果你不同意,就让于丹直接告诉你。你两关系比我熟。如果于丹说服不了你,你就直接或间接找老子。总之,别为这句话麻烦我。离了这句话我就没法往下说了。通过上面这句话,对号入座。易老师既不是小人,也不是大夫,更不是圣人。你只能当有风骨,有气节,有担当的士人。不过千万不要因此自满而忘了自己应持的态度。士人也有死穴。那就是不能超越“名”。就这点来讲,还不如真小人。真小人可以敢作敢当。不会被名所累。不会拿着,捏着。装着或者是装着不装等。要比士人自在多了。也许易老师会说,名也有虚名和实名。自己名是实至名归非浪得虚名。其实实名和虚名界限,并不会是泾渭分明,一个人要做到自知已经很难。要是能再搞清楚自己要的那些是虚名那些不是,估计就更困难了。况且,只要放不下名。实名和虚名都是一回事。如果你要说您这个士人是可以超越名的。那么,问题就来了。那么您开博客是为了什么?你说是为了弘扬思想,传播文化。那么你传播文化和思想给谁?你说是广大的网友?如果广大网友不买您的帐,认为您的理论,曲高和寡,不为主流大众接受?你说那就写给那些有品位和修养的小众?你似乎已经找到知音,但是从此刻起,您已经落入圈套,你一定会在乎部分小众对你的博客的看法。为什么呢,因为您很看重名和口碑。这个观点不管您是否赞成。我还是要接着往下讲,如果受众范围太小,没有点击量,名和口碑如何相传。说的此处,易老师一定会怒火中烧。不过先不要着急。如果我臆想你很看重点击量和阅读者数量,我100%是以小人之心,度士人之腹。因为易老师这个觉悟和底线还是有的。只是易老师的标题带有韩寒名字的博文,确实带来惊人点击量和跟帖。虽然您并不以为然,但是这个实惠是实实在在。不容否认。如果面对他人质疑,你可能会有口难辨。但是你一定会辩的。因为你很在乎名。您其实并未逃脱“士则以身殉名”的法则。但是我可以替你作证,你绝不会庸俗到以身所殉只是为了点击量。那么是什么让易老师写出这篇,言不由衷的《韩寒的新衣》,让我们不能理喻。让我来试一下。以您在《品三国》中,惯用的推理方式,

来分析一下。估计会招您笑话。但是没关系。我是小人,不在乎名和口碑。假设易老师是一个道貌岸然的士人,从街上走过,看到小偷,或者说是扒手行窃或者流氓非礼女子。您会是如果反应。我想鉴于士人的身份,您必须要有所担当。必然路见扒手或是淫手一声吼。但是担当是要担责任和风险的。如果要是扒手的三只手,或者流氓的淫手收回,转而与你厮打,您就未必吃得消了。您衣冠楚楚,与街头混混扭作一团,成何体统。如果要是一群混混围攻,群殴,那么估计您就得要大呼后悔,为什么要多管闲事。然后必然自责。小偷和小流氓就是得手了,又能怎样?用您的话说,还能国将不国乎?反而会责怪被盗者不加小心,那女子太招摇。特别让您生气的是他或者是她可能会从一个受害者,成为旁观者。还有来来往往的其他士人和文人等,要么是隔岸观火,要么是麻木的走过。没准个别与您有过节的小人,还会叫倒好。面对如此世相,下次您要是再碰到类似事件,估计您一定会躲的远远的。不知这种臆想是否准确。

    其实作为士人,不担当也没什么,士人都是为大事担当。岂能与小流氓纠缠。因为士人就是有这个人格缺陷。太在乎个人形象。否则,就成圣人了。但是既然是士人。面对小偷行窃或者流氓非礼,也不必过于计较,小偷要是只偷物,不偷人,流氓要是只非礼而还未非法,就由他去吧。您可以心安的安静的走开。我们无可厚非,也不能强求引火烧身。但是如果因为出于趋利避害的心理,在某些情况下,主动去和流氓搭讪,说一些恭维话,甚至交朋友。那么这个士人身份就应当遭到质疑了。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