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三重门》的代笔之谜(第一回)—- 作者:令狐大哥

发布日期: 二月 25, 2012 2:30 下午

第一回代笔门的焦点之战-《三重门》

作者:令狐大哥

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亦真亦幻难取舍。

悲欢离合都曾经有过,这样执著究竟为什么?

代笔之争进行到现在,很多人都在想,是否混战就要结束了呢?一些迹象是在预示着这一点:方舟子被深圳台转移了焦点,这可以理解,毕竟直接的肉体伤痛还是刻骨的;韩寒仍未上诉,估计不想再引起平面媒体的关注;叶兆言已说再见方方也在改口,萌芽系且战且退;南方系本想放一个烟花哗众,却不幸炸伤自己,近两天也不再冒进了。

但是,重量级公知易中天昨天站了出来,登高一呼:

“如果拿不出铁证,那么,谁被怀疑代笔,我就站在谁一边。”

正当易教授四顾无人之际,太平洋彼岸传来斩钉截铁的回应:

“如果韩寒为假,却得到某些势力的保护脱身,中国现状连文革都不如!”

这个回应来自芝加哥大学社会学教授赵鼎新。当然,这些老江湖都很滑头,统统在观点前加上一个假设,显然都预留了后面的退路。尽管如此,既然还有大人物搀合,这场戏就还在继续。

其实,尽管韩寒说:无法自证。但就这两天的焦点来看,还是有些材料可以提供的。例如:1999年3月28日的电信通话记录,这个东西由律师拿上韩父的身份证就可以到电信局提取,这样有力的证据虽然不能堵上众口悠悠,但至少也表示一种坚决的态度。

南方系也不是摆出一副独醒姿态就可以交差。既然陈鸣挑了事,李铁骂了街,以南方系的渠道不会找不到1998年12月20-22日《新闻联播》的备份。截个屏发出来难吗?拉完屎总应该把屁股查干净吧。

 

言归正传,我本回主要提出的观点是:

如果韩寒课堂上真的写出三重门,就可以证明韩寒没有代笔;

反之,即证明代笔确实存在。

为什么这样说呢,先看几个大家应该都不会反对的观点:

1、《三重门》确实写于1998年第一学期。

为了谨慎,我的这个论点将用3个证据来阐述:

首先,韩父在2000年写的《儿子韩寒》中明确写道:1998年寒假中并未见韩寒写小说,开学后的2、3月份才得知《三重门》,这时小说已近完稿。考虑到1999年春节是2月16日,正常开学时间应该在3月初。因此,按韩父的说法,寒假未见韩寒写书,3月初即知道小说完稿,然后复印拜读,然后才是3月28日新概念复赛。

其次,按韩寒的说法,小说是在第一个高一课堂上完成的。这符合韩父寒假未见韩寒写书的说法。另外,3月完稿前的高一课堂显然是1998年下半年的高一课堂。这段时间,1982年9月出生的韩寒刚满16岁。

第三,提一个文本证据:

《三重门》的前半部有下面一段话:

"辉瑞药厂!"林雨翔接道。那厂子歪打正着掏出"伟哥",顿时在世界范围内名声大振,

作为男人,不知道"伟哥"的老家是种罪过。

百度证明:1998年3月27日,伟哥通过联邦药品及食品管理局的批准

显然,这验证了三重门写于1998年3月以后。而韩家一家人1998年上半年都在为中考奔波,1998年暑假韩寒又提前入校集训。因此,这也指向我们的结论:1998年9月-1999年1月,确为《三重门》的创作时间。

2、《三重门》为韩寒写作水平最高的作品。

这一点我就不展开了,尽管韩寒近来诋毁该作品,但绝大多数拥韩派应该不会否认这一点。就算有些人声称更爱韩寒的时评,但不论思想性,从写作水平来说,时评显然不如《三重门》。

3、韩寒课桌图片如下:

 

这个来自CCTV2000年对话视频,应该可以确定真实。

下面我将展开论述,时间有限,我就用流程图说话:

 

也就是说韩寒如果课堂上写出三重门,结合观点1,韩父和韩寒同时创作,由韩寒每周背诵一段回校默写显然不太可能。这就证明了三重门的创作过程属于韩寒。结合前面的观点2,如果水平最高的三重门属于自己,也就说明后面的《杯中窥人》也有实力写出。至少,如果能证明这一点,我相信一半的倒韩派将会倒戈。至于后面的时评是不是韩寒所写,就真没有必要讨论了。毕竟,天才的少量代笔,上帝也会原谅的。

 

看到这里,很多倒韩派可能会紧张,如果韩寒真的有证据显示课堂上写出三重门,岂不是我们错了?我认为,的确是这样。倒韩派如果觉得不妥,觉得我上面的分析有问题,尽管批评指正,但希望言之成理。

拥韩派也不要把这个作为救命稻草,因为如果承认我的分析。当最后证明韩寒三重门手稿不是课堂上写的,大家就要缴械投降。

 

预告下回看点:

1、韩寒神秘同桌

2、韩父的1998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b00d5e501012fpa.html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