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易中天的《兔子怎样证明自己不是骆驼》 — 黄学章 2012/2/25

发布日期: 二月 25, 2012 5:00 上午

驳易中天的《兔子怎样证明自己不是骆驼》

作者:黄学章 2012/2/2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8e6d5940100wo80.html

———————————————————————————————————————

看了易中天先生的《兔子怎样证明自己不是骆驼》的童话故事,真是叫人忍俊不禁。在此,易先生是想说明,一切事物都是无法证明的。细想也是,你指着兔子瞪着眼睛说,这就是骆驼,谁也拿你没辙。易先生在此搬出赫胥黎的“不可知论”来胡搅蛮缠,可见易先生挺韩已经奋不顾身了。

我猜想易先生原来是想说,“鹿怎么证明自己不是马”的,但怕人联想起“指鹿为马”的奸相赵高,故而改成兔和骆驼的故事了。

虽然,鹿和马改成了兔子和骆驼,但整篇文章之中,“文坛赵高”的专制霸气丝毫不减。

易先生再三强调“代笔问题不能公开讨论”,说这不是言论自由。可是嘴巴长在人身上,大家就公开讨论了,自由不需要向你文坛赵高老易乞求,你打算在刑法上规定一条“讨论代笔罪”吗?

事实上,双方已经公开讨论快两个月了,你堂堂易教授不是也身不由己参合进来了吗?你还想要在茶馆庭柱上,“莫谈国事”的告示旁边,再加一条“莫谈代笔”吗?未免有点自视过高了吧?

易先生口口声声说,他关心的是,“游戏规则”,“在哪个限度上,质疑是合理的?批评公众人物,是否可以不必考虑其基本人权?在质疑和反质疑时,应该怎样讨论问题才理性”

我想,保障人权自有相关法律,文坛赵高又当起了“人权斗士”,是用错了地方。对公众人物的质疑,古今中外从未停止过。也没听说要什么专项“游戏规则”,既然易先生如此重视规则,你可以向全国人大提案啊,总不能说你“易氏游戏规则”一天不制定出来,一天就不能质疑韩寒吧?

易先生始终“坚持认为(韩寒代笔)没有过硬的证据”,却对揭发出来的韩寒代笔越来越多的证据,不敢触及,更不敢批驳。过硬不过硬总要辩一辩才知道吧?为何要躲避呢?其实他只是装聋作哑,心中还是有数的,这从他对“证据”的形容词步步升级,就可看出。

他开始是说没有“证据”,后来说没有“确切证据”,再后来说没有“可靠证据”,现在说的是没有“过硬证据”,和没有“铁证”了。这是不是意味着易教授在曲折地,羞羞答答地表示,韩寒代笔是有“可靠证据”了,但还不是“铁证”,鼓励揭韩民众继续努力,要办就要办成铁案是吗?

易教授还以作家代表自居,说什么反对质疑代笔“是为我自己,也为同行。我也是写作者,还是公众人物”。似乎准许质疑代笔,作家就要“受辱”,作家的“私权”就要被肆意践踏。这真是危言耸听,我也是“写作者”,我就没有这种危机感,古今中外,被揭发的文坛欺世盗名者有之,但还没听说哪位真正的作家是被质疑搞垮的。

然而,教授毕竟是教授,易教授也有睿智之处,说韩寒不是一般的“代笔”,这一点我倒是赞成的。因为无论正当或不正当的代笔,都是两个人的交易。而韩寒事件的性质完全不同,是彻头彻尾的有计划的团伙“冒名顶替”的“诈骗”行为,这与盗版光碟有所类似,甚至比其更为恶劣。

因为,该团伙不仅以谋取经济暴利,而且以窃取荣誉声望为目标,以广大社会公众,尤其是80后、90后的青年为诈骗的对象。危害文坛十多年,早已不是什么“私权”甚至“隐私”的问题了。

韩寒就是老易故事中的一只兔子,诈骗别人说自己是骆驼,遭到质疑后躲了起来,当然不敢出来跑一跑,跳一跳,证明自己是骆驼了。老易却对骗子兔子无限同情,哀叹兔子无法证明自己不是骆驼。这颠三倒四的故事恐怕也只有赵本山的“卖拐”可以相媲美了,当然,现在民众素质已大大提高,再也忽悠不了人了。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