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你这个女人很流氓 — 萧夏林 2012/2/25

发布日期: 二月 25, 2012 5:00 上午

方方,你这个女人很流氓

作者: 萧夏林 2012/2/25

http://xxlmc1855.blogchina.com/1247871.html

———————————————————————————————————————

前几天写过一篇《方方。你这个女人很恶毒》,批判方方只要立场,不要是非。批判方方很痛心,方方是我喜欢的作家,从80年代开始的《桃花灿烂》《祖父在我心中》到前几年的《奔跑的火光》等。我也曾经批判过方方的小说,后来发现批判错了,那是一篇很好的小说,心中愧疚。

今天写下这个题目,极其痛心。

方方为保韩寒,只有立场,不要是非,让人看不清她是人还是鬼,说的是人话还是鬼话。不过,鬼也没有方方这么野蛮无理。

方方已经走火入魔,无可救药。希望方方的大哥,赶快把妹妹领回家。

在2月24日南方都市报中,方方说“我不想理什么证据不证据,我只是相信韩寒的文章是自己写的,仅此而已”。这不是耍流氓,耍无赖吗?“不想理什么证据不证据”,“只是相信韩寒”,既然这样,你还叫嚣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出来辩论什么。你这这还叫论战吗?流氓无赖有何差别?

连续5天,方方天出来,无条件相信韩寒,无条件保卫韩寒,还故作文明状,以为她是中国文明办主任,毫无一个著名作家的素养。在韩寒保卫战中,方方无疑是最癫狂的捍卫者。在她眼里,韩寒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韩寒的文章就是自己写的就是自己写的就是自己写的,就是没代笔就是没代笔就是没代笔,韩寒说什么就是什么,韩寒说没代笔就是没代笔,韩寒永远伟大光荣正确。

2012年2月22日,方方接受楚天金报采访,报纸标题就是《方方力挺韩寒”非代笔” 称作家忘记自己作品正常》,“作家不记得自己的作品是很正常的,书名也是很难有标准的解释,对文学作品进行这样的分析是不合理的”,韩寒什么都正正确,质疑韩寒什么都错误,为了韩寒方方是什么话都敢说,什么常识都敢伪和违。明天让郭敬明把方方的小说《桃花灿烂》《武昌城》拿来,直接署上郭敬明名字吗,方方该当何想?方方可以说忘了吗?方方愿意忘了吗?

方方主席,作家忘记自己的作品还叫作家吗?不知道自己的书名什么意思是哪个星球的作家?按照你的逻辑,人常常会忘记是人,那男人忘记自己是男人进了女厕所,女人忘记自己是女人进了男厕所,是不是很正常?常识告诉我们,这样的男人是流氓,这样的女人是疯子。方方主席是不是常常忘了自己是女人,去了男厕所呢?韩寒肯定不会忘记自己是男人,进了女厕所,否则早就以流氓罪抓起来了。方方主席还是说人话。

韩寒对自己作品一问三不知,对文学一问三不知,什么都以以“忘了”回答,显然是代笔所致,所以备受代笔质疑。不是代笔,对自己的作品对文学会如此弱智吗?无数事实证明韩寒就是代笔。

韩寒有不少疯狂支持者,但敢于这样明目张胆为韩寒辩护的,方方是第一人。

方方不要说微博上那些批判你的人脑残,誓死脑残的人是你。你恐怕中国第一脑残。

在这篇访谈中,到处是方方脑残的疯狂逻辑,还自以为高明。“按说这时候出来‘踩’韩寒是多好的机会呀。但他身边没一个这样的人。如果韩寒像指责中所说的那样草包无赖骗子,文章由父亲代写等等,如此这般不堪,又怎么可能会拥有那么多的朋友?现在的年轻人,都傲。没本事,谁服你”。这就是方方证明韩寒没有代笔的所谓机会论、朋友论,韩寒没有代笔的逻辑。韩寒代笔掌握确切证据的是他爸爸妈妈(韩寒老婆都未必掌握直接证据),是《萌芽》赵长天李其纲,他们是操纵者。韩寒爸爸为韩寒代笔,成功创造了天才经济的模式,获得数千万财富,他爸爸妈妈会来踩吗?赵长天和李其纲是当事人,巨大利益获得者,就更不可能自己揭露自己了。他的其他朋友想踩他,想领4000万是没有证据,也没有方舟子的能力啊》想踩无方啊。所谓他有这么多朋友,这样的问题不是更弱智了吗?韩寒不是千万富翁吗?有钱不是就有一切吗?有钱不是可以获得时代人物提名(据说有人贿赂了时代周刊记者),有钱可以号召天下耍票吗?票数超过奥巴马,获得所谓影响世界的年度人物吗?韩寒不是朋友不是很多吗?你恐怕也是,现在还有几个为他公开辩护?韩寒很有本事,不就是骗合瞒的中国特色本事吗?

为了给韩寒辩护,证明韩寒没有代笔,方方到处为保证,保证《萌芽》没有猫腻,保证赵长天李其纲是好人,保证评委公正没作弊,保证韩仁均与李其纲不认识,保证这保证那,只要对韩寒有理的,能保证的她就保证。方方简直比上帝还上帝,上帝也没有方方这样的本事。只有萨达姆是卡扎菲余秋雨可以和方方比高低了。只有他们才敢说这样的话,才有这样的保证本事。韩寒父子代笔不代笔不会告诉方方,也没在方方家代笔,赵长天李其纲和韩寒父子密谋代笔,也不会告诉方方,更不会方方办公室密谋?除非你方方是策划者之一,除非你一直是参与者。如果你不是代笔制造代笔阴谋参与者,你方方有何资格替他人保证?

方方主席,你应该知道自己是谁。你不是神,你是人,你没有这么大本事。你不是当事者,你不能保证其他的人和事。你要说人话,干人事。不要再胡说八道了。

“韩寒和方舟子“应该是同一阵线的。他们的存在给这个社会无数无数的胆怯者懦弱者以生活信心。他们之间的发生冲突,实在令人叹惋。不过在这件事上,我选择相信韩寒的文章是自己写的”方方看到韩寒被打回原形,一败涂地,方舟子大获全胜,就把两人并列,支持自己。一个是打假斗士,一个是青年首骗,竟然硬把两人搞成“同一阵线”,也真是天下奇观,这等于说造假者与打假者是一家人。你相信韩寒的文章是自己写的,方舟子不懂文学,打假打错了,你怎么还说他们是“统一阵线”的,支持方舟子质疑,还赞美方舟子?

方方主席,你精神分裂了,你病了,病的不轻。韩寒应该说你快点好起来,而不是方舟子,快点好起来。

“我已经越战越勇”方方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非常得意。真是无知者无畏,无耻者无畏。一个人不要脸了,谁呀战胜不了。当然,越战越勇。方方越战越勇,是因为她成为西南中国第一韩粉,很成功地从炒作了自己,炒作了自己的家族,等等。她想炒作的都炒作了,不想炒作的也炒作了。

方方为了捍卫韩寒,还拿他哥哥出来消费,讽刺自己的哥哥理工科思维,是不是编造很难说。方方对家人可谓不择手段。她的家族,她的哥哥肯定为她出色的文学事业自豪。现在看到自己的妹妹这样,走火入魔,胡说八道,不知该当何想。

方方要是一个无知的小姑娘这样迷醉韩寒,这样无条件捍卫韩寒,大家还可以理解,年幼无知吗。中国著名作家,都年过半百了,竟然这样丧失理智,这到底是被贿赂了,装疯,还是真疯了。有人还怀疑,韩寒不是方方儿子,就是方方外甥。否则,方方不会这样丧心病狂。

我怀疑方方是真疯了,脑袋被武汉市委书记“满城挖”阮成发的挖掘机给挖了。

最后,也说几句多余的话

叶兆言出来为韩寒说话很早,抛出没人理睬,后来和方方两杆老枪联袂演出,获得成功。不过,因为装疯卖傻,故作小姑娘状,羞愧难当,写了《也算多余的话》,道歉忏悔自宫,抛出做爱论,狼狈逃窜。方方无知者无畏,无耻者无畏,装疯卖傻继续战斗。

下面几段是叶兆言高论:

真正的写作和阅读就像做爱,是人生乐事。写作和阅读都是享受,让别人代笔,跟让别人代男女之事一样无味。有人喜欢学雷锋,好事让给别人去做,这我管不了,也不想管。有人对作品本身毫无兴趣,只在乎是哪只母鸡下的蛋,作品这个蛋跟他没任何关系,是鸡蛋还是石球无所谓,他喜欢韩寒是因为迷恋那只母鸡,不喜欢,是因为他突然怀疑自己钟情的竟然一只公鸭。

“对于我自己包括我熟悉的作家来说,写书找枪手是几乎不可能的事,一个作家面临的问题是如何让自己的书写的更好,而不是找枪手。”叶兆言有些激动地表示,“职业作家就是职业运动员,无法想象能够获得巨大快乐的事情是让别人去干。就像比赛,怎么可能去让别人去打。”

“目前社会上关注问题的兴奋点非常奇怪,不去关注一个作品写的好不好,不去关注一个作家是如何去写好作品的,而是去纠缠于是不是你写的,是不是造假的。方舟子可以质疑,但是所有人都这么认定(作家造假),就有问题了。”叶兆言最后遗憾的表示,可能是作家们的作品都不够精彩,才不能把读者吸引到阅读作品上来,只顾着争论孰真孰假。

大家说,叶兆言当作家太可惜了,应该当南京市委宣传部长,或者南京维稳小组组长。他用这套韩寒无代笔的做爱论、关注论、真假无谓论教育人民,人民就不会反腐败了,就不会反拆迁了,天下就没有小偷了,也没有强奸犯了,南京就是共产主义了。

叶兆言写不出来东西了,是该转行搞宣传搞维稳了,该去当官了。

政府会相信叶兆言做爱论吗?人民会相信叶兆言做爱论吗?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