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亏韩寒是假的,真是天佑我中华 — 许锡良 2012/2/26

发布日期: 二月 26, 2012 5:00 上午

幸亏韩寒是假的,真是天佑我中华

作者: 许锡良 2012/2/26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493663.html

———————————————————————————————————————

1、质疑韩寒这个事情是真假问题,无关政治立场与思想自由。一个多月来,虽然争论激烈,但是,只要真相没有水落石出,就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学者的天职与使命就是以学术为生,学术的使命就是求真。倘若在真假问题上可以让步,那么,就等于放弃了自己作为学者的角色。你既然可以宽容韩寒造假,为什么却要批评三鹿毒奶粉?为什么要批评地沟油?为什么要痛恨种种作伪造假?

2、有人在双方争论过程中发现,韩寒方有组织无纪律,有严密的组织与强大的利益集团,却显得手忙脚乱;反韩方无组织有纪律,是一个非常松散,缺乏组织联络的广泛意义上联盟,没有利益共同体作为依托,但是,在行文论理方面,却显示出惊人的一致性,那就是摆事实,讲道理,逻辑推理,用字精当,尽量避免用辱骂的词汇(极少数人除外)。这种有组织无纪律与无组织有纪律的状态,究竟是怎样造成的呢?显然,韩寒有组织的原因是因为后面巨大的商业利益一致,无纪律是因为,面对人造种种的虚假,不知道如何来应对,每条谎言都要用十条谎言来掩盖,而十条谎言又要一百条谎言来圆谎,因此,前后矛盾,漏洞百出,左支右绌的局面难以避免,因此出现,六神无主,各自为战,一片混乱的结果也当属自然而然。反韩寒方无组织是肯定的,但是却有纪律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那是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寻找真相。而寻找真相的方法却是统一的,那就是用事实说话,用逻辑论证,字句推敲,精雕细刻,极力用证据与线索去还原真相。这个过程所使用的科学理性、推理论证,就是无组织有纪律的基础。

3、质疑韩寒阵营的力量,这种松散的自由联盟,其实就是真实地反映了一个学术共同体的理性力量。当一个假相嫌疑出现的时候,还原真相的方法与程序是相对稳定的。无论哪一个国家出现这样的现象,这种力量所起的作用方式是较为统一的。这种还原真相的力量,所出现的人物常常是学识见识较多与思维能力较强,逻辑较为缜密的人。这也是为什么质疑韩寒的阵营所出现的文章质量较高,学理性强,比较能够显示一个人的学识见识水平,而极少口水骂战的原因。其实韩寒为自己最有力的辩护方式,就是走向前台,公开接受方舟子的挑战,当场解答质疑,或者就自己的创作的心路历程发表公开演讲,通过这些活动展示自己的才华,是为自己挽回尊严与荣誉的最好办法。可惜,他逃避了。使得那些忠心耿耿为他辩护的人缺乏了最坚实的基础,有一种凌空蹈虚的感觉。

4、之前韩寒确实有点不正常了,神化的迹象很明显。他的微博并没有什么内容,却有近百万的粉丝,博客里出现一个标点,或者随手打一个“喂”字,也能够引来上百万的点击量。这确实有点“韩教主”的味道,相比而言,韩寒确实已经很接近教主的地位了。方舟子要是这样,他早完蛋了,方舟子的工作工具只不过是逻辑、常识、常理与事实根据,这些东西本身就是去神化的。因此,说方舟子有神化的问题,那是站不住脚的。

5、韩寒偶像是应着反应试教育与反传统的面孔出现的,而应试教育与传统观念确实有许多是非人性的。但是,这并不是反智的理由。本来要改变的是一种思想观念与一种教育方式,却被韩寒过度演绎为:不读书、不学习、无责任、无信仰、无底线,活脱脱一个吃喝玩乐的主,而且还有花不完钱,赞不完的歌,青春偶像,风光旖旎。这确实给孩子们一种错觉,一种误导。现在韩寒这个偶像倒了,会不会又走向另一个极端,那就是重新回到“三从四德”的旧道德哪里去?既然新偶像没有站住脚,我们还是回到旧圣人那里去接受教诲?同时韩寒还以一个公民与公知领袖的形象出现,如果这些被证伪之后,是不是又要回到过去那种威权统治里?这倒是我最担心的。对韩寒偶像倒塌,中国的教育与中国的民主法治进程将会倒退二十年的担心的原因可能就在这里吧。

中国的文化与教育及整个社会都出了问题,那就是国人造神崇拜情结仍然浓厚。不是造真龙天子这样的神,就是造超人这种神。才有了今天的虚假偶像。中国的假典型出得还会少吗?那么,出路在哪里?当然不是在韩寒那种虚假偶像那里,虚假的偶像托不住真实的民主,而是在开放中吸收西方的智慧,从受过良好西式教育的中国公民那里出发,去争取公民的自由权。方舟子的所作所为,所表现出来的严谨与认真执着,其实也算是示范之一吧。

6、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的赵鼎新教授发表对韩寒事件的看法,其逻辑严密、推理论证的功夫十分了得,是我看过的评论韩寒事件最有力量的文章。通过这篇文章就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学术训练,什么叫思考能力与表达能力。中国的著名公知、学者常常会在这些常识与常理问题上犯迷糊,不是没有原因的。其实就是所受的教育的短板,包括文化所蕴含的思维能力薄弱所施加的影响。赵鼎新先生这样告诫中国公知: “我们中国人往往因为相信自己和同仁目标的正义性而漠视、容忍甚至是理解和保护自己和自己同仁手段的不正当性。”我想这就是韩寒事件上,一些公知抛开事实依据,也不管常识,硬挺一个以为是自己阵营里的人的原因吧?

7、韩寒先是说自己不读书,既不读中国的,也不读外国的,以示潇洒与天才的气质。等到人们质疑开始之后,又急病乱投医,说自己怎样刻苦自学,把一部《二十四史》整进自己的读书单还不够,还顺便把钱钟书的《管锥编》当成点心捎带进来。感觉那确实是在献丑。如果以后韩寒要真读书,我以为,什么《二十四史》、《管锥编》之类都大可放之一边。那些东西,连篇累牍地只是记录历代帝王将相宫廷血腥政变,糜烂的富贵家族琐事,或者只是在专制恐怖的社会氛围里,无思想言论自由的情况下,以搜集冷僻字句以为学问,消磨时间的冬烘先生的一点雕虫小技而已,读完之后难免心理变态、人格扭曲,还要变成一脑袋瓜子浆糊。

8、韩寒事件说明,一个社会独立思考的知识群体的存在是多么重要。因为人的脑袋确实常常是由屁股决定的。倘若方舟子要靠韩寒发工资,那么方舟子纵然再有本领,再有科学精神,恐怕也不敢逆龙鳞,来一个离经叛道。一个社会,最适合做批评工作的群体就是大学教授、自由作家、独立撰稿人。大学要独立于政府,同时也要相对独立于社会,成为一个相对自由的独立王国,而教授们就是要躲藏在这个独立王国里,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自己的独到见解,随时伺机出击,抨击社会的弊端,分析其中原因,然后提供解决问题的智慧。可惜,中国非常缺乏这样的独立群体。从来的中国,只有传统意义上的文人。那种文人,有的只是这样的观念:学得文艺武,货于帝王家。帝王家忙的时候就来帮忙,闲的时候就来帮闲,无聊透顶。

9、韩寒事件不是小事,这是教育界、学术界的大事。而且是当下环境中尚且能够讨论、能够有所作为的大事。韩寒以反体制的面目出现,并不就代表着那是民主自由的春天。每一个新专制都曾经用其他旗号反过旧专制。只要教主心态与圣人文化存在,死灰还要复燃,僵尸还要还魂。倘若韩寒真是有料的天才,以目前中国的文化氛围与思想惯性,谁能保证这个韩天才,将来不是韩霸天呢?幸亏韩寒是假天才,真混混,倘若,他还真有真才实学,满腹经纶,口才又了得,字又写得好,文章诗词赋一起上,人长得帅,性功能又强,又加上驾车技术十分了得,谁能够保证若干年后,中国的颂神曲不会由《东方红》改成《西边白》呢?

幸亏韩寒是假的,真是天佑我中华。相信中国经此一役,韩寒之后再无韩寒。

2012年2月26日星期日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