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一个幻觉的未来 — 莱茵兰 2012/2/26

发布日期: 二月 26, 2012 5:00 上午 | 关键词:

韩寒:一个幻觉的未来

作者:莱茵兰 2012/2/26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eec94d80101025l.html

———————————————————————————————————————

【声明:所有言论均系个人观点,仍建议您以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看待。】

文章较长,所以做一目录在前。

1 “韩寒事件”的意义是什么,影响如何?

2 “倒韩运动”未来向何处去?

3 韩寒神话真的会就此破产吗?

4 如何评价“南方系”的表现?

5 韩寒骗局如何发展到今天的规模?

6 韩寒本人,未来的命运会怎样?

7 韩寒会不会道歉?

8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狂热的韩粉?

1,韩寒造假事件会造成多大影响,牵连哪些角色倒下?值得我们参与的意义是什么?

那些零散媒体人的立场,人们不会记住太久,出版人、作家也是,他们以后还会换张脸孔接着出来招摇。大部分中国人是容易遗忘,容易第二次上当的。天使投资人、资本家们手握重金,更不消说。但南方系却因为是挺韩的精神标杆,受影响也最明显。

如果韩少即刻崩溃,南方系可由公知、记者等代为受过,影响尚不太大。如果韩寒继续死撑下去、并最终崩溃,可能诱发连锁反应,重创南方系高层,以及打乱中国作协,并在高校造成一定影响。但这是一种比较好的结果,可以让中国媒体多少获得自由。

如果韩少“温水煮青蛙”式缓缓离场,则可能中国媒体表面上仍一如旧时。但部分国民的思想已受震动(是的,如此弥天大谎,不止是冲击,真的是震动),南方系对民主、自由话语的垄断多少打破,为今后中国独立思想的成长,准备了一些条件。

(这段话的潜台词是,某种意义上,南方系已经成为中国民主、自由话语的托拉斯,凡不在其框架内讨论的,或被视为异端,或被有意无意忽略。)

所以无论如何,这次论战都是中国思想界的一件大事,可被载入史册。因此我破天荒地参加了自己一向不感兴趣的口水战,我认为它倡导的不盲从精神、独立思考是20年间所罕有的。

2,“倒韩运动”会向何处去?上层对“倒韩运动”有何影响?

国家原本的思路肯定是控制,因为这种讨论带来太多的独立思考,同时会造就大量难以约束的网络“自媒体”。但现在看出有可能控制不了,(我国的舆情监督很灵敏的,是少数达到国际领先水平的产业之一)所以也预作了准备,有意引向“韩寒应道歉”这样的诚信角度,最后化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文化产业振兴之类话题,万一韩寒快速崩塌,估计会形成此路径。这并非方舟子和大多质疑者的愿望,但对国家可控、有利。

如韩寒在一段时间后崩塌——即上文的“死撑后崩溃”,则近期必须靠南方系等支援,那么即使是最终从国家引导下的“诚信”角度崩塌,南方系也因深度下水,将遭重创。

如倒韩运动旷日持久而不能攻破“三重门”,由于质疑力量多系义勇军,公众关注也终有倦怠的一天,就会化作我说的“温水煮青蛙”,韩寒名声大损,但并未全然幻灭。这时,国家引导的作用不大。

但无论发生哪种情况,即使是近期崩塌、进入国家希望的轨道,也并非毫无意义——此次破坏了媒体界的公信力,引发了许多人的独立思考、和对社会问题的关注,为未来的中国准备了某些有益的基础。

而且,很难再出现韩寒这样一个调侃社会、却毫无威胁的青年领袖;再也找不出这样一个可靠的青年界代理人。这也将有益社会的进步。

3,推倒“人造韩寒”的战争能否取得完全胜利?韩寒的神话真的会就此破产吗?

现在韩寒虽有一些铁杆粉丝,但这些人只是受狂热劲儿的支配,一旦韩寒品牌坍塌、长期无音讯,他们也会淡忘掉的。商人,包括出版商,现在明白韩寒身上的风险,最多捞一票就走,不会真为韩寒出力再包装;加上韩仁均对路金波的反复无常,已经使韩少在出版界失去了商业信用。换句话说,他们的态度其实都受制于韩寒的名声,即公众影响力。

所以这时的关键是媒体。最近几天,媒体出现了很大分化,一方面,有的站出来怀疑韩寒,另一方面,有的媒体立场倒退,如上海某报副总编亲自上阵,攻击质疑者的人格。

先看央媒,他们的立场很重要。其实央媒下水不深,担心被韩寒连累,有的已率先反戈,其他也不会再自找麻烦。地方媒体大多随风倒,无主导能力,或者纵使兔死狐悲地偏袒韩寒,也不愿冒背黑锅之险。电视界此次涉及关系、利益较少,本来就较少挺韩,区区东方、深圳两台不影响大局。我跟杨蕾论辩两次,看得出她也有所动摇。

变数就在于有舆论操纵力的几个纸媒系统,其中的关键是南方系。要看看南方系是否肯止损;如果割肉,这将是南方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信誉损失,但如果不止损,风险很大;毕竟它还有着自救的余地。不过,广东媒体集体挺韩,是否有政治推力,这个我们就无从知晓了。

如果南方系止损放弃,显然神话将土崩瓦解。如果南方系此次勉强守住阵地,因韩名声已坏,风声过后起码不敢再力推“公民韩寒”。则由于韩寒自身能力有限、无法东山再起证明自己,神话将在二三年间逐渐“温水煮青蛙”式地破产。

4,与其他传媒相比,“南方系”是否是此次表现最无良的?

不不不。鼓吹拿中国千万儿童搞活体实验的深圳“731台”就不说了。即使是纸媒,南方系也不算太过分。

第一,南方系捧韩寒除了面子和利益外,也是觉得,自己在做一件正义的事,“宣传民主”、“倡导自由”,捧韩是马基雅维利的权宜之计,所以韩寒再恶劣都不要紧。当然,在我们看来,这就是幻觉而不正常了。第二,南方系员工众多,并非都是一心护韩,铁板一块。

反过来,很多地方媒体倒是见风使舵,那才是彻头彻尾追逐利益,韩寒包装成功,他们羡慕嫉妒山呼万岁拾牙慧;韩寒坠落,他们当狗仔队榨干最后一滴油;等韩寒无声无息了,他们再去寻找下一个赚钱的话题。

5,韩寒怎么会纠集起那么大的势力呢?我真是搞不明白!

好,就说说他如何纠合大势力。韩寒并无任何才干;韩父也不过刻薄小聪明的人,(看《三重门》即可知晓,文如其人嘛。)所以韩寒成名、成大势,皆是因人之力,是荒诞社会中的一出闹剧。记得“连升三级”张好古的故事吗?韩寒也大体如此。

韩寒父子并无力量将自己推上神坛。萌芽杂志社不仅无力,也不希望韩寒被神化;他们知道真相,明白韩寒成神会招来大祸。所以这次李其刚仅发一文稍稍辩护,赵长天始终不正面解释。韩系统也不转李其刚文,怕自相矛盾也有可能,但更像是一种默契,一算两清,一拍两散,不要拉萌芽下水;可能双方早已疏远。如韩父子有炒作能力,04年可借CCTV及时代周刊报导之东风自炒,(我估计权力欲很重,又为人阴狠的韩父是早有此心的)但不仅毫无作为,反而在节目中坐实自己的“叛逆青年”狭窄定位,从而进入低落的时期。因此,罐头商人路金波的加入是首要的契机。

05年底时,韩寒图书已跌到销量10万册(《毒2》),如果平常出版商,不愿再预支高额酬金给他,因已无收回把握。路金波却果断先付数十万,供窘境中的韩寒使用。路金波有人脉,有极强社交能力,所以从罐头商成功转型。介绍韩寒给南方系也应该是他的主意(韩父的话,起码应该选上海本土主场之利)。这里就涉及南方系某副主编的商业炒作;实际上,那是他的得意之笔,(我记得有篇文章是他后来得意地自吹此事的,不过找不到了)不过这个问各位原南方系的老师更好。

南方系当时仍处盛期,但随着江艺平、程益中被罢,风气已变,追真理之心被追影响力之心取代,忘记了读者是因其正直而投入麾下。(顺便说一下,我不喜欢程益中,他给南方系注入了排斥异端的因素,打开了地狱之门。但程本人尚算正直)南方系当时有众多“公知”,但多系半吊子理论家,再就是一些儒生,所以虽然拼命扩大社会影响,圈子还是不广,很多青年仍然无视。

南方系当时已不甘心稳健,从“南周北范”(“南方周末是北方传媒的典范”,这个解释不见得是文盲韩寒能作,更像是南方记者准备好让韩寒说的,就算是韩寒想出来,也没必要一说再说。)即可看出其志向的膨胀。(说成“野心”还不大合适,他们未必觉得自己的行为不正义不自由不道德)所以,韩的包装者与南方系一拍即合,这种道理类似于公知狂捧韩寒,是在追求青年领路人的位置,赢得了青年就赢得了未来。

许多不属于南方系公知的学者、媒体人也力捧韩寒,而且有趣的是,追求真理的肖鹰、蒋泥这些老师也曾推崇韩寒,为什么?有些人是想扩大影响;更主要的是,大家都觉得,韩寒年轻,不捧他会跟时代脱节。

当然当时韩寒还无青年领袖之誉,南方系只是看中了这种潜质;南方系毕竟具有优等传媒的敏锐,观察力和判断力都很强。包装韩寒者,不论此举动如何,单就才干,也算人中吕布。不像后来的“公知”们,等到韩寒声誉鹊起,纷纷出来要分一杯羹。

韩寒的肤浅、浮躁恰恰迎合了社会,特别是部分年轻人的想法。对一些成功者,“韩寒模式”就是自己的路,中国不学无术成功者太多;对青年,则往往是诱人的幻想——不必挣扎,无需努力,说说俏皮话,就能生活闲适,万人拥戴。所以,韩寒神话取得了超出南方系自己预料的成功。

当然,新浪在其中起到巨大推波助澜作用,这是因为新浪想确立自己新媒体、特别是博客的领导地位。其他新媒体,包括盛大之类,对造神韩寒都有功。不过,网络的推动很容易失控,南方系在这方面估计恐怕是不够的。一旦上了战车,就再也下不来,南方系的炒作最终绑架了自己,并推着自己往堕落的方向去,强迫自己集体癔症、成为奥威尔笔下的double thinker,这可能是他们始料未及的。我算是大体解释了南方系的绑架过程。

6,韩寒个人的命运如何?

好,顺便谈谈韩寒个人的命运。韩寒22-23岁时,声势已低落,原本他会去寻找新的生存道路。但他05年底遇见路金波,可能在见钱眼开的市侩韩父的推动下,投入其门下,这是韩寒的幸运,也是他悲剧的开始。06年至09年下半年的某个时间(05年可不计),韩寒共从路金波处获稿酬1700多万元,加上由此带动他前期作品热销(仅《三重门》此期间印数即可破百万册),仅版税收入至少不下于2500万元。但他却在此期间将其挥霍一空;其骄奢淫逸恶习也彻底形成。(之前他北漂四年,会多少有所自律)

那么下面的问题就是,韩寒还能挥霍多久?他现在究竟有多少钱?代言合同总值应有5000万以上,加上未公开合同可能有部分定金。但代言金额存在广告效应,是以行内向有水分,估计真实收入在3000万左右。各种商业活动可能有些收入,但韩寒怕出洋相、参加的少,数额不会大。韩少的杂志之类商业尝试都是亏钱的。加上此期间《光荣日》、《1988》(其实这些并不很成功,09年后他的形象主要来自“公民韩寒”)等,合并之前作品增量版税,估计又有2000万元左右。以韩少之骄奢,和已曝光的疯狂购车挥霍等行为看,他并未有很大余裕;道理很简单,他从没机会学会理财,甚至从没机会懂得打理财富的意义。

我不认为他持有信托等增值产品——韩寒其实尚未人格断奶,而韩父素来狂妄、又信心膨胀(从关键时刻剥夺路金波、马日拉御用发言人地位,自己携儿媳上阵,可见一斑。我看路、马表现,怕已无心保韩,路多想自保,马则欲炒红自身、不管韩少死活),甚至自以为《韩三篇》投名后可寄托公权,没有准备后路的念想。

即使韩寒没有立刻倒地,代言合同也肯定全失,凤凰上投票反对韩寒代言者多达76%,凤凰的意见比较代表中产阶级,购买力不错,厂商不可能无顾忌。版税也肯定大不如前,收入不可能维持他全家的奢侈无度。韩寒在金丽华面前公然与众多女友调情,并给她们信用卡随意消费;韩母09年前购床一张竟用17万,长母如此持家我闻所未闻。

引用一位采访过韩寒的优秀记者的话,“男人靠骗,女人不工作,这家人到晚年怎么办?”其实用不到也拖不到晚年吧。可以料定韩寒将落于悲惨的命运;金丽华会与他共患难吗?据我看来,能忍受此等虐人者(韩少沙猪思想极重)的女子,必有虐人之动机。

可怜韩少风光一时,到头来竟不如长安布衣;不过这咎由自取,不值得我们同情。

有人说韩寒可转型娱乐圈,我也曾以此调侃,其实不然,韩少无艺术天分和明星气质,后者尤为重要,所以必不成功。

7,韩寒最后会不会站出来道歉?只有这样,有些挺韩者才会醒悟。

韩绝不会道歉,纵使声名狼藉。

第一, 韩无头脑,没心没肺,不知所措,不会主动做任何大事。

第二,韩父阴损而无大谋,知进而不知收敛。否则也不会有今天下场,韩少之前至少有两次机会抽身;而且如果是个智者,绝不敢在德不配位的前提下充当“青年领袖”。

第三,目前情况下,南方系和众多利益相关方也不会容许,至少要他们全身而退,何况有些人可能不见棺材不掉泪的。韩的产值有多大,只要想想打倒他有多困难就明白了。

8,为什么有那么多疯狂的韩粉?我真为祖国的未来担忧!

现在仍死守韩寒的铁杆粉丝,我说的是粉丝,不是出于利益或意识形态的大V,基本分三种:

一,低素质青少年,或幼稚成年人,本来就缺乏理智;二,被小白脸迷了心智的女文青们,他们怀有对偶像的崇拜和爱这二重情感;三,固执的年轻男人,喜欢俏皮话调侃社会,又不敢真反抗,所以特喜欢韩寒对社会的低级攻击,他们并不太在意韩寒是否人造。

如果韩父稍有头脑,应该不敢真对方家人施加暴力。那样的话,所有围观群众一下子全都清醒了,韩寒永无可能翻身——韩仁均还抱着咸鱼翻身的幻想。我倒是比较担心肖铁锤之流可能这么做,毕竟,死猪不怕开水烫。但现在不会,他在深圳的医院还等着他打理。

我想祖国的未来必有变化,我们的社会体系已难以为续,经济也面临成为一切泡沫经济之母的危险。事实上,倒韩运动的一个重要意义,就是筛选出了一批可以肩负祖国未来的人。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