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易中天(二)之《韩寒的新衣》 —- 作者:hanhan2500 2012/2/27

发布日期: 二月 27, 2012 4:14 上午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a515e790100x52c.html

     书接上博文,接着推敲易老师博文《韩寒的新装》中的第三段。说句实话,这个段落内容,乏善可陈。接着剖析文人的不人文的阴暗思想。已经没有什么新意。还是拿服装说事。不过,此时更想知道,文人们各怀鬼胎,打着“为民请命”“含泪劝告”之时,士人在忙些什么,是不是两耳不闻天下事,品着茶,《侃三国》呢。从这个段落,我似乎感觉易老师,心中其实也并非全无挂碍。难道是因为有些“力倡科学民主的,摇身一变就是国学大师”的人。让易老师因此心理也不平衡呀吗?

    文章中的第四段,看到这我还没明白易老师指桑骂槐,对象到底是谁。确实是一头雾水,一脑袋浆糊。不过易老师的比喻似乎不够恰当。不要套用一百多年前的太平天国,,民主可能不会推进,但是绝不会倒行逆施。也不要套用两百多个月前的捷克共和国,两百多个月后的今天,中国的进步,无论是民主还是民生都不逊色于捷克,要是中国有不及捷克的方面,也是因为基础不同,中国人口多,底子(包括民主)薄。中国的民主革命确实犯不上用大刀长矛,也不敢保证从头到尾不打碎一块玻璃。士人们以为自己才是哈维尔,其实他们连坐监狱的胆量都未必有。

     文章中第五段,看到这我才明白一点,易老师指桑骂槐,不仅与韩寒毫不相干。而且还是韩寒雷响的革命战鼓的一名边鼓手。但是你上边的文字确实让我产生错觉,以为矛头指向韩寒,因为您说的这个走秀的人,太像韩大将军。当时,我还心存侥幸,庆幸易老师涉险渡关。没有栽倒在韩寒的帐前。但是我错了,你的三句话,我一一解答:1)你说你警惕,那些自命为“哈维尔”的“洪秀全”,如果真出个“哈维尔”也不反对,只是不做指望。我想说:无论是自命为“哈维尔”的“洪秀全”,还是“洪秀全”自己,都要豁出老命去。你如果舍不得老命,那么你不指望“洪秀全”成为“哈维尔”是正确的。2)你说:喊着哈维尔,想着洪秀全的,必定是文人。我赞同你的观点。而且要补充一句,一定不是士人。有些士人是闷骚型的。从不喊不叫。只会低头对作古的事件做一些莫须有的推断。3)你说:说的这个份上,如果谁肺气炸了,你诚恳的幸灾乐祸。我想说,说到这个份上,我怎么觉得啥都没说,全是废话。而且,非常抱歉,没有谁会把肺气炸了,让您失望了。小流氓和个别士人还能翻起浪来吗?谁要是肺气炸了,肯定不会是因为韩寒和易老师的这两篇博文,不要自作多情。或许您写的这篇博文一个月之后的方舟子博文。让某些人肺气炸了。

    文章中第五段,针对你的三句话,一一作答,1)你说改革开放,也是革命。你总算说了句实话。上边全是拍砖给你,这次顶你一次。不过你后边说了句,反对暴力革命。我还得拿砖拍你。因为韩寒主张暴力革命。并且在

《革命》一文中透露,要从上海起义。你说让你们两个的那些大脑本来就不健全的粉丝听谁的。要不你和韩寒之间先来场革命。2)你说国民素质的不能成为反对民主的理由,恰恰相反,国民素质越低,就越需要民主。你这句话真是说到点子上了。我不仅要顶你。而且,还要响应你。关于民主这件事,其实我比你和韩寒还要着急,美国人民素质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不也都人人可以合法拥有枪支吗。要不咱们国家也允许人人可以合法持有枪支吧,肯定不会像美国人民那样没素质,校园枪击案频出。3)您说:革命也好,民主也罢,决不能依靠“走台文人”。还列举了白衣秀士王伦为例。你怎么总是跟文人过不去呀。中国自古就有文人相轻的说法,但是没听说士人轻文人。您要是老跟文人过不去,那么您得先自贬为文人。而且这个王伦,我怎觉得有点像韩寒呀,因为韩寒未必能容得下您。你说你赞成韩寒的话:革命不能保证带来民主(那韩寒不是白忙活了吗),你又补充了一句:真民主一定容得下反革命(要是能够定义一下啥叫反革命就好了,好像美国政府连占领华尔街的破事都不能容得下)。我必须补充一句:没有完美的民主,只有完美的不民主。

     文中第六段,易老师士人的特点又暴露出来了。就怕别人五毛钻孔子。败坏了自己的名誉。谢谢您的耐心,又画蛇添足的补充了两点。我必须同样耐心的一一作答;1)你说“革命不保证能带来民主,不等于说革命一定不能带来民主“。其实,没有人会这么说,您多虑了。要是真有人说革命一定不能带来民主。哪谈革命的人不就是白痴了吗。2)你说:真民主一定容得下反革命,不等于说你可以杀人,放火,打砸抢,哪叫”刑事犯罪“,不叫”反革命“。此话看似严密,其实恰恰相反,彻底暴露出您是个伪民主者身份。如果通过杀人,放火,打砸抢,夺取了政权后,还叫”刑事犯罪“吗。比如利比亚,比如也门。同时也说明了,一个容不下烧杀抢掠的国家,已经是一个让易老师感到安全的国家,也是比较民主的国家。民主对易老师来说只是纸上谈兵。

    易老师博文倒数第二段说:指责韩寒“读书少,学术差,不专业”很无聊。其实如果两个月后的今天看你的最近博客《兔子怎样证明自己不是骆驼》后,会更觉得您很无聊。您知道您的这句话,会影响到多少孩子吗?多少孩子会因此,投机取巧,博取名利。您这个帐我一定要您还的。另外,您说韩寒说出的话很有分量。那么您能够推荐一或者几句,韩寒在《革命》和《民主》博文中那些话有粪量,我们傻,看不懂。不过最终让我站到您的对立面就是结尾的一句:原以为2011年乏善可陈,但有了“韩寒的新衣”,我们好过年了。1)如果您要是觉得2011年乏善可陈,就去百度搜下一下再说。2)其实,我个人认为,韩寒自打上了博客后,就一直没穿衣服。但是他的粉丝和一些文人,还有士人,偏偏说他穿着。而且说是穿的皇帝的新装。非常的美。3)其实,易老师说的韩寒的新衣。其实,是易老师的旧衣。但是大家可能想不到,其实易老师也就一件衣服,易老师舍己为人,把自己的衣服给了韩寒,整的易老师自己没衣服穿了。4)人算不如天算,您说有了韩寒的新衣,好过年了。你指的肯定是元旦。不知道你和韩寒,春节过得够不够好。因为方舟子来了。

—————————————————————————–

附录《韩寒的新衣》by 易中天

原文地址:韩寒的新衣    作者:易中天

没想到韩寒这么“不厚道”。大过年的,说人家穿的是“皇帝的新衣”,而且他说的还不是皇帝。这就难免让某些先生不快,也必定让某些伙计窃喜。其实窃喜是昏了头,或自作多情。不快者,则半因误读,半是活该。也就是说,喜欢和不喜欢韩寒《谈革命》、《说民主》的,其实有不少人是没看懂。

没看懂而窃喜的,就不说了。被误伤,则因为概念不明确。这怪不得韩寒,因为大家都不明确。比如把作家、学者、知识分子等文化人,统称为“文人”,就其实不对。这一坨人,实际差别大了去,应细分为士人、学人、诗人、文人,等等。但这种分类,与职业无关,只关乎心性。士人的特点,是有风骨、有气节、有担当。学人和诗人,则或者有真学问,或者有真性情。文人呢?只有腔调,没有学养;只有欲望,没有理想;只有风向,没有信仰。所以,他们也“只有姿态,没有立场”。尽管那姿态,往往会秀得“绚丽多彩”。

因此,文人是一定要走台的。走台,就得着装,而且得是时装。至于面料款式,则因时因人而异。想讨好卖乖,就唱“吾皇万岁”;想浑水摸鱼,就喊“造反有理”。昨天刚闹过革命,今天就可以劝进;力倡科学民主的,摇身一变就是“国学大师”。总之,什么时髦就来什么,怎么有利就怎么做。反正对于他们,“为民请命”和“含泪劝告”没有本质区别,都不过一种姿态,只看“画眉深浅入时无”。

韩寒反对的“中国式领袖”,往往就是这类人。什么“民主”,什么“革命”,只不过他们的时装。我是不相信这帮家伙的。革命成功了,他们是洪秀全;失败了,他们是向忠发(此人为中共叛徒,被捕后的表现,还不如做他情人的妓女杨秀贞)。只不过,向忠发多半成不了气候,成功了的必定是洪秀全。当然,他们更喜欢管自己叫“哈维尔”。

这就是我要力挺韩寒的原因,或原因之一。但有几句话,还得说清楚。第一,我警惕的,只是自命为“哈维尔”的“洪秀全”。如果真能出个“哈维尔”,我也不反对,只是不作指望。第二,喊着哈维尔,想着洪秀全的,必定是文人,不会是其他,请不要胡乱对号入座。第三,话说到这个份上,如果还有谁被韩寒气炸了肺,我愿诚恳地表示幸灾乐祸!

当然,还有几句话,也得说清楚。第一,革命在本质上,是制度的根本变革。所以,辛亥革命是革命,改革开放也是革命。这样的革命,我们都赞成,反对的只是暴力。第二,国民素质不能成为反对民主的理由。恰恰相反,国民素质越是低,就越需要民主。因为只有民主,才能提高国民素质。专制的结果,只能是国民素质更低。只不过,在国民素质不高的情况下,我们的期望值也不能太高。第三,革命也好,民主也罢,决不能依靠那些“走台的文人”。不信你看那个白衣秀士王伦,才当了个山大王,就容不得林冲了。因此我赞成韩寒的话:革命不保证就能带来民主。我还要补充一句:真民主一定容得下反革命。容不容得“反革命”,是真假民主的分水岭!

另外,为了不让脑残犯糊涂,五毛钻空子,我还愿意耐心说明:一,革命不保证就能带来民主,不等于说“革命一定不能带来民主”,更不等于说不需要改革开放这样的革命。恰恰相反,没有这样的革命,就一定不会有民主。二,真民主一定容得下反革命,不等于说你可以杀人放火打砸抢。对不起,那叫“刑事犯罪”,不叫“反革命”。

我的话,说得够通俗明白了吧?

最后要说的是:指责韩寒“读书少,学术差,不专业”,是很无聊的。你读书多,你学术好,你非常专业,咋说不出韩寒这样有分量的话?相反,正因为韩寒“读书少,学术差,不专业”,他才用不着硬要找件时装披在身上。他的新衣就是什么都不穿,坦然地裸露出自己的真实。当然,也就他能这样。我要跟着学,那会影响市容的。

原以为2011乏善可陈,但有了“韩寒的新衣”,我们好过年了。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