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翰易中天搞错了谁是兔子钉掌者 — 萧夏林 2012/2/27

发布日期: 二月 27, 2012 5:00 上午

萧翰易中天搞错了谁是兔子钉掌者

作者:萧夏林2012/2/27

http://xxlmc1855.blogchina.com/1248469.html

———————————————————————————————————————

写在前面的话

过去,我写文章称南方报系公共知识分子为南方公知,从今天起我称南方报系公知为南方报系私知。在不少时候,南方公知只有南方报系圈子利益,圈子利益高于自由主义理想利益,尤其是在韩寒保卫战中,他们只要立场,不要是非非,国家公知变南方报系私知,韩寒私知。

1谁是兔子变骆驼的钉掌者

2012年月13日《南方人物周刊》第4期发表著名公知萧瀚《合理质疑还是围猎狂欢》的文章,这篇文章萧翰只问立场不问是非,打着言论自由的旗帜否定他最为提倡的公众人物理论,进而否定言论自由,更是用严重文革思维,仇恨的笔调,毫无证据地攻击质疑者。

文章《结尾》部分,萧翰非常文学地谈论肖洛霍夫悲剧,更是讲述了肖洛霍夫的一个故事,易中天老师在自己博客中引用,引起网络讨论。

现在抄录在下面:

肖洛霍夫自23岁发表《静静的顿河》第一卷后,不久被诽谤剽窃了白军军官克留科夫的遗稿,1965年获诺奖也未改厄运,直到1999年手稿出现,并找到葛利高里原型叶尔马科夫,才彻底恢复名誉,而这时肖洛霍夫已作古15年。肖洛霍夫虽是共产主义者,但正直诚实,敢为底层人仗义执言,因此1938年差点被诬陷整肃,斯大林歪打正着保护了他,安慰他说:您担心我们相信诽谤者,这是多余的。长舒一口气的作家于是讲了个故事:

一个兔子没命地狂奔,路遇狼。狼说,你跑那么急干嘛?兔子说,他们要逮住我,给我钉掌。狼说,他们要逮住钉掌的是骆驼,而不是你。兔子说,他们要是逮住我钉了掌,你看我还怎么证明自己不是骆驼。

这个故事很深刻,很值得玩味。只看到了肖洛霍夫时代,他忘记了专制时空的转化,忘记了说是给兔子钉掌的人,忘记了谁是权力者,谁掌握着话语权。

很显然,萧翰把文学大师的寓言故事简单化了。颠倒了“在朝在野”(指媒体之朝之野)的关系。文学大师的故事是超越时空走向未来的寓言的,不仅代表自己,更代表了荒谬的世界,不仅记录了历史,也照亮了未来,照亮了今日中国。

不是吗?那只兔子是韩寒,但是,经过市场几次钉掌,韩寒最后成为一只高傲的庞大的骆驼——天才的作家、青年意见领袖、第一公知、当代鲁迅、千万富翁,是谁给韩寒这只兔子挂的掌呢?是路金波,是新浪,是南方报系,是南方私知们——萧翰易中天笑蜀梦们。

肖洛霍夫不愧为文学大师,他的兔子与骆驼的寓言是超越时代的,它不仅专制体制极端政治时代的悲剧,也是专制体制极端市场时代的闹剧。他知道,他这个寓言会在今日中国展现寓言的深刻力量。

现在流行改变,站在巨人的肩上看世界,观人生。我们可以借大师故事,改编一下这个故事:

一群兔子赛进行马拉松赛,有一个兔子跑在最后,望着前面奔跑的兔子很绝望,不想跑了。这时,他的朋友大袋鼠走过来,说,你干嘛不跑了,兔子说跑也白跑,也是最后一名,不如不跑了。袋鼠很同情兔子,他说你到我袋里吧,我帮你跑。兔子很高兴,要是袋鼠大伯帮忙,绝对第一了。兔子赶紧钻到袋鼠袋里。袋鼠很快超越了前面的兔子,在离终点100米的草窝里,袋鼠放下兔子,兔子兴奋地冲向终点,第一个到达终点,过了很久,其他兔子才到,一举打破世界纪录,仅用了上次记录一半的时间,还平了马的记录,将成为永远打不破的记录,轰动真个澳大利亚草原,被誉为超级神兔,然后,兔子到处吃喝玩乐,到处代言拿钱。以后,每次比赛兔子都找袋鼠大伯帮忙,每次都的冠军,奖金也评分。袋鼠很高兴。袋鼠再也不再参加袋鼠比赛,袋鼠参加比赛都是中下游水平,从不得奖,更没有奖金,与兔子合作双赢,大大的成功。

2.南方私知的鸵鸟战略

萧翰用肖洛霍夫比拟韩寒代笔,企图证明韩寒代笔是肖洛霍夫式悲剧,但是,萧翰弄错了制造悲剧的主语是谁。萧翰用兔子和骆驼的故事讽刺质疑韩寒的人们,意思是质疑者指小兔为大骆驼,但是萧翰搞错了给兔子钉掌的人。

我上文说了,谁是给兔子钉掌的人。

质疑者麦田方舟子等质疑者才是皇帝新装中的那个孩子,而韩寒是皇帝,大臣是给韩寒这只兔子钉掌的人。

在文学史上,肖洛霍夫故事属于肖洛霍夫和他的专制时代,或者属于中国作家中国的五七和文革时代,不属于今天。今天再讲,用于韩寒保卫战就太鸵鸟了。

肖洛霍夫悲剧是前苏联文坛的悲剧,也是世界文坛的悲剧,他被污蔑为抄袭,最后郁郁而终。最后平反。但是,这与韩寒代笔毫无关系。肖洛霍夫所处的时代环境与今天不一样,成功的模式更不一样。肖洛霍夫时代是一个极端政治时代,与今天的极端市场时代无法相比。肖洛霍夫是真正的作家,即使没有《静静的顿河》,肖洛霍夫还有《被开垦的处女地》、《一个人的遭遇》证明自己的伟大。韩寒是什么,一个不读书的小混混,小痞子,是人人一眼看穿的文学骗子,是造假造出来的,是南方报系和新浪阴谋包装出来的。韩寒是代笔制造的天才,肖洛霍夫因为天才被诬为抄袭剽窃,性质不一样,没有任何可比性。肖洛霍夫被污时,肖洛霍夫没有躲避,迎接了对手的挑战,也靠实力自证了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尊严,虽然政治诬陷者不承认。这与韩寒看见质疑逃之夭夭不可同日而语。

萧翰用极端政治的荒诞比附极端市场商业包装的荒诞,是非常荒诞的。他混淆了谁是钉掌的制造者。一个是文学大师的悲剧,一个是代笔天才的闹剧,联系在一起很荒唐。这叫什么,这叫精神错乱的历史穿越。萧翰很清楚,在专制政治社会,无论政治时代,还是市场时代,假大空是制造神话的唯一手段。专制政治时代,政治决定一切,假大空书写政治典型,一种是悲剧,所谓肖洛霍夫悲剧,一种是闹剧,所谓高大全闹剧。专制政治的市场时代,市场高于一切,假大空的政治书写式微,市场神话高涨,余秋雨神话、陈光标神话,汪晖神话,唐骏神话,等等,后来居上韩寒神话,假大空制造的神话一个个倒掉。我们应该看到,市场神话的制造者,不再是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甚至不是央视,他们也没有能力制造了,甚至只能在一边帮忙了。今日中国许多神话的制造者主要是自由主义的媒体,是垄断中国市场的南方报系和泛南方报刊网站,所谓的都市报晚报,不过是南方报系的跟随者和呼应着。神话制造,尤其是超级神话制造大多来自南方报系,尤其是大大小小革命神话公知神话,无不来自南方报系。韩寒神话只是一个代表。任何革命任何公知一旦被神话,其信仰的力量会萎缩,名利的力量会高涨。

韩寒神话倒掉了,韩寒闹剧——韩寒保卫战的闹剧还在继续。

萧翰借用肖洛霍夫比喻韩寒,完全是笑话,也是对肖洛霍夫的羞辱。

萧翰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立场需要,战略战术需要,而不是是非的需要。

萧翰写文章讲究文学笔法,更讲究文章结构。这篇文章用梦露阮玲玉所谓“人言可畏”开笔,结尾用萧翰肖洛霍夫悲剧和肖洛霍夫自喻的兔子和骆驼故事,首尾呼应,用历史呼应历史,用历史保卫现实,进而说明质疑韩寒的荒谬,所谓韩寒代笔是造谣诽谤,是阴谋构陷。可惜,事实胜于雄辩。时代不同的,历史彰显的真理,围剿不了现实,拯救不了韩寒。在肖洛霍夫受难时代,只有纸和笔,没有新浪包装,没有南方报业包装,没有书商包装,没有新概念阴谋,没有电脑,只有纸和笔,一切都在纸上,你是天才就是天才,你是草包就是草包。也可能有抄袭,也可能有代笔,都是偷偷摸摸进行,但绝对没有今天铺天盖地的炒作,没有既当婊子又立牌坊的商业包装,大义凛然,更不会贴上革命和公知的标签大肆进行商业活动,把革命当做商品出卖。

在韩寒保卫战中,南方报系私知们经常拿历史和寓言进行战斗。易中天老师在呼应萧翰这篇文章时,用汪精卫“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人”故事批判质疑者,进而向社会求情,说今天应该是“宁可放过三千不可错杀一人”,企图为深陷代笔困境的韩寒解套。。笑蜀编过崔卫平买帽子的故事,好像说崔卫平很穷,一天她借钱买了一顶很昂贵的帽子,是不是大家应该说她在商场偷的,崔卫平是小偷。易中天老师用历史反革命逻辑比附今日革命逻辑,否定言论自由的,用错了地方,也批错了人。笑蜀的这个比喻很蹩脚,也很无赖弱智。问题是崔卫平不穷,崔卫平有权力借钱买奢侈品,借钱不是偷钱,说不定她的粉丝给她买的,等等,她得到这顶帽子的合法途径很多。崔卫平不是小偷,她戴这顶帽子也不会有人怀疑她是小偷。她可以拿出发票来,拿出借钱的证据来。这与韩寒代笔没有任何可比性。韩寒拿出来的都是他代笔的证据。他更不敢现场作文,自证清白。

历史故事和寓言使用得当,往往画龙点睛。如果论战者牵强附会,偷换概念,技术性使用,往往代表论战者理屈词穷了,进入狡辩诡辩状态,开始耍无赖了。在韩寒保卫战中,南方私知们经常用历史和寓言论战,制造时空逻辑混乱,看起来聪明智慧,其实是南方私知日暮途穷,走不下去了。他们知道自己在道义上在逻辑上走进死了胡同,失去了辩护的正当性和合法性,只是在为战斗而战斗。只好玩文章笔法,讲故事,玩穿越,借古讽今了。这是失败者不甘心失败的鸵鸟式战斗。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