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方寒论战之二 “真假难辨”还是“真假莫辩”? — d-metal 2012/2/28

发布日期: 二月 28, 2012 5:00 上午

思方寒论战之二 “真假难辨”还是“真假莫辩”?

作者: d-metal 2012/2/2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39c5880101139k.html

———————————————————————————————————————

方舟子“身不由己”的被拖下水,于是态度严谨的展开“技术分析”,而后得出结论:韩寒这个“少年天才”是人造的,属性为假。

既然说到“假”,我们应该先说的是“真”,什么是真?

真:从“贞”字而变,本义——仙人变形而登天也。--《说文》。按:六经无真字。

巧了,韩寒这个“天才”几近也被推到“神”的地步,其天分和展示出来的能力,几乎也非常人所能,好像属性更似“仙人”,而且通过投稿作文大赛《书店》《求医》步入“文化圈”,紧跟着第一部小说《三重门》就大卖热卖,一飞冲天!

那么韩寒真的是“真”?

这个命题我看就算了,如同我和基督徒讨论“神的存在”一般,无论我如何的引经据典摆弄科学文化,人家自可用“凡人怎可妄自揣摩神?”来回你,反倒是我读了《圣经》感受良多,无奈只好用下面一句模棱两可的话来结束争论:

【2:8 你们要谨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学和虚空的妄言,不照着基督,乃照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就把你们掳去。 】——《歌罗西书》

所以对于韩寒的“真伪”问题,如若不是其最近的表现让人大跌眼镜,真真配不上这个“仙人”,恐怕再过几年也是让大多数人无暇顾及,或许随波逐流,让那“神”自空洞的挂在虚空罢了。而他的表现,还引用《圣经》里的话说,真真是:【12:23 通达人隐藏知识;愚昧人的心,彰显愚昧。 ——《旧约·箴言》】

由此也可看出,其实所有的知识和文化都有相通之处,道理大多都是相通的。而所谓宗教我们也就引到这里,毕竟韩寒还是个“真真切切”的活人,所以神马“神仙”我们就不讨论了,回到真这个命题,庄子曰:“有真人而后有真知。何谓真人?古之真人,不逆寡,不雄成,不谟士”。

而我们现在更重要的是:使真伪毋相乱。——《汉书·宣帝纪》

于是,那么多证据链,那么多常识,那么多真正的道理摆在那里,而韩寒却真的是“真假难辨”了吗?

《木兰辞》里“唧唧复唧唧”一番,最后仍然是一句“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杀敌救国的女英雄自可以如此美化,不用分辨,因为这个“雄雌”可能在那刀尖舐血,“马作的卢飞快”的岁月里并不重要。可是词里也说的明白,两只兔子而已,明明分辨得出,只是跑来跑去,无关痛痒,“安能辨”里更多的或许是“无需辩”吧?

这个“无需”现在看来,很大程度上好像是“没必要”。可拿到韩寒这里,真没必要吗?

我看未必,争论的多了,看到的这个“没必要”更多的却是“不愿意”。

这个“不愿意”有主观的也有客观的,可归根结底都是一种习惯了的,或者程序化了的“不高兴”。

“韩粉”们的“不愿意”显然是人之常情,情有可原;可那些“文人骚客”们搅合个什么劲呢?方舟子说的明白:我看韩寒更多的是个娱乐明星。所以不言而喻,大批“既得利益”的明星们文人们的不乐意是“不愿意”这个被炒作起来的“旗”倒了!

所以韩寒这个“真假”现在看起来真的不是什么“难辨”,更多的是基于一种“不愿意”的“真假莫辩”了!

可惜他们“莫须有”得没理,“谨守而勿失,是谓反其真。”--《庄子·秋水》,因为不谨慎,也因为不自然。所以要想“真”还是自然点的好,《妙真经》言:自然者,道之真也。

也就因他们把“真假莫辩”弄的跟“真假难辨”似的,我又忽然想起儿时的动画片来,有点恍然大悟,原来“没头脑”和“不高兴”一直是发小和铁磁啊!

而这俩哥们,在我一直以来受的教育里,他们绝对不是什么榜样!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