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和扫地僧过过招 — 常非常 2012/2/28

发布日期: 二月 28, 2012 5:00 上午

韩寒:和扫地僧过过招

作者: 常非常 2012/2/2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9f35ea0102e3fr.html

———————————————————————————————————————

作者:”韩寒”

我说过,我不想再搭理方教主和他手下那些祸尔摩斯们了。(Holmes译成祸尔摩斯不更接近本来的读音吗?再说了,今天那些蛋疼患者们,“上穷碧落下黄泉”寻找我代笔的蛛丝马迹,不就是为了“祸尔”吗?)不过,我看到你们把我以前在采访中顺口溜出来的几句话就拿出来作为铁证,我还真是嘴都笑歪了。我说什么你们都信啊?既然你们什么都信我的,还质疑个屁啊。好吧,为了不打击你们的做业余侦探的热情,今日有暇,就再逗你们玩玩儿。

你们不相信我读过《管锥编》,我先问你们一句:你们读过吗?

《管锥编》开头第二段:【背出或歧出分训,如“乱”兼训“治”,“废”兼训“置”,《墨子·经》上早曰:“已:成,亡”;古人所谓“反训”,两义相违而亦相仇。】这是什么意思?你们明白吗?我当时读的时候在页边上加了一句“Dust兼训clean”,你们知道我为什么加这一句吗?不过,现在我觉得应该再加一句,“打假兼训假打”。

钱锺书在《左传·襄公二十五年》又谈到背出分训,并举“与”“敌”“对”等字为例,说:【“敌”谓相偶俪。故男女好合曰“成双作对”,而为仇亦曰“作对”,怨家称“对头”,相斗称“放对”。】

方教主,这不是说的你和肖传国教授吗?你们都是博士,你们都留过洋,你们才真的是一对,理当“短兵肉搏,两情乃仇,两体则亲”;我这个高二都没念完的,不配和您为敌作对。

那位自称是钱锺书学生的“青春不再出发”,请您鉴定一下:我讲了这几句,可以证明我读过《管锥编》吗?

话说回来,读过没读过有个屁要紧,钱锺书读了那么多书,也是个糊涂虫。就如他在《左传·襄公二十七年》(增订四)说:【今日西方之强每假“保护人权”为攻心之机括】,这跟当今外交部批评西方国家用人权为名干涉别国内政有什么不同?他怎么不说说我们打着共产主义旗号向柬埔寨输出革命的事儿呢?读了那么多书,也免不了被洗脑是不是?

最可笑的是那个张放,因为我有次自称没读过《红楼梦》就信了,由此证明我写不出《三重门》来,还鉴定《三重门》的作者读的是程甲本,说我不可能读这个。现在我先不跟你说我读的是程甲本程乙本,我说我读的是俞平伯的手批本,你信不信?第五回写秦氏房中陈设,【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赵飞燕立着舞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宝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连珠帐。】俞平伯先生批道:【倘据此以为作者乃言古植至晋而移、古物入清犹用,叹有神助,或斥其鬼话,则犹“丞相非在梦中,君自在梦中”耳。】可笑那个刘心武,居然把这几句作为秦可卿是废太子女儿的证据。奉劝方教主,您赶快把这位刘作家请来帮您找代笔证据吧,他的考证功夫和侦探能力比您强多了。

你们看我书房里书少就以为我不读书,钱锺书书房里有多少书?你们看我现在的作品里不再掉书袋就以为我不读书,卡夫卡掉书袋吗?你们看我忙着赛车就以为我不读书,海明威还整天忙着拳击打猎斗牛呢!你们听说过拜伦的故事吗?拜伦生前讨厌那些显摆自己读书多的酸臭文人,一直说自己不读书,结果死后大家查看他的藏书,很多书上(荷马维吉尔贺拉斯但丁的原文啊!)都密密麻麻写满了批注。祸尔摩斯们,这是不是不可思议的怪事?

柯南道尔在‘Sherlock Holmes as Hamlet’ 这部小说里引用了莎士比亚《哈姆莱特》哈与霍拉旭的对话:

Horatio:

O day and night, but this is wondrous strange!

Hamlet:

And therefore as a stranger give it welcome.

There are more things in heaven and earth, Horatio,

Than are dreamt of in your philosophy.

霍拉旭 嗳哟,真是不可思议的怪事!

哈姆莱特 那么你还是用见怪不怪的态度对待它吧。霍拉旭,天地之间有许多事情,是你们的哲学里所没有梦想到的呢。

祸尔摩斯们,好好体会一下哈姆莱特的话吧。

最后,那些在非典型脑残传染得如此之快的时代,仍能坚持独立思考的粉丝们,谢谢你们。新书《秃尾狐》(书名里的秃字,你懂的)4月1日会连同我的手稿《光明与磊落》一起和大家见面,敬请期待。另外给大家推荐有道云笔记这个软件,写字的时候,可以自动存储并上传,用它来写字比word方便多了,我的新书,还有这篇文,都是在有道笔记上写的。免费的哦。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