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寒韩推翻涉及价值取向∶你要“真”或“假”—评《小镇生活》 — 剑道 2012/2/28

发布日期: 二月 28, 2012 5:00 上午 | 关键词:

将寒韩推翻涉及价值取向∶你要“真”或“假”—评《小镇生活》

作者∶剑道 2012/2/28

http://jiandao.blogchina.com/1248697.html

———————————————————————————————————————

文后附录的是从网络上下载的寒韩14岁的时候发表的作品《小镇生活》章节。我尚未确认这是否真的称为寒韩的作品,因为我手中没有寒韩的作品集。但从多家网路刊载看来,应该是寒韩的作品。

现就这篇作品讨论“是否可能出于一个14岁的初中生之手?”我的结论是∶impossibility绝不可能!

这个中篇小说写一个青年大学生离开大学校园到社会上租房住然后搞文学创作以求出人头地的简短的经历,之中涉及了他与画家及其他文人的交往,描写了当期时的社会生活还有些许校园生活形态。

首先,这个中篇不论出自谁的手,其并非优秀之作,因为作品并未触及到小镇中典型的有价值的真实生活现实,也没有通过人物的命运反映作者对人性对人的生存的有价值的思考,仅仅是只影片皮的描绘很普通的生活状态。可以说是没什麽思想。另外,小说也缺乏动人情节,更没有震撼人的细节。

但是,这是一篇技法相当成熟的作品,作者还有一定的读书阅历和文学素养。再有,小说丝毫没有当代作家(作家协会豢养的那类)普遍的不自觉的主旋律即“党标题”味道。

整篇小说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相当成熟的青年人的一段经历,且这个青年人是有读书阅历和有较敏锐的社会感觉的。小说通过这个青年与他人的对话,对社会生活练就他的“忍耐修养”,以及胸有大志的不屈服个性的刻画,还有对一个画家的塑造,可以说是“文笔成熟”,没有学生腔。小说展示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以及作者的学识,不但知道亚当夏娃以树叶遮住私处,知道绘画中的写实技法,知道明清文人喜爱周庄,知道柳永和《雨霖铃》,知道“社会主义精神建设学生面貌”,知道当时的社会风气是可以将谈恋爱的人“捉奸”,知道“先去了呼和浩特,然后转到准噶尔,行走几十公里”才能“终于看见了锡林郭勒大草原,”而那里有一家文学期刊编辑部;还知道贩毒品多少可判死刑,知道一些可以轰动的征婚啓事,知道印象派大师凡高,知道大卫的“思想者”雕塑,知道“蒙娜丽莎”和“最后的晚can”。最令人惊奇的是,作者还熟悉开画廊所需要的设施,竟然熟知镇政府的内部行政运作!呵呵呵!!!!最不可思议的是∶14岁的小作家居然读过刘震云的小说┅┅等等!

小说对以上的生活形态,是那样信手掂来自然铺就!

小说对大学校园生活的描写虽然不多但可以说是准确的∶大学生的学习专业,宿舍的上下铺,教授的心态。

这个中篇虽然不长,但涉及的社会生活也算是丰富的。

这是一个14岁的初中生能做到的吗?在一个中篇里?

一个14岁的初中生可以写长篇小说,但题材只能局限于虚构的科幻或不成熟的武侠。我的外甥小学五年级,就与一个同学合作写十几万字长篇小说,但只是科幻∶描绘不真实的可以想象的世界。童心嘛,宇宙多大他多大,乱七八糟的没逻辑的怪事堆叠,让我看得眼花了乱。14岁的初中生,他要搞文学创作,如果不是科幻,也一定是与自己的生活有息息关联的∶或对学校及学习的抗拒,或生理现象的蒙胧的爱情,或不明是非的模糊的友情,或反抗来自家庭的老师的压力。14岁的孩子,也可以说是“乳臭未干”,不可能有对社会准确测量的目光。即便这个孩子读很多课外书,但他绝不感兴趣也不可能更没有能力去描写一个成熟的青年人的心路和生活状态,特别是以一个对社会有抗争意识的青年人对社会的相当理智的视觉去展示社会。

肯定地说,这是一个中青年人写的小说,即使我排除是寒韩父亲的作品,但作者的年龄至少在三十岁以上!

有人会说∶现代人不也写古代人生活的作品?难道一定要在古代生活过吗?这句话“似是而非”!现代人当然可以写古代人的生活状态,但是放眼世界,你能找出一个20岁就能够相当准确描写古代人生活状态的作家吗?我还没说14岁!

举个本人的例子∶1997年,本人接到一部20集的电视剧编剧,题材是以美国旧金山唐人街为背景涉及广东粤剧艺人在美国的生活状态,背景时间为1932至1945年。当时我在图书馆在网上千方百计找资料,看了大量资料后脑子里无论如何都未能组织起旧金山唐人街形象,“唐人街”给我的感觉是十分神秘。当然,我也写出了剧本拿到了稿费,但那是些什麽东西?就象大陆当前的反映国共内战时期的电视剧,一派傲慢自大胡言乱语自以为是!就象我外甥小学五年级时的科幻长篇小说,一堆怪事乱晃!10年后我到美国定居,且住在旧金山唐人街,很快我就熟知了唐人街,才觉得当初的离奇感觉十分有趣。我在此试问∶有谁没来过美国的,能想象在美国的华人的生活状态?旧金山的唐人街和纽约的唐人街有何分别?

众所周知,寒韩承诺,一旦有人找出他的作品的“代笔”证据,即奖二千万。如果《小镇生活》真的列为寒韩的作品,那麽,寒韩应该付出他的“奖金”二千万!因为《小镇生活》百分之百不是出于一个14岁初中生的手!不管他是谁!如果有人一定要说“这就是寒韩的作品!”那他一定是14岁的不读书的小混混!或者就是一个“指鹿为马”的强权!

“寒韩现象”虽然推动中国社会走向公平正义,但只能说明这是中国社会和中国人的悲剧∶中国专制制度对民众的欺 是如此的可恶∶一个思想并不深刻的青年以“擦边球”的方式同时使用俏皮的文笔批判社会不公及宣扬正义,却成就了这个青年的辉煌!这真是中国人最大的不幸!

我亦相信历史会写下“寒韩是中国近代史最著名的人造作家”这样的结论,因为最终“假的不能代替真的”,社会一定会告别病态向曾经的健康(1949年前)推进回归。

我更推崇曹长青先生的观点∶将人造寒韩打翻,涉及社会“真”或“假”的价值观取向∶你要“真”或“假”?

我尚未看过《三重门》,稍后,我还将花些时间,继续向寒韩发动猛烈进攻∶从《三重门》提供的信息析出该作品到底是不是出自一个17岁的少年之手!

附∶韩寒14岁时发表的文章——

小镇生活

这是我在小镇呆的第四天,书的腹稿化经打好,只差搬出来写在纸上了。不过小镇的宾馆实在太吵,外面天天施工到半夜。服务台说,这就是小镇在日益发展的象征。我有点生气地说。你们宾馆扩建至少要保证客人的休息吧。你别以为门口挂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人家就当你是五星级的宾馆。服务生有点忍不住了,说你要安静就去古镇区租间房子。

她的话刺激了我。我收拾好行李,和这家宾馆匆匆而别。

小镇非常古老,分两个镇区。古镇区的明清建筑保留完好,政府正要开发这里。游人尚不如织(错别字,应为“鲫”。)的原因是,小镇一来名气还不响,二来没有过哪个名声显赫的人物在明清两朝里住过这里,缺少名人故居,所以对一些没有文化的游人来说这里缺少了一种文化底蕴。政府常抱怨明清的文人没眼光,只知道人多力量大,成群结队往周庄跑。

我经过小镇的柳永弄。弄名是政府给起的,原来叫万福弄。因为万福弄弄口有一棵柳树,所以有人突发奇想,把那柳树围起来立块碑,说这是《雨霖铃》里“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唯一指定柳树。柳永弄因此得名。

在柳永弄的尽头有一张租房后(应为“啓”)事。房子就在附近,旧式的,看上去很美,住下去很难。不过,这里宁静多了。我在楼下看见靠窗的二楼正好可以摆书桌,正对一条小河,是个写东西的好地方。

最后是我和一个落魄小子合租了这套民居。他搬进来的时候,只见一大堆一大堆的画具。

“画画的?”我顺手拍起一支画笔问。

“嗯。”他继续搬箱子。箱子里都是他镶了框的画。

“可以看看吗?”

“随便。”

我拿起一幅画欣赏,报写实,我看明白了。金黄碧绿的田地,欧洲式的农舍,一条泥路从近处铺向远方,远方有类似牛马的东西在吃一些类似草的东西,总体感觉还好。

“不错。”

“谢了,瞎涂。”

“法国?你去过。”

“不,是西班牙。”

“好小子,西班牙怎麽样?”

“没去过。”

“那你怎麽把西班牙画得这麽像西班牙。”

“你刚才不还认为这是法国吗?”

我顿了一下,用手指抚几下油画,找不到话。想自己怎麽说话尽往死胡同里扎。

“晦,别摸,你会不会看画?”

我道过歉,隐约觉得这人不好相处。

“你叫什麽,画家?”

“甭叫我家,是家就不来这儿了。”

“好,怎麽称呼,画画的?”我总觉得我这是在称呼幼儿园里的小朋友。

“大佑。”

“罗大佑?”

“差一点”

“马大佑?”

“以后就叫我大佑,我没姓。”

1

三年前我从校园逃出来。我觉得我是全世界最聪明绝顶的人。因为有些博士其实见识没有多少长进,只是学会了怎麽把一句人都听得懂的话写得鬼都看不懂。本来我会呆得很好,反正大家都是混日子。出去后也要交房租,那还不如呆在寝室里舒服。睡在我上铺的老刘搞西方文学研究,主攻法国,论文没研究出来,反而学会了法国人怎麽谈恋爱,说恋爱最主要的是小环境的美好,两人随时随地必须凝视,这样就会有一种浪漫油然而生。后来老刘就栽在了凝视上。在学校的小树林里,两个人凝视得太专注,被某个辅导员捉住,事情还闹得很大。其实凝视并没有错,最主要的是凝视的同时,两个人还干了一些不符合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学生精神面貌的事情。后来老刘并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一天晚上我们听见女生寝室里乱成一团,有校领导的呵斥,女生的尖叫,还有老刘的怒吼。我意识到老刘算是完了。果然被劝退。

老刘离校时,对我说了一句气势非凡的话∶“小子,你也别呆了,反正以后都是自由撰稿人,要个文凭干嘛。”我当时觉得亏,因为老刘说起来退学了但好歹也是因为这风流之事,而我就这麽傻乎乎去自动退学不是亏了。

老刘属于这种性情中人,其实这个“性情中人”的意思就是性中人和情中人。老刘生性放荡,属于那种想干什麽就干什麽的人物。一次学校德高望重的老教授正在上课,老刘摇晃著身子要出门,老教授一愣,问“干什麽?”老刘说,上厕所。老教授当时的脸色就有点不知所云,想年轻时他也是特立独行的人物,也还没英勇到上课闯厕所的份上。让他上吧,面子和威严就扫地了,不让他上吧,万一憋死了负不起责任。正犹豫著,老刘已经不见了。就因为这事,老刘成为全校女生目光的焦点,每次老刘上厕所都能引人议论。老刘从不安静,他的感情就像掉了树叶的亚当夏娃那麽无遮无拦。

我说老刘你要有点修养,你要八风不动宠辱不惊,人家夸作你要镇静,轻飘飘也是人家走后的事情,那时随你飘哪儿去。人家骂你你更要镇静,不能拿袜子来勒人家。你看上次小张来说你几句,你就拿袜子勒人家,退一步说,好歹也要用洗过的袜子嘛┅┅

总之老刘,你要学会平静如水,如死水,如结了冰的死水。

老刘说∶“为什麽要假装平静?应该不平静的时候就不应该平静。”

我让老刘过一过江南小镇的生活,看著细雨时明清窄街和上面安详的老人,你就会明白为什麽要平静如水。

2

老刘就这麽轰轰烈烈地离开校园,一走再无音讯。传闻说他先去了呼和浩特,然后转到准噶尔,行走几十公里终于看见了锡林郭勒大草原,两个月后在那里一家文学刊物当编辑。

然后是我们中文系的一个小子跳楼。他来自云南农村,最后消息传来说他的父亲因为贩毒而被捕,而且数额巨大,早超过了死刑的量。当时我在窗口看蓝天白云,突然看见一个人往下掉,“涮”一下就从我的窗口掠过。我正纳闷这是仙女下凡还是怎麽著,就听见下面的人乱叫,才明白过来是有人跳楼。当时我差点昏了,但忍住没叫,一个晚上睡不着。

跳楼的消息学校封锁得很紧,对外界只宣称是失足。天相信那是失足,都这麽大了没事爬窗上去玩什麽,况且窗有胸口高,要失足从那儿掉下去也不是容易的事。

然后,我听到的议论竟是诸如“哎呀这小子真笨,要死还挑跳楼,死得那麽难看”,“其实可以在最后一秒里摆个POSE嘛”,“他爹妈是卖白粉的还是卖面粉的?搞这麽多?”“他家里肯定发了”┅┅于是,我突然向往一种幽静的生活。况且那时我已略有小名,在十几家报纸上发过一些东西,有的还造成了比征婚啓事更为轰动的效果,收到了上百封信。我更想的是好好花一年时间去写一部书。那可得是巨著,如果不幸轮不上好歹也应该是较巨著。

这就是我来小镇的原因。

┅┅

由于文章太长,无法一次贴出,只能摘以上章节。

有兴趣求“真假寒韩”的朋友,可在网上观看。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