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韩之战、真假之辩》, 多么生动的民主细节——写给刘瑜老师 2012/2/28

发布日期: 二月 28, 2012 5:00 上午 | 关键词:

《方韩之战、真假之辩》, 多么生动的民主细节——写给刘瑜老师

–看了很多遍《民主的细节》的读者

作者:@总平巷 (2012年02月28日)

来自作者的新浪微博

———————————————————————————————————————

(一)刘瑜老师的自我矛盾

在《民主的细节》“愤青的下场”一文中,刘瑜老师是以一名愤青的话作为结束语“一个吵吵闹闹的社会才是一个健康的社会”。通读全文,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这既是刘瑜老师认同的观点,又是文章想表达的主旨。

可反观刘瑜老师在方韩之战中的表现,似乎有点知行相悖。

方韩之战刚拉开序幕时,刘瑜老师在微博上发表几篇对质疑的质疑,遭到网友狙击,随后删去所有的微博,留下一句“去冰岛了,大家玩好”。

在接受FT中文网采访时,刘瑜解释说,这场论战将她眼中微博的那些问题极端化了。她下个阶段想写些中长篇的,更学理化的东西,相比之下做这个事情的人少得多,“我还是另辟蹊径吧”。

刘瑜老师眼中微博的那些问题是什么呢?

“清绪化,庚气重、围观各种论战又花费太多时间”,据采写《与刘瑜共进午餐》的FT中文网记者回忆,当时刘瑜就流露出想从微博撤退的想法。是的,刘瑜老师后来也是这么做的。

我好奇的是,一个赞同吵吵闹闹的社会才是健康社会的人,难道不了解吵吵闹闹不免有情绪化、庚气重的语言。一个在吵吵闹闹的美国、英国(指媒体上)生活了10年的亲历者,会不习惯质疑中的杂音。

殊不知在情绪、庚气接踵而来的微博平台上,赵鼎新教授理性分析文章《论方韩之争》也隆重上场。更有甚之,在赵之前,方阵营中理性分析韩寒造假的好文是一篇接一篇,试问其中哪篇文章是在温良恭俭让的环境中出炉的? 冒犯地问一句刘瑜老师,是不是当质疑别人的时候就是健康社会的吵吵闹闹,当质疑指向自己的时候就变成了情绪化、戾气重的极端语言。

承认有情绪化、庚气重的语言并不表示赞同它们的出现,不雅言语当然是要谴责,只是在一个开放的平台上,没有人能堵住讨厌的嘴。那些试图享受自由的人,必须同时忍受肩负它的疲惫。(下划线处出自《民主的细节》P31)

观念的市场里,有各种各样的极端的声音,但只要没有国家机器的压制或者煽动,老百姓的意见,总会通过一番摇摆,回归中庸之道。把牛鬼蛇神放出来,其实也不是那么可怕的事,相反,把牛鬼蛇神死死关进盒子里不让透气,民意反而像个不断升温却没有出气口的高压锅一样,漫慢凝聚越来越危险的压力。(该段出自《民主的细节》P63)

(二)生动的民主细节

持续两个月之余的“方韩大战”是一场生动的民主课。刘瑜老师心心念念的民主细节不正在微博上发生吗(你又怎能缺席)?

1. 双方阵营有同等地、充分地阐述机会。

韩阵营有南方周末的《差生韩寒》,方阵营有戴建业老师不知疲倦撰写1}余篇系列文章《方韩之争随感》;

韩阵营在法律上有萧瀚老师的背书,指出“有没有代笔”是韩的私领域,不应受到质疑。方阵营有针尖对麦芒的何兵老师的反驳,一个公开发表的作品,怎能说成是私领域,读者质疑作者的作品是天经地义;

韩寒说,一个作者是无法证明作品是自己写的。“胡说”,作家老鬼微博说,不仅能证明,而且还呼吁更多的作家站出来证明。类此的例子太多,不赘述。

2、双方阵营都能免干恐惧地自由表达(这点多么不容易)。

在传统媒体工作的人都知道,每夭都有禁令,每天都有宣传要求,由不得你个人喜好。好不容易科技进步有个微博,也不是探讨什么议题都不受限制。

在这么严苛的条件下,方韩大战、凉夭骗局、不触碰任何禁区,三者缺一不可,三者互相加持才成就一个自微博开通以来探讨最深入最广范最有影响力的一个议题。

在这个议题上,网民想说就说,有道理的没道理的铺天盖地。不用担心这句话能不能说,该不该说,说了会有什么后果。

享受说话自由的同时说者品质也受到检视,最后发现说者品质比说什么更重要。认知有高低之别很正常,真理也是越辩越明。可人品坏了就难以获得信任。如果我手上有一票,如果我要委托他们干一件事,我知道该投给谁。

那些曾经呼吁民主的人,当民主真的来了时,却将它打一巴掌踩到地上,骂道你这个整人的文革。对此,崔卫平说得好,没缺胳膊少腿,大家都是全活人这是哪门子文革。

方韩之战在打扫真假之辩的主战场之外还能杠上开花,捎带鉴别了真公知、假公知、真自由、假自由,收获颇丰。

3、真相越辩越明。

麦田年前抛出《人造韩寒》时,没人相信这是真的。我那时还不认知他,同事说,搞IT的,估计要搞什么东东找个话题炒作一下。

麦田迅速道歉后,方舟子来了。之后发生的事无需我复述。方舟子及民间高人一浪推一浪,迅速普及了文本分析,逻辑推理,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韩虽披挂上阵,终因太多无法解释的疑点而暂时归隐,交由法律栽判。

事实上,只要认真看过两边阵营的分析,答案早己明晰。只是醒过来后才发现反省盲信路原来那么更长。

我为什么对方韩大战这么感兴趣?刘瑜老师说过,公共生活中对善、对真、对理性的追求,是个体自省和提升的必经之路。说得多好的一句话。

可惜的是,这种生动的公共生活太少了。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