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博士”穿着马甲挺韩寒演译阴、奸、佞 — 黄 麟 2012/2/28

发布日期: 二月 28, 2012 5:00 上午

“北大博士”穿着马甲挺韩寒演译阴、奸、佞

作者:黄 麟 2012/2/2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f2e5040102e4ye.html

———————————————————————————————————————

昨晚有网友给我留言说,最新有一篇挺韩寒的文章,两万多字,作者叫“破破的桥”,其身份注明为“北京大学博士,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访问学者”文章题目是《忽悠的原理和技巧》。让我写篇文章反驳一下。我找来此文粗略游览了一下,便知道个大概。总的感觉,这篇文字和易中天的“兔子说”差不多,就是先入为主,预设立场,把自己当成含冤受屈的兔子,然后大义凛然,把质疑说成“忽悠”,其文字特色可以用“阴、奸、佞”三个字来概括。

一是“阴”。文章一开始就说:“……读完这篇,天涯凯迪那种几十个马甲水军们使吃奶劲儿刷版盖楼的帖子就不必看了。”这段短短的文字,是全篇文章最阴的部分。它主要阴在颠倒黑白,伪造“民意”,旨在告诉人们,网上天涯凯迪批评韩寒的帖子,全是马甲水军所为,真正倒韩的人并没有那么多。其实,稍有脑子的人都知道,倒韩者(包括方舟子)大都出于良知,一吐心中垒块而已,和韩寒本人并没有多大的利害关系。即使韩寒倒了,这些人也没有任何经济收益,根本没有必要花钱请网络水军证明自己观点的正确。相反,被批评者,因为涉及到他们的切身利益,韩寒一倒,那些巨大的收益将不复存在,所以,这些人才会不惜一切代价,保住韩寒这块文学牌子,才有可能利用水军造势。什么“博客天价点击率”、什么入选《时代周刊》、什么80%的支持率……等等,说不定都是网络水军的拿手好戏。因为,请网络水军和“人造”韩寒一样,外人很难抓到把柄,除非堡垒从内部攻破,父子反目,团伙反水,不然,永远你拿不到这些人的“作案证据”。正因为这样,这些人才会如此重视民意,一上来就叮嘱读者不要理会天涯凯迪的帖子。因为这才是真正的民意。看过这些帖子的人都知道,韩寒大势已去。被读者彻底抛弃的作家,还能扑腾多久呢?这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和接受的结果,所以才会倒打一耙,千方百计抵毁和抹黑网络民意。

第二是“奸”。方韩之争,是一次意义重大的文化之争。在我看来,将“人造”韩寒的质疑进行到底,至少有三大现实意义:1是否文学诈骗,即成年人作品包装成中学生作品骗取名利;2是否利用网络水军打造“博客点击率”,依靠虚假的民意提高知名度,从而抬高作家本人的价码(包括广告代言费,版税等等);3给打假者敲响警钟。若方舟子打错了,他将遭受灭顶之灾,今后他的打假生涯,或到此为止,象大嘴宋祖德,没有人会再相信他的鬼话。这样重大的文化事件,不管倒韩派还是挺韩派,要么你不参与,要么你应当严肃认真对待。然而,这位自称“北京大学博士”的“破破的桥”先生,就不够光明正大。文化论争,双方都应开诚布公,公开亮出身份,摆事实讲道理。然而,“破破的桥”却戴着面具,不敢以真身示人,这就是典型的“奸”,即奸猾。好比擂台比武,两人正打得不分胜负,你却戴着面具上来当头给其中一方一记闷棍,不管打着还是没打着,台下的观众都会对“面具客”的行径大喝倒彩,这种下三滥手段实在太卑鄙了。文化批评,作者居然连真实身份都要隐瞒,其可信度也就可想而知。所以连南都周刊最后也不敢刊发这样的文章。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作者明知道这种不顾客观事实强辞夺理的阴文,很有可能使自己的学术声誉严重受损,所以躲在阴沟角落放冷箭,预先留好退路,既要做婊子,又要确保牌坊不倒;另一种可能是,文章根本就不是什么“北京大学博士”所写,而是韩寒团队某位成员的杰作,所以不敢亮明作者身份。

第三是“佞”。佞的本意是善辩,巧言谄媚。与之相关的词有佞人(有口才而不正派的人)、佞幸(以谄媚而得宠幸)和佞史(为讨好当权者而歪曲篡改事实的历史)……等等。骗子的本质就是“佞”,通过似是而非长篇大论和花言巧语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好趁机浑水摸鱼。搞传销的,卖狗皮膏药的骗子,大都精通这一套把戏。记得郑渊洁先生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把能听懂的话按照听不懂的话说,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都是欺骗。“破破的桥”的这篇文章,就完全符合此种特征。两万八千多字的篇幅,气势恢弘,场面壮观,大谈什么“忽悠的原理和技巧”,本身就是一种典型的忽悠。如果说有什么“原理和技巧”的话,以其昏昏就是它的“原理”,使人昭昭就是它的“技巧”。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