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导名人之三-胡言乱语萧教授 — 疯疯癫癫僧 2012/2/28

发布日期: 二月 28, 2012 5:00 上午

教导名人之三-胡言乱语萧教授

作者:疯疯癫癫僧 2012/2/28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page=1&boardid=1&id=8150003

———————————————————————————————————————

萧瀚教授:

有人说,即使找不到代笔人,也可以认为有代笔。这种说法在作家在世而且毫无署名权纠纷的前提下,是对作者人格的肆意羞辱与诽谤。在没有署名权纠纷,也没有有力的相反证据时,外界对作家的诚信应该采取信任态度,即使有种种狐疑,也不应在缺乏明显证据的情况下公开地刨根问底,否则,它必然会侵害作家应受保护的安静生活的权利。

疯疯癫癫僧:

萧瀚教授真是在睁眼说瞎话,讲话的基本理路都稀里糊涂乱七八糟。

社会公众质疑的是七门功课开红灯而可获作文大奖可写长篇小说的17岁少年的奇异能力问题,而不是哪一位质疑者与韩寒有署名权争议。这好比网友张三李四怀疑萧瀚有没有能力担任法大教授的问题,并不等于网友认为萧瀚教授的职称应当是张三李四的。

读者不是追究署名权归韩寒还是归韩仁均的家庭内部私事问题,如果《三重门》的真正作者署名“玉皇大帝”“乌龟王八”也是他私人的权利,公众丝毫不感兴趣。

韩寒,七门功课不及格,作文比赛违反规则,事后对自己作品的回答颠三倒四,瞎七搭八,这些违反常识,违反逻辑的事情本就是公众质疑的强有力的依据!韩寒卖文赚钱是公开的,为什么质疑就不可以公开,不可以刨根问底呢?这对购买韩家生产的作品的消费者而言,公平吗?一企业生产劣质产品,如消费者悄悄地质疑,企业不理你,甚至诬陷质疑者敲诈而入狱,而公开质疑的好处就是让社会公众判断,什么是伪劣产品。南京一食品厂用发霉的馅料生产月饼在网上公开曝光就是个好例子。

韩寒,一个17岁的差生,荣誉要从社会上获得,金钱要从社会上获取,公众质疑他有没有能力写《书店》《求医》《杯中窥人》《三重门》,难道有什么不可以吗?萧瀚教授是搞法律的,怎么在法庭没有判决前,就私自给人下“诽谤”罪了呢?疯疯癫癫僧现在就在批评你,你可以判决我在“诽谤”你吗?中国社会对待欺骗行为的宽容度非常大,以至于没有行业没有欺骗现象。中国公众对作家历来非常敬重,但这不是什么人可以冒充作家的理由吧!韩寒,他的荣誉要从社会上获得,他的金钱要从社会上获取,如果韩寒的荣誉、金钱的获取是建立在欺骗的基础之上,萧瀚教授还要人们让韩寒过上奢侈淫逸的安静生活吗?

00000000

萧瀚教授:

韩寒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再公共,也没有义务遭受这样的人格侵犯,不能打着所谓公共利益的旗号,肆意践踏私权。作品是不是作家亲自所写,涉及作家的基本清白,涉及作家职业生命的存亡,岂能为了一个毫无事实根据的所谓公共利益诚信,就来要求作家自证清白不是骗子?

疯疯癫癫僧:

刚才做了披萨饼,老二口权作午餐之用。如果疯疯癫癫僧到大街上卖披萨饼,消费者有没有权利质疑疯疯癫癫僧出售披萨是亲手做的呢?应当是有权质疑的。

这是不是涉及疯疯癫癫僧的基本清白,涉及我出售披萨职业生命的存亡,岂能为了一个毫无事实根据的所谓公共利益诚信,就来要求疯疯癫癫僧自证清白不是骗子?

非常容易的事:疯疯癫癫僧当场做给大家看就是了,还做上面包、葡式蛋塔……等等,不就行了吗?我有必要对人下流漫骂,让人证明我曾经买了面粉,买了奶酪,还出示买烤箱的发粟,上公证处,上法院……自证清白吗?

韩寒的问题正是如此,他在公共领域内卖文赚公众的钱,就是让渡了一部分私权利,就得容人质疑,就有自证义务,而自证的方法非常简单,公正,与尊严没半点关系。韩寒不到社会上卖文赚钱,他愿意把什么手稿当面巾纸或擦屁股纸,谁还管那等闲事?

韩寒为什么历来拒绝公开“走二步”与公众聊一聊,谈一谈,交流交流他的作品,而是费尽心机费尽周折来自证清白呢?

如果韩家欺骗了消费者,请问萧瀚教授,是谁侵犯了谁的利益呢?

另外,萧瀚教授讲究人格尊严,就请萧瀚教授看看,这叫不叫言论自由,这是不是对他人的人格侵犯?

“你为了你的事业45岁头发就秃了,我给你这么来几句,你他妈的会不会胸闷。但我不会这么做,因为这是最下流的招数,”

“证明你精子活力比较差,综合了你老婆必然偷人和你精子活力必然差,证明你孩子必然不是你的。”

0

“若本兽医以及别的网友,质疑你这装疯卖傻的货色,生殖能力全无,你的后代还是同圈几位友情客串的结果……你敢不敢、愿不愿在众目睽睽之下,与你那圈内的雌性当众表演A片情景?你敢不敢把悬赏的筹码定格在2000万的百分之一的准点上?”

0

“建议麦田以及那些将私愤恶意发泄到韩寒身上的丑类,该去问问你老婆(如果有的话),自打幼儿园起一共有过多少个同班男生了,此为其一;其二立马去亲子鉴定中心一趟,还不要忘记捎带上你老子、兄弟、儿女(一概没有的话就免了)——因为你的娘亲,应该也有一拨子曾经吊过膀子或者搂搂抱抱惯的儿时或成年后的异性同学同事——其实也可以拿面镜子,大太阳底下自照一回了,瞧瞧是否长得像对面门口里的张木匠抑或街坊吴大夫吴兽医了。”

0

“首先本人强调本人不是骂人啊。就是有疑问,我有一个天大的疑问,我严重质疑方舟子的母亲是石女,没有长阴道,方舟子是从他母亲的腋窝里挤出来的,所以显得非常脑残,因为根据生理常识腋窝那里要比阴道还要窄,特此声明我只是质疑,现在请方舟子自证清白,方舟子的母亲有阴道,他是从他妈的阴道里掉出来的!谢谢啊!我只是质疑,我有怀疑的权利!”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