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逻辑逻辑与“臭鸡蛋”理论 — 一座空城 2012/2/28

发布日期: 二月 28, 2012 5:00 上午

“兔子”逻辑逻辑与“臭鸡蛋”理论

作者:一座空城 2012/2/2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5df7dd20100xdx4.html

———————————————————————————————————————

在大作《兔子怎样证明自己不是骆驼》中,易中天老师“照抄”了萧瀚的文章《合理质疑还是围猎狂欢》中说过的一个故事:“一个兔子没命地狂奔,路遇狼。狼说,你跑那么急干嘛?兔子说,他们要逮住我,给我钉掌。狼说,他们要逮住钉掌的是骆驼,而不是你。兔子说,他们要是逮住我钉了掌,你看我还怎么证明自己不是骆驼。”

易中天老师看了萧瀚的文章,自然知道这个故事是出自于肖洛霍夫之口。这个故事所说的逻辑,我姑且称之为“兔子逻辑”,即,一旦你被扣上某种帽子之后,想要重新“正名”,便已经来不及了。

这逻辑够深奥的。逻辑学也是大学老师们的必修课吧?本人才疏学浅,不懂逻辑,但我还是想不明白。既然是一只兔子,那么,无论它被钉了什么样的掌,不要说是“骆驼掌”,就是“降龙十八掌”,我也一眼就能看出,它只能是一只兔子,怎么可能是骆驼?哈哈哈哈。俗话说没文化真可怕,有时候,有文化也怪可怕的,是吧?

兔子就是兔子,绝不会是骆驼,这就是常识。瘦死的骆驼比马都要大,所以即便骆驼死了,它也还是骆驼,绝不会是兔子。所以,一个人如果连这二者都分不清,那鉴别力何在?读如许多的书何用?这让我想起了李敖先生。

一年多前,李敖先生在批“作家”韩寒的时候曾说,他从来不看韩寒的书,因为他知道那是臭鸡蛋。李先生大概是怕别人反问他:连别人的书都没看过,你怎么知道它就是臭鸡蛋?所以李先生先下手为强,接着说:我天生就有识别臭鸡蛋的本领。

抱歉,易中天老师是名动中华的大师,本人由于才疏学浅,只是个中学老师,在此自然有些疑惑,希望易老师不吝赐教。

疑惑一:

在《兔子怎样证明自己不是骆驼》(以下简称《兔子》)中,易老师说:“何三畏是喜欢韩寒的,至少曾经喜欢,却通篇批韩。刘彦伟是方舟子的粉丝,至少曾经是,却通篇批方。萧瀚先生不偏不倚,把道理讲得清楚明白。”

为了能充分理解易老师的高论,我又认真阅读了萧瀚先生的文章《合理质疑还是围猎狂欢》。通读萧瀚的文章后,本人对其文章主旨与易老师的理解大相径庭。本人认为,萧瀚的文章其本意是,以“言论自由”为幌子,直指方舟子对韩寒的质疑是对韩寒人格的“肆意羞辱和诽谤”。萧瀚的原文是:“在作家在世而且毫无署名权纠纷的前提下,(质疑代笔)是对作者人格的肆意羞辱与诽谤……韩寒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再公共,也没有义务遭受这样的人格侵犯,不能打着所谓公共利益的旗号,肆意践踏私权。”

这样旗帜鲜明地批判方舟子等人的文章,还能叫“不偏不倚”?叫“把道理说得清楚明白”?在这里,我不得不佩服李敖大师对“臭鸡蛋”的识别能力。这种能力看来具备的人并不多。

疑惑二:

在《兔子》中,易老师说:“正如富兰克林在美国制宪会议上所说,不能因为第一任总统可能是好人,就不对总统的权力进行限制。同样,不能因为不会冤枉易中天,就不对质疑的权利进行限制。”

本人不懂逻辑,但本人凭常识一看,就知道这里面有个大大的逻辑问题:

在这里,易老师用了“同样”这个词,就是说,这前后的逻辑是一样的。但是,我们看,富兰克林的逻辑认为,即便第一任总统是好人,也不能推出以后的总统都是好人。也就是说,以后的总统可能不是好人,所以需要对总统的权力进行限制。我们再看后面部分,我得出的结论应该是:即便承认易中天是不会被冤枉的,因为易中天是靠得住的,但也不能因此就认为别的“大师”们就是靠得住的,既然不一定是靠得住的,我们就可以,而且必须抱着合理质疑的态度,我们应该鼓励对别的“大师”的怀疑,即便易中天是可靠的。这是不懂逻辑的我得出的结论。而易老师的结论却是:应该对质疑的权利进行限制。易老师啊,您的结论是否不可靠呢?

疑惑三:

《兔子》:“文学作品和学术著作,要紧的是内容和质量,不是作家的署名。《老子》何人所写?不知。《红楼梦》是曹雪芹的作品吗?疑似。《金瓶梅》作者是谁?天知道。怎么样呢?还不是照看照读?”

上帝啊,易老师列举的这些作品,在我心中都是只有神才能创造出来的伟大作品啊!在这里要拜一拜!《老子》可以不问作者,该读,《红楼梦》可以不问作者,必须读,《金瓶梅》可以不问作者,照样可以读。《三重门》也一样??哈哈,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了。

易老师也承认,“文学作品和学术著作,要紧的是内容和质量”。针对这个问题,方舟子认为,如果按成年人的标准,《三重门》事实上非常平庸。那不过就是一个“中年猥琐男”的无病呻吟罢了。易老师既然力挺韩作家,也承认文学作品其内容和质量的重要性,怎么不就此问题与方舟子先生展开一翻辩论以求真知呢?

疑惑四:

在《兔子》一文后面,易中天大师说,嫉恶如仇的“圣斗士”方舟子先生其质疑的破坏力“就像化疗放疗。癌细胞是杀死了,患者也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何苦?只治病,不救人,只管真相,不要善意,对吗?”

在这里,易老师似乎是要告诉我们,癌细胞杀死与不杀死没太大关系,关键的问题是不能把人弄得“人不人鬼不鬼”。这是我不能赞同的。在这里,易老师同样犯了一个逻辑错误。易老师强烈的反问语气强调,善意比真相重要,救人比治病重要。善意比真相重要?这很荒谬,这也许正是方舟子存在的理由?至于治病和救人,我想那本是一回事。治病的目的便在于救人。只要癌细胞被杀死,只要人活着,那总还是有希望的吧。

以上简单地列举了四个疑惑,恳请易老师或别的朋友们予以指点?在各位指点之前,我还是只能认为,易中天老师在这篇文章里的说法存在种种不合逻辑,或不合常识的地方。如果我的所言为真,没有人予以反驳的话,那么我想,易中天老师是否可以与李敖大师认识认识,以学学识别“臭鸡蛋”的本领?这很重要。

在《兔子》的后面,易老师还有一句话:“对于谁输输赢,包括代笔真相,我过去就不关心,将来仍不关心。但我会关心他俩的去向。因为我已经发现,他们都有走向自己反面的可能。”这一点我也是强烈反对的。在我看来,这两人是完完全全的两类人,绝没有“走向自己反面”的可能性。随便说一下,本人自认为也天生具有识别臭鸡蛋的本领,而且绝不逊于李敖大师。韩作家的作品我只看过不超过十分钟。我看的是《三重门》。我看了十分钟便予以放弃不想再看。我知道那是怎样的“作品”,虽然当时在我心中,的确没有想到“臭鸡蛋”这个概念。在这里,再凭直觉,凭易大师的《兔子》和《我看方韩之争》,我认为,易中天大师也只不过是一大堆“臭鸡蛋”制造者罢了。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