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欺诈,《三重门》的命运会是什么? — 石毓智 2012/2/28

发布日期: 二月 28, 2012 5:00 上午

如果没有欺诈,《三重门》的命运会是什么?

作者:石毓智 2012/2/2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af05000100zz7d.html

———————————————————————————————————————

《三重门》的文学水准在一定程度上决定方舟子打假的意义。如果《三重门》是一部经典之作,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那么即使是韩仁均所作而托儿子之名发表,相信很多人都会原谅他们的,毕竟他们对中国的文学史有所贡献。然而,如果这部书的质量很差,缺乏文学价值,而是假象十七岁神童,在社会上制造轰动效应,利用大众的好奇心,骗取钱财,尔后又跟出版社、媒体形成造假策划一条龙,这就是如同吴英诈骗他人钱财的犯罪行为。如此,国家的司法部门就不能袖手旁观,视而不见,必须介入调查事情的真相。

现在方舟子打假韩寒之际,很多网友认为《三重门》的价值不大,格调不高,那么韩寒阵营就会辩解说,这是方粉的偏见,蓄意攻击。为了客观期间,下面我们引用韩仁均《儿子韩寒》中的有关信息,来看一看这本书在当时怎么样被业内人士评价的。下面摘自《课堂上写出“三重门”》(52-53页):

赵长天读后,自然知道它的价值,便推荐给了上海的一家出版社。

可是半年过去了,这家出版社没有给韩寒回音。最后,这家出版社的有关编辑“公事公办”,并没有因为名家的推荐而放弃或改变自己的选稿标准。他在给韩寒的退稿信中说:“人物描写概念化,缺少生动的情节和细节,小说的青春味,校园味不足,缺少生活气息……小说的文字较油滑调侃,表现了中学生的阴暗心理……”“小说某些地方格调不高,使人怀疑作者本身的品味……”

在韩寒等一批80后的作品开始在市场上走火后,文学评论家白烨对此有一段评论(摘自韩仁均《关于狙击手》,179页):

从文学的角度来看,“80后”写作从整体上说还不是文学创作,充其量只能是文学的“票友”写作。所谓“票友”是个借用词,用来说明“80后”这批写手实际上不能看作真正的作家,而主要是文学创作的爱好者。

我以前说过“80后”作者和他的作品,进入了市场,尚未进入文坛;这是有感于他们中的“明星作者”很少在文学杂志上亮相,文坛对他们只知其名,而不知其人与其文;而他们似乎满足于已有的成功,并未有走出市场、走向文坛的意向。

韩寒用了赤裸裸的诅咒语言回应了白老先生。韩寒认为这是“白先生文章里显露出的狭隘的圈子意识”,“好像白老人家一点头,你丫才算是进入了文坛”。韩寒发狠道:“什么坛到最后都是祭坛,什么圈到最后都是花圈”。一般人都可以看出,白烨的评论是专业的、客观的、冷静的,然而经韩氏父子这么一骂,以后谁还敢对韩寒的作品“评头论足”。如果韩氏父子心思进取,有文学理想,本应该冷静思考白烨的评论,找出问题,提高自己的文学创作质量。可能韩氏父子没这个能力,更没有这个理想,就拿出地痞的姿态,张嘴就是脏话,谁影响他们的生意就诅咒他早点死。

现在可以肯定地说,如果韩氏父子不用欺诈的手,那么韩仁均就是一个三流之外的作家。他的《三重门》最后可能拿钱在某个出版社出版,恐怕大部分书需要自己包销,除了送些亲朋好友外,剩下的很可能就像赵本三的小品种描写的那样,跟宋丹丹的《月子》作用相同,在自家的厕所墙壁上糊了一层又一层。

社会大众有鉴赏文学作品能力的人很少,愿意自己主动掏钱买书的人更少,但是大多数都有猎奇的心理。韩氏父子就是利用大众的这种心理,通过欺诈的手段,造出韩寒神话,诱骗大众自己掏腰包看看这个七门功课不及格的“天才”少年的杰作。韩氏及其相关人员,一方面骗取的巨额财富,另一方面羞辱了大众的智慧。这种悲剧在中国一次次上演,是所有有良知者值得深思的现象。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