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仁均写书吹儿子 韩寒作序骂父亲 — 石毓智 2012/2/28

发布日期: 二月 28, 2012 5:00 上午

韩仁均写书吹儿子 韩寒作序骂父亲

作者:石毓智 2012/2/2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af05000100zxrb.html

———————————————————————————————————————

韩仁均父子情深,为自己大明星的儿子写了个传记《儿子韩寒》,记录儿子成长的历程。韩寒所做的序不到一页的三分之一篇幅,下面是韩寒完整的序。

我爸爸这本书其实已经出版了很多年,其实这个序应该第一版的时侯就写,但当时为了避嫌,所以没有写。在国内看来,父亲出一本书写自己的儿子,无论写的多好都是不好的。当时是上海人民出版社请父亲写这么一本书,我父亲一直很喜欢写作,写得也很好,可以说我现在写东西就是受了他影响。事隔多年以后,我觉得还是应该写这个序,因为避你妈的嫌。

在几年前的一天里,我终仔细地翻看这本书,觉得可以为大家写下这个序。我相信看完此书的人自有公道的评价。

是为序。

韩寒

看了这个序,给人的感觉像潘长江见了姚明:高,实在是高!

整个序什么实质性的内容都没有说,就骂了一句韩仁均“你妈的”。为什么说韩寒是骂韩仁均的呢?因为“你妈的”通常是两个人之间对骂,“他妈的”一般是“泛骂”, 所以韩寒的“你妈的”也只能理解为冲着他爸爸说的。可能因为韩仁均当初不让韩寒写序,为了避嫌,怕别人说二话,惹得韩寒不高兴。当然,还有可能是韩寒弄不清楚“你妈的”和“他妈的”的区别,误伤了他爸爸。

大概是韩仁均不好意思再给自己儿子代笔而为自己的书写序,就放手让韩寒锻炼一下。就这短短的两段话中,韩寒犯的低级语文错误就有如下这些:

一、“无论写的多好”中的“的”应为“得”,紧接着下面一行的“写得也很好”就用对了。一个人“的”和“地”不分,情有可原,因为它们历史上都是来自“底”,一直到近代文学中还混用。然而“得”与“的”的来源不同,功能迥异,不能混用。韩寒写的是一个白字。

二、紧接着又是一个白字。“事隔多年以后”中的“事”应该为“时”。

三、第一行中的两个“其实”同时出现不恰当。

四、“我终仔细地翻看这本书书”。“终”应该改为“终于”,“看”后应该加一个“了”。

五、“你妈的”与“是为序”的修辞风格不一致,前者过于低俗,后者过于高雅。

奇文呀,奇才呀,奇事呀,但是从编辑到读者有谁觉得“奇怪呢”!?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