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韩寒的倒掉 — 火烧纸老虎 2012/2/29

发布日期: 二月 29, 2012 5:00 上午

论韩寒的倒掉

作者:火烧纸老虎 2012/2/29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2403271.shtml

———————————————————————————————————————

韩寒终于倒掉了。虽然韩寒父子、伪公知、韩粉死不认账,守着一堆碎砖破瓦意淫着少主的神像霞光,全然没有被扒光衣裳的羞耻。但韩寒还是倒了,倒得彻彻底底,倒得触目惊心。一个高中肄业的文学白痴,居然能够伪装成文学天才,爬到青年领袖的位置,厚颜地接受“当代鲁迅”的吹捧。整整十三年,他游走于文坛、媒体、公知、书商之间,只说的赛车和女人,不谈文学和作品,竟没有人拆穿他的西洋镜,堪称奇迹。这是让人羞于身处的荒谬年代和虚伪国度。

我听说韩寒的时候,早在十一年前。那时我读高二,韩寒戴着少年作家的帽子退学了。他若不是七门红灯,若不是退学,这个长我三岁的天才恰好和我同届。但他还是挂科退学了,我还是在校门口摆地摊的盗版书贩那儿知道了他。一部作品火不火,往往能够通过盗版书窥得一斑。当年韩寒的《三重门》夹在金庸古龙余秋雨贾平凹之间、夹杂在非熟客不能现的色情小说之间,带着一股清新之气,书贩也卖力地推荐。我终究还是没买,即便是盗版的,我也觉得价格颇贵,最后从同学那借来一本以解好奇。看完全书有两点感受,一是模仿《围城》,二是这个肄业高中生不简单。此后我升学毕业工作,一直听说韩寒功名成就的传说,却没有再读过他的文章。去年年底在网上买书,为了凑优惠而烦心,突然想起韩寒,于是购买了《独唱团》和《青春》,都是正版的。书还没来记得看,就爆出“人造韩寒”的质疑。韩寒在质疑中的拙劣表现和方舟子的丝丝入扣,让我更加没有翻看韩寒书的兴趣了。回想起来,韩寒出道至今,除了让我认识了松岛枫,竟再也没有其它。

韩寒这样的倒掉,其实让我大为意外。他没有倒在文坛、媒体脚下,竟倒在搞IT的麦田和学生物的方舟子脚下。他没有倒在近距离接触的公知记者编辑脚下,竟倒在素未谋面的网友脚下。若是韩寒有金钟罩铁布衫倒也罢了,事实却证实了他只会咒骂的酒囊饭袋而已。这些掌握着巨大话语权的精英们,对“假”的容忍度竟如此之高,对“真”的洁净度竟无动于衷。这让我惊出一身冷汗,我们到底生活在怎样的虚假之中?

幸好还有方舟子。虽然方舟子并不讨人喜欢,即便他的朋友司马南都这么认为,但我依旧庆幸有他。在拥有话语权的人中,方舟子近乎于对“真”的洁癖,为我们扫荡掉些许的迷雾,让我们看到真和假。若是作个类比,恐怕只有海瑞了。即便方舟子的品性、固执、勇气都不及海瑞的十分之一,那我们的舆论对“真”的珍惜又何能及明人的百分之一。想想精英们诡辩的言论吧——即便韩寒是假的,也不该倒掉。

现在,韩寒终于倒掉了,能够独立思考的公众们,想必都甚为欣慰。中国人不缺少神话,不缺少崇拜,缺少的只理性的思考。而韩寒为首的公知们,在叫喊着打倒公权力的虚伪时,却竖起了更没底线的“假”;在抨击官官相护的丑陋时,却没有苛求自身的“真”。公众不需要打到谁,公众只需要一个对“真”有洁癖的社会。

若是“真”成为社会的准则,人人对“假”都横眉冷对,我们还需要对地沟油毒奶粉瘦肉精染色馒头忧心吗?还需要对假选举假民意假招标假公开忧心吗?还需要对权力滥用司法不公忧心吗?真、认真、较真,才是一个良好社会的基石。

在韩寒的废墟上,立下一个碑:仅此纪念我们对真的追求。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