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问易中天(二)之《兔子怎样证明自己不是骆驼》—- 作者:hanhan2500 2012/2/29

发布日期: 二月 29, 2012 4:41 上午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a515e790100x76v.html

    接着上篇博客。易老师第二个观点:献祭的公鸡和钉掌的兔子。

    在这个段落中,在《品三国》中,思维严谨的易老师,再次犯下了低级错误。把概念颠倒了。易老师的立意是说:易老师或者其他作家没有被质疑,因为易老师和其他作家都是好人。然后,列举了富兰克林的话:不能因为第一任总统可能是好人,就不对总统的权利进行限制。易老师得出结论:不能因为不会冤枉易中天,就不对质疑的权利进行质疑。而我根据富兰克林的话得出的结论:不能因为易老师和其他作家是好人,就不能对韩寒不质疑。易老师不仅逻辑颠倒而且还把概念偷换掉了。

   易老师又说,如果放过骗子怎么办?易老师的观点是,实在抓不住,就放过。不愧是士人,如此宽容。你说作品质量更重要。署名更不重要,并且列举了三本名著。你总算说了句实话,再顶你一次。确实,像《老子》和《红楼梦》还有《金瓶梅》等作品,我们对作品的艺术性和思想性的关注,远远高于作者。但是一部对于成年作者来说,是一部平庸的作品。但是如果拿这部作品来包装一个少年,特别是学习成绩极差的少年,应该就算是一部不平庸的作品,因此人们对这部作品的作者的关注,自然要远远大于作品本身。而这样一个横空出世的少年,凭着这部作品的影响力。糟糕的成绩却成为最大资本。凭着垃圾一样的文字,在博客上呼风唤雨,被千万粉丝膜拜为偶像。无数少年被误导,其影响力已经惊动了美国《时代周刊》。如果“代笔”成立或者韩寒的成年作品不能证明其实力。那么出于爱国,家丑不可外扬,将韩寒放过。我还是要拿砖拍你。因为我们最应该负责的是我们的孩子们。

    在这部分文字中,你再次以士人之心度方舟子之腹。这是士人的思维模式,很能根除。其实,我们还真不是只针对韩寒本人。最可气的还是那些文人骚客,还有个别士人,还有智力不健全的粪丝。不看作品,只做墙头草,世风如此只差,甚至都已经跌破我们小人的做人底线。我们怎能坐视不管。方舟子那会去想什么杀一儆百。其实,只是证明少年天才韩寒当时不过只是一只普通雏鸡。易老师,你说韩寒是雄鸡。这是骂人而不是捧人,韩寒怎么会是鸡呢?比喻不恰当。小心韩寒粉丝拿砖拍你。

     你再次给方舟子先生扣帽子,说方舟子充当“道德清道夫”。怎么就跳不出士人的思维的圈子。你承认方舟子并无私利。就像你们士人。但是你以为你们士人为名,就想当然的推己及人,认为方舟子也是为名。接着你又给他扣上顶“圣斗士”的帽子。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呀,易老师,你这次又列举了非常不恰当,而且缺少基本常识的错误。谁说放化疗不治病了。典型的只看负面不看正面,你让我们小人说你这样的士人什么好呀。

    易老师口诛笔伐说“杀一儆百”的不人道。完全是自说自话。也不管方舟子是否有此居心。最后,为了保守起见,易老师又说:退一万步讲,就算“杀一儆百”必须。有个问题让人纠结,那就是:我们应该选择“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还是“宁可放过一千,也不错杀一个?然后,坚定的说。自己选择后者。易老师,您真是太幽默了。你说你退一万步。你怎么一步也没退呀。你选择了后者,你还让我们怎么下手呀。

    至于易中天老师借用萧瀚先生文章最后一段,肖洛霍夫写的“兔子怎样证明自己不是骆驼”。看到这段话,我不禁哑然失笑。这不禁让我想起那个家喻户晓的《盲人摸象》的寓言。看来两位视力有些问题。居然用是否钉掌区分骆驼和兔子。其实,这个兔子,你就是把它弄过世,炖了,吃了。我们也不会说是骆驼肉。

    你在这个段落的最后,你再次骑到墙上。做出中立的姿态。表示方舟子值得尊敬,不过我要是觉得方舟子被你尊敬是一种可耻。因为就在这篇博文以上部分,你给方舟子扣上几顶莫须有的大帽子。你又反过来开始以教导的口气,指出韩寒的极差的表现。还提到他过去的张狂,草率,漫不经心和花拳秀腿。这里我特别想让易中天先生界定一个时间概念。你说的过去是指他写博文《谈革命》《谈民主》之前还是之后。你说韩寒,出来混,是要还的。我怎么感觉,像是易老师在还。你在《韩寒的新衣》中,挖的大坑,恐怕仅凭这几句话是填不上的。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