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堆牛逼引发的血案 —- 免费写手 2012/3/1

发布日期: 三月 1, 2012 6:19 上午

2012年开年大戏,事件至今已经接近两个月,当事双方恐怕都没想到会走到今天这步,先整理最新进展,半路换台的可以抓紧跟进。

1、韩寒撒诉很久了,是不是还要起诉至今没有答案。陶鑫良律师的微博上也已经难觅此事踪迹。

2、高晓松发微博表示韩寒愿意出来和方舟子进行现场答疑,后又被韩寒最新的采访所否定,晓松表示被忽悠也无所谓因为韩寒是不学就有术的人。

3、韩方最近两周表现平淡,马锐拉表示不能“日”之后,改变策略以自己亲自上阵为怂恿煽动粉丝上阵辱骂,并在设置评论限制后多次宣布自己完胜风车。路金波继续戒网,买了几十万的僵尸粉。

雪村和石康等利益相关人等的文章和表态均可忽略。近一周表现突出的是曾经踢球但现在供职南方系的评论员李铁,在这里感谢南方系提供了较为宽泛的就业环境,使得一些退役后的运动员或社会弱势群体能够顺利就业,也算是为了创建和谐社会做出了杰出贡献,听说政府对于有雇佣伤残人士的企业还可以减免部分的税款(包含但不限于肢体残障)。

最后还要说到在新东方厨师学校被罗永浩培训过的厨子五岳散人,前段时间闹腾着要和易中天的妹妹易天把老外教授请到中国来现身说法,这段时间又没了声音,我就想间您这费用还出么?这洋大人还请么?易天妹子的活好么?一厨子不好好做饭非得投身时政话题,真把自己当名人了?

4、双方总结文见多,以打扫战场为主,不乏一些精辟的妙文,如能再早3周出现,则更佳。现在出现娱乐下也不迟,有要排座次的,有分钱的,还有给接下来要采访韩寒的媒体统计了30多个问题采访大纲的,不过以韩寒近2个月的采访回应看甭管你问什么问题,他的回答都是惊人的一致,甚至在最新一次的文字采访中连叹气摇头这样的动作也被记者用文字记录了下来(哥,嫩都俩月没换姿势了)。其中天涯频出好文,凯迪悄然无声了。

5、这两周迅速崛起的是倒方派(主要是和方舟子以前有过节趁机炒作)其中肖传国竟然借着此事打算给自己翻案了,这样一个被卫生部明确禁止的手术也能被包装成构陷后的产物。脸和我一样大的孙海峰控制着深圳某电视媒体的学生们疯狂的向方舟子发难,以前我一直以为脸大的人可能脊椎会容易病变,走起路来风阻大腰容易忘后仰。后来才意识到这是不是为自己留后路?将来找肖传国做手术时也能混个折扣,我猜不止65折,但我个人建议多准备点尿不湿最好,减轻家人负担。说起孙海峰我确实得多说几句,这简直是传媒界的奇男子,首先在11年12月8日发表了一篇《流氓式打假是一场

社会瘟疫》(http://www.time-weekly.com/story/2011-12-08/121055.html)其中“基于社会仇恨的暴民哲学已如瘟疫一般席卷中国。”这句,在其2天后的微博里变成了“基于社会怨恨的文革病毒便死灰复燃,并在乡愿的绥靖之下变成一场黑色瘟疫”姑且不说“乡愿”这个词儿是不是百度出来的,光说“绥靖”这个词用在是想表达什么意思?接着最近又在搞什么联名去告刘菊花抄袭事件,这事搞得和轮子的签名退党退团退少先队有什么区别,去新马泰旅游景点随便签个名,就给你记下来。奇怪的是公知们这次既不提为何不去联名举报贪官、腐败、社会不公,也不再提举报的动机,一群所谓的名人老爷们联名举报一个普通妇女,这出闹剧也只有在中国能上演。

说到孙海峰就不能忘了他的“好基友,好基友,一辈子的好朋友”一李剑芒,这哥们的癖好就是意淫,经常在意淫中高潮,手淫已经无法再给他带来快感了,重口昧的玩意更适合他,到处,环疑别人是否和自己的女儿有过性关系这事估计和其阳痿有关,很奇怪的是这样的人是怎么被新浪加V的。

接下来是破破的桥,一个写了2W8千多字的文章,却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严谨的逻辑用在了错误的结论上,能把错误写这么多字实属不易,更不宜的是竟然这篇文章被所有的倒方派、挺韩派人手一份的转发,如同当年毛主席语录一般。这位破破的桥自己立了一堆的稻草人,想当然的虑构了一堆的方舟子的结论,然后相继打倒宣布胜利。毕竟是读过几年书的人要打也打稻草人,马锐拉却只能战胜大风车。(为什么我想起了何炅?)

继续就该轮到一个抱韩寒大腿才被加上V的变态辣椒2012,现在也大有不用手改用嘴的趋势,活越来越好能够靠着这次护韩倒方被新浪加上V,自然欢欣鼓舞犹如打了鸡血般的兴奋,只是发现他不说脏话根本没办法表达自己的观点。

6、最近一改高潮来源于韩寒在09年一段被偷拍的采访(视频开始的时候采访者就和韩寒说镜头不对着他)在34分的时候韩寒接到了前任新浪编辑术术的电话,电话中术术极力邀请韩寒,韩寒拒绝说到“再代写就不好了。”当然我并不认为这个证据对韩粉有什么杀伤力。当事人之一的术术才和大鸟kiki一起从以色列回来,大鸟kiki还为了韩寒罚了1000元钱,还代韩寒发表过文章,并且还看到过韩寒存在草稿箱里的未发表文章,按照这个关系推断术术如果还要继续在这个圈里混,就不可能站出来说实话。果不了然一个声明出现了,我能理解她的难处,这个声明的亮点在于,忘记了最重要的一句话,却记得另外重要的一个字。韩粉们终于不用再四处比拼玩谁的记忆力更差这样的游戏了(术术表示不用感谢)他们现在有了一个新口号“单写”,不久的1各来还会有“双写”“团写”等新词产生。

7、张放已经彻底变成韩寒作品研究院的院长了,如有韩粉或韩寒本人想要探讨斡寒的文章,请和他联系。

==================分割线====================

终于说到正题,两周一次的总结内容太多,各位见谅。韩寒这个品牌到今天已经彻底的倒下了,不管其最后是不是还和肖传国一样翻案,最起码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公开的认为这个品牌的价值不像当初那么高了。有人说你们这些人质疑韩寒是不是羡慕嫉妒恨?你说这话首先韩寒就不爱听,当年他质疑政府、我党的时候,难道是羡慕嫉妒贪官有2奶、我党有权利么?更何况要不是当初他砸下2000万、范冰冰加磅2000万哭着喊着求别人扇他大嘴巴,谁吃饱了撑的彻夜为他码字,这段时间不仅手机流量费上升几倍,连泡的妞都跑了好几个了,你说找谁去诉苦去。

一个82年的曾经的青年意见领袖,吹过的牛逼太多,以至于自己都想不到会被人抓住这么多把柄。在他信誓旦旦的写下赌咒发誓、2000万邀约的悬赏的时候,一定想不到会有如此之多的疑问需要自己解答,现在的问题是要是出来面对,就得面对镜头背一堆的答案这要是有个闪失十个路金波也救不了场了,路总辛辛苦苦打造出来的摇钱树就这样没了,前期投入也不是小数,南方系的软文发了这么多年价格一年比一年贵,不过可以从新浪这里多拿点钱,新浪比较好忽悠,把微博开了还能赚个几百万的安家费。不面对镜头质疑的声音不会停,于是韩寒在最近一次接受文字媒体采访时表达了他的意愿一请大家把问题用文字的形式总结出来,他会选择合适的时机以文字的形式回答,是说这样就不用当众背答案了吗?

回过头来看韩寒的这13年,先不说成名作的真实作者是谁13年来是否有人代笔,单说其成名后先是自我吹牛逼包装、出版社吹牛逼包装、老爹出书吹牛逼包装,03年路金波接手后沉寂了2年继续博客吹牛逼包装、南方系吹牛逼包装、公知和利益链上相关人等的吹着牛逼包装。牛逼吹多了有个坏处,就是每次要用更大的牛逼来覆盖前一个才能达到效果,终于在4000万公开悬赏是否有人出来扇脸的牛逼下出来了一群人,神像的脸被扇烂了,牛逼这次吹大了,不知道韩寒是不是因为吹午逼而上税的第一人。

这次事件带来的深远含义不仅仅是韩寒是否代笔(南京话貌仪代笔不是什么好词儿啊,请南京的同学出来证实下),而是通过此事件看到了曾经很多光鲜亮丽的公知、大V们的整体水平和素质,这些名人现在看来,也不过就是个人名。倒是很多网络写手和真正会写文章的人涌现出了一大批,如果韩寒这个神像不倒,对他们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体制上的压制呢?

本来不想探讨关于民主的话题,但看到一群伪民主人士在做科普,不禁为中国民主未来担忧。

南风窗引用了一段署名为韩寒的话(一如既往的不知道到底是谁写的,有时媒体会把一段看似很牛逼的话生生的按到某个名人头上,媒体获得了眼球和流量,名人获得了更多的名和话语权):“【“耍流氓声音就大”】韩寒:人的性格不一样,有一些人不喜欢说话,但有些人喜欢说话而且声音会特别大,很多时候,声音的大小,会让人觉得支持哪一派的人多。其实人的性格无法分辨,所以选票很重要,有了选票你就知道他的立场,没有选票很多时候只能比谁声音大,耍流氓声音就大。”

我想这个署名“韩寒”的人搞错了几件事:首先如果民主选举,要拿起选票自然要知道选谁吧,所以候选人的“声音”必须得足够大,能让人听的见。(这里五岳散人这个厨子和李大眼经常抱怨说中国的选举不民主,不知道候选人是谁就得去投票。)其次“声音”的大小往往和权力大小成反比,声音越大的人往往权力越小。村里的泼妇是要扯着嗓门骂上3天的街才会吸引大家的注意力,村长往往迫于道德上的压力会满足一部分村妇的要求,即便要求是无理的。涛哥去了村里往往不用说话,下面人摸索猜测的也会办好涛哥心里所想的事,即便这些事比村妇的要求还无理。在这里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在特殊的环境内内大嗓门的村妇和不说话的涛哥享有一样的权利,不同的是村妇在隔壁村叫骂却达不到同样的效果,而涛哥到哪里都一样,这就是所谓的话语权。如果村妇有了头衔,就不需要再大声叫骂了,要想在隔壁村获得话语权,就得吹嘘自己是乡长的情妇、区长的小蜜,时不时的还得有人指出她去过涛哥的房间。

网络上亦是如此,话语权低的人需要撒泼打滚来回赚取眼球,不用脏话就不会正常的表达,犹如婴儿般的哭闹才能吸引别人的注意力。而话语权高的人,哪怕一个“喂”也能引来几十万的评论和转载。公知们为了争取话语权,必须时刻的掌握声音高低变换,同时还要掌握粉丝们想听什么。韩粉们经常会说韩寒在做民主科普,说别人不敢说的话,其实他说的话都是你们天天说的而已,他需要话语权,你们需要崇拜的对象,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公知们、南方系各媒体、各类利益相关人等对于此次倒韩事件义愤填膺如切肤之痛般,幻想着自己就是下一个被方舟子打倒的对象,是不是因为想起曾经吹过的牛逼们呢?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