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韩寒没有复赛资格:赵长天的”伯乐”真相 —- 青春不再出发

发布日期: 三月 1, 2012 4:01 下午

前言

赵长天的”微博”,曾经解释说:“钱钟书是被清华大学破格录取的,所以,我也要破格录取韩寒。”(大意)他把自己抬得太不成比例了,太夸张了。一个喜欢“惊人之举”的人,不会只满足“搞一次就收手”,而会一个接着一个地玩。可是赵长天只搞了一次。这是颇令人惊奇的。难道有个什么东西,使得赵长天“人品爆发”,而且,只“爆发”一回?各位看官,太阳底下本没有新鲜事,老狗也不可能玩得出新花样。当我们了解了人性,就认识清楚了赵长天的本来面目。

赵长天的伯乐真相

从接手“当年的《荫芽》”这件事上,我们就知道赵长天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官员”,而且,在作家界也不是很得志的那种。他很老实,很规矩。做官,有的做的是“油缸”里的官,有的做的是“水缸”里的官,赵长天当年只能算是“水官”。一个接受“水官”职位的人,不是那种”会来事的人”。

因此,他自比“罗家伦校长”,多少算是类比不当了。他不知道罗家伦校长任职不过半年,大刀阔斧地做了无数改革吗?但是,赵长天没有做过这些事。在谈论”新概念大赛”时,也没有涉及”杂志社”的改革。

有人说,“新概念大赛”本就是一种“改革”。但是,诸位,要知道这项所谓“改革”是谁提出来的,不是赵,而是“李其纲”。赵长天没有这样的思路。

如果是“赵长天”锐意改革,自会当仁不让地带兵冲锋,身先士卒。可是,这些都没有。

所以,赵长天,又怎么可能是一个“有惊人之举的人”呢?他又怎么能与“罗家伦校长”相比呢?赵长天那样的说法,不是自不量力,还能是什么呢?

真实的过程只能是:韩仁均作为“可能的投稿者”与订户(文化站一般是某些地方杂志的主力订户),通过“订阅”或“投稿”或“交流会”或其他形式的会议,认识了赵长天。在此基础上,自己写了两篇“破绽百出”的文章,投给了赵长天。但是,这两篇文章,被那些“评委”一眼识破,弃置不顾。于是韩打电话给赵求情,赵同意帮忙。

赵长天可能自己也没有想到吧!他主动出面询问,却被手下人误解。就像《连升三级》里说的那样:“你说吧,这魏忠贤也是够混账的,你让人送张好古进去,不够得了。怎么还拿自己的名片呢?”于是,戏剧化的效果,就发生了。“韩寒得中得名状元”,这与张好古中了个榜眼,不是异曲同工吗?

所以,赵长天说自己“没有想到”,这是真话。他始终没有肯说的是:“没有想到韩寒中了头名”。

现在,问题来了,韩仁均,是如何求情的呢?他又是如何知道“杯里向——窥窥人”这个题目的呢?赵长天告诉他这个题目,是为了帮助韩寒去“拿一等奖”吗?我们又如何知道“李其纲”是领了赵长天的题目去考场的呢?

这好像是一系列的谜,实质“不然”!这只是一次简单的内外匀结罢了!

欲知详情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