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改题目之谜:揭起李其纲的蒙面“布”—- 青春不再出发

发布日期: 三月 1, 2012 4:09 下午

前言

李其纲,本是一个小角色,在“新概念大赛”之前,他也不过是一介小编辑罢了。赵长天上任,他向赵献计,得到了赵的认同。从此,他踏上了新的人生征程。这征程的第一步,就是带着“赵长天的杯里向窥窥人”去了韩寒的复赛考场。那么,整个的考试过程是什么样子呢?他起的是什么作用呢?我们何不分析一下,看看当年的那一场丑剧。

窥一窥李其纲的“那张神秘的脸”

李其纲先生在他的博客里,辩解说:“当时的评委们委托我出个题”(大意)。这是一个饱含深意的话。有人认为,他是拉评委们来垫背。非也非也!实际上,作为评委来说,大家都知道“补赛”这个事,是一个很“让人瞧不起的”,对其他的考生是很不“公道”的。谁也不肯出题。每个评委心里想的就是:“大赛,是你们《萌芽》搞的,补赛,是你们《萌芽》搞的。你们想捧一个人,我干嘛掺和呢?”

而且,大家还进一步地想道:“你让我出题,我出个题来,你会满意吗?把你们的事搅黄了,你们不会怪我吗?我何必得罪你们呢!”

这就是当时坐在“补考场”上的每个评委的心里话。于是,他们就众口一辞地推托:“这个,还是你们出吧!”

李其纲,这个人,从他当场回应“麦田的质疑”这件事上,我们可以看到,他是很楞的那种,是可以充当“急先锋”的,是可以“赤膊上阵”的。他当然可以毫不在意所有“评委的脸”,自己冲到前面去出题。

当时的评委,心中自是不以为然,这可以从后来从来没有一个评委出来点评《杯中窥人》这篇作文,就可以看出来:“分明是搞鬼嘛!有什么好评的!

冷场之下,李其纲也有些不自在。在众目睽睽之下,出题了。急了,当然就会出错。他只想到了“杯中的半杯水”,但是,忘了“扔一个布”。

于是,他就只能又在“众目窥窥”之下,交代了一句:“这个题目,太简单,换一个题。”这么冒冒失失的一个举动,不说明了当时存在很大的“众目正窥”的压力吗?

诸位试想,“没有布的水杯”,与“有布的水杯”,如果只是“出题”的话,难度上有多少差别呢?难道说:“没有布(纸)的水杯”,就不能讨论吗?杯水车薪,不是现成的议论出发点吗?杯水风云,不也有无穷的联想吗?水与杯的关系,不也是很好的视角吗?

凭什么加一块“布(纸)”,就变得“难了一点”呢?

试想,当时的众“傀儡评委”心中是什么滋味呢?他们想的或者是:“幸好没有出题,人家题目都设计好了,无非是酱缸此类的陈词滥调罢了。”他们会说这个“加布(纸)的水,就是个难题吗?不会不会,他们恨不能立即逃离这丑剧现场,他们想的是:“何必还坐在这里丢人,给人家抬轿子,受这个活罪?快点走吧。”

不要忘了,在这出丑剧的边上,有一个叫“韩仁均”的人,他目不转睛地看了这个全过程。第一个题目出来的时候,他没有心惊肉跳吗?第二个题目出来的时候,他没有如释重负吗?他那么在意这么个考试,又怎么能轻松地去买什么“中饭”呢?

这些拙劣的表演,众评委也是看不下去了,自然不愿意陪他们唱戏,于是,个个都称自己饿了,都去吃饭了。

当然,最后的一个小插曲,自然就是韩氏父子按“太上圣旨”命的题《杯里窥人》,按照大赛的口径,改成了《杯中窥人》。

这算是给这样一个丑剧,划上了一个其丑无比的句号。

诸位会说:韩仁均何德何能,能够知道题目?韩仁均也这样辩白。朋友,你不要被这些鬼话所蒙蔽,他们永远都只是这样的。难道我们不能推知吗?

如果您真想知道,我们可以来还原那个真实的历史现场。让“丑角”们全来唱一唱。且看下回:《求医书店两茫茫,人鬼之间窥一场》,正戏刚刚开始,大家不要走开!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