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韩寒对林楚方说了什么?—- 青春不再出发

发布日期: 三月 1, 2012 4:18 下午

前言

很多人认为,只有别人说出来的话,才是可信的。记者尤其有这样的毛病。却不知道“夜半无人私语时”的典故。林楚方说

“我自由心证了,我不骑墙了!”说得很不痛快,像个刚刚上任的外交官,欲言又止,想说点什么,却又不敢大声地说出来。既然如此,我们不妨也自由心证(身证是“不加v”的事),来看看韩寒对林楚方说了些什么。

“你懂民主自由吗?”

韩寒本不是玩这些术语的料,他都没有“资料积累”,又如何懂得这些东西?除了“刘瑜”捧他臭脚的时候,说了一句:“他一时的顿悟,居然赶得上某大师20多年的研究成果。”(大意)刘瑜她是读书读呆掉了。我想,当她听到“人能一飞冲天”时,一定会喜孜孜地说:”这人懂牛顿!”殊不知,王奶奶和玉奶奶,差的不是一点点!

没有资料积累,连个例子都举不好,把“姚文元”拉到延安去,又怎么能谈”民主自由”呢?那不是让天下人笑掉大牙吗?韩仁均,是个过来人,看到了这样的话,还敢相信“韩寒懂民主自由”吗?

林楚方在“自由心证”时,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当然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草包。诸位细思:林楚方好歹也是一个读书人,看到一个“草包”大讲“姚文元在延安”的往事,只恨自己倒楣。“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多少都是读书人的向往吧。换成“谈笑皆白丁,往来无鸿儒”,林兄大概只能玩“灵魂出窍”的招了,只能说“公务在身”,只能叹“身不由己”了。

刘瑜在那个“浪漫主义的比较”中,忽略了数据的力量。谈民主谈自由,没有数据,没有对“数据”的敏感,那就只能走到“自了汉”的独人世界里去。

那么,韩寒对数据有感觉吗?没有!共活了三十岁左右,却算出了“一万五千余天”的账。这大概不能怪他吧,他没有读过《红楼梦》,不知道林妹妹的顺口溜:“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于是把一年记成了“五百天”。问题在于:对数字如此马虎的人,能够明白民主自由的道理吗?恐怕不能吧!

现在,我们不需要林兄来自由心证,诸位只要扪心自问:此等草包,要他何用?数字说不清楚,例子举不清楚,甚至连“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岁数”都要搞不清楚,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有人说,韩寒会论证,会说道理,会讲故事。这些都是鬼话。不信吗?好,这个插叙就到这里,我们明夭来谈一谈韩氏父子与官家的关系。

打油诗云:

一年三百六十日,官家案底严相逼。

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