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第一回 韩仁均和叶兆言,作家里的两“捣鬼”—- 青春不再出发

发布日期: 三月 2, 2012 3:06 上午

正戏前言

不懂中国社会的人,“别人说什么,我就信什么”。可是,韩仁均能把话说全吗?他要是说全了,他不就露馅了吗?赵长天能把话说全吗?他要是说全了,他的平庸不就曝光了吗?李其纲能把话说全吗?怎么可能!他这样的小卒子,重要的就是“品德好,不乱说话”(韩仁均评韩寒,大意)。那么,叶兆言呢?更不可能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嘛!您以为听到了,那您就听错了{您听得越多,就错得越多了。老夫现在就摆下这个擂台,供天下英雄来打擂。无论你是做官的、玩文字的、网上吐水的、私下卖肉的,你都可以来打:有哪一条不合理,有哪一条不实在,有哪一条不符合中国社会实情?你指出来!咱们较量较量。

两个捣鬼作家,捣的是什么鬼?

韩寒的《求医》《书店》,得到两位作家的青睐,异口同声地说“好”。

但是,朋友,这“好”字,就那么容易说得出口吗?

韩仁均自己是个“小作家”,说:“我看了之后,觉得不错”。但是,不错在哪里呢?他不肯说!

叶兆言说,看了这两篇文章,觉得这样的人不选出来,给全国人民看看,太可惜了。但是,他和韩仁均一个德行,也不肯说那两篇破文章好在哪里。

有人会说了:“这个……时隔这么多年,人家哪里记得这么清楚呢?”

朋友,你说了这话,就是上了他们的大当了。哪一个作家看到好文章,不说上两句呢?“奇文共赏析”嘛!老夫看了余杰当年谈“北大女生和卖春女”的那篇文章,眼睛里满是泪水,大骂余杰:“狗日的,真会写!老夫就算投胎十回,也写不到这个水平!你看,那个音节如此沉郁,那个情绪如此引而不发,那个对比如此强烈,最后的结句,让人喘嘘悲呼,不是妙文而何?”

可是,韩叶两位“作家”(虽然他们的文章都很烂),在这个上面一字不提,只玩“不落文字”的花架子。这就不能服人了吧{

而且,这两篇文章,现在就放在那儿,韩仁均和叶兆言,你们依然还可以来“品读”,说说它究竟好在哪里!别跟我说“这是个十七岁少年的作品,能写成这样,真是很不错!”之类的屁话。你们就文章谈文章,说说这作者是个什么时代背景上的人,这作者的文字功力到底如何,这作者到底有没有完整地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

有人会说:文字功力,这个东西,实在不好说。

我告诉你,朋友您错了!就像写字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你的功力一样,黄庭坚不是赞杨凝式吗?“谁知洛阳杨风子,下笔就到乌丝栏”。写文章也是这样。作家们一眼就能看到“你这个东西,大体与某种类型相似,能与某个典型人物的某个时期差不多!”

方舟子考据半夭,说韩寒的那两篇文章,根本就是“中年人”所做。我现在铁口直断:“韩寒根本就是一个西贝货!他的那两篇文章,上面全是历史灰尘,绝不是少年人的气息!充满了怨气,充满了庚气,是一双阴毒的眼睛在看这个世界!

我不知道这两位作家的眼睛如何,叶兆言多少还有一点主流意识,但是,韩仁均是一点都没有。他的《故事会》作品越多,那种浅薄的刻毒,就会越积越多。你看他的那个“白米饭”的故事,就是这样的阴损毒辣。他没有任何主流意识,除了对现象的讽刺,他别无所长!这也是后来《韩寒博客》的主要特点。

叶兆言写小说,居然能看上这样的作品,并且愿意挺身而出为这种破东西做“吹鼓手”,倒是作家界的怪事。

当然,叶作家还不够滑头,他还说了一句:“你被人质疑,只是说你的作品,大家不认可,你写得不好。”(大意)这是他在找退路罢了。

很可惜,他不如曹文轩滑头,曹文轩全篇都是“假设”语气、“转折”语气。文似看山不喜平,曹兄写得那么辛苦,不觉得自己很委屈吗?

至于说赵长夭这位作家,那真得专门分析他一下。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至
更多

一条评论 : “9 第一回 韩仁均和叶兆言,作家里的两“捣鬼”—- 青春不再出发”

  1. 一、对韩寒作品的质疑 —- 作者:sleepwhile | 倒寒先锋网 精选 :

    [...] 《杯中窥人》分析(南云楼)    十七回连载博文(青春不再出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