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第二回 叶兆言知否:《萌芽》就要“蒙”你这个“伢”—- 青春不再出发

发布日期: 三月 2, 2012 3:13 上午

前言

叶兆言的才华,比起阿城、莫言、苏童、贾平凹来,低得不是一个量级。但是,他这一次居然直接跳出来,以“我不信”三字,想令天下人信服。我要告诉叶作家,你说的话,我不信!理由很简单:你说你做的是“评委”这项工作,但是,你根本就没有讲“评委工作的流程”。诸位,大家一听“评委”二字,还会以为“这人一定从头到尾地将所有的文章都看了一遍”

以为“这人肯定对所有文章都了如指掌”,以为“这人肯定将那些好文章都说得出个一二三四来”。实质不然,他连“评委流程”都没有涉及。原因何在呢?且听老夫细细讲来。

傀儡评委的实质

来自五湖四海的高中生作文,蜂涌而来。评委们真的是从头看到尾吗?不是不是!评委们才没那么多的空呢,他们坐在那里,等着小编辑们及“临时工的语文老师”先去做筛选。这时,采用的是一般性的规则,如字句方面有没有错误,立意上面有没有问题,有没有出现“不加V”式的情调,等等。这一步能去掉50%左右的人。这不是以“作文篇数”来度量的。像韩氏父子这种“送两篇的人”,也是一次性干掉。

但是,这还是太多了。于是,各个主任开始工作了。他们也不动手。他们让小编辑们再从中挑选几篇不错的文章,稍微看一下。这一项工作,花不了多少时间的。兴致好的,点评两句,兴致不好的,直接说一句:“这个……代写的吧!”就完了。

实际上,《荫芽》从头到尾就认识到了“这里是可能存在猫腻的”,所以,他们的征文启事上都要写“严禁代笔”。但是,经过了文革的一代人,还有什么信仰可言。(韩仁均梦破华师大,于是,《三重门》贬低华师大的情节,也就不稀奇了。)代笔,就是《萌芽》大赛的胎里病,他们只能凭直觉。

从这里,可以看到“曹兄文轩”的作用了。他说:初看那个《三重门》,如果没人告诉你,那是个“少年”的作品,你是根本不知道的。实际上,诸位编辑那时也早就知道了:《求医》《书店》这种文章,也不可能是少年作品。

但是,韩氏父子在这篇征文里写了开头的两句意味深长的话:“我于初二时写过《书店》,发表在江苏《少年文艺》1997年第9期上。”这句话当然是防止“编辑们”生疑的。不过,他们多虑了。没有人会去搜这个文章的。谁有那个空啊!

确实也没有!否则,评委们都会说一下的,用方鸿渐丈母娘的话说:“这是光彩的事,为什么不说?”(大意)因为大家都没有去查,自然也就没有人说了。尤其是“曹文轩”兄,他是可能会去查的。因为这会解释他心中的那个“一直到《三重门》时都存在着的疑惑”。

最后的时候到了,《书店》《求医》有没有到诸位“作家评委”们的手上呢?

答案是:没有!

原因是:被前面的编辑们干掉了!

理由是:曹兄在点评《三重门》根本没有提及“在读《书店》或《求医》时的相同困惑”。否则,他就会把当时“解惑的过程”写下来的。

但是,大家会说:“人家叶兆言说自己看到了。不仅看到了,还推荐了呢!”

朋友啊,如果是叶兆言看到了,为什么不请叶兄来作《三重门》的序呢?何必让一个满腹狐疑的文轩兄来做呢?

出书者难道不知道吗?相比来说,叶兆言的名望更高,名声更响,名头更大呢!而且,叶的推荐一定更加生动有趣,更加丝丝入扣,更具“伯乐”味道呢!

但是,叶兆言出局了!他人太好了,心太软了,“伯乐的名头”被人利用了一下,就废弃了。现在居然还被“采访”了,弄得只好“死硬到底”了。想说两句漂亮话,做一个退步,也有点来不及了。

所以说,《萌芽》啊《萌芽》,你真是“蒙死叶兆言这个伢”了!

叶兄午夜梦回时,有没有一点点的悔意呢?人还是不要太好说话的好!

当然,有趣的是,死了的《书店》《求医》,因为求了“赵长夭这个医”,居然“死而复活”了。这真是人间咄咄怪事。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