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第三回 叶兆言“惹火烧身”:被李其纲抛了出来 —- 青春不再出发

发布日期: 三月 2, 2012 3:21 上午

前言

李其纲兄在新的微博文章中,写了“N个回答”。那个文风实在难看得很,到底是个文人,说谎都说得那么蹩脚,难怪网友们开始为难他了。其纲兄是奉命之作,所以,用的那些术语都那么生硬,死气沉沉,散发着刺鼻的棺材气。但是,叶兆言啊叶兆言,你这个人,真是太好说话了,太喜欢帮人抬轿子了,现在,他的文章里,又把你抛出来了。你现在作何感想?你现在还要死挺到底吗?我还要揭穿你这个“滥好人”,韩寒这样的泼皮破落户,就是你,黑白不分地推出来的!你该当何罪?

叶兆言,又被抛了出来

细读李其纲的新作,诸位可以知道老夫言下无虚。且听:

“编辑部里一片喧哗声,个个都在赞叹!”(大意)

小编辑们没见过世面,不知道“代笔”吗?不知道那种“对社会的刻骨的仇恨”,完全不会来自少年之手吗?一个编辑都不会冷哼一声:“少见多怪,明显是大人代笔嘛!”吗?

叶兆言,在“李其纲”的笔下,完全就是一个无知小儿的形象,忍不住“击节赞叹”。甚至都没有像曹文轩那样想一下:”这可能是十七岁的小孩写的东西吗?”

叶兆言,哪里是这样的人呢?他不是这样的风格。他在任何时候,都不是“无保留”的楞头青形象。

李其纲那样说,完全就是“欺负”老实人。

诸位去看看叶兆言的微博,看看叶兆言的新书,就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他是一个“最后会补一句话的人”以示保留意见的人。他当然会附和,但是,他会补一句:“要真是这个学生自己写的,那就太好了!”

这是叶兄的风格。他哪里是那么个“击节赞叹”的人呢?他根本就没有豪爽之气,所以,他的作品,从来达不到莫言的境界

(莫言也是老去才退,等老夫有空,再来数落他。)

叶兆言在微博上说,他喜欢韩寒的一些评论。这句话是真的,因为叶兄没有那样的泼皮气,有些话,他是死活不肯说的。就像他遇到的一个“同行”:文章还可以,谁知道真人却是满口的男盗女娼(大意)。

叶兄,你现在知道了,韩寒的那些“谈女人”的东西了,那是公之于众的评论。那只是一个浑人而已,丢人都丢到国际上去了。在跟何东访谈的时候,还来一句:“男人都是喜欢反应的

(大意)。

试问叶兆言,你现在还愿意死挺这个浑球吗?

赵长天不需多说,他本没有任何的成就,但是,你,叶兆言,一生谨慎,连沙叶新的那几篇《文化》都不敢写。

如果你不把真相告诉大家,你不把这个包袱放下来,你不自新,那么,我就来揭穿你们的把戏。

没错,李其纲兄这次的表现,非常好。他写了一些,我能理解他,他想保《萌芽》的牌子。

但是,你算什么呢?

我给你时间,让你来揭穿韩氏父子的本来面目。既然你也参与了造业,那么,你来承担它。

这一回,不算是分析文章诸位读者,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正的叶兆言是个什么样子。他不是李其纲说的那种人。

同时,既然李其纲和赵长天两位先生,已经将他们能说的“真相”,都说了出来,我相信网发们只要努力追求,就一定能找到“更真的真相”。

我下一回的篇目,自然是来讨论韩氏父子的问题。

且看:

韩氏父子夺命路,普罗众生泪如飞!

要知道韩氏父子在飞奔考场的路上,说了什么样的话,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