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第四回 韩氏父子的“劣质土壤”:谁让他们生长得更加茁壮 —- 青春不再出发

发布日期: 三月 2, 2012 3:34 上午

前言

其纲兄,文人之争,贵在以理服人,你怎么可以把我“拉黑”呢?我知道,你可能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能力来解释了,到底是个文化人,虽说我不同意您关于“布与纸的解释”,但是,我能理解您的处理。问题在于:其纲兄,你现在看到了,你们当初连反规章制度,炮制出来的一个“毒蛇”,已经化成了人形,能够呼风唤雨,兴风作浪,搅乱人意了。不仅如此,像易中天这样的水货学者,也粉墨登场,来助他们的声威。你们难道没有一点悔意吗?你们难道不应该“泪飞顿作悔恨雨”吗?韩氏父子,“性非和顺,地实寒微“,本没有一丝一毫出人一头地的本钱,你们却利字当头,驱狼扑入羊群,让他们来“杀戮群众”。这世道本就混浊不堪,你们现在看看,易中天又来为虎作怅,这“群众”还有活路吗?你们不信,你们觉得易中天还行,那么,我就让你们看看易中天有几分真功夫。

易中天在做“新衣韩氏的接生婆”

韩氏父子,在博客上大骂社会,赢得一批没骨头的文人的胡乱叫嚷之后,又抛出臭名昭著的《韩三篇》,在贬低群众的同时,引导“一大批韩粉”(赵长天兄,其纲兄,你看今日之韩粉,能想起你们的青少年时代吗?)去做“做稳了的奴隶”。韩粉无知,正如当初的易中天、赵长天、李其纲一样,粉身碎骨,也要维护虚假的“神像”。赵兄、其纲兄,你们都是过来人,你们是否愿意那数以百万计的无知小儿,再走你们后来的道路?你是否愿意他们在“人到中年”时像韩仁均那样,没有欢乐,没有趣味,只有怨恨?

二位仁兄,一定会说:“这是大势所趋,我们也没有办法。君不见,易中天挺身而出,来保驾护航吗?

二位兄台,你们说这样的话,也是太高看易中天其人了。他有什么?他不过就是一个不入流的三家村塾师罢了。他的水军,也只韩系水军一般,均是无知小儿,看似来势汹汹,却不过是杯水风云罢了。正如《精骑集》编者所说:“吾有精骑三千,足抵足下羸卒数万!”你们完全可以改弦更张,重新引导中国少年走向正确的道路。你们拥有广大的读者,抛弃过去无病呻吟的做法,发出天地间的正始元音,必可让小读者们大为改观,亦可令中国后代之面目为之一新。这不是最有意义的事吗?人们不是同样会敬重二位吗?何必如此地抱残守缺,如此地坚持解释?而且,解释得那么让人不服气!

你们觉得易中天这样的人,不好对付吗?错之极矣。他不过是一个后知后觉者,他没有什么大能力。当年他遭遇“毒舌门”的全民责难,狼狈鼠窜,惶惶不可终日,为天下笑,为人唾弃。事后才回去翻书,才找到一个名词,来拼命解释,那个解释,大有可观,充分体现了一个不会读书的人,原来是那么的没用。李敖不是讲过一个故事吗?“你不能回答以下的问题,譬如,你什么时候不打你爸爸了?”易中天不学无术,学而不化,化而尽成大便,由此可见一斑。

就算他的成名作《品三国》,那里不也是处处不堪入目吗?试举一例。他在“诸毛绕涿居”时,是如何解释的?

他在“无知”们(而不是“公知”,也不是“大知”“中知”)捧他的时候,写文章讲“钱钟书”、“李泽厚”,但是,他又怎么能懂钱钟书呢?钱钟书在《人生边上的边上》里早就说了“那是一句下流话!”

易中天不学无术,由此不可见二斑吗?

再如,他去帮文怀沙吵架,说李辉不对,因为李辉说“文怀沙,不是右派,而是因为强奸农妇而坐牢的”。李辉考据功力不够,拿一些“不可信的证据”来说事,是很成问题。

但是,易中天呢?他罗列条款,搞出多个“原则”,划出一条条道道,用他的那种三家村塾师的伎俩,从“道理”上争来争去。

殊不知,文怀沙的这个事,早就有事实的证据了。聂绀弩前辈,与文怀沙交好,让文怀沙老婆抄诗的人,他早就说过了:文怀沙,不能人事的!所以才天天练那些鬼药!”当年被审,随便一个罪名,文怀沙游戏人生,就认了这个“罪名”而已。

易中天,想搅和前辈的事,却又没有那么多的素材,结果呢?下笔万言,离题万里。其不学无术的丑态,不是可见三斑吗?所以,赵李二兄,在下郑重进言:你们可以用“新概念大赛”,挽狂澜于既倒,来做新一代的引路人,把他们引到正确的人生道路上去。

诸位读者,大家都是看热闹的,老夫无意于“整人”,也无意于“救人”,但是,看到韩氏父子这样的“混世魔王”误导群众,杀戮群众,你们不与老夫一样吗?心里是不是也有话要说呢?

那么,就去赵李二位的微博上留言,劝他们一劝,莫要急口伤人。

不过,所谓“庆父不死,鲁难未已”,韩氏不倒,中国少年做奴隶的可能性,就增大很多。不是这样吗?

下回书,我们再来看“差生韩寒”的家庭环境差到什么地步!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