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第五回 “清河会议”说了什么一一首届“新概念大赛”的本意 —- 青春不再出发

发布日期: 三月 2, 2012 3:41 上午

前言

李其纲兄昨天的文章,是很坦诚的。但是,还是坦诚得不够。他说:种下了龙种,可能会收获“毒蛇”(大意),这句话没错。韩寒,就是你们养出来的毒蛇。我也很欣赏赵长天先生的那句话:“我们要感谢韩寒,因为他救活了《萌芽》。”这句话说得也很有情有义。叶兆言兄坦承心迹说:“新概念害了韩寒,因为他不再考大学了,而上大学,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大意)这句话也确实是叶兄的实话,如果结合“首届新概念大赛”的本来意思,叶兄的这句话,就更准确了。但是,三位兄台,你们当初的“无心之失”(或者叫“无所谓之举”),却给整个的文化界带来了一条毒蛇,你们现在应该把它收回去了。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你们不管,谁管?难道让这个世界继续混乱下去不成?难道让我们的后代继续生长在这种“读书无用论”的不良影响之下?现在到了三位仁兄出手的时候了!为了让你们的记忆清晰起来,我给大家讲讲当年的那些往事,请其纲兄不要再用“回忆可不可靠”这样的屁话,来蒙混世人!

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是个什么玩艺?

曾国藩说:什么叫做大事?开始的时候,也就两三个人潜运幽微之中,然后,等事情有了点起色,才会天为之应,地为之和,群氓才来相附。(大意)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谁能一开始就知道能不能成功呢?成功了之后,再来把它“神圣化”、“传奇化”、“伟光正”化。

李其纲兄对《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解释,不也落入了这个规律的约束之中吗?其纲兄让我们不要从“后来的韩寒的不学无术,后来的韩寒笑话百出,后来的韩寒把姚文元送到延安”,来推求“当时的韩寒就是那么个草包”。但是,其纲兄啊,你对“清河会议”的美化,不正是这样的一个思路吗?你不是从“后来的成功”来推求“决策的英明”吗?

实际的清河会议,是个什么样子?

说白了,一文不值!就是“《萌芽》作东,请王蒙、铁凝他们来玩”。试想,早春江南,草长莺飞,不正是“文人们游山玩水”的好时光吗?

至于“新概念大赛”,那只是上海人的做事精明之处罢了,顺便请这些文人们挂个名。他们所起的作用,就是:“选出了稿子,开个小会,请他们听一耳朵!”名作家们扯几句淡,说两句场面话,就完事了。

诸位看官,文人的玩法,与世人的玩法,大不相同。为什么是《萌芽》出钱请他们来玩?不就是让他们帮忙A喝咄喝,如果感情好,还能“约个稿”,提升一下杂志的地位。

那些小编辑们见到大作家的时候,是什么神态?他们哪敢出个大气?哪敢说:“方方老师,这篇稿子该你来评审!”他们只会说:“方方老师,我们觉得这稿子还不错。”

试想,方方何许人也?当年风头正健,远超叶兆言兄一百步。方方会在那儿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人一样怪叫:“这篇文章妙绝,很有张爱玲之风”?

方方会说:“此文不文不白,行文之怪,古今少有!”?

方方会说:“韩氏父子此文,真世界罕有!”?

方方看到韩氏父子的那种文章,不会掩鼻吗?不会呕吐吗?不会反胃吗?不会扭头就跑,拉都拉不回来吗?

虽说李敖说方方的文章是臭鸡蛋,但是,“臭鸡蛋眼里还有臭鸡蛋”。韩氏父子不是喜欢梁实秋的文章吗?梁实秋不是说过吗?“大雪纷纷落,我住柴火垛,看你们穷人怎么过一一这说明穷人眼里还有穷人!”方方怎么会看得中野路子出身的、身上充满了寒窘气、行文拖泥带水得让人恨不得“一刀砍去,只留标点符号”的韩氏父子?

其纲兄,现在到了您说更多实话的时候了。韩寒是你们无心养出来的一条毒蛇,你们该用“最真实的实话”把这条毒蛇杀掉,省得他来“杀戮群众”。

大家还会问:“那么,那些大学的教授们,又都是怎么回事呢?”

朋发,待老夫喝点水,再来跟你讲讲其中的原委!

正是: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龙种化成毒蛇来,千古伤心文化人!

要问“各大学在《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中的作用”,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