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第六回 王蒙会做“评委”吗?那是笑话!—- 青春不再出发

发布日期: 三月 2, 2012 3:49 上午

前言

既然李其纲兄在他的《N-2》里,提到了王蒙。那么,我们就有必要问一下:“一代文豪王蒙,会不会做评委?他的那句话,是在什么情况下讲的?他说这话的时候,大家是如何的恭笑如仪的?”其纲兄晒出了近作,大谈Duras和Proust,其纲兄啊其纲兄,你跑哪儿不好,居然跑到这儿来了!真的是“慌不择路”吗?水浒传里说:慌不择路,饥不择食,寒不择衣,贫不择妻!你老兄倒好,对于韩寒,你们是“困不择优”,现在又一头撞进我的领域里来了!不过,现在,我们还是先来谈谈王蒙前辈的事儿,那也是大有可观啊!诸位,你们听得到当时的笑声吗?

王蒙做个“鸟评委”!

王蒙的那个小段子,人所共知,他老人家吹牛,也不是一天两天。不过,听他一次可以,听他两次,就腻昧了。他的那个鬼自传,最让我生气的就是他吹牛说:“意识流算什么?我不看那些小说,不读那些理论,不照样意识流了一把?你没看过《活动变人形》吗?”(大意)

他那是鬼扯。他的那个玩艺,哪里有半点意识流的影子?一个女人没事就在那儿哼哼:“打起黄莺儿”,那不是意识流,那是“意识死水”!意识流,本是很高明的玩艺,到了他这儿,“真给毁了”!

流,自是“流变”之意。若有半点现代数学知识,就会知道“布劳威尔不动点定理”,那才是“真正的意识流”的数学总结。布劳威尔何许人也?首创不动点定理,又因不符合直觉主义观念,而主动宣称“不动点定理为错误!”此君之怪异,实是人杰之表现。哪像“老王卖瓜,自卖自夸”?

话又说回来。王蒙前辈还是很爱惜晚辈的,这是他最伟大之处。这也是他那个时候会来到《萌芽》的原因。

诸位试想:在1999年左右,那时节,市面上流行的,可不是什么王蒙,铁凝等。那时,“个人文集”,是成套成套地卖,王朔、池莉、方方是打头阵的先锋官。另一个人,死了。那就是“著名的王小波”。

这时的《萌芽》,本也只是一个小杂志,只能请“吹牛大王兼职晚辈推销商兼面慈心善的活菩萨”王蒙,来做个形象大使。所谓“形象大使”,不就是“出来站台但不接客”的人吗?(按韩寒风格戏谑王前辈,莫怪莫怪!)他又怎么能真的做事呢?

他既不做事,也不担事,也是题中应有之义。所以,后来的他,也不知道就怎么一炮轰到《新概念作文大赛》上了。我想,他是肯定忘了自己做过“新概念大塞的评委形象大使”这回事了!如果不忘,还不得在他的那个什么《大块文章》里海吹一通吗?

所以,王蒙,是肯定不会做事的。至于说到王蒙的那段话,那是他的个人小段子,随时随地都会讲两句,没事就会在家里叨几声。

那么,真正的实情是什么呢?

真相啊,就怕你不爱听,偏要去找深文大意。其纲兄在这里把“王蒙的小段子”拿来做“新概念大赛的立论点”,那算是生拉硬扯,死拉活扯,胡拉海扯!“唉!你们拉扯什么?待我一家一家地吃来!”猪八戒的话,正可以做我这个“创造的故事

(陈村语,大意)的宣传语。

要知道:我与你李其纲可不一样,王蒙是活人,他会冷笑一声,又热笑一声地说:“胡说,我哪里记得这么个东西!事情是有的,但是,有人移花接木,偷桃换李(其纲),弃蒙保萌!”我的这个八戒是不会反对我的。

所以说,那个故事,不过就是:

王蒙等齐聚一饭店,赵长天作东,将李其纲介绍给王蒙,李其纲哆哆嗦嗦地讲了一通“新概念”的玩艺,(李其纲说得像是在背书,每个人在王蒙面前,都像在背书),王菩萨也不知道这贼厮鸟究竟讲了什么,就讲了一段“你们做得好,我那个小孙子,如何如何”,引得众人奉送笑声一下,长短不一,听多了的人,硬笑,没听过的《萌芽》小编们,大笑,以示趣昧。

朋友,这只是饭桌上的故事,有什么曲折动人之处,只不过是宾主叙礼,老王凑趣,来了这么一段,如此而已!

接下来,大家都知道了!酒菜上来,宾王尽欢,哪有那个空再说“新概念”、“旧概念”呢?

正所谓:

新概念乃旧概念

十余年后发一炮

老王暗中被概念.

忘了当初赵长天。

下回书就来分析“韩氏父子”,(这回预报比较准确!)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