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第八回 “劣质韩氏”祸害后代,林丹娅为何“咆哮”?—- 青春不再出发

发布日期: 三月 2, 2012 4:22 上午

前言

首先向赵长天兄、李其纲兄、方方“香鸡蛋”表示衷心感谢!你们的真诚,一定会赢得后代的谅解。但是,三位仁兄(方方莫怪,你的文笔,很多时候,有“女子汉”的味道,虽然池莉比你更甚),你们居然看得中林丹娅的文字,那真是让人大跌眼镜啊!且不论林丹娅的立意如何,就看她生硬地使用“咆哮体”,就知道她有多么的笨拙。方方心中感想如何?“这种东西,也拿得出手,上得了台面?这正是:姓林不是林妹妹,性别相同性有别。粗使丫头装夫人,瓷器无辜莽牛摧。”当然,文笔我们不谈,这林氏丹娅,到底想说什么?无非是说“我们哪顾得了那么长远,我们也是不完全信息的,我们也是无辜的!你不能靠逻辑来推证我,逻辑有时而穷!”可是,她懂个屁,她看不到天下大乱如此,她看不到“劣质韩氏”污染后代,她看不到“毒蛇韩氏”要“杀戮群众”!是啊,这位目光短浅的“林莽牛”,又如何能看到这么远呢?我们且将“林莽牛”放养一边,待她“咆哮”时再给她几鞭,老夫读书破万卷,既然摆下擂台,自不会把“林莽牛”放在眼里。三位不必为我担心。我们现在且来看看“劣质韩氏”的《求医》,到底有哪些问题?老夫献个丑,供三位喷饭。

“劣质韩氏”的成名作劣作《求医》

据李其纲兄说,当时的《萌芽》编辑们初读此文,一片惊呼。确实,如果都是“林莽牛”那样的人,这种“惊呼”,是肯定的。

不过,这种惊呼,可不是袁宏道的“叫复读,读复叫”的那种惊呼(诸位没有读过《徐文长传》?不妨一读,老夫后面还会谈到这篇文章),而是“没看到骆驼,就说马背肿”一样的没见识的惊呼!

你们惊呼什么?你们“乱叫”什么?池莉说“你有快感,你才叫”,用“劣质韩氏”的语式就是:“你的G点就这么低?”“林莽牛”意下如何?你是否看过“李零”“赶牛的回忆”?我问“林莽牛”:他当初时坐在车上,是如何用鞭子赶牛的?那是一头母牛。他是怎么让牛一碰就拼命地跑的?

你们真是没见识吗?难道连常识都没有?“劣质韩氏”说:劣质韩氏一进医院,医生就把手搭在他的肩上!”你们从小到大,可见过医生这样做过?医生是这样的执业吗?“虚构”能这样“不符合人物特征”地乱“虚构”吗?

朋友,这不是“医生的作风”,这倒像“林莽牛”的风格:“能力”不够,只好靠“亲和力来补充而已。

“劣质韩氏”在校医院第一次就诊时,就告诉“医生”说,得了疥疮。然后跑到第二家医院,就只说自己“痒”。

这是什么逻辑?林莽牛不相似逻辑,那我们就“别与知味者道也”(见《录鬼簿》序)。三位仁兄,你们觉得这样的“行文”算什么东西?“劣质韩氏”的脑子被枪打了,还是被炮轰了?

李其纲兄,你有文章的分析能力,你能写“评论”,我想请问你:这样的文童,你是怎么看的?你有没有common sense?你不要老搞那个王蒙的“酸的馒头”!

请问:《萌芽》编辑部,你们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文章一开始,劣质韩氏就已“交代得了疥疮”,行文中间“只说奇痒”,文章最后,来了一个医生的诊断说:“全身大痒”。

你们究竟是不是跟“劣质韩氏”一样,脑子也进水了,还惊呼一片!?

老夫在这里为中国文坛的见识浅薄,作一长叹!叶兆言啊叶兆言,你也是一个文化人,为这样的文章来“背书”,不是文坛之耻吗?

老夫今天许下宏愿,“劣质韩氏”今后每篇文章,老夫都会驳斥,一直把他们驱赶出中国文坛为止。诸位读者可作见证。

好,这一回就到这里。林莽牛不要生气,小心我草出李零的必杀技,让你窜起三丈高!

要知道“劣质韩氏”究竟在《书店》中做了什么手脚,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