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第九回“劣质韩氏”的文笔好吗?《萌芽》编辑的眼睛有问题?—- 青春不再出发

发布日期: 三月 2, 2012 4:32 上午

前言

“寒窘恶毒的韩仁均”在面对“代笔质疑”的时候,居然人品低下地说:“你们谁能有韩寒的文采,我也认你做儿子!”赵长天兄,李其纲兄,你们现在看出这种货色的本来面目了吗?所谓“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你们还能看到那个在你们面前低三下四、低声下气、低眉顺耳的“小文人”吗?方方转的那句微博,让我很高兴:确实,这样的性格狂悖的不学无术之徒,是永远不可能被主流精英认可的。人间自有正气,岂容劣质韩氏胡来?劣质韩氏以模仿“钱钟书先生的《围城》”起家,以阴毒邪气获得《萌芽》评委的芳心。各位,你们不知道吗?钱钟书先生自评《围城》时,说“小时候的营生,不登大雅之堂”,施蛰存先生评围城》时,说“洋才子说刻薄话”。你们为天下选才,自该抑制此种风气,不然,恶者所秉之“残忍乖僻,天地之邪气”,必定搅乱天下。现在你们也看到了吧!方方已经表明了态度,赵长天兄也转了,李其纲兄,你还要再等吗?

既然大家很惊叹“钱钟书先生的《围城》文笔”,我写给你们看,但愿钱先生不要责怪晚生无礼,不遵当时教诲,晚生为了后代着想,实是不得已也!

我们就以最新的《差生韩寒》(南方周末)为主要素材,来做一番改造。亦请诸位读者莫怪,原文作者体谅。

差生韩寒入学的那一天

原文:

一个又黑又瘦、头发蓬乱的高一新生站起来,轮到他向全班作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韩寒。韩是韩寒的韩,寒是韩寒的寒。”底下笑成一团。接着,他又郑重其事地说:“从今往后,松江二中写文童的,我称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

《围城》体:

这人站起来,但又不能站直,只仿佛芙蓉姐姐的S形,好像头顶乱蓬蓬的一团有《人民日报》社论般的压力,更可能是头发会倒长,如钢丝向下扎,一旦站直就会送命。所以,他扭站着,眼睛向上翻,留一大堆的白在眼下面,让人不自在地感到阵阵寒意。

妙的是,他的名字,就有一个“寒”字。《命名学》说:”命里缺水,名字就要加水;命里缺土,就要加土”,可是,他已生得寒窘,黑瘦,偏又再加一个“寒”字。大体韩仁均觉得,以毒攻毒,双倍的毒,倒更能出奇。

奇也没有出,丑倒出了一些。他开口介绍自己道:“我叫韩寒。”教室里一片窃笑。因为在别人听来,就是“憨憨,可是他与大熊猫根本无关,也与苏州虎丘的“憨憨泉”无关。

窃笑让他更不自在,眼睛的黑色部分,更用力地向上顶,心里拼命地用力,仿佛孕妇生孩子时一般。

急道:“韩是韩寒的韩,寒是韩寒的寒。”

满教室里顿时像开锅的水,沸腾得如散会时的热闹。“憨,当然是憨憨的憨:憨,当然是憨憨的憨!”有人忍着笑,终于挤出这两句话,随即又趴下大笑不止,桌子椅子都响成一片,引得隔壁教室的同学吃惊地心下暗想:“那里什么事?放假了吗?这么欢乐!”

韩寒眼睛的黑色部分,在笑声之下,终于顺应了地心引力的作用方向,不再向上翻滚。

笑声渐渐稳定下来,但却如地震后的余震一般,局部地区还会“咯”两声。

他低声说道:“从今往后,松江二中写文章的,我称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可惜这声音不够响亮,力气也不够坚强,只够在自己的耳边回荡,没有人听到他嘴边上翻涌看的阴毒之音。

小结:

诸位朋发,这种文体,是不能学的。就这样的一段,就可以演经成这样的形式,刺痛人的心灵,根本没有任何美感。与此相比,我更愿意看“马锐拉”最新的那篇清新可喜的真实文章。

《萌芽》编辑打着“新概念”的旗帜,找到的居然是这样的一个货色。那么,他们是不是应该像赵长天先生和方方先生那样(我尊称“钱易”为先生的),旗帜鲜明地来反对“当初的自己”呢?

下一回,我们来探讨劣质韩氏的“文笔”。精彩还在继续,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