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第十回 “劣质韩氏”的低级趣昧:是叶兆言推荐的理由吗?—- 青春不再出发

发布日期: 三月 2, 2012 4:40 上午

前言

“劣质韩氏父子”,对社会充满了仇恨,他们的作品里也充斥了大量的低级趣昧,但是,这反而吸引了一些奇怪人士的喜欢。蒲松龄对这类奇怪人士,就给予了最合理的描写:花面逢迎,世情如鬼。嗜痴之癖,举世一辙。这对于叶兆言这样的特别喜欢“顺着人的话往下说”的人来说,是最合适不过的。实际上,叶兆言的品味一直不高。他最近在博客上发了一幅“对联”:“十有九输天下事,百无一可眼前人”,他说很喜欢这个“字体”。他的这种“喜欢”,实在说明了“叶兆言,嗜痴者也”。

叶兆言的无趣,是他喜欢“劣质韩氏”的根由

我们先说这幅字里的“飞白”。周思言的刚楷,那个飞白的运用,也达到了很美的化境。苏东坡论“文与可”的飞白(《文与可飞白赞》,连用六个比喻,说明飞白的特点,在于它的灵活多变。而这幅字里的飞白,做作僵硬,死气沉沉,一无可取。而且,每一处飞白,都没有任何的布置,纯粹是一个random walk,只可以用“维纳过程”来形容。想来,叶兄对此种数学用语一窍不通吧!

再说它的结体。赵松雪说:结体亦需用心。启功说:结体最需用心。没有结体的字,根本就是烂字。这幅字,被人嘲为“孩儿体”。在老夫看来,这算什么“孩儿体”,如果这种“胡乱涂鸦”,都算是“孩儿体”,那么,八大山人怎么办?那才是“平淡天成,丝毫不加修饰,静穆单纯,不带人间烟火气”。(见八大山人行书四箴)

只靠练一个颜体,就想乱写一通,而不去细心钻研书家的理论,那就是胡来。苏东坡说:我虽不善书,知书莫如我。苟能通其意,常谓不学可。这句不是“读书没有用”,而是说,你要努力地研习各种碑贴。正如沈尹默前辈所说:听这句话要小心,有史以来,只有苏东坡一个人是这样练成的。

不仅如此,你如果想要“创新求变”,最少也要苦练才行。田英章兄弟虽然写得太死板,但是,他们说的那个道理,还是正确的:”那种所谓的创新,就是一种可笑的愚昧和无知。”郑板桥的乱古浦街体、金农的漆书,都是最好的引路教材。叶兄偏不去看,只是凭直觉去判断,去喜欢,那只能说你是“一个书法上的门外汉”。你的这种影响力,会伤害追随者。你知罪吗?

叶兄,你只要好好用功,哪怕看一下施蛰存前辈的《唐碑百选》,也会对你的审美趣昧有所提高。不至让你混迹文坛这么多年,都看不清“劣质韩氏”的真实嘴脸。

据网友说:方方居然在那里说“劣质韩氏的文字,是自己创作出来的”。下回书,老夫来谈谈这个“方方臭鸡蛋”的文笔如何。

如此执迷不悟,方方离死也不远了。

要知方方有多么的差,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至
更多